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五章江湖之亂(下)

血魔高深莫測的功力讓人感到震驚,感到驚恐,一個讓人無法猜測功力深淺的人就這樣橫空出世了。 血魔手下沒有死人,但她所過之處定會讓人心存恐懼,新明帝國一武林世家二百三十七口被人吊在房梁上打的皮開肉綻,鮮血模糊,但偏偏每個人都沒有斷氣,最后又都活了下來。拜月帝國一著名門派全派上下被人扒光衣服趕上了鬧市,鬧的這一門派顏面盡失。清風帝國…… 一個又一個荒謬的事件證明血魔在成心攪亂原本就處于動蕩的江湖,她在推波助瀾,她想讓天下武林大亂,但總算手下留情,沒有鬧出人命。 獨孤敗天踏入江湖之時,正是血魔收手之際。他在一個酒樓的角落里坐下,仔細的聽著這些吃飯的人談論最近江湖的傳聞。 “唉,怒帝和血帝偃旗息鼓之后,沒想到又出來一個血魔,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個血魔到底何許人也?怎么突然間就冒出這樣一個人啊,為何以前從沒聽人說起過?” “誰知道,將像突然從天上掉下來的人一樣。” “有人說他是不死之魔的親姐姐,不知道是真是假。” “胡說八道,什么是他的親姐姐啊,是他的老婆。” “我靠,不會吧,這……兩個超級恐怖的存在結合到了一起,這簡直是噩夢組合啊。” “不死之魔可真是幸福啊,據說那個血魔的容顏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城傾國,真可謂國色天香啊。” “想想就讓人羨慕。” “噓,小聲點,前不久聽人說,幾個武林朋友剛剛談論完血魔,沒過多久就被血魔找上門來了,結果幾個人的嘴巴腫的都能栓五頭驢了。” “是啊,小聲點吧,據說漢唐帝國的修羅天王趙程都被她輕易的制服了,而后她又拔光了趙天王所有須發,在他的臉上刻了一只大烏龜,并且將顏料涂了上去,恐怕趙天王這輩子都無法除去臉上的污痕了。” “真是恐怖啊。” “就是啊,據說所有王級高手都被嚇的不敢現身了。” “怕什么,沒聽人說嗎,血魔已經從江湖上消失了,估計已經回到不死之魔的身邊了。” “哎,血魔配不死之魔真是絕配啊,哎呦。”一根發絲穿過了講話人的兩腮,血跡順著發絲流了出來。 酒樓內走進一個蒙面女子,身上散發的氣勢讓人感到壓抑,讓人感到戰栗。 “是你們幾個在議論我嗎?”女子聲音寒冷。 幾個剛才還在議論紛紛的家伙嚇的立刻戰戰兢兢起來,血魔這個超級恐怖的存在,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而他們剛才還在對人家說三道四。 “饒命啊……” “血姑娘饒命啊……” “滾!” 幾個人狼狽的跑了出去。 獨孤敗天一點也不奇怪血魔會出現在這里,因為他就是按著血魔出沒的活動規律來找他的,他猜想血魔必然會從這里回返天魔谷。 看到剛才那幾個武林人的可憐樣子,他忽然升起一股不真實感,對那樣的人根本沒有仇恨可言,覺得找這樣的人報仇根本沒有什么意思。難道是力量太過強大以后,對弱小的對手失去了興趣,他在心中暗暗的問自己。 “嘿嘿,老婆你來了。” “哼。”血魔冷哼了一聲,獨孤敗天坐著的椅子忽然爆碎,他慌忙閃向了一旁。 “不用發這么大的火氣吧,是剛才那幾個人給我們定位的關系,不關我的事。” 血魔冷冷的道:“沒想到千年之后江湖之人變的這么無恥了,好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我回天魔谷了。” “你才出來幾天啊,這么急著回去干嗎?再說這么幾天,你能干些什么事呢?” “在我之前,你的老子和另一位帝境高手已經讓這個江湖充滿了恐慌,我做的那些事只是畫蛇添足而已,現在江湖已經夠亂的了。” 獨孤敗天想了想,道:“這樣吧,你到五大圣地走一遭,嘿嘿,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之后你就可以回天魔谷了。” “不行。”血魔一口回絕,道:“五大圣地我已經分別去過了,在那五個地方,我感應到了圣者的氣息,我現在絕對不能夠和武圣級的人物動手,我要馬上回天魔谷徹底恢復我的功力。” “什么?!五大圣地都有圣者的氣息,真的嗎?”獨孤敗天大吃一驚。 “當然是真的,你以為五大圣地僅僅徒具虛名而已,傳承千年以上的古派怎么會沒有出過圣級高手呢。” “好了,你回天魔谷吧。”獨孤敗天一陣失神,想象著以后會遇到的各種可能。 血魔這個強悍到讓人無法猜測深淺的絕世高手如曇花一現般自江湖消失了,給人們留下無盡的迷團,不過他們不會想到不久之后血魔將會在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動亂之中再現江湖,當然她不再是引人注目的焦點。 獨孤敗天在回返家鄉的路上憂心重重,自從聽說五大圣地有圣者的氣息后,他就暗暗焦急不已,因為之前他的父親曾經大戰過霧隱峰之巔。 近鄉情怯,離長風鎮越近,他的心越緊張,自從他踏入江湖以來已經過去了半年之久。在這半年之中他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逃亡,幾乎每一天都處在死亡的邊緣。