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2 萱萱走了

獨孤敗天抱著萱萱疾飛如電,瞬間回到了他所居住的小院,他將萱萱放在**,雙手發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將她包圍在內。但萱萱口中還是不斷向外涌血,面色蒼白無比,血水染紅了床單。 獨孤敗天急的怒發沖冠,雙眼紅光大盛,他左手猛的向屋頂揮去,屋頂像稻草一般隨著掌風遠去,而后化為塵沙消散在空中。他左手做托天狀,右手將萱萱扶了起來,抵在了她的背后。天魔鎖神大陣積蘊千年的天地精氣如怒海狂濤一般**涌動,天魔谷內能量劇烈波動,一波又一波的天地精氣向獨孤敗天的左手涌來,沿著他的左手流向他的**。 偷天奪日,霸絕天下! 天地精氣源源不斷的自獨孤敗天轉送到萱萱**,柔和的光芒另憔悴無比的萱萱終于止住了吐血,淡淡的白光充盈在她的周圍。 若沒有天魔鎖神大陣積蘊千年的天地精氣,此時天魔谷內的植物早已凋零殆盡,即便如此,所有植物都已變的顏色暗淡,失去了往日的生氣。 獨孤敗天仿佛置身于一片虛無當中,身形站立之處一片漆黑,無一絲光亮,屋中似憑空出現了一個黑洞般,與萱萱處耀眼的光亮成鮮明的對比。 血魔站在獨孤敗天的院外嘆道:“偷天奪日,偷天地精氣,奪日月精華!” 此時魔教十大太上長老和魔教教主正在討論天魔歸來之事。 “難道天魔一直永生在這天地間?”蓋天風問道。 一個太上長老道:“不知道,這是一個千古之迷。” “難道天魔也被封印了,只不過沒有被封印在天魔谷隱魔洞內而已?” “這決不可能,沒有人能夠封印天魔,以他的無上神通在這天地間已經沒有任何對手了。” 另一個魔教太上長老接著道:“我想不是因為外界的原因,他之所以遁世可能是由于他自己厭倦了這塵世吧。” 魔教教主蓋天風道:“剛才天魔銅像發出的那股霸絕天下的氣息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不是一尊銅像,我真以為天魔復生,他就是天魔了呢。” 一個魔教太上長老道:“我也一直懷疑天魔就在天魔谷內,他從來沒有離開過天魔谷。” 太上大長老道:“未解之迷太多了,我們去請教血魔老祖吧。” 魔教教主等人來到獨孤敗天的小院外時血魔正在低頭沉思。 蓋天風等人此刻感覺到無匹的能量正在向這里**涌動,他們大吃一驚。 “前輩……” 太上大長老小聲道:“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是偷天奪日?” 血魔看了他們一眼,對他們現在的稱呼還比較滿意。“不錯,正是偷天奪日。” 蓋天風道:“今天發生了太多的意外,真是讓人難以想象。” 一個太上長老對血魔道:“今日的意外已經應了天魔老祖的預言,今日后風云將起,請前輩為我等指點謎經。” 血魔道:“該發生的早晚會發生,不必多想,我也不知道如何指點你們。” 一個太上長老的道:“那就前輩為我等解答一些迷惑吧。” “好吧,你們問吧。” “剛才的‘封印’是怎么回事?” “我想這是當初封印我魔教圣級高手之人特意留下的禁制,防止我魔教中人破帝成圣。” “這……這也太可怕了吧,這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前輩您……” “不要問我那些是什么樣的人,我不能夠回答你們,你們還有什么要問的嗎?” 蓋天風道:“天魔銅像是怎么回事?他為何忽然散發出那樣強大的氣息?天魔真的一直永生在這天地間嗎?他真的會再次回到天魔谷中。” 血魔轉頭望向天魔銅像的方向似在沉思,似在回想著什么,過了好久才道:“也許天魔一直隱藏在天魔谷中吧。” “什么!?” 眾人具震驚無比。 “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想而已,若說天魔永生于這天地間,他為何不肯露面呢?我猜想天魔在萬年前一定受過重傷,他一定在‘沉睡’中,每一個圣級境界的高手都可以用這種方法將必死之軀醫治好。如果天魔要‘沉睡’,他會選擇哪呢?答案很明顯,一定是天魔谷!” “這……”十大太上長老和魔教教主蓋天風張了張嘴,想說什么,但又覺得什么也說不出來。 血魔的身影漸漸遠去。 蓋天風大聲道:“前輩,天魔最可能在哪里沉睡呢?” “也許天魔銅像就是天魔本身吧。”血魔已眨眼間已消失在靈魔湖的方向。 “這……怎么可能?!” 這些人也轉身離開了。 