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23 萱萱之師

獨孤敗天終于明白萱萱這些日子以來為何如此反常,他大叫道:“萱萱……你在哪里閉死關啊?”他轉身向靈魔湖沖去,果然他在那里找到了血魔許諾。 “萱萱去了哪里?”獨孤敗天急的大叫。 血魔望著澄凈的靈魔湖,眼中飄起一絲霧氣,過了一會她才悠悠的道:“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會不知道呢,快告訴我,你一定知道她去了哪里。”獨孤敗天扳住血魔的肩膀用力的搖晃。 血魔許諾輕輕一掙,身上發出一道淡淡的光芒,將獨孤敗天彈開了。 “我真的不知道,其實你找到她又如何?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去嗎?你有辦法助她度過難關嗎?與其如此還不如在心中留一分幻想,期待她早一天回來。” “你……怎么能這說呢?萱萱身患隱疾,心中必然凄然無比,這種情況下怎么能夠沒有人在身邊照顧她呢?” “她留下來必死,在這里她靜不下心來。只有她心中了無牽掛,在她的心最為空靈之際,才能夠領悟生死的奧秘。 獨孤敗天一陣失神,“她到底有幾分成功的可能?” “一分。” “什么?!” 血魔道:“萱萱不是一般人,她如果能夠挺過這次難關,她的前途將不可限量。她這次雖然被打回了原形,但畢竟在圣級境界短暫的停留過,她的心中已經被埋下了一顆圣者的種子,只不過這顆種子包著堅硬的外殼,如果她能夠突破這層限制,她等于是在原來的圣級臺階上再上一級,到那時即便是古武圣中的強者復活也奈何不了她。” “可是……這是九死一生啊,如果她不能夠再做突破,那……”他說不下去了。 血魔道:“是啊,風險確實很大,但是不經歷人所不能,怎么能夠成為人上人呢。” 獨孤敗天道:“她到底需要多長時間?” “三年之內她如果不能夠突破生死之境,她必百脈寸斷而亡。” “什么!?”獨孤敗天心中想起了萱萱的那封信:我走了,去閉死關,也許十年、也許百年,甚至永遠也出不了關。 “原來只有三年,她在安慰我……”獨孤敗天神情落寞,內心酸澀無比。 血魔看著他失魂落魄的表情,突然笑了起來,“呵呵,實話告訴你吧,萱萱絕對能夠突破生死的限制,因為她修煉的傲天訣乃是九大神訣之一,是堪破圣級境界的頂級功法,況且我把天魔訣也抄錄了下來送給了她,所以說她有驚無險。” “真的嗎?如果有更多的神訣供她參考,那她成功的希望豈不是更多一些?你趕緊告訴我她在哪里,我要送給驚天訣、戰天訣、嘯天訣。” “什么?!”血魔驚訝的睜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身懷三大神訣?” “是的,你快告訴我,萱萱在哪里?” “簡直讓人難以相信!”血魔嘆道:“不過不用了,有天魔訣給她做參考就已經足夠了,過多的心法反而會讓她分心。” 獨孤敗天失落、彷徨、迷茫了幾天,他開始發奮修煉武功。 萱萱萬分不舍的離開了天魔谷,一步三回頭,她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再來到這里。她茫然的來到了漢唐帝國最東部,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她喃喃道:“我回來了。” 萱萱架著一葉輕舟在大海上有驚無險的漂流了七天,終于來到了一座島嶼之上。小島不大,但島上郁郁蔥蔥,成群的海鳥棲息在島之上,島中央是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飛瀑流泉,花香鳥語,各種不知名的果樹掛滿了鮮艷的果子,許多可愛的小動物竄來跳去,美麗的景色另人沉醉不能自拔。 突然,島上傳出一聲長嘯,嘯聲似奔雷動天,嚇的各種小動物趴在地上顫抖不已,各種海鳥拍翅飛向了高空,而海島之外原本平靜的海水則掀起了滔天怒浪,巨大的波濤洶涌翻滾,聲勢嚇人。 過了好久,嘯聲才停了下來,接著傳來一陣大笑:“哈哈,小丫頭你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永遠也不回來了呢。” 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出現在萱萱的面前。 “我想師傅了,所以回來了。” “想我?一走就是一年,我看你早就把我這個老頭子忘的一干而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難題了,想請我老人家幫忙啊?” “哼,老頭子你怎么能這樣說呢,虧我還這么想你,大老遠趕回來看你。” “你這個小丫頭貪玩起來,什么都忘了,我才不相信你會想我這個老頭子呢。”說到這里,老人兩眼中突然放出兩道紫芒,他一把抓住了萱萱的手腕,道:“讓我看看。” 老人閉目沉思了一會,而后一臉凝重之色,“你怎么會變成這副樣子?” 萱萱泣聲道:“師傅,我活不長了,嗚……我不能夠為你送終了,嗚……” “呸呸呸,烏鴉嘴,我老人家早已是不死之身,怎么會死呢,童言無忌,大風吹去。” “嗚……可是我活不成了,你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真舍不得這樣離開你啊,嗚……” “呸呸呸,小丫頭怎么說話呢,是我從小看著你長大的。”老人氣的胡子直翹。 “嗚……一樣啊,你看著我的時候,我也看著你的啊,嗚……師傅我舍不得你啊,嗚……”萱萱一把一把的將鼻涕眼淚抹在老人的身上。 “你這個小壞丫頭,快起來,這可是我的新衣服。” “師傅,我都快死了,你還在乎你的衣服,嗚……”萱萱靠在老人的身上一邊哭,一邊扯著老人的胡子。 “好了,好了,你先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讓師傅想想辦法。” “一個月前我跑到天魔谷去玩……后來……突破了帝級的最后限制,邁入了圣級高手之列……嗚……” “什么,你竟然這么早達到了圣級境界,不愧是我的徒弟,哈哈……” “嗚……老頭子這個時候你還笑,你難道看不出來我現在已經被打回原形了?” “嗯,繼續說。” “后來……” “你是說天魔銅像突然涌出滔天的魔氣?”老人的臉色凝重無比,“難道天魔真的要歸來了?后來呢?” “后來……” “不可能!那個叫小白的人真的打出了一記貫通天地的紫紅色鋒芒?” “是啊,怎么了老頭子?” 老人喃喃道:“難道那天我的感覺是真的?這怎么可能,他不是靈識寂滅了嗎?難道他真的回來了?” “嗚……老頭子我都這樣了,你還不關心我。”萱萱又狠狠的扯了扯老人的胡須。 “啊……放手,你這個野蠻的小丫頭,放心,我有十成把握治好你。” “到現在了你還騙我,那個血魔早就告訴我實情了,嗚……” “血魔這種無名小輩知道什么,也不看看你師傅我是誰。” “嗚……師傅你是誰啊,你是不是也是一個千年老妖怪啊?” “哈哈,你師傅我就是那天地間最帥,比天魔那騷老頭還要帥,最強,比從前一個變態還要強,最酷,比……” “師傅你到底是誰啊,難道真的是妖怪?” “胡說八道,你師傅我就是那天地間最偉大的存在,傳說中的第一武圣是也!”說著老人笑哈哈的伸手向空中揮去,一朵自遠方飄來的云就這樣被他輕輕的送向了另一個方向。 “師傅你還真是妖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