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9 魔女遺禍

血魔許諾冷冷的看著獨孤敗天的雙眼,道:“不管你承不承認,你的身體絕對有古怪。” 獨孤敗天面無表情,沒有回答。 萱萱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圍繞著獨孤敗天轉了兩圈道:“默認了,哼,想不到你這個死小白竟然有那么多的秘密一直在瞞著我。” 獨孤敗天苦笑無言。 天魔谷隱魔洞數千年來一直未被破解的封印不再牢不可破,血魔成功破印而出標志著封魔印永封圣魔的神話破滅了。 血魔老祖再現另魔教弟子歡欣鼓舞,每個魔教弟子心中都已勾畫出一幅輝煌壯闊的前景,魔教必將魔尊天下。 可是在眾人沉浸在一片喜悅之中時,有誰會知道血魔老祖的生殺大權已掌握在了別人的手上呢。血魔許諾隨獨孤敗天向他的住處走去,當然肯定少不了小魔女萱萱在后跟隨,一路上小魔女幾乎要把獨孤敗天逼的自殺了。 “喂,死小白你快說,你身體里到底有什么古怪。” “快點,你到是說啊。” “是不是你身體里有一個千年鬼魂啊。” “不會是狐仙附體吧。” “小白你印堂發暗,死劫不遠,大難將至,你快點留遺言吧,把你心中所以的秘密都告訴我,免得到時你死了別人都不知道你曾經是一個妖怪。” “死小白你到底說不說,再不說別怪我不客氣了,我先拆掉你一只胳膊,再卸掉你一只大腿,反正你也不愛說話,干脆把你的舌頭也拔掉算了,還有你的眼睛整天色瞇瞇的,也挖下來好了,嗯,頭發也全都拔光去做刷子刷馬桶。” “哼,氣死我了,你還不說,再不說我拔光你的衣服,將你扔到魔教那幾個七八十歲的老婆婆的房間里去。” 最后萱萱實在氣急,用力扯住獨孤敗天的一只耳朵惡狠狠的道:“快說。” “哎呀,你個暴力女,女暴龍輕點,快掉了,哎,疼死我了。” “快說,再不說,我讓你變成大白兔,不,比大白兔的耳朵還要長。” “好,我說,我說,我也不知道我身體里有什么古怪,只不過每次我憤怒到極點,情緒失控的時候就會爆發出一股另我自己都感覺到恐懼的強大力量,這個……就是這么回事,我也不太明白,可能這就是所謂的舍身成魔吧。” “你騙人,你當我是小孩子?快說實話。”萱萱揪著獨孤敗天的耳朵繼續不放。 “你本來就是小孩子嘛,還是一個有暴力傾向的恐怖小女孩,正常女孩哪有像你這樣的。”獨孤敗天不合時宜的打擊道。 “要死啊,竟敢這樣說我,誰是小孩子,誰不正常,誰有暴力傾向?”萱萱邊說邊用力揪扯獨孤敗天的耳朵。 “啊……還沒有暴力傾向,快放手,要扯掉了。”獨孤敗天不住慘叫。 血魔許諾看著二人,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同時心中思考獨孤敗天所說的話,她忽然插話道:“獨孤……獨孤敗天。”血魔叫獨孤敗天的名字還有些不適應,她也還沒有處理好和獨孤敗天的關系,按理說對方救她脫困,她理應報答,可是最后又給她下了禁制,這又不能不讓她心存怨憤。 “獨孤敗天你在極度憤怒,情緒失控的時候會爆發出一股至強至盛的力量?” 萱萱好奇的松開手,等待獨孤敗天的回答。 “不錯,是的。” “嗯,情況很復雜,好象是有一個極其強大的元神被封印在了你的體內,就和萱萱所說的鬼魂附體、狐仙上身差不多,當然那種東西不一定存在。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你本來就有這股潛力,只是在故意壓制著而已。”說到這里,血魔許諾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獨孤敗天,仿佛正在透視著他心中的想法一般。 “不知道。”