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1 霸絕天地

萱萱雙眼紫芒閃現,雙手慢慢輕揚,紫色的傲天罡氣如潮水一般向四外涌去,浩瀚無匹的先天罡氣另遠處觀戰的眾人都感到陣陣恐懼,功力稍若之人已經站立不住,軟倒在地。 魔教十大長老齊動,十股暗黑的天魔氣如烏云遮月一般將紫芒團團圍住。 “天羅地網鎖魔魂!”十大長老齊聲喝道。 天空在暗淡,大地在震顫,天魔谷內所有的天地精氣都瘋狂向這里涌來,巨大的能量波動另在場的魔教弟子不由自主向后退了百丈距離。 萱萱身上散發的紫色光芒被強行壓縮了回去,逐漸暗淡,最后一團紫光停在了她身前一尺開外,再向外是暗黑的天魔罡氣,遠處的眾人只能夠看到無盡的黑暗中存在一點點微弱的紫光,其余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天魔罡氣徹底將要把萱萱封鎖在里面時,萱萱雙手合在了一起,一條三尺鋒芒自她雙手噴發而出,耀眼的紫色劍罡如劈云斬霧一般,將她頭頂上方最為薄弱的天魔罡氣壁壘劈開了。紫光宣泄而出,萱萱一飛沖天,她在空中連踏虛空七步,逃離了十大長老的包圍圈,但當她落在地上時,腳步一陣虛浮。 萱萱站穩后,雙手交叉,兩道鋒芒分別自雙手沖出,如怒龍一般直襲十大太上長老。 “傲天劍訣!”遠處觀戰的魔教教主蓋天風驚呼道。 一個魔教長老問道:“傲天劍訣有何特異之處?” 蓋天風道:“若提起劍法首推驚天神劍,但鮮有人知傲天神訣中的劍訣是和驚天神劍同樣犀利的劍法,同驚天神劍有曲異同工之妙,這兩套劍法練到極至境界都可以身化劍,可以斷萬物,甚至碎虛空。” 旁邊的那些魔教弟子不禁悠然神往,有人小聲道:“如果傲天訣這樣神奇,我們的天魔訣豈不是比不上傲天訣?” 魔教教主搖頭道:“話不能說,要以劍法而論,天魔訣確實比不上傲天訣,但天魔訣中最為霸道的功法是天魔掌,兩者孰弱孰強是無法比較的,根本沒有可比性。” “這樣說來,我們的天魔掌是天下第一掌了?”一個魔教弟子問到。 “差不多吧。”魔教教主道,但他在內心加了句:“如果魔玉手用不出世。” 小魔女萱萱氣勢如虹,紫色劍罡縱橫激蕩,以一抵擋十大帝境高手,卻毫無懼色。十大長老身形如電,此時再也看不到一絲老態龍鐘之相,十人試圖再次將萱萱包圍,二十雙手掌漆黑如墨,綿綿不絕的天魔罡氣不斷的拍向小魔女。 在漆黑如墨的天魔力場中,紫色的罡氣縱橫飛舞,小魔女的一雙玉手已經化為了紫色劍鋒,十大長老精心構造出的天魔壁壘再次被瓦解。 漆黑的長發,紫色的眸子,絕世的容顏,傲絕天下的身手,天之驕女力抗十位武帝,三百年來未曾誕生新武圣的歷史即將改變,一代天驕即將誕生。 萱萱在十大帝境高手的圍攻下不露絲毫敗相,越來越從容,身上的紫色光華也越來越盛。 血魔許諾面露驚喜之色,不住的點頭道:“好,好,快了,再進一點點……” 獨孤敗天也激動不已,雖然即將成為武圣的不是他,但他真心為小魔女感到高興,因為他永遠忘不了在他最危難之際是小魔女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啊……”萱萱一聲長嘯,身躍虛空,她當空而立,一股磅礴的絕代強者氣息如怒海狂濤一般向整個天魔谷散發而去。