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六章長生谷之約

第七卷魔帝傲世行第六章長生谷之約 不死不滅第七卷魔帝傲世行第六章長生谷之約 獨孤敗天回來之后,雖然為家里帶來了歡聲笑語,但快樂是短暫的,一家人不會忘記僅一街之隔的司徒家。[萬書樓。] 想起司徒明月在長生谷的隕落,一家人的心情就沉悶無比,傷感的情緒便蔓延了開來。 獨孤敗天顫聲道:“明月……的墳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她。” 獨孤飛羽道:“明月沒有下葬。” “真……真的嗎?她……她的肉身可否損壞?” “明月這個孩子,唉!”獨孤飛羽長嘆了一聲,道:“從長生谷回來的時候,驚動了明月的伯父司徒驚雷,你應該聽聞了吧,就是現在江湖上人稱血帝的那個人。他也是一個可憐人,本天縱奇才,奈何練功走火入魔。明月自小就開始照顧他,他早已視明月如己出,看的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聽到明月不幸的消息,司徒驚雷比明月的父母還有傷心,抱住明月的尸體號啕大哭,怎么也不肯放開,任誰也勸不動。” “他就那樣抱著明月的尸身一連枯坐了三天,于第三天夜里,突然消失。司徒家震驚不已,以為外敵入侵,掠走了明月的尸身和和已癱瘓多年的司徒驚雷,派出無數的司徒子弟去尋找,但全都未果。然而就在事情發生的第三日司徒驚雷突然如從天而降一般出現在了司徒世家,此時他除了黯然神傷之外,癱瘓多年的身體竟然霍然而愈。回來之后他不理眾人的追問,直接走進密室開始閉關。一個月之后司徒驚雷自創血月魔經,功達帝境,破關而出,當時震驚了所有司徒世家的高手。” “司徒驚雷不理家族中人的追問,于當日離家而去,開始大鬧武林,血殺四方,和你父親一東一西,遙遙呼應。后來你父親被人稱之為怒帝,司徒驚雷則被人稱之為血帝,后來他們兩人大戰霧隱峰之巔,你父親負傷而歸,司徒驚雷則帶傷不知去了何方?” “父親你的傷勢嚴重嗎?司徒伯父到底去了哪里,沒有人發現他嗎?月兒的肉身現在究竟在何處?司徒伯父究竟將她藏在哪里了呢?”獨孤敗天焦急不已,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獨孤言志,道:“無妨,我的身體已經無大礙了。至于司徒驚雷和月兒究竟在哪里,無人得知。” “父親你……” “呵呵,你是不是想問你父親為何突然在武林大開殺戒,這是不是很不像他的性格啊?”獨孤飛羽問道。 “是。” “你父親自長生谷回來之后急怒攻心,差一點走火入魔,但后來被我將他的心魔強行壓制了下去,可后來他的功力隱隱有突破王級大乘境界的限制時,心魔再次困擾了他。沒有辦法,我助了他一臂之力,再次將心魔為他壓了下去,他也完成了王級境界到帝級境界的蛻變,但心中的魔火更甚。是我要他去江湖中大開殺戒的,借此來散發他體內的魔火。” “哦,那場霧隱峰大戰結果如何?” “霧隱峰也出動了兩名帝境高手,結果兩敗俱傷。” “原來如此。”獨孤敗天直到現在才明白他父親怒帝的來由。“父親你現在已經徹底好了嗎?”他有些擔憂的問道。 “已經無大礙了。” “那我就放心了,過幾天我會再次踏入江湖,我想不管我在外面惹多大的麻煩,也沒有人敢到獨孤家來撒野了吧。” 獨孤言志道:“你放心的去吧,沒有人敢到家中撒野的。” 獨孤飛羽道:“小子你到江湖上不要目空一切,記住江湖不止你一個帝境高手,另外帝境高手之間有一個約定,不得隨意干預武林中事。前次你父親和司徒驚雷搞出了那么大的動靜,我想有些老家伙一定呆不住了,你要小心。” “好的,我知道了。” 離別是傷感的,這一別也許又是幾年之后再次相見,也許…… 獨孤敗天的母親和奶奶就是有萬般心情,到了這一刻也說不出來了,只是不停的哭泣。 獨孤敗天一狠心,再次看了一眼家人,扭頭大步而去,到了街上之后展開神虛步,如飛而逝。他沒有去司徒家拜望明月的父母,也沒有去見司徒三兄弟,因為他覺得對不起他們,沒有保住明月的性命,他覺得沒臉見他們。至于長風鎮那些從小玩到大的伙伴,他雖然想去一一相見,但一想到明月的肉身下落不明,他就心焦如焚,恨不得肋插雙翅離開長風鎮去找到明月的影跡。 大雪紛飛,一個高大的身影獨自走在大路上。 獨孤敗天仰天長嘯,而后大步向漢唐帝國第一名樓觀星樓而去。 