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5 突來的婚姻

在這些天里,他遇到了三個熟人,是曾經阻殺過他的三個年輕殺手。當這三個人踏進他的小院時他明顯一愣,因為這些天以來魔教弟子對他總是敬而遠之,根本無人敢踏足他的住處附近。 “是你們。”獨孤敗天從他們的氣息已經認出這三人是在他逃往清風帝國最西部的路上遇到的的三個蒙面殺手。 兩男英挺而又冷酷,那個女子則冷艷無比,三人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殺氣。獨孤敗天知道這不是三人有意為之,因為他們本是殺手,歷經無數的生死考驗后,他們身上必然會滋生出無法磨滅的殺氣。 三人見到獨孤敗天后也大吃一驚,因為他們在他的身上年感覺到了濃濃的魔息,這是修煉魔道無上絕學后流露出的氣質。但這也分人啊,魔教教主和教內眾多高手修煉天魔訣幾十年了也沒有這么重的魔息啊,只能說明獨孤敗天身具魔性。 “呵呵,想不到獨孤兄還記得我們三人。”冷艷的女子笑起來就像解凍的冰湖,瞬間柔水蕩漾。 “怎么會不記得呢,天下第一殺手組織刺血中的杰出殺手,嗯,應該說是魔教殺手才對,反正刺血的后臺老板是魔教。當日你們三人可是另我險象還生啊,另我至今記憶猶新。不知三位到此有何貴干,難道又想取我性命了,不過這次……嘿嘿。”獨孤敗天冷笑了起來。 女殺手道:“獨孤兄不要誤會,我們還有自知之明,如今你即將邁入帝境高手之列,我們如何敢班門弄斧。” 一個男殺手道:“我們也算得上不打不相識,早想前來拜會大駕,只是前段時間我們有任務一時抽不開身,直至今天才得以偷閑前來拜會。” 獨孤敗天不說話靜靜的看著他們三人。 另一個男殺手道:“咳……這個,前段時間聽聞獨孤兄對我們的華師妹甚是不敬,不知道是真是假?”說到這里,這三個殺手的的眼里已經泛出了點點寒光。 獨孤敗天明白這三人乃是魔教年輕一輩的杰出弟子,定是聽到先前的那些風言風語后,替華云仙出氣來了。 獨孤敗天不懷好意的笑道:“嘿嘿,談不上不敬,也就是是從她那拿了條紀念品而已,如果她覺得不公平的話我也送她一件好了。”他伸手從床上的一堆臟衣服里拿出一條短褲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是我的疏忽,喏,禮尚往來,將這個送給她了。” “啊……”冷艷的女殺手羞得臉色通紅,失聲驚叫起來:“獨孤敗天你這個混蛋實在太過分了,你……哼!”氣的她將臉扭向了一邊,同時身上散發出強烈的殺氣。 兩個男殺手臉色鐵青無比,他們沒想到獨孤敗天會毫無顧忌的來這一手。 “獨孤敗天你簡直欺人太甚,今天我們要為華師妹討個說法。” “你敢不敢和我們出去走一躺?” 獨孤敗天笑了起來:“呵呵,是你們的華師妹要你們來約我的吧,想找我麻煩就直說嘛,何必這樣羅嗦,美人相邀,我有何不敢去。” 女殺手道:“好,既然這樣,我們走。” 獨孤敗天猜想的不錯,華云仙于兩日前回到了天魔谷,恰巧她的幾個在刺血盟做殺手的好友回來了,這幾人無意中得知前些日子華云仙被一個叫萱萱的小魔女和獨孤敗天弄的狼狽不堪,決心要為她出氣。而華云仙自己也恨透了那兩個另她顏面盡失的惡客,當然想教訓一下這兩人。但另他們無比失望的是那個罪魁禍首萬惡的小魔女早已離開了天魔谷,最后華云仙將一肚子氣都撒在了獨孤敗天的身上。 當然他們明白,這個獨孤敗天是絕對不能夠殺的,也不能夠讓教主和太上長老等人知道,只能偷偷教訓他一頓。 獨孤敗天和這三個殺手來到了天魔谷的一片樹林中,在這片樹林的最中央是一塊空曠的所在,沒有林木,是魔教弟子私下決斗的場所。 此時這塊空地早已站滿了人,能有一百多號,多為魔教內有些影響力的小頭目,當然都是年輕人。