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三章告別天魔谷

華云仙雖然氣惱萬分,但卻沒有任何辦法,在眾人的注視下和獨孤敗天拜堂成親。拜過堂后,獨孤敗天站起身來冷冷的掃了一遍在場的魔教弟子,強大的帝級神識如驚濤駭浪一般在整個大殿內激蕩。無匹的氣勢,凜然的霸氣,強大的魔息另那些年輕的弟子戰栗不已。 華云仙透過蓋頭,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她一陣意動神馳,第一次發覺這個可惡的家伙居然有這樣威凌的一面,感覺此時的他和那個嬉皮笑臉的獨孤敗天判若兩人。 “沒想到這個家伙也有這樣威風的一面,還有點男人的味道,不過該死的想娶我……哼,做夢!即使拜堂又如何,我照樣逃走。” 場內本來別有用心參加婚禮的人看到獨孤敗天流露出如此氣勢,立刻噤若寒蟬。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了兩聲,道:“感謝各位來參加我的婚禮,我在這里敬大家一杯。”說著,他倒了滿滿一碗酒,舉起向眾人示意。 絕大多數人在他剛才強大的帝境神識壓迫下還沒有回過神來,昏昏沉沉舉起了酒杯。獨孤敗天大口大口的飲下酒,之后抹了一下嘴,道:“嘿嘿,春小一刻值千金,不好意思,我……” 獨孤敗天還沒有說下去,魔教教主便打住了他的話語,笑道:“你怎么這么沒出息呢,不行,你絕對不能先行離去,不和這里的每一個人喝一杯,你是絕對不能離去的。” “這個……我的酒量很一般。” 魔教眾人難得看見獨孤敗天這個強勢人物受窘,紛紛起哄: “不行,絕對不能離去。” “怎么也應該和我們喝幾杯。” 華云仙心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要是獨孤敗天真的跟她一起進入洞房,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她現在真的有些怕這個讓她惱怒的家伙了。 圣女華云仙被丫鬟攙扶進了新房,獨孤敗天被魔教教主強行拉了過去,領著他一桌一桌的敬酒。一圈下來之后,他便暈暈沉沉,如騰云駕霧一般。他運起內力強行將酒逼了出去,才感覺好受了一些。 華燈初上,魔教大殿內歌舞款款,酒香飄溢,傷心爛醉如泥者滿地皆是。 獨孤敗天深一腳,淺一腳穿過大殿,向后院走去。 洞房花燭明亮,滿屋大紅,華云仙難得的異常安分,一動不動的坐在床邊。 獨孤敗天雖說將酒已經逼了出去,但還微微有些酒氣,有些醉意,他腳下有些虛浮。走到床邊時,一只手伸進華云仙大紅的衣袖內拉住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扯去了她的蓋頭。 驚變產生,本來貌美如花的新娘變成了一只大馬猴,猴子的兩只眼睛滴溜溜亂轉,但是卻動彈不得,顯然被人點住穴道定在了床上。獨孤敗天忙將手甩開,狠勁的在床上搓了搓。 “太陽,日。” 他臉色鐵青,暴跳如雷,沒想到華云仙竟然敢如此戲弄他。 一張紙自大馬猴的身上飄落在地,獨孤敗天撿起觀看之下,鼻子差一點氣歪了。 “你來自漢唐獨孤,我來自天魔密谷,牽起我毛茸茸的小手,讓我們相約白首。” “太陽,死兔子別讓我抓住你,真是氣死我了,呼……” 獨孤敗天將紙揉成一團扔在地上,忽然又笑了起來。 “唉,真是有意思啊,好你個死兔子新婚之夜敢和玩這種游戲,不要讓我抓住你,嘿嘿……” 他又從地上撿起了那團紙,向前院大殿走去。 魔教教主見獨孤敗天去而復返,笑了起來,道:“哈哈,好小子有一套啊,剛才我還以為你偷偷溜到后院去了呢,來,再和我干一杯。” 獨孤敗天嘿嘿笑了一下,道:“教主,你看這是什么?”說著他把紙團遞了過去。 魔教教主蓋天風接過紙團展開一看,臉上露出差異之色,道:“這是怎么回事?” “還是請教主去我的洞房看一看吧。” 魔教教主和獨孤敗天向后院走去,待來到房中看到穿著一身紅衣的大馬猴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哎,沒想到云仙這個孩子這么頑皮,哈哈……” 獨孤敗天沒好氣的道:“頑皮,如果這件事傳揚開去,我的臉向哪里放啊?” 