當他大步上樓時,樓上一片安靜,這里聚集著很多的武林人,其中有大半認識他,就是以前沒有和他照過面,也早已看過他的畫像了。看著這位昔日的不死魔王重現江湖,這些人心中恐怖到了極點。 獨孤敗天冷冷的掃視了一遍群雄,將一米半長的闊劍拔了出來,立時有無數人驚呼出聲,而后所以人都拔出了長劍,樓上頓時刀光劍影,但握兵器的手絕大多數都在顫抖,甚至有一個人嚇的將手中的長刀掉在了地上。 “哈哈……”獨孤敗天大笑,道:“小二給我上菜上酒。” 伙計端著熱氣騰騰的酒肉戰戰兢兢從刀劍之林中走了過去,獨孤敗天大馬金刀的坐在了椅子上,將大劍噗的一聲插在了地板上,頓時又有幾個江湖人被嚇的丟掉了手中的長劍。 獨孤敗天戲謔的看著那些硬撐著的江湖人,道:“想跑就跑嘛,何必硬撐著。 在場之人無不變色,這些人都是愛面子的人,一個個恨的咬牙切齒,但一想到自己的小命,立刻將心中的怒火熄滅了。 雖然每個人都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但又惟恐以后被人嘲笑,一個個都硬挺著。 獨孤敗天喝了一大口酒,哐的一聲將酒碗砸在了桌上,拍著桌子叫道:“老子說話,你們沒聽見嗎?我要你們滾,都給我滾,你們聽見沒有?” 眾人臉色煞白,有的人再也忍受不住,怒道:“你個罪惡多端的不死之魔,手中滿是血腥,我們沒有找你麻煩,你就該燒香拜佛了,居然又現江湖,難道你不怕天下正義之士再次誅剿你嗎?” “我呸,正義之士,就是因為你們這幫蛀蟲才讓正義之士變了味,我獨孤敗天這次出來就是要橫掃你們這幫所謂的正義之士。”獨孤敗天的所作所為都是故意的,他就是要激怒在場的每一個人。 果然又有一些人忍不住站了出來,對他大聲呵斥:“不死之魔你少要得意,你不要以為你父親成帝了,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不久之后正道的帝境的高手必定會出世,到那時你難逃劫難。” “嘿嘿,笑話,我何曾仰仗過他人之力,之前我只記得一群無恥之徒聯合起來對我一人進行伏擊,但自始至終都沒有奈何于我,嘿嘿,無恥,可笑啊……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滾還是不滾,我數十下,如果還有一人沒滾的話,我留下所有人的雙耳。” “獨孤敗天你太囂張了!” “哈哈……以前你們聯合圍剿我時怎么不這樣婆婆媽媽啊,不容我分說就想取我的性命,今天老子就是囂張怎么著?”獨孤敗天嘲弄的看著每一個人,神態囂張之極,絲毫不將眾人放在眼里。 “你……” 眾人面對狂妄的獨孤敗天啞口無言。 “一、二、三……八……” 獨孤敗天數到八的時候,有人站不住了,飛快向樓下跑去。 “十。”聲落,獨孤敗天長身而起,闊劍劃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樓上傳出數十聲慘叫,鮮血噴濺,血霧彌漫,地板上掉落數十雙人耳,慘叫聲此起彼伏。 獨孤敗天如電芒一般自窗口飛了出去,人在空中時又劈了璀璨的一劍。 “轟” 觀星樓門前出現一條長五米,深一米的大溝,另匆忙跑下來的武林人跌倒一片。 “我說過,只要有一個人沒有滾,所有人都要留下一雙耳朵,斬!” 一道劍罡分化數十股,準確無誤的削掉了數十雙耳朵,鮮血遇到寒冷的氣流立刻凝成血晶灑落在地,地上鮮紅一片。 慘叫、哀呼聲不斷。 獨孤敗天大喝道:“閉嘴,都給我滾。” 眾人跌跌撞撞從樓上跑了下來,紛紛朝遠處跑去,有幾人臨去之前想找些場面話,道:“獨孤敗天,不死魔王,你羞要囂張,早晚你會身敗名裂,橫死武林。” “我最討厭人威脅我,殺!”獨孤敗天猛烈的拍出了一掌,那幾人還未來的及做出任何反應,便被璀璨的罡氣擊的爆裂開來,化做幾蓬血雨落落在了雪地上。 余下的武林人嚇的心驚膽戰,大氣都不敢出,飛一般向遠方跑去。 獨孤敗天傳聲道:“我無意殺你們這幫小角色,今日借你們之口為我傳言,我獨孤敗天十日之后將在長生谷恭候天下各路英雄大駕光臨。” 看著那些武林人漸漸消失了蹤影,獨孤敗天喃喃道:“明月為了給你收集更多的生命之能,我要大開殺戒了!我要長生谷尸骨如山!我要讓武林血浪滔天!” 推薦一本書:〈逢場作戲〉 另誰有易寶票啊,喜歡本書就投一票,第一次拉票,估計還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