這些人都是華云仙和她的幾個朋友特意請來的,主要是為了來此觀戰,而后借助他們的嘴將今日教訓獨孤敗天的結果傳播出去,為圣女找回顏面。 在華云仙的身旁還有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獨孤敗天已經看出這兩人皆已達到次王級境界。三個殺手、華云仙、再加上這兩人就是六個次王級高手,不過他沒有放在心上,如今他的功力已非昔日可比,他離帝境只有一線之隔。 “嗯,她難道也已達到了王級境界?”獨孤敗天突然一愣,他發現華云仙無意中流露出一股氣息決非次王級高手的表現。他想起從前華云仙在和正道人士假意追殺他之際從來沒有使用出真正的武功,一直以來他都誤以為她只是次王級高手,如今他驀然醒悟這個“死兔子”的修為原來也早已達到了王級境界,只是他沒有注意而已。 獨孤敗天笑道:“原來華兄弟,不,華小姐也早已達到了王級境界,我真是眼拙啊,呵呵,想象也應該猜到,堂堂魔教圣女,云煙閣當代最杰出傳人身兼兩家之長,怎么會僅僅達到次王級境界呢,華小姐掩飾的真好啊。” 華云仙絕美的容顏上布滿了冰霜,“獨孤敗天,你今天要為你曾經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我要讓你深刻體悟后悔二字的含義。” “后悔?嘿嘿,人這一生肯定有過幾件后悔的事情,不過對于曾經對你做過的事情我可是一點也不后悔,啊,那件小衣可真是柔軟啊,嘿嘿。” “去死吧,你這個無恥之徒!”華云仙怒極,拔出寶劍沖著獨孤敗天的頭就劈了過來。 觀戰的這些魔教弟子則紛紛叫嚷:“殺,殺,殺……” 三個殺手和開始時站在華云仙身旁的一男一女也紛紛扯出長劍向獨孤敗天劈去。 獨孤敗天避開華云仙含憤的一擊,閃到一旁大聲道:“慢,我有話說。” 圍攻向他的幾個人停下身來,冷冷的注視著他。 “你們幾個圍攻我無所謂,但是場外還有一百多人呢,你們不會是想群毆我吧,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可要直接閃人了,打不過我還不會逃嗎。” 華云仙道:“我們幾人就足夠了,要不是怕你逃跑,我一個人就可以對付你。” 獨孤敗天冷笑道:“就憑你,嘿嘿,既然這樣,你們幾個一起上吧,不過如果你們輸了的話,看你們怎么收場。” “受死吧。”三個殺手率先沖了上來,三道劍氣縱橫交錯,璀璨奪目的光芒如電網一般向獨孤敗天罩去。 獨孤敗天面對幾大青年高手的連手之擊無絲毫懼色,他傲立于場中一手持劍,一手握拳,天地間的精氣瘋狂的向他涌來,長劍在他的手中光華耀眼,散發著冷冽的殺氣。而握拳之手則晶瑩如白玉,強大的魔息另觀戰的魔教弟子都感到陣陣顫栗。 “殺!” 獨孤敗天大喝一聲后長劍如驚天長虹一般朝六人劈去,一道粗壯璀璨的電光和沖上來的六道劍氣相撞在了一起,震耳欲聾的轟隆隆聲遠遠傳去如雷鳴一般,六道劍氣如云霧一般煙消云散,六人中除華云仙外均向后退了三步。 與此同時獨孤敗天的左拳泛著惑人的暈光,以雷霆之威朝六人轟去,空氣中傳來陣陣強大的魔息,猛烈的勁氣另林內刮起一陣狂風。 “魔玉手!”觀戰的魔教弟子驚叫,這些人中絕大多數都看到過獨孤敗天用魔玉手擊碎過封印,對這一拳印象特別深刻。如今這一拳盡管沒有當日之神威,但強大的魔息還是讓人感到恐懼不已。 這霸氣凜然的一拳另魔教六大青年高手涌起陣陣無力感,他們聯手之力并非沒有如此威力,但威勢上卻遠遠做不到這樣強悍,震懾人心。六人六道劍氣交織成一片光網向魔玉手迎去。 “轟” 強大的勁氣相撞之后,璀璨的劍氣向四外到處激射,無堅不摧的先天劍氣將遠處的林木肆虐的寸寸碎裂,如雪花一般在空中揚灑。觀戰的魔教弟子早已跑到了遠處,驚恐的望著這里。 