獨孤敗天終于從黑暗中露出了身影,望著萱萱那蒼白憔悴的絕美容顏他一陣心痛,萱萱的命總算被他保住了,那么明月呢?明月她還能夠活過來嗎?他實在沒有把握。 “小丫頭好好睡一覺,睡醒了什么都好了。”他在萱萱床前輕柔的道。 正在這時,小魔女的眼皮突然眨動了一下,睜開了一雙無神的大眼,茫然的望著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心中一沉,萱萱不會是失憶了吧,這…… “萱萱你還認識我嗎?” “你不是小豬嗎?” “……這是什么邏輯,失憶也不能亂按啊。”獨孤敗天心里直嘀咕,隨后他又露出了一個笑臉,道:“萱萱你忘了我了嗎,沒關系,你會慢慢記起我的。” “是嗎?那你可不可以先告訴我你是誰啊?”萱萱的樣子純真無比。 獨孤敗天看的一陣心痛,柔聲道:“我是你最親最親的人,是對你最好最好的人。” “那還是小豬啊,小豬一直對我很好。”此時萱萱的眼里已經有了笑意。 “小魔女你竟敢戲弄我?!”獨孤敗天氣壞了,“你這個小丫頭剛剛清醒過來就想捉弄我,害我白白擔心。” “呵呵,有趣,真是夠笨,我第一句就說你是小豬了,你這個壞家伙居然還在占我便宜,什么對我最好的人了,真是————肉麻!” “你……我對你還不夠好嗎?” “行了,知道你對我還不錯,算你還有點良心。”說到這里,萱萱臉色突然暗淡了下來。 “萱萱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嗚……”萱萱突然哭了起來,“我差一點就成為圣級高手了,可是現在……嗚……” “別哭,別哭,一切可以重新再來嗎?只要人平安,其他一切都好說。” 萱萱的哭聲漸弱,終于沉沉睡去。 獨孤敗天道:“哎,只有這個時候你才像一個女孩子,難道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以后人的性格也會變化?” 三日之后,萱萱終于能夠下床了。 獨孤敗天寸步不離,陪著她在天魔谷內散步。 魔教弟子看向這二人時眼神很不同,他們望向萱萱的眼神中充滿了欽佩之色,一想起當日小魔女以身凝劍的傲世風姿,他們就悠然神往。所有望向獨孤敗天的眼神都充滿了驚恐之色,就好象看見了一個妖魔一般,他們永遠也忘不了獨孤敗天當日大發神威時的情景,那簡直是魔王的化身。 “我有那么恐怖嗎?見了我就像見了鬼了一樣,真是……”獨孤敗天嘆道。 萱萱笑道:“當然有了,你心本惡,相由心生,當日他們看到了你那副惡魔的樣子,不害怕才怪。” “我心本惡,那你和我在一起豈不是很危險?” “哼,別人怕你,我才不怕呢。” “是嗎?你現在傷勢還沒有好,可打不過我啊,嘿嘿……”獨孤敗天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哼,怕你才怪,你敢對我心懷不軌,我讓許諾姐姐收拾你。” “拜托,人家好歹也一千多歲了,做你祖奶奶的祖奶奶都不嫌小,你還‘姐姐’、‘姐姐’叫個不停?” “我樂意,我喜歡。” “你喜歡叫,就那樣叫吧,不過……嘿嘿,你的許大姐可沒在眼前啊。”獨孤敗天臉上泛起一絲笑意。 “死小白不許那樣色咪咪看著我。”萱萱斥道。 “我這樣神情的看著你,你居然說是色咪咪,我真的很受傷。” “惡心,少肉麻了。” 望著萱萱那絕美的容顏,獨孤敗天一陣沖動,伸手攬住了她的腰肢,將她帶進了懷里。 “啊……”萱萱驚叫出聲,“你這個大色狼真敢占我便宜,快松手,不然我喊人了。”萱萱難得的露出羞澀的神情。 獨孤敗天一下子呆住了,喃喃道:“我還以為你永遠是個淘氣的小魔女呢,沒想到……哎呀,你干嗎擰我,我剛剛夸你兩句,你就被打回原形了。” “快放手。” 獨孤敗天不但沒有放手,反而將她的腰摟的更緊了。 “死小白你膽子太大了,你再不放手,我真的喊人了。” “你喊吧,最好讓魔教內所有的人都看到我們現在的樣子。” 萱萱臉色一紅,一陣害羞。“死小白你今天怎么這么霸道呢,你不怕等我的傷好了,我收拾你?” 獨孤敗天再次發呆,他真的不明白小魔女為何轉了性子,忽然像變了個人似的,學會了害羞。 “不怕,因為我知道你再也舍不得打我了。” “臉皮厚,惡心,哼!” 兩人靜靜的依偎著,誰也不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過了好久,萱萱才道:“小白,如果我現在死了,多年以后你還會不會記得我啊?” 