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二章魔老成佛

魔嘯如怒浪一般在谷內久久激蕩。 魔教教主蓋天風在屋中嘆道:“世間又多了個帝境高手。” 隱魔谷內十大太上長老也發出了不同的嘆息: “帝境初成。” “又一個后起之秀。” “遙想我成帝時已七十有二。” “成帝百年,我還徘徊在這個境界。” “年輕真好。” 獨孤敗天渾身燥熱無比,渾身上下仿佛充斥著無窮的力量,有一股不發不快的感覺。他在林間大開大合,璀璨的劍氣自他手掌散發而出,似神龍,似閃電,無匹的鋒芒另殘枝敗葉到處飛揚,參天古樹一棵棵倒了下去,化為粉碎,林間光芒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待到后來,璀璨的光芒逐漸實質化,先天劍氣發生了質的變化,紫紅色的實質劍罡取代了先天劍氣。 “哈哈……我終于成帝了。” “驚天訣!” 他從腰間拔出長劍開始施展驚天神劍,數十道、數百道、數千道劍影重重疊合在一起,凝成了一片光幕,驚天神劍似要擊破虛空一般,將空間撕扯的陣陣扭曲。 “戰天訣!” 高昂的戰意,似欲與天一爭高下,霸氣凜然的心法另樹林深處的各種野獸都感到陣陣戰栗。 “嘯天訣!” 劍光霍霍,風雷陣陣,紫紅色的罡氣伴隨著滾滾雷鳴在林間激蕩…… 這注定是一個無眠之夜,樹林內的轟隆隆聲驚動了天魔谷內的每一個魔教弟子,但沒有一個人敢上前觀看,誰都知道那里有一個嗜武狂人,沒有人愿意去招惹他。 翌日,魔教弟子目瞪口呆,獨孤敗天院前的那片森林被夷為平地,滿地的殘枝敗葉和木屑,整片樹林已經徹底消失了。 “我的天啊,我沒做夢吧,那片……那片樹林消失了。” “這個狂人,這次是樹林,下次不會是天魔大殿吧。” “噓,小聲點,小心被他聽見,拆了你的狗窩。” “切!” “真不怕,你看他向你家那不邊去了。” “天啊,不會吧,嗚……我的家啊……你個混蛋你敢騙我!” 經過王級的磨練,跨入帝境領域后,獨孤敗天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笑時平淡祥和,讓人如沐春風,怒時則霸氣凜然,讓人生畏。 早先他在普通一流身手時他的精神修為就已經達到了帝級境界,如今帝級神識和帝境修為終于契合了。 當獨孤敗天從他的小院中踏出時,那些正在對被夷為平地的樹林指點的魔教弟子一下子發現了他。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眼前的嗜武狂人突然變的與以前大不相同了,舉手投足間一派從容,再無先前的狂暴之氣。 眾人膽怯之心減去,對他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獨孤敗天朝他們冷冷一瞥,目光似利劍一般在空中打出兩道冷電。沉重的壓迫感另人似欲窒息,一群魔教弟子如泥雕木塑一般動彈不得。直到獨孤敗天的身影漸漸遠去,所有人才如大夢初醒一般回過神來,每個人的背上都已流了一層冷汗。 “魔鬼啊!”一個魔教弟子大叫一聲,轉身奔向了遠處。 隨后所有人都如亡命一般飛奔而去。 獨孤敗天在天魔谷內悠閑的漫步,平日的冷面閻羅此時平淡祥合,吸引了眾多魔教弟子觀望,但隨后那冰冷的眼神另每一人都膽戰心驚,惶惶不已。 魔教教主蓋天風在獨孤敗天的背后嘆道:“這才是真正的魔啊。” 魔教十大太上長老不知道何時也從暗中轉了出來,每個人都驚異不已。 “魔老成佛,佛老成魔,他果真身具魔性。” “可怕的后生啊!” 華云仙郁悶的要發狂了,魔教教主和十大太上長老告訴她十日之后要為她和獨孤敗天完婚,同時告訴他,魔教不會再對付獨孤敗天了,因為魔教高層認為如今的獨孤敗天已經徹底踏上了魔道,再無回頭之路。 想象著要嫁給那個可惡的獨孤敗天,華云仙坐立難安,但卻無任何辦法,隨著婚期漸近,她日漸消瘦。 “可惡,這個該死的家伙怎么不走火入魔呢。” 血魔許諾終于將自身修為恢復到了原來圣級境界最高峰時的七成,當她再次來到獨孤敗天眼前時,兩人都吃了一驚。 許諾道:“你最終還是踏上了魔道,你今生今世再無回頭之路。” 獨孤敗天道:“魔道無邊,佛海無岸,殊途同歸,起點不同,終點一樣,何需回頭。” 