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第七章冷血殘酷

第七卷魔帝傲世行第七章冷血殘酷 不死不滅第七卷魔帝傲世行第七章冷血殘酷 不死魔王再現江湖,如巨石入水一般激起千層浪,動蕩不安的武林更加混亂。[萬書樓。]怒帝、血帝淡出殺戮,血魔蹤跡也已飄渺,然而這時引起武林混亂的罪魁禍首再現江湖,這意味著什么? 他在公然向整個武林挑釁,上百失去雙耳的武林人向人們傳遞了一個信息,獨孤敗天要在長生谷大戰天下各路英雄,他要以一己之力挑戰天下。他憑什么?就憑他的王級大乘功力? 有人猜測他也許邁入了帝境,即使戰敗之后也可以從容逃去,但大多數人不以為然,認為他不可能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再做突破,沒有人可以飛躍式的飆升功力。 江湖大亂,仇恨不死之魔者不在少數,他在云山之巔突圍時曾經屠殺將近百條性命,在逃亡的路上更是雙手血腥,但最恐怖的一役還是三個月前的長生谷大戰,那一次死者不下千人。如今他重出江湖,死者的親朋好友雖然驚恐他嚇人的修為,但為了替親人報仇還是奔走相告,集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但另人驚異的是武林中的王級高手大多數都如人間蒸發了一般,忽然銷聲匿跡,怎么也找不到人影。 謠言再起,大多數王級高手都遇害了,被不死之魔獨孤敗天殘忍的暗殺了,這個魔王冷酷無情,甚至沒有放過那些王級高手的家人。但一個武林人于無意中看到一個“已被殘害”的王級高手在一處名山深處出沒時,這則謠言不攻自破。武林人議論紛紛,難道王級高手都害怕了,向名山大川躲去? 許多武林人恐慌不已,強如王級大乘境界的高手都紛紛躲避,普通武林人該怎么辦? 但不久之后,一則讓武林人振奮的消息在江湖傳開,王級高手并沒有遇害,也不是害怕獨孤敗天而去躲避了,他們在尋找那些避世的帝境高手,讓他們來牽制怒帝、血帝和血魔等人,讓他們來平息久亂的江湖。 一時間謠言四起,每天的震撼新聞漫天飛。 江湖將亂,必有魔現,這是絕大數人的認知,而這次的魔就是讓人們又怕又恨的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對這些傳言冷笑置之,他走著熟悉的道路,在這個大雪紛飛的季節再次來到了長生谷。 長生谷這個神秘的所在,曾經有過魔的傳說,如今這里又多了一則凄美的愛情的傳說。谷內和谷外是兩個不同的世界,谷外雪花漫漫,揚揚灑灑,而谷內卻溫暖如春,植被常青。 這個如花的世界如果不是因為有著上古魔君的恐怖傳聞,可能早已住滿了人家,也許武林人不怕上古魔君那個曾經的恐怖存在,但奇怪的是并沒有武林人前來開山立派。 獨孤敗天隱隱約約聽他爺爺提起過長生谷的事情,他就是出生在這里,當時他出生之時手握凝血,左手“敗”,右手“天”,谷內血紅之光直沖天際,獨孤飛羽猜測他多少和那位魔君有些關聯。 獨孤飛羽一家人在這里住的那段日子親身體驗到了古老相傳的感受,在長生谷不能住太長時間,短時間內對身體是有益的,在里面神清氣爽,百脈通暢,甚至可以提高修為,但長時間下來就會感覺生命之能逐漸向外流逝,所以這里雖然景色異常,但卻沒有人敢在這里常住。 看著谷內熟悉的景色,獨孤敗天黯然神傷,想起明月種種的好,再想起她芳魂在這里寂滅,他心中酸澀、苦悶無比。 他調整內息,靜靜的感受著谷內那絲絲的異常的波動,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力量,他已經將那絲波動當做了明月的靈識在呼喚他。 “明月等我,我一定會讓你重現人間。” 獨孤敗天在谷內游蕩,勘察著地形,他要為即將開始的大戰做好每一個細微的準備。 “只許勝,不許敗。” “萬一來了好多王級高手怎么辦?