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八章魔道

“你們兩個繼續給我說,不管他出不出聲,你們兩個都不要給我停下,不然……嘿嘿,后果你們知道。” “明……明白。” “慢,你們先回答我另一個問題,這次為什么只出動了你們這幾個殺手,其他人呢?” “這次……恰好我們幾人在漢唐帝國,其他人……也只有清風帝國的人手……到那天……才能夠趕到……”兩個殺手心中暗嘆:“為何我們幾人恰好來了漢唐帝國呢?” “嗯,好了,接著說吧。” “我們……的總堂在新明帝國,至于具體在哪里……我們也不太清楚……我們只是外圍弟子,現在剛剛結束試練……剛開始跟著那些老殺手混,還沒有機會到過總堂,不過我們猜測應該在……新明帝國都城附近。” “嗯。”獨孤敗天應了一聲,道:“誰出錢要你們殺我的?” “這個……好象很多,據說都是那些死難者的家屬,具體是誰……我們也不清楚……” “好多啊,就沒有一兩個出錢特別多的那種,就是那種非要我性命,誓死不罷休的那種人嗎?” “有的……不過……我們也不太清楚,畢竟我門等級太低……”看到獨孤敗天臉上又露了猙獰之色,兩個殺手嚇的立刻哭了起來:“魔王……不……魔帝……不,獨孤大俠饒命啊……我們說的都是真的……沒有半句謊言……句句屬實。” “我知道你們說的都屬實,但我曾經說過,如果你們能夠回答出我的問題,我就饒過你們,但你們并沒有全部回答出,每個問題都沒有另我滿意,我怎么能夠饒恕你們呢。”獨孤敗天冷笑著。 兩個殺手立刻恐慌無比,顫聲道:“求求你了……放過我們吧……求求你了……” 獨孤敗天問道:“你們殺過人嗎?” “沒有。” “殺過。” 兩個殺手回答不一致。 獨孤敗天望著說沒殺過人的那個殺手厲聲道::“到底殺沒殺過?” “殺……殺過……” “殺過多少?” “殺了十七人。” “你殺了多少?”獨孤敗天問另一個殺手。 “殺了……十九人。” “你們不是還沒有正式行動嗎,難道是在試練的過程中殺的?” “是……是。” “這樣說來,每個參加完試練的殺手都要殺十幾個人?” “是……是的。” “那你們還有什么面目繼續活在這個世上,你們還憑什么乞求我饒恕你們呢,你們這幫豬狗不如的東西早該去死了。”獨孤敗天聲音寒冷無比,道:“不過,我絕不會讓你們痛痛快快的死去。” 獨孤敗天伸出手將兩人的雙手捏的寸寸斷裂,而后猛的將他們雙足扭斷,撕了下來。 兩人的慘叫聲如鬼哭狼嚎一般,傳遍了整個長生谷,猩紅的血水,白森森的斷骨,碎爛的斷足…… 慘烈的景象另人欲嘔。 但獨孤敗天卻絲毫不在意,將兩個殺手同樣劃滿傷口撒上糖后,將他們和早先那個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殺手一起拖到了谷口,另他們頭在谷口之外的雪地里,身子則留在谷內。這樣保證他們的頭部不被地上的蟻蟲叮咬,時刻保持清醒,讓他們深切體會身上的每一分痛。 同時為防止他們自殺,又將他們的牙齒全部搗碎了。獨孤敗天的做法可謂惡毒無比,但這一刻他似乎沒有感覺一般,覺得這樣做理所當然,一點也沒覺得有何不妥。 但是如果有外人在場的話一定會看出他此時的異常,他雙眼血紅發亮,身上隱隱有紫黑色的魔氣冒出,他整個人就像一尊兇魔一般猙獰恐怖。 獨孤敗天大步向長生谷走去,谷內一陣陣波動,但他好象沒有絲毫感覺一般,陣陣如煙似霧的黑色氣體朝他涌去,最后消失在他的體表。 “鎖魂奪魄大陣如今只剩下了鎖魂,本來奪魄大陣是要奪我的性命的,然而……卻奪去了月兒的性命。鎖魂啊……鎖魂,你真的鎖住了月兒那那殘存的點點靈識嗎?”他心中一陣黯然。 這時長生谷內更多的紫黑色魔氣向他涌去,整個長生谷仿佛都暗淡了下來。魔氣繚繞著雙眼血紅的獨孤敗天,最后他身邊黑云滾滾,他如一個蓋世魔王一般漂浮了起來,在長生谷內四處游蕩,但此時的獨孤敗天已經失去了知覺。他的這種行動似乎是出于一種本能,又似乎是在受潛意識的支配。 當他腳踏黑云,立于長生谷正中央的上空時,風起云涌,天地失色,天上的浮云似乎剎那間被墨染了一般,漆黑一片,方圓十里之內陷入了黑暗中。 