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8 小魔女VS血魔

“你這個該死的家伙竟然在我身上下了禁制,真是找死,咦,想不到你竟然得到了不滅金身的法訣,你太卑鄙了,你怎么能夠這樣對我?”血魔突然開口道。 要是獨孤敗天自己能夠懸在空中,估計這時已經被嚇的掉了下去。他結結巴巴的開口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我呸,你這個淫賤的小子居然有這么多齷齪下流的想法,你真是氣死我了。”血魔滿臉通紅之色,雙眼紅光隱現。 這下,獨孤敗天真的呆住了,“你……你真的能夠看透我心里在想什么?” “去死吧,你這個下流小子。”血魔將獨孤敗天猛的摜向地面。 獨孤敗天雙耳生風,感覺自己飛速向地面墜去。他急忙穩定心神,強大的帝級神識催法而出。 當空而立的血魔慘叫一聲向下疾飛而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 “你對我做了什么?” “當然是啟動了你身上的禁制。” “你……我殺了你。”血魔雙眼射出兩道紅光,恨恨的盯著獨孤敗天。 “你剛才不是已經做一次了嗎?你繼續把我扔下去就可以了。” “你……” “你既然知道不滅金身法訣,就應該知道你和我性命相連,我已經在你身體內種下一百零八道精神印記,我死了,你也活不了,不過對不起,你死了,我照樣活著。”獨孤敗天冷冷的道。 “啊……”血魔雙眼血紅,仰天大叫,身體發出萬丈光芒,強大的魔氣洶涌澎湃而出,向整個天魔谷蔓延而去。 魔教向來都是強者為尊,同根同源的心法,讓天魔谷內所有魔教弟子在一剎那就就捕捉到了血魔那至強至盛的強大氣息,所以人都戰戰兢兢,惶恐不安。 滔天的魔焰在天魔谷內洶涌澎湃,沒有人注意天魔的巨大銅像突然晃動了一下。 小魔女萱萱抬頭仰望著空中的血魔,眼中不禁泛起了幾顆小星星。 “哇,太帥了,好棒啊,要是我也能飛到空中就好了,這個該死的小白怎么還不下來,讓血魔帶著我飛上去轉兩圈啊!” 此時血魔正在拼命沖擊體內那一百零八道精神印記,她不知道此時此刻她的那些徒子徒孫都已經匍匐在地。 “啊……”她發出最后一聲怒吼后徒勞收功,強大的魔息如潮水一般退去,天魔谷內的魔教弟子如做了一場大夢一般,驀然驚醒。 血魔對獨孤敗天怒叱:“你這個卑鄙的家伙快幫我解開禁制。” “嘿嘿,可能嗎,我要是幫你解開禁制,你還不立刻把我撕爛了。”其實他心里一直在害怕,既然血魔可以看到他心中所想,那么她就能夠直接讀出禁制的破解之法。雖然他能夠在血魔破解禁制之前將她殺死,但不到萬不得已他實在不愿意那樣做。 血魔臉上憂傷之色一閃而過,輕聲道:“想不到我血魔千年后重見天日之時再次失去了自由。” 獨孤敗天心中莫名的涌出一股酸澀的感覺,他輕聲道:“我們還是下去吧,有什么事情都到下面去說吧,你總不想讓你的弟子徒孫來欣賞你的玉體妙相吧。” 血魔一臉黯然之色,提著獨孤敗天向隱魔谷落去。 小魔女萱萱高興的叫道:“哎呀,死小白你終于在上面玩夠了,哇,血魔姐姐你好漂亮啊,小白這個大色狼沒欺負你吧,死小白你還不快轉過身去,你沒看到姐姐還沒穿衣服嗎?” 獨孤敗天驚的目瞪口呆,“你……小丫頭你叫她什么?姐姐?我沒聽錯吧?” 萱萱敲了一下他的頭道:“要你管,快把你的外套脫下來。” “你不也有外套嗎?” “你這個色狼,還想讓我脫衣服不成,你真是從頭到腳都壞透了。” 血魔奇怪的看著小魔女,以她高深默測的修為當然能夠看出萱萱具有帝境功力,她很驚訝,沒想到這個女孩年齡這么小,就有了如此高深的修為,同時覺得這個古怪的女孩非常有意思。 