獨孤敗天似乎極其不愿討論那股至強力量的由來。 “他體內真的有一股至強的力量?”萱萱問道。 “是的,我可以感覺到。”血魔道。 “不會吧,他?我一個手就可以將他打趴下。”說著,萱萱伸出拳頭,在獨孤敗天面前挑釁的揚了揚。 獨孤敗天裝作沒看見,將頭扭向了一旁。 萱萱突然大聲道:“這樣說來,這個死小白其實很強大,萬一他要爆發了,比我還厲害?” “是的。”血魔笑道。 “哼。”萱萱氣呼呼的哼了一聲道:“這樣說來,你在長生谷大發神威的事不是自吹自擂,也不是江湖傳聞夸大,是真的?好,我要閉關,我要再做突破!” 萱萱說到做到,回到獨孤敗天的小院后,她就開始向血魔請教武學上的不解問題,教與學的過程整整進行了一個晚上。 第二日在血魔的陪同下,萱萱來到了魔教議事大殿找到了重傷的魔教教主,向他說明了來意,向他要一間最安靜的密室,不能受任何人打擾。 魔教教主和一干受傷的太上長老巴不得這個小魔女能夠消失一段時間,立刻痛快的給她按排了密室,就在魔議事大殿的后面。在小魔女臨進密室之前,血魔將自己當初破帝成圣時的心得體會寫在一張紙遞給了她。從這一天起,萱萱開始閉關。 另魔教教主和十大太上長老詫異的是,血魔老祖將萱萱送進密室后,又回到了獨孤敗天的住處,臨走之時交代他們先不要打擾她,她需要靜一下。 當血魔再次面對獨孤敗天時,冷冷的道:“說吧,你到底想怎么樣?” “唉,我能將你怎么樣呢,不如你做我的那個……侍女吧,你看如何?” “你做夢吧,圣者有圣者的尊嚴,如果那樣還不如直接叫我去死。”血魔怒聲道。 “這個……你別誤會,我讓你做我的侍女,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只是讓你保護我的安全而已,決不會難為你。” “你這個下流小子腦子里在想些什么我還不知道嗎?哼,不要做夢了,我在未被封印之前就已二百七十九歲了,做你奶奶的奶奶都夠了。” “你……我有那么壞嗎?” “哼!”血魔冷冷的哼了一聲。 獨孤敗天道:“讓你這樣一個功參化境的武圣對我言聽計從,你肯定不服。不如我們打一個賭,如果我在三年之內堪破生死,邁進圣級高手之列的話你就做我的侍女,如果我沒有做到的話,我為你解開你體內的禁制,你看如何。” “你……哈哈,二十幾歲就想堪破生死之境,邁進圣級高手之列?你不要做夢了,就是你體內有一個股至強的力量也不能助你突破生死的限制,想要破生死,力量并不是關鍵要素。” “你到底賭還是不賭?” “我當然賭,你可要說話算話。” “當然,我獨孤敗天向來說話算話。不過有一個附加條件,既然你都說了我幾乎沒有可能突破生死之境,總不能讓我白忙一場吧?在這三年中你要為我做三件大事,你看如何?” “這要看是什么樣的事了?” “決不會為難你,你是魔教中人,這些事都會符合你們魔教的立場。” “好,你說吧,是哪三件事?” 獨孤敗天沉思了一會兒,道:“第一件事,我要你攪得天宇大陸武林大亂。” 片刻之間獨孤敗天已決定了未來武林的命運。 血魔想都沒有想,道:“沒問題,說第二件事和第三件事。” 獨孤敗天道:“第二件事和第三件事我還沒有想好,你先幫我去辦第一件事吧。” “現在還不行,三個月之后吧,我需要閉關,被封印的這段期間我身體已虛弱到了極點,我需要時間恢復。” “好,我等你。” 獨孤敗天和血魔的短暫談話對未來的武林來說是一場。 “還有什么事嗎?”血魔問道。 “有,當然有,我心中有太多的疑問想要問你。” 血魔冷冷的道:“如果你想問是誰封印了我,就請閉口吧,我不會回答你的。” “為什么?”獨孤敗天不解的問道。 “為了魔教的未來,我不想因為我一句話,使傳承萬載的魔教毀于一旦。” 獨孤敗天吃驚道:“這怎么可能呢?” 血魔冷冷的道:“有什么不可能,我已看過了你的部分記憶,你難道忘了嗎?