遠處圍觀的魔教弟子簌簌顫抖不已,有一半人已經匍匐在地。 在這一刻萱萱徹底清醒了過來,她強行闖關,從走火入魔中擺脫出來,避過了粉身碎骨的危險。 “傲天神劍!”萱萱嬌喝一聲,聲音如玉珠落盤一般清脆悅耳,但清晰的傳到了天魔谷的每一個角落。 血魔露出一絲緊張的神色,獨孤敗天看在眼里不禁擔憂起來,在心中默默祈禱:“萱萱一定要成功啊!” “以——身——凝——劍!” 萱萱腳踩虛空,全身上下發出萬丈光芒,耀眼的光華如十日當空,一柄巨大的神劍出現在空中。 突然,轟隆隆一聲大響,從隱魔谷封印之地傳來一陣同樣耀眼的光華,光華之中出現兩個古字“封印”。 “封印”快如閃電一般朝這里疾飛而來,空中傳來一陣陣雷鳴。 血魔大叫一聲:“不好。”她飛身而起,沖向了高空。 “封印”二字光華在路過天魔銅像時突然頓住了,一股滔天的魔氣沖天而起,向光華席卷而去。 “啊……”魔教教主失聲驚叫:“難道天魔要歸來了?!” 此時巨大的銅像氣勢霸絕天地,一陣陣晃動,但最終又歸于平靜,由天魔銅像散發至天際的滔天魔氣也全部倒流而回,歸于銅像。 那團由隱魔谷升起,如飛而來的“封印”光華被剛才那股漫天的魔氣吞掉了“封”字光華。“印”字光華“劫后余生”,方向不變,朝剛剛身化為神劍的萱萱直襲而去。 血魔雙手連連揮動,她施展的是由天魔訣演變而出的血魔神功,一股股血魔罡氣如海浪一般向“印”字光華涌去。無盡的血浪染紅了天魔谷半邊天。 然而血浪在遇到“印”字光華后如飛揚的雪花遇到烈日一般,飛快的消融、消逝,只能暫時延緩“印”字光華的進度。 血魔臉色慘變,大聲叫道:“萱萱你能聽見我說話嗎?快停下來,姐姐被封印太久了,元氣大傷,抵擋不住這股封印的力量,你快下去,要不然來不及了。” 此時萱萱正是神游太虛之際,根本沒有聽見她說的一句話,巨大的神劍正在不停的吸收天地間游離的精氣,正在向光質化轉變。 血魔終于抵擋不住,血紅色的罡氣倒卷而回,她在空中大口吐血,翻滾著自空中向地面墜去。 魔教十大太上長老中的大長老喝道:“快結十魔亂天大陣!” 十大太上長老分站十方,而后相互穿插不斷有規則的跑動,最后齊聲大喝:“十魔亂天!” 十股暗黑的天魔真氣交結在一起,互相纏繞,形成了一條巨大的墨色巨龍,巨龍緩慢升騰,在遇到血魔后將她下墜之勢阻擋住了。血魔穩住身子,緩過了一口氣,邊飛身向地面落去,邊沖著十大帝境高手道:“快去阻止那個‘印’字。” 十大長老應了一聲,墨色巨龍迅猛沖天而起,向“印”字光華撞去,巨大的龍身在遇到“印”光華后被撞為兩截,漫天的天魔罡氣消散在空中,魔教十大太上長老鮮血狂噴,萎靡不振。 獨孤敗天焦急無比,眼睜睜的看著“印”字光華向小魔女所化的神劍撞去,他仰天大叫:“舍身成魔!舍身成魔啊!我要舍身成魔!” 任他如何喊叫,也沒有半點作用。 “印”字光華終于還是撞上了小魔女所化的傲天神劍,巨大的神劍一陣顫抖,從空中翻滾向下落去。“印”字光華緊追不舍,在空中又連續撞擊了傲天神劍三下。 神劍光華終于淡去,最后露出了萱萱的身影,萱萱披頭散發,臉色慘白,雙目緊閉,口中不斷的向外涌血。 “啊……賊老天我恨你!” 