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6 封魔印大開

獨孤敗天感嘆道:“封印的力量果然威勢迫人,可以想象當年那些絕代高手是何等的強悍。” 一句話引起了眾人無限感慨,如果這些高手不被封印,那魔教將是何等的強大啊! 獨孤敗天和萱萱率先走進了隱魔谷中,后面跟著魔教教主蓋天風和十大元老,其余眾人都被留在了谷外。 暗淡無光的天魔谷比往日要格外詭異,空氣中充滿了滾滾的能量波動,壓抑的讓人透不過氣。 那些被封印者似乎也感應到了今天的不尋常,從隱魔洞中透出絲絲精神印記,另谷內充滿了憤怒、恐懼、彷徨、苦悶等各種各樣的情緒,隱魔洞甚至發出了陣陣低沉的魔嘯聲。 隱魔谷上方烏云滾滾,悶雷陣陣。 望著這天地異相,天魔谷內魔教弟子惶恐不安。 獨孤敗天暗暗咋舌,道:“好恐怖啊,剛剛進到谷內,還沒有解封印,就已另天地失色,如果封印被解開真是讓人難以想象啊!” 惟恐天下不亂的小魔女萱萱笑道:“是啊,我常聽人說,天降烏雷,必有妖孽出世,難道隱魔洞內封印的都是一些妖怪,哎呀,太恐怖了,好怕怕啊!”說著不斷的輕拍自己的胸口。 魔教教主和十大元老氣的鼻子里直哼哼,但一句也沒有說出來,畢竟求人在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獨孤敗天在隱魔谷內來回走動,仔細丈量,最后將手腕劃開一道血口,將鮮血灑在了隱魔谷內十個不同的地方。 “呆會兒我動手解封印時,這十個地方會接引天地間至純至正的強大的能量,憑著上古密法,這十股強大的力量將為我所用,但這樣做存在了太大的危險,弄不好我就有形神具滅的危險。請教主到外面找十個資質上佳的魔教弟子,將他們困于這十個地方。” “這……”魔教教主一陣為難,皺眉道:“他們是不是……” “第一步是血祭,不光許要我的鮮血,還需要生靈祭天,他們代我應劫,能否活下來就看他們的造化了,如果你舍不得這十個弟子,就不要妄想接開封印了。”獨孤敗天冷冷的道。 “好吧,我去找十個資質上佳的弟子。”魔教教主蓋天風道。 不一會功夫,十個年輕的魔教弟子戰戰兢兢的走了進來,蓋天風伸手點住了他們的穴道,將他們放在了指定的地點。 獨孤敗天道:“第一步血祭已經完成,現在請教主和眾位長老們隨我進入隱魔洞內,萱萱你留在洞外,如果有什么異常立刻通知我們。” 這是獨孤敗天和萱萱事先商量好的,畢竟解封印的過程中充滿了危險,他不想兩個人都涉險。 萱萱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要小心。” 獨孤敗天、魔教教主和十大元老走進了暗黑的隱魔洞中。 隱魔洞內魔氣森森,洞內一波又一波強大的力量洶涌澎湃,眾人將獨孤敗天護在中央,借著夜明珠的光芒一步步向深處走去。 獨孤敗天在第一個封印之門停了下來,他撫mo著石門上那顆猙獰的魔頭道:這個人是被最后封印的吧?” 魔教教主蓋天風道:“不錯,這里封印著我教第一百零九代長老血魔老祖。” 石門內傳出一陣劇烈的波動,仿佛在催促眾人趕快破解封印。 獨孤敗天收回了手掌,繼續向前走去,他在比較這些被封印者中哪一個人的力量比較弱些,他可不想放出一個功力通天的怪物。他想在這些圣級高手中找出一個最弱者,而后加以控制。 接下來的被封印者分別是:魔教七十二代教主暗月魔君,六十三代長老赤發狂魔…… 這些人透出的精神波動有弱有強,明顯有高下之分,但最另獨孤敗天震撼的是最后一個封印,被封印者是天魔的徒孫,魔教的第三任教主通天神魔,他已經被封印了將近一萬年,悠久的歲月并沒有磨滅掉他那不屈的魔魂,他那個封印之門內透出的波動最為強大。 獨孤敗天暗道:“打死我也不會給你解開封印,如果把你這個家伙放出來,我還怎么混啊,等著,等我變到最強,再把你放出來也不遲。” 在隱魔洞內轉了一圈,獨孤敗天又回到了血魔老祖的封印處。盡管有幾個被封印的圣級高手和血魔老祖的實力不相上下,但他還是選擇了魔教這最后一個被封印者,原因無他,主要是因為這里距隱魔洞的出口最近,如果發生什么意外,他能夠在第一時間內逃出去。 獨孤敗天將鮮血慢慢的滴在石門上那顆猙獰的魔頭上,而后又用鮮血在石門上畫了一些奇怪的符號。 魔教眾人靜靜的看著他所做的一切。 獨孤敗天道:“現在你們每人飲下我一滴鮮血。”說完,他將手伸了出去。 一個魔教元老道:“這是為何?” 獨孤敗天道:“隱魔谷內的生靈血祭雖然能夠化解大部分天煞,但仍有部分煞氣會隨著那股至強的力量涌進隱魔洞內,我在解封印的過程中萬萬不能分心,根本沒有精力去抵御那股強大的天煞。你們到時要為我抵擋天煞,只有這樣我才能夠靜下心來破解封印。” 魔教眾人面面相覷,怎么也沒想到解封印的過程中會存在那么多兇險。 