看著四周越來越熟悉的景色,他一陣陣激動。 如煙的往事,曾經的歡笑,盡在這片可愛復可親的土地上。 獨孤敗天路過鎮外的小樹林時,不由地停身站住了,這里是他快樂的源泉,也是他不幸的開始。 為了躲避家人的管束,他和鎮里的伙伴曾經將這里當作一方凈土,在這里打架,摔交,烤野味……其樂無窮,沒有人約束,沒有人管制。那曾經的點點滴滴一一浮上他的心頭,多少歡聲笑語,多少無憂的歲月盡在這片樹林中度過。 然而他的不幸也始于這里,在這里他撞見了明月和他的師兄,另他江湖之行,一路悲歌。“可愛的月兒啊你怎么那樣傻啊,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說呢?”獨孤敗天已淚流滿面。 想著那個五六歲時就開始成天粘在他身后的小女孩,他心中一陣溫馨,那時的明月粉雕 玉琢,漂亮的像個瓷娃娃,尤其是她一臉認真之色的嬌憨模樣更是惹人憐愛。 恍惚間他仿佛看到那個蹦蹦跳跳的小明月正在向他跑來,他耳際似乎又聽見了那嬌憨的話語: “敗天哥哥你等等我。” “敗天哥哥我累了,你背我。” “敗天哥哥我長大以后要嫁給你。” 獨孤敗天心如刀割,想著他和明月之間的點點滴滴,他直欲發狂,欲毀天,欲裂地。他永遠也忘不了長生谷那永別的一幕,他大戰天下各路豪雄,血殺千里,也沒有挽回心中摯愛的女子的生命,看著明月如一朵柔弱的花兒一般凋零,他心都碎了…… 路漫漫長,收起曾經的歡笑和淚水,獨孤敗天手中緊緊的握著那顆從天魔谷得來的情之淚晶。 小鎮沒有變,依然是那樣熱熱鬧鬧,街上叫買叫賣聲此起彼伏。獨孤敗天今非昔比,如今他在武林中的名聲可謂“如日中天”,他不想在小鎮惹出任何風波,他腳踩神虛步,似一道電光一般從大街上如飛而過,街上的行人只感到一陣風自身旁吹過,剩下便什么也沒有感覺到。 躍過高大的院墻,獨孤敗天來到了自家的院中,這時兩股強大之極的神識突然向他涌來,威凌的霸勢另房上的積雪都簌簌震顫不已。 獨孤敗天大喜或望,現在他可以肯定,自己的老子一定沒事,要不然家中不可能有兩個帝境高手。 兩道人影似兩道電光一般來到了他的眼前,一個仙風道骨,鶴發童顏,另一個是一臉儒生之氣的中年人,正是他的爺爺獨孤飛羽和他的父親獨孤言志。 “爹,爺爺……”獨孤敗天一下子哽咽了。 離家半年之久,上次雖然和兩人見過面,但卻沒來地及說上一句知心話,獨孤敗天激動不已。 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在屋中同時感應到了一個強大的帝級神識在靠近獨孤家,卻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是獨孤敗天。 “哈哈……”獨孤飛羽大笑起來,道:“不愧是我孫子,二十歲就已達到了帝級境界,哈哈,沒落的獨孤家竟然在同一時期出了三個武帝,哈哈……” 獨孤言志看到兒子平安歸來高興不已,激動的道:“我們獨孤家一直不愿重蹈千年前的覆轍,在鄉間韜光養晦,不想到頭來還是被人欺負到頭上來了,竟然于天下間追殺我的兒子,真是欺人太甚,這下我們獨孤家三帝齊出,就是橫掃整個武林,也沒人能夠阻擋。” 獨孤敗天感覺自己的父親變了,身上多了一股霸氣,不再是那個一臉笑容的生意人了,這或許就是那真正的士之怒吧。 獨孤飛羽道:“這里不是說話之地,我們還是進屋去吧。” 獨孤敗天的母親和他的奶奶聽聞他回來了,喜極而泣。 “敗天你回來了……嗚嗚……” “天兒你可回來了……嗚嗚……” 人最難割舍的便是親情,不管過去在多么惡劣的逆境中掙扎,獨孤敗天始終牽掛著自己的家人,半年之后險死還生的回來,他也已淚流滿面。 親情環繞,家人團聚,一家老少喜笑顏開,聽獨孤敗天訴說著這半年來的離奇、曲折的經歷。 當然有些事情直到他的母親和奶奶走了之后,他才對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講,畢竟有些事情太過驚世駭俗。 通州城地下宮殿的奇遇,霧隱峰大戰仙靈,驚天、戰天、嘯天三大神訣的由來,魔域的傳說,長生谷的圣級大戰,以及天魔谷之行的種種神秘…… 關于這些事情獨孤敗天沒有絲毫保留,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聽完之后震驚不已,一陣沉思,有些事情他們早就知道,有些事情則聞所未聞,饒是他們驚的多,見的光,也好半天無語。 獨孤飛羽思忖良久才道:“關于這些事情,以及你自己身體的古怪,我想你自己心里已經有一個模糊的認知了吧,唉,有些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 獨孤言志也道:“你有什么打算?” 獨孤敗天道:“我不想讓爹和爺爺再插手我的事情,我自己有能力處理好我的事。” 獨孤言志道:“好吧,聽完剛才你說的那些奇遇,我知道你已經踏上了一條無法預測的道路,你好自為之吧。” 獨孤敗天點頭笑道:“呵呵,你們不用擔心,就是所有圣級高手復出又能如何,我是打不死的不死之魔,我會有分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