蓋天風道:“無妨,不會傳出去的,再說之前她已經和你拜堂了,難道她還能賴掉不成。她就是想逃也逃不掉,一位前輩高手在天魔谷谷口坐鎮,任誰也不能夠隨意進出,她逃不了的。” “哼。”獨孤敗天冷哼了一聲。 蓋天風道:“走,我和你去谷口看一看吧,說不定這個丫頭真沒準打算蒙混出去呢。” 兩人如兩陣風一般,來到了天魔谷谷口。 “誰?”一聲大喝如雷鳴一般在兩人耳中響起。 “靠,小三子你不用這么大嗓門吧,憑你的修為會感應不到我們的氣息,你是不是報復上次我和萱萱一起收拾你的事,而故意鬼嚎啊!”獨孤敗天自從踏進帝境領域后,對這個世上的帝境高手再也無先前的崇拜之情,面對這個魔教的武癡更是毫不顧忌的調侃起來。 “哇呀呀,氣死我了,你這個小子,上次的事我還沒有和你算帳,這次你又來了。”武癡大叫著向獨孤敗天沖去。 魔教教主嚇了一大跳,趕忙攔在了兩人的身前。 “師叔息怒,這個……獨孤敗天是我們天魔谷的貴客,目前正在為我們破解隱魔谷內的封印……這個……”蓋天風覺得實在沒有什么好解釋的,暗暗罵獨孤敗天大混蛋,到處捅婁子。 另人奇怪的是,性如烈火的武癡聽了之后,竟然沒有再和獨孤敗天計較。 “看在你現在是我們天魔谷的貴客,我就不為難你了,你趕緊回谷吧。” “我要到谷外去看一看。” “不行,我的職責就是守衛天魔谷,怎么能夠隨意讓你進出呢。” 獨孤敗天轉頭看了看魔教教主后道:“你們教主在這里,是他要我出谷的,難道要違抗他的命令嗎?” 武癡道:“我沒有親耳聽見。” 獨孤敗天回頭又望向了魔教教主。 蓋天風無奈的苦笑道:“我們先回去吧。” 獨孤敗天雖然現在已經不再懼怕任何帝境高手,但也不想真的和武癡真個大戰一場,沖著武癡冷瞥了一眼,而后隨魔教教主離去。 “你這個教主當的還真是威風啊!”獨孤敗天諷刺道。 蓋天風道:“他是我的師叔,我總要給他留幾分面子吧,想不到云仙這個丫頭還真是神通廣大,竟然把我這個怪師叔給說動了。現在可以肯定,云仙已經逃出了天魔谷,不過你放心吧,既然她已經和拜過天地,她就已經是你的妻子了。” “什么我放心?是你們非要我娶她的,我只氣不過她這樣耍我,這個死兔子不要讓我捉住她,要不然……” “你叫她什么?” “哦,沒什么。” 華云仙逃婚之事一夜之間已經被有心人傳得沸沸揚揚,除了真實的說法之外,還有各種別樣的版本,有的說華云仙根本沒有和獨孤敗天拜堂,在那時新娘就已被替換成馬猴了,獨孤敗天和猴子結成了夫妻。更有甚者說,獨孤敗天醉酒之后和猴子入了洞房,第二天酒醒才發覺…… 獨孤敗天聽著這些流言蜚語,郁悶的要死,一邊吃著猴腦,一邊運氣:“死兔子你跑不了,呼……” 一場婚禮以鬧劇收場,獨孤敗天郁悶了幾天后向魔教教主辭行。 “什么?你要走?”魔教教主滿臉不高興之色。 “是的,我要暫時回到江湖一段時間,不過你們放心,過一段時間之后我馬上歸來幫你們解開余下的封印。” “為什么要走?” “難道你們真的不知道嗎?我和江湖還有些恩怨未了,再說我想走就走,這個世上還沒有人能夠隨意束縛我。”獨孤敗天強大的帝境神識外放而出,與魔教教主針鋒相對。 魔教教主臉色一沉,冷冷的看著他,兩人互相凝望,兩雙眼睛之間似乎有電花閃現,空中一陣陣波動,澎湃的真氣在屋中洶涌蕩漾。 最后兩人之間的桌子突然爆碎,化作一蓬粉末,紛紛揚揚飄灑。屋外的魔教弟子剛想靠近,忽然間整個屋子晃動了起來,“轟”,房屋的四壁向四外飛去,屋頂則被一股強大氣勁沖上了天。 整間房屋毀于獨孤敗天和魔教教主的一場精神暗戰。 兩人同時收斂了自己強大的帝境神識。 “好了,你走吧。”魔教教主嘆道:“以前我們已經將你列入必死名單,到所有封印破解之時,就是你命喪之日,但現在不同了,你已經正式踏入魔道,從今以后天魔谷永遠為你打開,絕不會再為難你。” 獨孤敗天道:“放心吧,我會回來的,所有封印的絕世高手都會重見天日,所有武圣都將會回歸。” 獨孤敗天大步向天魔谷谷口走去,旭日在他身后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