獨孤敗天仰天悲嚎,他的眼睛濕潤了,長生谷司徒明月隕落的情景浮現在了他的眼前,眼前的情景仿佛和長生谷的情景重合在了一起。 一剁柔弱的花兒在空中凋落,獨自向那無盡的黑暗沉淪,凄美的容顏透著淡淡的哀傷,無光的眸子眨動間似有千言萬語…… 萱萱似回光返照一般,努力眨動著眸子,似在人群中尋找著什么,當她看見獨孤敗天時,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然而嘴中向外狂涌的鮮血生生阻止了她這個笑容。 “啊!不!不要啊……不要……該死的賊老天,你為何總是這樣對我?!我要滅天!”獨孤敗天像瘋了般悲叫著。 “舍身成魔!舍身成魔!讓我舍身成魔吧!隱藏在靈魂深處的力量快快覺醒吧!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換取瞬間的強橫!” “啊……”獨孤敗天仰天長嘯,久違了的感覺再次浮現在他的心中,澎湃的力量另他身體欲爆。 天魔谷內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不知是獨孤敗天發的毒誓起了作用,還是恰好于此時他達到了舍身成魔的要求。獨孤敗天烏黑的長發變成了紫色,雙眼血紅發亮,紫紅色的慘烈光芒籠罩在他的全身,他發出一聲凄厲的長嚎:“啊……天當該誅!” 他一步踏入了高空,右手拳直搗“印”字光華,慘烈的霸氣威懾九天十地,紫紅色的魔焰直通天地。“印”字光華瞬間被擊為粉碎,歸于虛無,舉世無匹的紫紅色魔焰擊穿了天魔谷上方天魔鎖神大陣積蘊了千年的精氣,紫紅色的魔焰貫通天地。 與此同時,天宇大陸沉睡了數千年的圣者們一個個被驚醒了過來,數十個神秘的所在發出了不同的驚呼聲。 “他回來了!” “他還活著?” “難道是他?” “他不是靈識寂滅了嗎?” “這怎么可能,決不可能!” “靈識逆天!” “不死不滅!” 獨孤敗天從空中接住萱萱那柔弱的身軀向他居住的方向破空而去。 如今天魔谷內能夠站著的人不足二十人,其余之人都已軟倒在地。 血魔臉色蒼白無比,喃喃道:“太可怕了,這是另圣者都感覺到恐懼的力量,這……這決非近代武圣的力量,那么只能是……古武圣……” 魔教教主蓋天風站在十大太上長老的身前,小聲道:“剛才……那一拳是魔玉手嗎?” 太上大長老道:“他的兩只手掌先是變成了血紅色,血氣彌漫,而后又變成了青黑色,魔氣繚繞,最后白光一閃,青黑色的手掌變的潔白如玉,泛著妖異的暈光。” 另一個長老接著道:“如果世上真的有至美,那么剛才那一瞬間獨孤敗天的一雙手掌無疑是天下最美麗的一雙手掌,晶瑩如溫玉,修長而光潔。絕對是霸絕天下的魔玉手!” 蓋天風喃喃道:“亂了,天下將大亂了,但決非我魔教的原因!” 一個太上長老道:“是的,大亂將起,天魔銅像發出了至強的氣息,天魔預言成真了。” 蓋天風道:“什么預言?” “天魔曾言:‘怒怨沖天,禍亂無邊,百圣大戰,血水漫天……’年代太久遠了,后面的內容已經失傳了。” 蓋天風道:“怒怨沖天難道是剛才……” 一個太上長老道:“應該是吧。” 蓋天風道:“古老的傳說,天魔有一天會再次回歸,難道是在這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