血魔許諾道:“想不道身懷三大神訣之人,最終踏入了魔道,真是讓人想不到啊!” “哦,難道說九大神訣都是為正道準備的不成,魔道就沒有一種絕學嗎?” “有的,九大神訣只是一種普遍的說法,其中有幾大絕學應該稱為魔訣,而并非神訣,如魔天訣也就是天魔訣,還有滅天魔訣等。” 獨孤敗天笑道:“也許魔早就在我心中生根發芽,就是成天面對著神,也難改變我的魔性。” 血魔許諾道:“恭喜你踏入帝境領域,我看江湖之行,不用我出頭了,現在塵世間圣級高手不出,已經沒有人能夠奈何你了。” 獨孤敗天眼中寒光閃動,冷聲道:“可是我要對付的人并不是塵世間的普通高手,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我就一定會遵守我們之間的約定,三年之內我若不能夠成圣,一定會幫你解開禁制。” 血魔道:“你的修為雖然還沒有達到極至境界,但你的魔性卻已讓人生畏了,你難道真的要禍亂天下嗎?” “不,我不要你殺一人,我只要你攪得武林不得安寧,最好攪個天翻地覆,惹出那些老混蛋。” 血魔道:“你是說隱藏在這天地間的圣級高手嗎?” “對。” “你瘋了,你以為你是誰,不錯,你的帝境修為在塵世間的確已難逢敵手了,但要想招惹圣級高手無疑以卵擊石。” 獨孤敗天道:“我又沒說我要去招惹他們,我只想看一看所有的圣級高手踏入塵世之后,天下將會是什么樣子,那些封印圣級高手的家伙會不會跳出來,他們又是什么樣子?” “你……”血魔臉色大變,道:“你這個瘋子!” 獨孤敗天看著遠處的白云,淡淡的道:“其實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只是干掉忘情魔君。” 血魔不再言語,過了好久才道:“為了我們之間的約定,我會去塵世走一遭,但絕對做不到你說的那樣?” 獨孤敗天道:“也好,我在天魔谷呆的時間太長了,是時候出去了,我不久之后也會回到江湖。” 看著獨孤敗天的背影,血魔喃喃道:“魔老成佛,佛老成魔。” 三日后,血魔離開了天魔谷,江湖再起軒然大波。 十日轉瞬即到,華云仙要瘋了,想著今天要嫁給自己的大仇人,她就忍不住咬牙切齒,再一想到以后會和那個萬惡的小魔女共侍一夫,生活在一個屋檐下,她就有一股殺人的沖動。 “逃,我一定要逃走,我堂堂魔教圣女怎么能夠嫁給人做妾呢,況且這個人是那么的可惡,想讓我屈從,哼!” 天魔谷內喧鬧無比,一派節日的喜慶氣氛,但細看之下會發現所有的年輕男子都愁眉苦臉。幾家歡笑幾家愁,魔教教主和十大太上長老自從得知獨孤敗天踏上魔道之后,對這樁婚姻非常滿意,然而魔教內的年輕男弟子心都碎了。看著自己的夢中情人即將嫁做他人婦,這些人苦悶不堪。 酒席宴上不知道醉了多少人,碎了多少夢,進出的人稍不留神就會踩到腳下的失戀者。 一身大紅的獨孤敗天牽著頭蓋紅紗的華云仙走進了殿堂。 “一拜天地。”華云仙身子僵硬無比,硬著頭皮跪了下去。 “二拜高堂。”當然雙方的長輩全都由魔教教主和十大太上長老等人充數。 “夫妻對拜。”華云仙直挺著身子,怎么也不肯彎下膝蓋。 場面頓時僵硬了起來,有不少魔教男弟子看得興奮不已。 有人小聲道:“圣女,我們尊重你的選擇。” “我們支持你。” 有不少魔教弟子紛紛挺胸抬頭起來。 魔教教主和魔教十大太上長老冷冷的掃了一眼那些魔教弟子,這些人立刻感覺如墜冰窖一般,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了。 華云仙暗暗著急,他的五個殺手朋友說好了會領人大鬧婚禮的,并且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證絕對會將她救出去的,但此刻在魔教教主和十大太上長老那強大的帝境神識的威懾下,這些人肯定不敢再有所動作了。 然而最讓華云仙感到恐懼是,她忽然感覺自己的身子突然不受自己控制的彎曲了下去,她居然不由自主和獨孤敗天對拜了下去。她差一點尖叫出聲,但隔著蓋頭,她感覺到了獨孤敗天那可惡的笑意,一下子明白了是這個家伙在搞鬼。 前幾天聽人說獨孤敗天突破王級限制,邁入帝境之列,她還不太相信,但此刻她真的相信了。 她暗暗的咒罵著:“這個混蛋太可惡了,帝境高手的臉讓他丟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