你的祖上出了一個圣級高手,你們獨孤家族的勢力在那段期間膨脹到了極點,可是卻在一夕之間灰飛煙滅,你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嗎?所以有關封印的事不要問我。” “這……”獨孤敗天呆呆發愣。 此后血魔晝伏夜出,每晚都在天魔谷內游蕩,獨孤敗天暗暗奇怪,問她為何不閉關,血魔答道,圣級高手不同于普通絕頂高手的苦坐閉關,圣級高手需要用心去感應天地間的至強力量。 獨孤敗天曾悄悄的跟著她出去過幾次,盡管每次都毫無意外的被血魔從黑暗中把他提了出來,但他卻發覺了血魔在天魔谷內游蕩時駐足時間最長的幾個地方。 血魔幾乎每晚都要到天魔銅像下佇立一會兒,有一次甚至在那里站了整整一夜。獨孤敗天試圖從血魔的臉上發現點什么,但遺憾的是每次血魔在望向天魔銅像時都面無表情。只有一次,獨孤敗天從中發現了一點古怪,那一次他發現天魔銅像似乎晃動了一下,但血魔對此好像沒有一絲反應,到最后他也沒有確定那是否只是他的幻覺而已。 靈魔湖是血魔另一個停留時間較長的地方,在哪里血魔毫不保留的暴露出自己內心的想法,每次到了那里,她的臉上都帶著一絲淡淡的憂傷,甚至有一次淚流滿面。 看到此景后,獨孤敗天心中充滿了震撼,他有一死迷惑,又有一絲擔心,但他在迷惑什么,在擔心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是隱隱有那種感覺。 沒有小魔女在天魔谷內肆虐的這段期間,天魔谷平靜了不少,當然也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據傳聞,圣女華云仙“遺落”在外的衣服都被太上大長老強制性“收回”了,圣女終于結束了“尋衣”的苦惱。可是事情未過多久,就有消息傳出,圣女丟失的唯一一件內衣在獨孤敗天的手中,至今還沒有歸還。 當這個消息傳開以后,每當獨孤敗天出門之時都可以感覺到強烈的殺氣,每一個魔教男弟子望向他的眼神都寒光閃閃,要不是魔教教主和太上長老曾經交代過要對獨孤敗天禮敬,不得無禮,估計這幫人就要把獨孤敗天給吃了。 “可怕,可怕,這究竟是誰透露出去的,應該沒有外人知道呀,啊,難道是那個萬惡的小魔女?可是她已經閉關了。” 三天后,他終于知道了事情的始作俑者,居然真的是小魔女萱萱,她在天魔銅像的頭頂詳細刻錄了獨孤敗天當日“誤闖”圣女浴室的細微經過,當然不忘記將事情的經過改寫的曖mei一些。 當魔教一個弟子打掃天魔銅像發現這段留言時,驚的差一點一頭栽下去。隨后一傳十,十傳百,整個天魔谷內的魔教弟子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當然事情越傳越離譜,表面上在傳獨孤敗天搶了圣女的貼身內衣,暗地里則在盛傳獨孤敗天幾乎每晚都留宿在圣女的房內。 幾乎從謠言開始的那一天,圣女的院外就多了一大批志愿抓狼者,這些人蹲在院外一呆就是一個晚上,幾晚下來色狼沒抓著,卻捉了一地的夜鳥。雖然沒有抓到證據,但魔教眾男弟子望向獨孤敗天的眼神更加犀利了,那涼颼颼的感覺讓獨孤敗天不寒而栗。 獨孤敗天回到自己的住處悲呼:“萬惡的小魔女你真是太可惡了,即使閉關了還要害我,真是‘禍害遺千年’啊!” 獨孤敗天僅僅是出來進去時有些擔驚受怕而已,圣女的日子比他可要難過多了,流言蜚語快把華云仙氣瘋了,她簡直想立刻將獨孤敗天給劈了,當然她更恨的是小魔女萱萱,上次就是萱萱將她的衣服滿世界散發,這次的禍源居然又是她。要不是魔教教主攔著她,她真想將魔教大殿給拆了,將小魔女給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