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4 神功魔練

轉眼間獨孤敗天已經在天魔谷內呆了三個月,天魔谷沒有人不知道他這個狂人,先是大破封魔印,救出魔教被封印了千年的圣級高手血魔老祖,而后一記魔玉手貫通天地,紫色魔焰威懾九天十地。獨孤敗天四字在魔教中已經與力量、魔王等劃上了等號。 “為什么?為什么我的武功停滯不前,再難進分毫?”獨孤敗天仰天大叫。 自從萱萱走后,他沒日沒夜的修煉武功,但無分毫寸進,他的修為始終停留在王級大乘之境,再也無法做出突破。他所居住的小院已經被視為禁地,魔教弟子紛紛繞道而行,遠遠避之,惟恐一不小心被這位嗜武狂人抓去試武,因為在一個月中已有數十位魔教弟子不小心成了獨孤敗天練武時的對手,至盡還躺在床上。 之前魔教男弟子由于圣女華云仙事件對獨孤敗天充滿了敵意,總是想找機會教訓他,但如今只盼望這個魔王不要找他們麻煩就好。 “連帝級境界都無法突破,何時我才能夠邁進圣級領域啊?!”獨孤敗天狠狠的揮出一拳,將一棵大樹擊的粉碎。 “想知道為什么你無法再做突破了嗎?”不知何時血魔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后。 “為什么,難道我沒有那個天分?” 血魔道:“錯,不是你沒有那個天分,你的天分已算的上震古爍今了,王級大乘之境對于其他人來說可能是一生的追求,可是你十八歲習武以來,不到兩年的時間就已經達到了這個境界,這簡直是常人難以想象的奇跡。這段時間以來你之所以停滯不前,完全是因為你的心中多了一些灰暗的東西,是心魔阻止了你繼續前進的步伐。” 獨孤敗天喃喃道:“心魔?我有什么心魔?” 血魔道:“還用我提醒你嗎?你早已滋生心魔,你忘不了司徒明月,心中對正道、對忘情魔君充滿了怨憤,時刻在想著為司徒明月報仇,無盡的怒怨充斥了你原本澄靜的心,另你睿智蒙塵,靈臺發暗。殺戮、狂暴時時困擾著你,你已經失去了一顆空靈的心,這樣的你怎么能夠再在武學上再做突破呢?” 獨孤敗天久久未語。 血魔接著道:“萱萱生死難料,你彷徨、茫然,同時另你心魔再次滋長。你還記得當日你喊的那句‘天當該誅’嗎?”血魔別有深意的看了看他,接接道:“這是你潛意識的渴望,你心中背負了太多太多!” 獨孤敗天呆楞了半晌,突然狂笑起來:“哈哈哈……荒謬,真是荒謬!你說我已經被仇恨蒙蔽了心智?照你這樣說來,無論發生多么悲慘的事都應該古井無波,以一顆平常心去對待?這還是人嗎,這是神,我獨孤敗天只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是那些沒有感情,連畜生都不如的神。” 血魔憐憫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太偏激了,這個世上有許多事情是我們無法改變的,既然我們無力施為,就應該試著去改變自己。忘記該忘記的,記住該記住的。” 獨孤敗天冷笑道:“為什么要逆來順受,為什么要屈服那該死的命運,我命由我不由天。”在這一刻獨孤敗天內心深處的某些東西仿佛覺醒了一般,對命運之說充滿了不屑,有一種踐踏神靈的沖動。 血魔道:“人有力盡時,人再強大又如何,能夠改變的了那多變的命運嗎?圣級高手已經打破了人體體能的極限,其體內的蘊藏的力量可以移山填海,斷流截川,甚至能夠永生于這天地間。可是這又能如何,如果他們不能按照一定的法則行事,還不照樣被人強行封印在永無盡頭的黑暗中,直至形神具滅。” 獨孤敗天道:“嘿嘿,這能說明什么?這只能說明他們不夠強,無論是天宇大陸還是傳說中的那個圣境————彼岸,都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只要你有足夠的力量你可以任意制定規則,就像天宇大陸的皇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賓,莫非王臣。’一切的法規都是統治者強行推行的統治工具而已,有什么公平而言?無不為強者服務。如果我有足夠的力量跳出這個規則的圈圈框框,誰能奈何我?誰能制約我?” “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力量決定了一切。命運是什么,命運為什么會多變?許多圣者為什么們會失去自由身,被人永久的封印,甚至累及后代弟子都要跟受牽連?還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強,無法改變那可恥的現實。” 