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四章江湖之亂(上)

天魔谷內綠草如茵,鮮花芬芳,而谷外此時正是嚴冬臘月之際,寒風呼嘯,雪花飛飄,天地間白茫茫一片。 一個高大的身影在雪地上獨自而行,飛舞的雪花在他周身三尺開外如受阻擋一般滑落一旁,雪地上沒有留下他半點足跡,端的是踏雪無痕。 如果讓江湖人看到如此畫面,一定會大吃一驚,來人已經做到了真罡護體,千里踏波無痕之境,這是塵世高手中的帝者,是無敵的象征。 此人正是獨孤敗天,他穿山越嶺,爬巖走壁,終于來到了一片平原。 凜冽的寒風吹在臉上如刀割一般,可是他只是穿著一身單薄的衣衫,嚴寒似乎對他沒有影響一般。他背上斜背著一把闊劍,比刀好要寬大,也只有這樣的大劍才適合他這樣身高體長的人。 雪地上孤單的身影并不蕭條,獨孤敗天身上散發著一股祥和的氣息,如果魔教教主和魔教的十大太上長老看見,一定會說:“魔老成佛。” 然而如果仔細感覺,就會發現在那祥和氣息的背后充斥著一股昂揚的斗志,一股激昂的戰意。這是好戰的本性,還是掩藏在平和下的邪惡? 獨孤敗天站在雪地上大喊道:“我獨孤敗天回來了!” 聲音似龍嘯九天一般,在空中久久激蕩,飛舞的雪花被如雷的聲音震的在空中簌簌顫抖不已,整個白茫茫的天地似乎也跟著戰栗起來。 武林還不知道獨孤敗天正在回途,也不可能猜想到這個魔王這么快又回來了,不過再次回歸的獨孤敗天恐怕要被人改稱魔帝了。 沒有獨孤敗天的日子,武林也未得片刻安寧。 獨孤敗天進入天魔谷第三日,獨孤家傳出一聲怒嘯,三日后漢唐帝國武林傳言,獨孤敗天之父獨孤言志破王成帝,邁進天下絕頂高手之列。這無疑是一個震撼性的消息,天下高手惶惶不安,沒有人會忘記長生谷大戰,祖孫三代浴血奮斗時的情景。如今這個沒落的武林世家再添一帝,如何不讓人感到后怕。 獨孤言志生于長風鎮,長于長風鎮,在武林人眼中本不過是一個本分的武林小人物,甚至不能稱之為武林人,因為他做生意的本領要遠遠大于他所展現的武學才能。他被人們認可為一個武學高手始于長生谷大戰,在那一場慘烈的廝殺中,獨孤言志一人獨抗三大王級高手,雖然滿身傷痕,但其高深莫測的功力無疑向人們證實了其王級大乘境界的武學修為。 大戰始于長生谷,但并未止于長生谷,獨孤言志破王成帝十日之后,開始在武林之中東征西討,偌大的漢唐帝國風聲鶴唳。獨孤言志這個平日溫文爾雅、斯文無比的買賣人似乎著了魔性一般,在漢唐帝國開始大開殺戒。 凡圍捕追殺過獨孤敗天且作惡多端者,皆殺無赦,凡追殺過獨孤敗天但無大惡者皆廢去武功。這是一場災難性的血劫,漢唐帝國武林惶惶不安。以前共同圍殺獨孤敗天的大好形式似乎一去不復還,人人自危,形同一盤散沙。 武林中的十幾位王級高手在觀望,其他的高手也在觀望,沒有人敢對獨孤言志輕舉妄動,因為他們不會忘記長生谷大戰的另一個恐怖人物————獨孤飛羽。這個白發飄飄,仙風道骨的老人給參加過這場大戰的武林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一人大戰十大王級高手,其蓋世身手讓每一個參與過這場大戰的人都感到戰栗。 獨孤飛羽這個游戲紅塵,隱藏在塵世間多年的帝境高手還沒有出擊,怎么能夠另武林中那些高手輕舉妄動呢。如果兩大帝境高手連手出擊,那么對于整個武林來說將是一場災難性的動亂。 獨孤言志大殺四方之際,又一個爆炸性的新聞傳遍了武林,漢唐帝國武林第一世家司徒家族門內隱世帝境高手橫空出世。據說此人乃司徒明月的伯父,自幼天縱奇才,奈何功力達至王級大乘境界后走火入魔,從此癱瘓在床。司徒明月對這個伯父同情而又敬慕,平日將他照顧的無微不至,讓這個天縱奇才在寂寞絕望中感受到了絲絲的溫暖。 然而司徒明月的冰涼的身體被抬回家中之際,這個已經過五旬,癱瘓了將近二十年的奇才情緒失控,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激憤的情懷數日不能平靜。在絕望、悲憤中奇跡發生了,這個二十年未曾下過床的老人久病的身體突然霍然而愈,修煉幾十年的明月心經一舉突破最后一重境界,邁入了大圓滿之境。奇才畢竟是奇才,在此基礎上老人再做突破,在明月心經的基礎上創出血月魔經,癱瘓二十年的老人于一夜之間邁入帝境絕頂高手之列。 一個月之后,司徒明月的伯父踏入了江湖。愛屋及烏,老人為司徒明月之死而出,為獨孤敗天的不幸而戰。仇恨讓這位老人失去了理智,瘋狂的老人只要知道曾經參與過長生谷大戰的人,一定追殺到底,慘烈的屠殺,瘋狂的報復,血漫漢唐。 兩位武帝大鬧漢唐,獨孤言志的明王不動和司徒老人的血月魔經名震武林,短短兩個月的工夫,獨孤言志被人稱為怒帝,司徒老人被人稱為血帝。 面對兩位武帝的瘋狂屠戮,人人自危,稍微聰明一點的皆潛逃,不知所蹤。 最后兩位武帝似乎達成了默契一般,分別從不同的方向向漢唐武學圣地霧隱峰殺去。 那是一場昏天暗地的大戰,巖崩地裂,亂石穿空,黑夜中璀璨的罡氣在霧隱峰上到處激射,明亮的光華另終年云霧彌漫的仙峰露出了它神秘的面容,霧隱峰絕頂和其上方天空被無匹的罡氣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 驚天動地的大戰持續了一夜,結果如何無人得知。 怒帝和血帝自江湖消失了,而霧隱峰似乎也變的死氣沉沉起來,很少再有弟子下山。 人們紛紛猜測結果到底如何,有人說兩帝被霧隱峰隱匿的絕頂高手滅掉了,也有人說,霧隱峰的高層被兩帝全部誅除,但兩帝也身負重傷,匿地療傷而去。但更多的人相信霧隱峰的高層決不會被滅掉,畢竟這是傳承了千年的古派,山上必定藏龍臥虎,必有隱匿的絕頂高手。 當然人們也不相信兩帝被滅掉了,因為獨孤家老武帝獨孤飛羽一直沒有發飆。眾人相信,這場大戰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兩帝忽然銷聲匿跡了,惶恐的武林人似乎長出了一口氣,但不久之后,血魔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