嗯,應該不會吧,僅十天的時間,外加大雪封路,也就漢唐帝國和相臨的清風帝國的王級高手能夠趕到吧,加起來應該不會超過六人,這六人要要來的話,嘿嘿……” “媽的,那些老不死的帝境高手不會真的從棺材里跳出來吧,要是這樣的話……” “我是不是應該弄些炸藥呢,嗯,無毒不丈夫,為了月兒,即使將來我因此下地獄也決不后悔。” “嘿嘿,我已經是魔了,地獄又如何,去了的話,說不定他們還怕我呢。” 獨孤敗天機關算盡,想著會遇到的各種可能情況,三日之后他將一切都布置好了,此時距十日之約還有四天。 “應該沒有遺漏的地方了吧?讓我想一想,嗯,不好,還有一幫殺手。媽的,上次那個狗屁圣級高手已經說了不準再和我為敵,這幫見錢眼開的家伙還在路上不斷的伏擊刺殺我,這次又少不了這幫追逐利益的劊子手,媽的,老子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老子反刺殺,嘿嘿,等老子有時間了,一定挑了你們的總堂,哼!” 獨孤敗天冷笑著。 “想來這些殺手也該到了,他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來到這里布置準備,以求一擊必中,好,老子就陪你們玩一場有趣的游戲。”獨孤敗天向長生谷外走去,他的輕功早已到了千里踏波無痕之境,在積雪上未留下半點痕跡。 離這里最近的小鎮也有十里之遙,但對于他來說只是片刻的時間而已。他在小鎮的一家客棧訂了一個房間,躺在床上開始養精蓄銳。 待到夜色開始籠罩大地之際,獨孤敗天穿窗而出,如幽靈一般在小鎮游蕩,他將每一家客棧都搜索了一遍。歷經無數的生死大戰,另他對血腥的殺氣格外敏感,是不是殺手,他幾乎立刻能夠判斷出來。 這一夜,他沒有發生任何身具殺氣之人,第二天他又開始游蕩。 這一晚他在一家客棧終于發現了一行三人,非他這種經歷過生死的人絕對感應不出他們身上的那股嗜血的氣息。 獨孤敗天冷笑了起來,他發現其中一人竟然達到了次王級境界,這在殺手中來說算的上金牌殺手了,但對于今非昔比的他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沒有挑戰性的對手。他無聲無息的來到了房中,沖著三個大驚失色的殺手冷笑了起來:“嘿嘿……” 望著這個如鬼魅一般憑空出現的不速之客,三人大吃一驚,待到看清來人的面目時,三人神色慘變,他們怎么也想不到這個煞星會先一步找上門來。 “嘿嘿,我認識你。”獨孤敗天用手指著屋中正當中的殺手道:“天下第二殺手集團的成員,上次我在去往天魔谷的路上你曾經刺殺過我,這次剛剛走進院子,我就感應到了你的氣息。”獨孤敗天調侃道:“嘿嘿,你們就那么缺錢嗎?怎么著,又想來取我性命了,不過的人來的太少點了吧,就帶了這兩個廢物?” 三個殺手氣的臉色煞白。 獨孤敗天聲音冷酷無比,道:“你們有兩個選擇,一,說出背后的買主,誰要你們來殺我的,并且告訴我你們的總堂在哪里,這樣我會饒你們一條性命。二,什么也不說,你們將痛苦三天三夜而亡。你們自己選吧。” “兩個都不會選擇。”那個已經達到了次王級境界的殺手冷冷的道。 “靠,跟我耍酷,你們以為是誰啊,還真以為自己是武帝、是武圣了?我呸,你們這幫專門食人鮮血的劊子手,就讓老子這個魔替那個昏庸的該死老天行道吧。” 三個殺手聞言神色大變,急忙抽出了腰間的長劍,屋中叮叮當當響起了一陣金屬交擊的聲音。獨孤敗天徒手和三個殺手過了幾招,每一次彈指都另幾個殺手如受雷擊一般,獨孤敗天的手指仿佛金剛雕成一般,彈在劍脊上,涌出的大力另他們直欲吐血。 如此過了幾個回合,獨孤敗天快如閃電一般拍出了幾掌,精鋼打造的三把利劍被他生生震成數段,叮叮當當掉落在地,他在幾個狂噴鮮血的殺手身上飛快的點了幾下,將他們綁在了一起,提了起來,趕往長生谷。 “撲通” 獨孤敗天狠狠的將他們扔在了地上,道:“說吧,買主是誰,你們的總堂在哪里?誰能全部回答出連,誰能活命。” 三人之中的頭領冷聲道:“死也不會說的,你不要浪費時間了,要殺就殺吧。” “嘿嘿,你到是干脆,好,先讓你嘗嘗斷臂的滋味。”獨孤敗天攥住的他的右臂用力擰了一下,“嘎巴”一聲,鮮血狂噴,猩紅的血水染紅了草地,另那個殺手的半個身子都浸在血泊之中。 “啊……” 殺手狂呼吶喊起來,冷汗和血水混在了一起。 “說還是不說。”