血魔看著渾身充滿霸氣的獨孤敗天,幽幽的道:“至強的力量有多強,強如武圣也不能夠漠視那無形法則的存在,即使那些達到神靈境界的武圣擺脫了塵世力量的束縛,漠視這套無形的法則,他們心中也不能全無顧忌,冥冥之中總會有一雙手在左右著每個人的命運。這就是天道,他維系著這個世界的平衡,善惡賞罰皆由他,每個人都逃脫不了,沒有人可以違背天道。” 獨孤敗天怒發沖冠,雙眼血紅,冷聲道:“什么是天?什么是道?我心即是天,我心即是道。順天也好,逆天也罷,我要走我自己的路,神阻殺神,佛擋殺佛,即使是那虛無飄渺的天道攔我,哼,我也要——————滅天道。” 兩個人誰也沒有提那無形的法則到底代表了什么,但是血魔感覺獨孤敗天似乎已經知道萬年來圣者被封印的真相,甚至比她知道的還要多。其實此刻的獨孤敗天已經被心中一股莫名的情緒所影響,發自內心的憎惡那虛無飄渺的天道。 獨孤敗天望著遠處的天魔銅像道:“我想我已經知道我的武功停滯不前的原因了,我已經知道該怎么做了。” 血魔:“你……” “心魔?我為什么要壓抑心中的真實感受呢?嘿嘿,那就讓我的心魔更加強盛吧,神功魔練!” “什么?!神功魔練?你要強行闖關嗎?你不怕走火入魔,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嗎?” “有什么可怕的,沒有風險怎么會有回報呢。我只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我不可能,也不想去克制心中的悲喜,更不可能達到那種無喜無憂、毫無感情的臭屁境界。看來只有魔最適合我,隨心所欲,任我心飛,以心中的魔性去修修煉神功。” 獨孤敗天大步向不遠處的樹林走去。 血魔看著他的背影,自言自語道:“神功魔練……驚天訣、戰天訣、嘯天訣,神訣到最后終究要變成魔訣……破神成魔……” 獨孤敗天走進樹林深處,深深吸了一口氣,大喝道:“忘情魔君你去死!”他右手猛的揮出,一道璀璨的劍氣自他指間發出,瞬間將一排樹木的樹干擊的粉碎,樹冠轟隆隆墜地,揚起一陣塵沙。 他發泄著心中的怨氣,完全逆轉了幾大神訣的要義,不再可以強求自己靜下心來修煉,而是隨心所欲,甚至強行沖關。 從這一日起,魔教中人再也沒有人敢輕易踏進這片樹林半步,因為隔很遠他們都能夠感覺這里繚繞著強大的魔氣。 魔教弟子紛紛議論: “我靠,那個獨孤敗天怎么還不走啊?” “暈,你這話要是被教主和太上長老等人聽見,還不抽了你的筋,他可是咱們費了好大的勁才請來的,他是解救我魔教歷代被封印高手的希望。” “可是他也太恐怖了吧,他院落外的那片樹林整日魔氣滔天,離很遠就讓人感覺心驚肉跳,這個家伙簡直比我們魔教之人還要魔。” “是啊,以前還真沒看出來,只知道這家伙色膽包天,褻du了圣女。”說到這里,這個魔教弟子向左右望了望,生怕圣女一下子出現在他的眼前。 “放心吧,圣女還沒有回來,不過聽說過兩天真的要回返天魔谷了。” “哦。”那個魔教弟子似乎放下了心,接著道:“沒想到這個家伙不光好色,還十足的是一個魔王,有著惡魔的本質。” “是啊,原以為那個小魔女走了以后天魔谷會恢復清靜,誰曾想真正的魔王浮出了水面。” “魔祖保佑,愿這個家伙早日離開。” 獨孤敗天神功魔練,一片枝繁葉茂的樹林被他移成了平地,短短十幾日工夫,他的氣質有了明顯的變化,笑時玩世不恭,怒時如魔王臨世霸氣凜然。驚天訣、戰天訣、嘯天訣中的神功絕技在他手里展現的風格與往日大相徑庭,招式未變,法訣未變,可是意境已徹底改變。雖然劍氣依然璀璨,鋒芒依然耀眼,但強大的魔氣讓人毫不懷疑這是魔道無上絕學。 “隨心所欲,想不到這樣修煉確實有一定的效果,突破王級限制,邁入帝境之列指日可待。”看著自己雙手激發而出出的劍氣,獨孤敗天又自嘲的笑了笑:“這么強的魔氣,嘿嘿,想不到九大神訣中的功法到了我的手里都變成了魔功,看來我真的有成魔的潛質,當初被人當成不死之魔追殺真是不冤啊。” 時間從從而過,眨眼之間獨孤敗天已經在天魔谷呆了四個月的時間。 此時天魔谷外已時雪花紛飛的季節,然而谷內卻郁郁蔥蔥,鮮花芬芳。天魔谷內一年四季如春,無節氣的變化,主要歸功于天魔鎖神大陣,無盡的天地精氣從四面八方向這里聚攏,另這里生機盎然。也是由于這個原因另天魔谷成為修煉武功的圣地,谷內修煉一天,勝過外界三日。如今的獨孤敗天功深力厚,身上充滿了魔性,他已經完全將神訣修煉成了魔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