獨孤敗天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感覺,大聲道:“萱萱,我不許你這樣胡說,你永遠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死在我前面的。” “嘻嘻,逗你玩呢,這樣當真干嗎?” “連玩笑也不能這樣開。” “好了,知道了,呀,你……” “哈哈,這是對你的懲罰。”獨孤敗天在萱萱的嬌顏上親了一下。 萱萱臉上布滿了紅暈,用手撫著被親過的地方一陣發呆。 “嘿嘿,是不是回味無窮啊?”獨孤敗天笑道。 “去死。”萱萱一把推開了他。 此后十幾天是獨孤敗天這兩年來感覺最溫馨的日子,萱萱除了偶爾和血魔在一起聊天外,整天都和他呆在一起,天魔谷內每一個地方都留下了兩人的足跡,每一個地方都充滿了兩人的歡聲笑語。 又是一個月圓之夜,靈魔湖又像往常一樣,迎來了天魔谷內眾多許愿的年輕女子。 獨孤敗天和萱萱相互依偎著坐在岸邊,靜靜的欣賞著湖光月色,直到湖面平靜下來,所有人都已離去,他們才跳上一只小船劃到了湖心。 “萱萱許個愿吧。” “淚晶都被你取走了,我還許什么愿啊,你的月兒**已經不在這里了。” 獨孤敗天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萱萱笑道:“好了,不要傷感了,算我說錯了話還不行嗎?” “那要罰你一個……嘿嘿。” “討厭,大色狼。” 獨孤敗天偷襲了萱萱的臉頰一下。 “萱萱你的傷已經全好了嗎?” 萱萱道:“是啊,你如果再在我面前不規矩,我可不會輕饒你了。” 獨孤敗天笑道:“不規矩?就像剛才那樣親一下不算吧?” “要死了。”萱萱舉起手掌就要拍獨孤敗天,但手停在半空中又放了下去,突然她雙手摟住了獨孤敗天的脖子吻在了他的唇上。 獨孤敗天受寵若驚,這是萱萱頭一次主動和他親熱,而且這是兩人最親密的一次,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萱萱對他的深情,過了好久兩人才戀戀不舍的分開。 “小白多年以后你還會記得這個夜晚嗎?”萱萱語音有些顫抖。 不過獨孤敗天沒有注意,“當然會記得,我會對我們的孩子說,你們的媽媽在某年某月某日和你們的父親一吻定情,從此才有了你們,所以你們要牢牢的記住這個日子,這相當于你們的第一生日。” “要死了,哪有你這樣不正經的父親。”萱萱笑罵道。 “這么偉大的日子當然要對孩子說了。”獨孤敗天反駁道。 萱萱看了看皎潔的明月,道:“我們許個愿,然后回去。” “好吧。” 兩人閉上雙眼開始許愿,萱萱口中念念有詞,獨孤敗天想仔細聽,卻怎么也聽不清。 “萱萱你許的什么愿啊?” “你先說。” “我許的愿望是將來我們能夠生一大堆可愛的寶寶,快快樂樂在一起生活。” “啊……你……”萱萱眼中淚花閃現。 “萱萱你怎么哭了,不高興嗎?” “你……你壞死了,太不正經了。” “那我改一個還不行嗎?” “別,不要改了,太晚了,我們回去吧。” “哦,走吧,你還沒說你許的是什么愿望呢。” 萱萱道:“我的愿望是,祝你找一個好妻子,平平安安,快快樂樂過一生。” 獨孤敗天笑道:“這還用許愿嗎?我們兩個在一起肯定會快快樂樂的。” 萱萱嗯了一聲,低頭向前走去。 回到小院后,臨睡前萱萱激動的道:“小白,不要忘了我啊。” “你在說什么?”獨孤敗天有些狐疑。 “我是說不要忘了今晚我們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你不是說,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日子嗎?” “忘不了。” “晚安。” “晚安。” 第二天清早獨孤敗天醒來時,發現床頭有一封信,他打開一看,臉色慘白。 小白: 我走了,不要傷心,不要難過,更不要想我。 那天我破帝成圣功敗垂成后,你雖然暫時保住了我的性命,但不久之后,我便百脈錯亂。許諾姐姐幫我看了,她告訴我,外人根本無法幫我醫治,只有我自己堪破生死,邁進圣級領域才能自救。但在此種情況下,希望渺茫。 我走了,去閉死關,也許十年、也許百年,甚至永遠也出不了關。 在離去的日子我本不想和你發生任何糾纏,平靜的走,讓你我都沒有一絲牽掛,但我沒有做到,你不會怪我吧? 傻瓜不要等我,找一個心愛的姑娘去隱居吧,干嗎總要心中充滿仇恨呢,你說的那個忘情魔君難逃百圣大戰之劫,不用你親自去動手…… 嘻嘻,千萬不要哭啊! 曾經打過你、罵過你、有一點點喜歡過你的萱萱 年月日 (推一本朋友的書:逍遙小鞋的《天生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