待到一切歸于平靜,獨孤敗天臉色平靜的站在場中央,而六大青年高手則面色蒼白無比。 六人慢慢散開,腳步輕移,劍尖遙指獨孤敗天,林內精氣一陣陣波動,向六人慢慢聚攏。六人身上逐漸泛出淡淡毫光,尤其是華云仙整個人如一輪明月一般,身上充滿了圣潔的光輝。 獨孤敗天也面色凝重無比,他雙手握劍,天地精氣不斷向他涌動,與圍攻他的六人不同,他所立之處光線越來越暗淡,最后漆黑一片,他整個都消失在了黑暗之中,空地之上如憑空出現了一個黑洞一般,陰森恐怖,另人深深不安。 樹林深處七人之間向外傳出一股股能量波動,強大的氣息另遠處觀戰的眾人感到陣陣窒息。 七人終于動了,六道無匹的先天劍氣如咆哮的怒龍一般以毀天滅地之勢向獨孤敗天瘋狂撲去,巨大的能量波動在空中發出隆隆雷鳴之聲,空間仿佛都被撕裂了一般,扭曲變形,一片模糊。 驀地,獨孤敗天所站之處一下子明亮了起來,他所積聚的能量全都爆發而出,如十日耀天一般,刺眼的光芒讓人不敢正視。他雙手持劍以橫掃千軍之勢向外揮出了驚天一劍,一把巨大的光劍化形而出,璀璨的光芒直沖高空,這強勢一擊已經驚動了天魔谷內的每一個帝境高手,十幾條身影飛快向這里趕來。 獨孤敗天的驚天一劍終于迎上了六道怒龍般的劍氣,一劍掃六合,六道強大的先天劍氣眨眼間消融殆盡,甚至沒有發出任何碰撞的轟響。圍攻獨孤敗天的六人有五人口吐鮮血倒飛而出,手中的長劍也已碎裂落地。華云仙雖然沒有被擊飛,但臉色蒼白無比,手中的長劍只剩下了半截。 這是一個出人意料的結果,魔教六大青年高手聯手竟然都敗在了獨孤敗天一人的手里。 獨孤敗天手中的長劍由于承受不住剛才他積聚的強大力量已碎裂了,他丟下劍柄,身形如閃電一般向華云仙沖去。此時華云仙已經力竭,再沒有力量還擊。 獨孤敗天早已看出她此時的狀況,將她的半截長劍奪下之后,一把把將她摟在了懷里,哈哈大笑起來。 “魔教青年強手不過如此,哈哈……” 華云仙羞憤的簡直要暈了過去,她的五位好友無力的躺在地上,對獨孤敗天怒目凝視,眼睛都快噴出火來了。 按照規定,圍觀的魔教弟子不應上前,但他們看到自己的夢中情人被人摟抱在懷里后,都拔出刀劍向前涌去。 獨孤敗天看著沖上來的魔教弟子不慌不忙,因為他早已感覺到了魔教教主等人來到了附近。他戲謔的看著眾人,而后突然在華云仙的臉上輕吻了一下。 華云仙急怒攻心,雙眼一翻暈了過去。獨孤敗天趕忙掐住她的人中,同時右手在她的后背輸進了一道真氣。 華云仙馬上又清醒了過來,大聲尖叫:“啊……” 魔教年輕弟子群情激憤,眨眼間已經沖到了獨孤敗天的眼前。 正在這時傳來一聲大喝:“住手,全都給我停下!” 聲音如震雷一般在林內激蕩,所有人都被震住了,不約而同停下了腳步。 十幾個老人走進了林中,正是魔教教主和太上長老等人。 華云仙一看到太上大長老都快哭了,“老祖宗……” 魔教弟子紛紛叫嚷:“請教主和長老主持公道,獨孤敗天色膽包天,公然褻du圣女。” 太上大長老怒斥道:“你們胡說什么,我早已把云仙許配給了獨孤少俠,今日只不過是他們兩人鬧別扭而上演的一個鬧劇而已,你們不要跟著起哄,還不快快退去。” “什么?” “不可能!” “這不是真的。” “怎么能將圣女嫁給他呢?” 魔教教主怒喝道:“大膽,連太上大長老的話你們都不聽了嗎,還不給我快快退去。” 眾人見教主發怒,嚇得趕緊向林外走去。 華云仙將這些話聽的清清楚楚,臉色驟變,怒道:“不,我不要嫁給他,我不嫁人,放開我,你這個無恥之徒。” 躺在地上的五大魔教青年高手也叫道:“教主、長老你們怎么能夠將云仙往火坑里推呢?!” 太上長老道:“我們是為了云仙的幸福。” 獨孤敗天看著懷里的華云仙嘿嘿笑道:“老婆我放手了,你可要站穩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