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第一章魔成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右臂樓著華云仙的腰肢,道:“老婆我放手了,你可要站穩啊,哈哈……” 華云仙羞憤欲絕,忍不住怒斥道:“快把你的臟手拿開。” 聞聽此言,獨孤敗天非但沒有松手,反而將右臂緊了緊,另華云仙整個嬌軀都貼在了他的身上。 “嘿嘿,多謝教主和眾位長老成全,不過我不能夠娶圣女為妻。” 魔教教主和十大太上長老一愣,他們想不明白獨孤敗天為何拒絕。華云仙羞惱不已,這個家伙嘴上說不會娶她為妻,手上卻不肯將她放松,曖mei的姿勢另她直欲發狂。 魔教教主蓋天風道:“為何?” “因為我已經有兩位未婚妻了。” “哦,我怎么從未聽人提起呢,是哪兩位女子?” “一位是漢唐帝國武林第一世家司徒家族的小公主司徒明月,另一位你們也認識,就是剛剛離去不久的萱萱,想必你們不會忘記吧?” 魔教教主蓋天風和十大長老面面相覷,對于這兩個人,他們可謂印象深刻,司徒明月消逝在長生谷時另獨孤敗天魔性大發,殘殺武林正道千余條性命,獨孤敗天對其用情之深可見一斑。小魔女萱萱,他們熟的不能夠再熟了,簡直就是一個小瘟神,另他們頭痛不已,盼星星,盼月亮總算將那個小煞星送走了,她走那一天,天魔谷內歡聲一片,就連魔教高層也都暗暗高興不已。 但這兩人一死一重傷,即使重傷的萱萱也都不一定能夠活命,他們實在不明白獨孤敗天為何要將這兩人說成他的未婚妻。 魔教教主,道:“無妨,既然你有兩位妻子了,再多娶一個又如何呢,大丈夫三妻四妾很正常。更何況司徒小姐已經……嗯,就這樣吧,過幾天我為你們主持婚禮,魔教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情,需要一場婚禮的的喜慶來慶賀一下。” 獨孤敗天哭笑不得,堂堂魔教圣女、五大圣地之一云煙閣的杰出傳人居然莫名其妙的要成了他的老婆,世事難料啊!如果這件事傳揚出去,不知要羨煞多少江湖俠少。 此時華云仙的臉已經變成了鐵青色,身軀氣的不住顫抖,魔教教主發現了華云仙的尷尬境地,忙開口道:“嗯,這個……獨孤少俠請自重,放開仙兒吧。” “哦,不好意思,華小姐實在不好意思。”他嘴上說著不好意思,但手底下臨松開之時還不忘記捏了一下華云仙的后腰。 華云仙啊的一聲驚叫,快速逃離了出去,而后轉過身來對他怒目而視,要不是她早已沒有一絲力氣,估計又已要沖上去了。 這時躺在地上的五個殺手,看華云仙已經逃離了獨孤敗天的掌握,紛紛開口道:“華師妹你還是先回去吧。” 他們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之前他們曾經為華云仙說話,請求魔教教主等人不要將她嫁給獨孤敗天,但卻沒有任何效果,魔教高層已將這個決定對那些離去的魔教弟子說明了,這是個很難改變的事實,他們只得暗示她趕快逃走。 華云仙豈會不明白他們的意思,她狠狠的瞪了獨孤敗天一眼,轉身向樹林外去。 魔教的老古董們怎么會看不出這點小把戲呢,太上大長老道:“仙兒,因為前些日子教內發生了太多的事情,這幾天天魔谷谷口已經被封了。” 華云仙一下子就停了下來,身軀僵硬無比。 躺在地上的五個殺手,道:“教主……長老你們怎么能夠將華師妹向火坑里推呢?” 獨孤敗天郁悶無比,這幾個殺手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將他說成討厭的火坑,他忍不住怒道:“教主、長老,我不會娶華小姐為妻,我要娶她為妾。” “什么?” “你做夢!” “華師妹不會嫁給你的。” 五個殺手大聲怒斥。 華云仙氣的尖聲叫道:“該死的獨孤敗天你做夢吧,我決不會嫁給你的,你這個無恥的家伙,你這個混蛋……” “這個……”太上大長老一陣為難,華云仙畢竟是他的曾曾孫女,將她嫁給獨孤敗天實屬無奈。一是因為要拉攏獨孤敗天為魔教解救剩下那些被封印的絕世高手,二是之前華云仙和獨孤敗天鬧出了很多緋聞,借此機會讓他們真的結成一對夫妻。 雖然獨孤敗天已經說明他已經有了兩個未婚妻,但兩人一死一傷,就是那個重傷的小魔女也不一定活下來,所以他沒太往心里去,但聽到獨孤敗天要將華云仙納為妾,大長老的臉就有點掛不住了。怎么說華云仙也是與他有著親密血緣關系的后輩,如果納給別人為妾,他堂堂魔教太上大長老的臉面向哪里放啊。 