此刻獨孤敗天雙眼血紅,猙獰無比,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復仇魔鬼。 “啊……不說……死也不說……” “嘿嘿,你以為這樣很英雄嗎?你們都是殘害他人的性命而獲取暴利的屠夫,我絕對不會同情,也不會感佩你們這種人。既然如此,再加一點疼痛吧。”說著,獨孤敗天扭住了他的一條小腿,“嘎巴”一聲,生生折了下來。 鮮血再次狂涌而出,失去一臂,再失去一腿,殺手疼的死去活來,整個身體都被血水染紅了。 另外兩個殺手臉上早已沒有了血色,將臉扭向了一旁,不忍再看。 獨孤敗天如一個嗜血魔王一般,冷冷的盯著那二人道:“你們平日草菅人命時,可曾想到過有今日的下場,你們能體會不忍這二字的含義?嘿嘿……如果你們不說,呆會兒就輪到你們了。” 獨孤敗天伸手封住的了斷去了一臂、一腿的那個殺手的穴道,另他的鮮血不再外流,而后抽出闊劍在他身上一陣揮舞,片刻之間他的身上已經鮮血淋漓,出現上百條細小的傷口,但傷口不大,只是不停的向外滲血而已。干完這些,他從包裹中取出一袋鹽撒了上去,殺手頓時如殺豬般叫了起來。 “說還是不說?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 “不說,就……是死……也不說。” “好,你嘴巴夠硬,那你就慢慢等著死吧。”獨孤敗天將鹽換成了糖,均勻的撒在了他的身上。而后將他丟在了一個角落里,不一會遠處的螞蟻便開始向那里聚集,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殺手發出了另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 獨孤敗天雙眼血紅,如狼一般盯著剩下的兩個殺手,惡狠狠的道:“你們都看到吧,如果不說他就是你們的榜樣,你們說還是不說?” 突然一股腥臊味自那兩個殺手處飄出,兩人驚恐過度,嚇的失禁了,下身濕漉漉一片。 獨孤敗天皺著眉頭,閉住呼吸,獰聲道:“說還是不說?” “說……我說……” “我……也說……” 兩個殺手早就嚇傻了,他們剛剛通過試練,這是他們第一次參加行動,沒想到第一次就見到這樣一個嗜血的魔鬼。 “我們……什么都說……請……不要折磨我們。”兩人聲音顫抖,渾身戰栗。 “好,說吧。” “我們的總堂在……” “住口……不要說……”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那個殺手如今已經被萬蟻包圍了,渾身上下黑糊糊一片,雖然他慘叫凄厲無比,但還是聽到了兩個手下妥協的聲音,他忍著噬心的疼痛大聲呵斥。 “呵呵,到這個分上了你還想興風作浪,你才應該給我閉嘴。”獨孤敗天從地上撿起一截枯枝,擲了出去。 枯枝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在了那個殺手的嘴上。 “噗” 鮮血狂灑,枯枝將他滿嘴的牙齒都擊落了,他的嘴角出現好多如貓須一般的裂紋,血跡淋淋,殘不忍睹。 但此刻獨孤敗天就像著了魔一般,對此視若無睹,甚至臉上連一絲波動都未曾出現。 失去一臂、一腿的殺手雖然身上爬滿了螞蟻,嘴巴上血肉模糊,但還是強硬無比。 “獨孤……敗天……我已經感覺出來……你和以前大不一樣了……看來江湖那個傳言是真的了……你已經破王成帝了……嘿嘿……不要以為成了武帝……這個天下就沒有人制的了你了……我們殺手中照樣有人能夠取你性命……況且……我們……我們的殺神就要回來了……你就是本領通神……也不夠他一個小手指頭的分量……你等……死吧……” 那個殺手說完這段話后,便疼痛的昏了過去。 “嘿嘿,我等死,還是你等死吧。”獨孤敗天將一粒石子彈了過去,擊在了他痛穴上,刺激的他又蘇醒了過了來,長生谷內又想起了另人頭皮發麻的慘叫聲。 此時的獨孤敗天看起來猙獰而又恐怖,邪惡無比,仿佛是厲鬼附身一般。 (推薦朋友一本書:《逢場作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