獨孤敗天道:“嘿嘿,小魔女你可要當心你的‘姐姐’,她能夠看透別人心中的想法。” 萱萱沒有計較獨孤敗天叫她小魔女,而是嚇的退了幾大步,驚聲道:“啊,真的嗎?” 血魔道:“妹妹不要怕,姐姐只有右手接觸到對方的身體,才能夠知道那個人的想法,不然不能夠知道他心中的所思所想。” “哦,那我就放心了,姐姐你可真漂亮啊,好美啊!” 獨孤敗天簡直要暈了,心中暗道:“這個血魔居然叫小魔女為妹妹,這這……這也太……還有那個小魔女平時刁蠻的不得了,今天居然跟一個乖寶寶似的,一口一個姐姐的叫,真是甜死人了,我……沒做夢吧,魔女居然轉性了?!” 很快他就知道了小魔女的企圖。 萱萱甜甜的叫道:“姐姐,可不可以用左手帶著我上天上去看一看啊?” 血魔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孩居然是目的的恭維她。不過她從心里真心喜歡眼前的這個女孩,她笑道:“哎,你這個小妹妹,真是人小鬼大,好吧,我帶你上去轉一圈。”但說完,她故意伸出了右手。 小魔女嚇的立刻向后退去。 “呵呵,妹妹不要害怕,姐姐逗你玩呢,來把。” 小魔女狐疑道:“姐姐你沒騙我吧,你的左手不會也能夠施展‘他心通’吧?” 血魔一愣,道:“沒想到小妹妹你懂得還真多,居然知道‘他心通’。不過你放心,姐姐我只能右手施展,小妹妹你是不是也會一些啊?” “嘿嘿,我的眼睛能夠施展‘他心通’的一些皮毛‘讀心大法’。”說完,她瞟了一眼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真是郁悶無比,以前在霧隱峰之際萱萱曾經對他施展過‘讀心大法’,將他童年那點臭事都看過了。 “好了,小妹妹你可要抓好我啊,起!”血魔左手攬在萱萱的腰上,將她帶上了高空。 獨孤敗天嘆道:“人跟人待遇怎么就不一樣呢,我把她從封印的石室內解救出來,才被她從那個塌陷的石室拎著衣領提上高空,但這個小魔女只叫了幾聲姐姐就被她抱上去了。” 魔教眾人正沉浸在教中圣級高手破印而出的喜悅中時,忽然聽見頭頂上方傳來一陣歡笑聲,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抬頭向上觀看。 “呵呵,太好了,想不到做圣級高手可以這么快活。”小魔女在空中激動的大呼大叫。 血魔顯然非常喜愛這個“小妹妹”,高興的帶著她在整個天魔谷上方飛翔。 “天那,血魔老祖居然在飛!簡直神人也!” “那就是我們魔教的圣級高手血魔老祖?真美啊!” “你閉嘴,當心血魔老祖扒了你的皮。” “啊,我沒眼花吧,那不是小魔女嗎?”一個魔教弟子驚呼道。 “真的是她。” “哪個小魔女?” “兄弟你不會這么孤陋寡聞吧?你忘了前兩天天魔銅像上被人刻了一個大烏龜,李長老不小心罵了幾句,當天晚上打坐運功時就被人在臉上畫了一個小狗,害的他差點走火入魔。” “對,好象有這么回事。” “什么好像啊,千真萬確,就是那個小魔女干的。” “噓,你們小聲點,圣女在那邊呢。” “怎么了,這跟圣女有什么關系啊?” “兄弟,連這你都不知道,現在天魔谷內誰不知道這件事情啊,圣女衣柜內所有的衣服都被人偷了出去,而后被教內一些男弟子穿在了身上。知道這是誰干的嗎?還是那個小魔女,為這件事咱們圣女又是找教主,又是去隱魔谷找那些太上長老,但結果還是不了了之。” 旁邊一個魔教弟子嘿嘿笑道:“不過,這件事也不完全算是壞事。” “為什么這樣說?” “嘿嘿,你們想想啊,平常見到圣女一面都難,現在卻可以接觸到圣女的衣服,你們說……嘿嘿……” 這些人發出了一陣會心的微笑。 “聽說現在每件圣女的衣服都被炒到了天價,唉,小魔女可造就了一大批富人啊!” “哎,那些有錢的師兄也獲得了一回精神上的享受。” “圣女正在花大價錢‘回收’呢,嘿嘿,不過聽說圣女要破產了。” 魔教一群不良弟子正在一起議論紛紛,孰不知一個臉色鐵青的女子已經站到了他們的背后。 “啊,圣女!”一個不良弟子大聲驚叫道。 眾人一哄而散,圣女華云仙提著寶劍在天魔谷內到處抓人,魔叫弟子慘叫連連。 上有小魔女大呼小叫,下有圣女到處亂跑,天魔谷內亂哄哄一片。 獨孤敗天看著天上魔女二人組合嘆氣道:“想不到血魔竟然還有如此未知的一面,哎,我該怎么對待她呢。”他又想起了血魔在空中時的黯然神色,一個人在暗無天日的地方呆了上千年時間,剛剛脫困又被人下了禁制,確實另人心生同情。 “還有那個小魔女竟然背信棄義,在沒有解開封印之前還給我討價還價說要幾個圣級高手做手下,現在到好,竟然跟血魔打成了一片。” 喧鬧的天魔谷終于安靜了下來,小魔女終于過足了“飛天魔女”的癮,和血魔一起降在了隱魔內。 獨孤敗天問道:“萱萱,你有沒有看到那些魔教的老爺子從隱魔洞出來啊?” 萱萱不好意思道:“好象……好象沒見他們出來。” “啊,你是說他們……到現在還沒出來?” “是啊。” “那你怎么不告訴那些魔教弟子趕緊進來清理隱魔洞啊?” “我告訴他們這里太危險,要他們躲遠點。” 獨孤敗天:“……” 小魔女道:“這樣不是很好嗎?把他們壓在下面,讓他們受受苦。誰叫他們平時總是一副自以為是的樣子,見到我還愛理不理的。” “拜托,我說魔女姑奶奶,人家好歹也是教主和太上長老的身份啊,不能每次見到你,都要低聲下氣的和你說話吧。你怎么能夠因為一句話的事將十一位絕頂高手都葬送在這里呢?這些人若都死在這里的話,魔教五十年別想恢復元氣,如果這樣的話正教那些虛偽老頭子不知道要將尾巴翹多高,到時候天下將烏七八糟。” 小魔女道:“放心吧,死不了,那些老頭子結實著呢,頂多也就斷幾根肋骨。” “……”獨孤敗天真是對小魔女無語了,他沖著血魔道:“那個……血魔……哦,你的名字叫許諾是吧,許前輩你還不快將你的那些徒子徒孫救出來?”直到這時獨孤敗天還在猶豫究竟要如何面對這個血魔。 血魔許諾雙手輕揚,大塊大塊的巨石紛紛自塌陷的隱魔洞處上升而起,而后轟隆隆向四外激射而去。如此往復十幾次,塌陷的隱魔洞終于被清理出來了。十一個魔教強者有六人陷入深度昏迷中,另外五人顫顫巍巍站了起來。 太上長老中的大長老和魔教教主蓋天風最先反應過來,連忙向血魔施禮,“弟子見過老祖宗。” “哈哈……”萱萱忍不住大笑起來。 一群頭發和牙齒都已掉光了的超級老頭子向一個如花似玉的美麗女子行禮叫老祖宗,場面真是夠滑稽。 血魔許諾也覺得有些尷尬,沉聲道:“好了,你們趕快療傷去吧,傷好之后再來見我。” 待這些魔教高手消失后,血魔冷冷的盯著獨孤敗天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獨孤敗天啊,是把你從封印中解救出來的恩人啊。” “哼,不要裝了,在空中時我就發現你的部分記憶根本不能夠窺探,剛才我運功之際又無意中發現你體內蘊藏著一股至強至大的力量,說,你到底是什么人?” 萱萱道:“姐姐你在說什么啊,他不就是小白嗎?另外他在江湖中被人稱作不死之魔,不過一點也不威風,如過街老鼠一般成天被人追著打,要不是我接濟他,他早就被人‘替天行道’了。” 獨孤敗天道:“我再說一次,我是獨孤敗天!” 推薦兩本好書:豬王<猛人> 平凡心<天生廢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