飲完獨孤敗天的鮮血后,獨孤敗天讓這些人成一個半圓形坐在封印之門前,然后他在每個人的四周又畫了一些奇怪的符號,最后他坐在了正中央。 “第二步化劫已經完成,現在馬上就要進行第三步破印了,你們做好準備了嗎?”獨孤敗天問道。 眾人點了點頭,道:“開始吧。” “你們所有人都將功力傳到我身上來。”獨孤敗天命令道。 事情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眾人已經無法選擇,十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自魔教當代強者的身上轉送到了獨孤敗天身上。 獨孤敗天緊張無比,一個弄不好,這十一股強大的力量就可能將他絞個粉碎。 “真魔破!”他叫道。 他雙掌猛的向前推去,一股璀璨的白光自他掌心發出,如匹練一般朝封印之門撞去。 “轟” 一聲大響,聲震方圓數十里,天魔谷似發生了地震一般,一陣晃動,隱魔谷內魔嘯震天,滔天的魔焰自隱魔谷內洶涌澎湃而出。 “封印被解開了,封印被解開了。”魔教弟子歡呼起來。 然而一種更為強大的力量洶涌澎湃而出,緊緊的克制著魔氣,這是封印的力量,兩股巨大的力量糾纏在一起,風云慘變,天地失色。 此時隱魔洞內,獨孤敗天雙手動作連續變換,但每一次都擊在石門上他用鮮血畫下的符號上,血紅的符號一個個亮了起來,最后在獨孤敗天等人的力量、封印的力量和血魔老祖的三重力量作用之下,石門發出一團耀眼的強光,一道白色的光柱激射而出,直沖隱魔洞外。 耀眼的光柱剛剛沖出隱魔洞外,天上便開始烏云翻滾,烏黑的云朵瞬間掩蓋了整個隱魔谷。 望著這天地異像,所以魔教弟子都呆住了。 狂風怒起,黑壓壓的烏云間電閃雷鳴,雷聲驚天動地,一道道巨大的閃電自高空直劈而下。隱魔谷內被用做血祭的十個魔教弟子連慘叫都未來得及叫一聲,就變成了烏黑的焦碳。十股血浪逆天而上,沖進了烏云。一片血霧將所有閃電集中到了一起,化作一股巨大的光柱直沖而下,和隱魔谷內發出的光柱相連在了一起。 隱魔谷外有一半人癱軟在地,他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已經置身于神話時代。 雷聲滾滾,天地失色,兩股巨大的光柱相通之后,澎湃的力量如怒海狂濤一般向隱魔洞內涌去。巨大的力量將隱魔洞內堅硬的石壁生生刮下一尺厚,粉末飛揚,煙塵彌漫。 獨孤敗天和魔教這些強者不敢有絲毫大意,他們緊緊的盯著的那股巨大的能量波濤。 “轟” 巨大的能量撞擊在了被封印的石門上,耀眼的強光照亮了隱魔洞內的每一個角落。在這一刻,天地仿佛翻轉了過來,整個大地都在戰栗,巨大的能量沖出了隱魔谷,沖向了守在外邊的魔教眾人,所以人都如稻草人一般被拋飛。 在最后這關鍵時刻,獨孤敗天大喝道:“接引天煞。” 魔教當代十一個強者趕緊運起全身功力朝光柱擊去,光柱內層層血霧隨著洶涌澎湃的能量洶涌而出,魔教眾人一個個口吐鮮血軟倒在地,與此同時,被封印的石門爆碎了,沖擊石門的巨大光柱也開始變的暗淡無光。 獨孤敗天如閃電一般向石門內沖去,借著暗淡的光芒他發現這間石室的地上躺著一個瘦弱的身軀。他快速的沖了過去,但跑到近前后,他又大叫著退后了三步。那條身軀已幾乎不能稱之為人,頭發早已掉光,皮膚早已干裂,緊緊的貼在骨頭上,整個就是一個干尸。 獨孤敗天大著膽子再次上前,他小心翼翼的將手伸到那個“干尸”的胸口,另他失望的是那具“干尸”沒有一點心跳,早已無生命機能。 他大失所望,難道白忙了一場,這個被封印的圣級高手早已死在了歲月的長河中。不對啊,在解封印的過程中他分明感應到了石門內強大的力量沖擊,他低頭沉思。 忽然一點點能量的波動驚醒了獨孤敗天,他駭然發現絲絲能量向“干尸”涌去。 “天啊!”他一下子明白了,干尸只是耗盡了力量而已。 獨孤敗天飛快的咬破自己的十根手指,讓鮮血將一雙手掌然染的血紅。他將地上的赤裸干尸拋向空中,而后血紅的手掌劃出一道道莫名的軌跡擊向“干尸”。 石室外暗淡的光芒再次涌向室內,獨孤敗天的手掌擊在哪里,光芒就涌向哪里。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了,獨孤敗天的手掌仿佛有無上的魔力,干尸周圍的空間似乎發生了扭曲,一切都慢了下來,“干尸”停在了空中,仿佛不受引力一般,靜止不動。只有獨孤敗天那雙詭異的雙手一下一下擊在“干尸”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第一百零八擊后,獨孤敗天終于完成了破解封印的第四步:收服。 他累的虛脫了,軟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