太上大長老的的臉沉了下來,道:“獨孤少俠你的要求未免太過分了吧,云仙她和別人一起嫁給你就已經夠委屈了,你怎么能夠提這種無禮的要求呢?” “嘿嘿,好象并不是我非要娶她吧,是你們非要將她嫁給我,如果你們覺得委屈了她,那就算了。” 魔教教主道:“要云仙嫁給你為妾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保證除了你說的那兩位姑娘以外,你不得再娶任何人為妻。” “那是當然,要做我的正妻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看著獨孤敗天那可惡的笑容,華云仙真想上去狠狠的痛扁他一頓,而后再拿劍殺了他。 太上大長老一下子明白了魔教教主的意思,獨孤敗天的那兩個正妻一死一傷,約等于沒有,況且他以后也不再娶正妻,所以華云仙這個妾也就相當于妻了。雖說將華云仙嫁給獨孤敗天為妾有些委屈,但一想到華云仙能夠做一個無名有實的妻子,他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哎,不對啊,他說不再娶正妻,難道他要……”想到這里,太上大長老,道:“你說你不再娶正妻,那你以后會不會再娶別的妾呢?” “這個……以后的事情誰能說的準呢。” “哼!”太上大長老冷哼了一聲。 突來的一場婚姻似一場不真實的鬧劇一般,匆匆結尾。 獨孤敗天躺在床上,想著華云仙最后那氣急敗壞的神色,止不住露出了笑意。 他沒有一絲睡意,披上衣服,走出小院,來到了院前的那片樹林中。 月色如水,柔和的光華灑在每一個角落,清冷的月輝另整片樹林顯得飄渺朦朧。 獨孤敗天思緒萬千,他在林中靜靜的站著,想了很多很多,從他踏入江湖第一天起,一直到現在…… 他走的是一條血雨腥風的道路。 無數的生命已經死在他的劍下,上千的亡魂其實與他無冤無仇,但命運的抉擇另他無從選擇,身負魔軀,他只夠舉起手中的屠刀,去面對那些沖上來的“勇士”。 回想自己手中的利器像收割莊稼一樣不停的收割著生命,他有一股不真實感,那個因為一個簡簡單單的初戀就受傷的純真少年哪去了?那個曾經快樂無憂,喜歡和鎮上的伙伴玩街頭爭霸的少年哪去了? 短短不足半年,他的人生道路已經轉向了另一邊,殺人如麻的武林公敵、冷血魔王…… 他失去了太多太多…… 長生谷內月兒的消逝另他心痛欲絕,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子化作點點光華慢慢消失于空中,那種無力回天的悲痛另他永生難忘…… 慶幸的是他找到了第二枚淚晶,他相信總一天月兒會再現人間。 萱萱這個可愛又可氣,另人頭痛的小魔女是他生命中的另一個重要女子,和這個天之驕女呆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充滿了快樂。 小魔女破帝成圣失敗,身患重疾,而后悄悄離去,著實讓他緊張了好幾天,但最后他終于不再為她擔憂,只因為她是————天之驕女萱萱。 想想從踏入江湖以來,他究竟負了江湖,還是江湖負了他,他心中無語,因為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當他再次踏入江湖之時,將會掀起另一番波瀾。 不過他心中始終有懷有一分愧疚,落天宮的小宮主冷雨這個任性的女孩被他深深的傷害了,剛踏入江湖時年少輕狂,隨心所欲,結果…… 他不知道怎樣去結束這筆風liu帳。 “哎,要是換一個人就好了。” 獨孤敗天想到了南宮仙兒,這個狠辣、狡詐的女子就像一朵罌粟花一樣。 “嘿嘿……”他一陣冷笑。 老騙子、老戚等人在他腦海中一一閃現,不知道這股隱勢力現在如何,不知道老騙子是否已經恢復了帝境修為。 “變了,變了,嘿嘿,以后我還是隨心所欲吧,也許我本來就是一個魔。” 獨孤敗天體內真氣狂涌,如水的月華從四面八方向他涌來,原本有些暗淡朦朧的樹林一下子變的明亮起來。他整個人如閃閃發光一般,身上光芒閃現。 無匹的魔氣自他身上散發而出,強大的魔息充斥了林內的每一寸空間。 獨孤敗天長發飛揚,無風自動,兩眼如無底的黑洞一般恐怖嚇人,驚天訣、戰天訣、嘯天訣、不死魔功,四功齊轉,強大的力量波動以他為中心如潮水一般向四外擴散開去。無堅不摧的魔氣兩他三丈之內的林木轟然折斷,而后爆碎開來。 獨孤敗天大喝一聲:“魔成!” 在這個寧靜的夜晚,“魔成”二字聲震正個天魔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