狂風怒起,黑暗籠罩大地,方圓十里死氣沉沉,來自地獄的邪惡主宰仿佛復歸了大地。在無盡黑暗的虛空中只有長生谷上方有兩點血紅發亮的光芒,血紅之光寒冷無比,不帶一絲感情,泯滅了人間的一切情感。 冰冷的話語似乎來自九幽地府,如魔音,似鬼嘯:“嘿嘿,歷千劫萬險,縱使魂飛魄散,我依然存在,戰百世輪回,縱使六道無常,我依然永生!天道!天道!天已失道,何需奉天,道既死,魔應生!魔海無邊,神魔敗天!” 在遙遠的拜月帝國一座古老的地下魔殿中,一個全身散發著血紅魔光的中年人悚然驚醒。 “什么,萬里映象,你……” 他臉上盡是驚恐之色。 “這怎么可能……你……魔天……你到底還是回歸了……我……我無意與你為敵,只是看你以前不夠狠辣,想幫你一把。” 在全身散發著血紅色魔光的中年人身前,是一雙血紅發亮、不帶任何感情的魔眼,至于這雙魔眼后面的臉孔則暗淡無光、模糊無比,無法讓人看清真實面容。 殘酷冰冷的聲音在魔殿內想起:“記住,我現在叫——敗天。”伴隨著“敗天”兩字而出,魔殿內突然狂風大作,陰風怒號起來。“忘情魔君啊……忘情魔君,出手時你應該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我那個叛出師門不成器的徒弟天魔嗎?你以為你是那個卑鄙無恥,偷了我一部傲天訣的可愛老偷嗎?比他們強的人我都沒放在眼里,更何況是你呢。不要以為躲過一次巡天者的封印就自認為可以傲視整個人間界,比你強的人有的是,比你年代久遠的古武圣數不勝數。” “你千不該,萬不該打我的主意,天都滅不了我,更何況是你呢。有那么多人都比你強,但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在我最虛弱的時候動手,你還不明白嗎?你難道忘了我以前是怎樣教訓你的了嗎?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得罪的后果就是————死!你在這里靜靜的等死吧!”那雙血紅發亮的魔眼還是不帶任何感情,冰冷的望著忘情魔君。 忘情魔君身上紅光大盛,冷聲道:“哼,別人怕你,我不怕你,不要以為你真的無敵武界了。不錯,我以前遠不是你的對手,被你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嘿嘿,偏偏那時巡天者出現找上了你,我活了下來。嘿嘿,你知道嗎?上萬年來我一直苦練魔功,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和你再次一較長短。嘿嘿,這萬載歲月來,我受過巡天者的追捕,也挨過別的古武圣的打壓,但我都挺了過來,為的就是等到你能夠再現人間。憑什么人人說你最強,憑什么我們躲避巡天者,而巡天者卻向你妥協了,對你不聞不問。我不服,我要和你決戰!” 魔眼處紅光大盛:“錯,巡天者不是向我妥協,是他們根本奈何不了我。無論在哪里,只要你夠強,強大到一切規則無法約束你,你就能夠隨心所欲,但強者之外還有強者,同樣法則之外還有法則。你————還未有資格向我挑戰,你連巡天者的規則都破除不了,還遠遠不是我的對手。嘿嘿……長生谷急需大量的生命之能,你已修煉幾萬載,積攢了那么多靈力,真的是不可多得材料啊,好好保重你的身體吧,不久的將來,我會帶走你這個上佳補品的。” 忘情魔君簡直要氣瘋了,居然被人當成了死物一般,認為他只不過是一副材料。萬載苦修,早已讓他雄心勃勃,此刻真是倍受打擊。他雙手猛的向外揮去,一片慘烈的紅光穿過了魔眼,他渾身顫抖道:“老不死的,好……好……好……我等著你,這一次老天如果還不讓你靈識寂滅,老子也一定取你性命。” “注意風度、氣度,嘿嘿,你還不行……”血紅的魔眼漸漸淡去,魔殿中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但忘情魔君卻再難平靜,他暴跳如雷,“老不死的,你會后悔的。” 長生谷烏云蔽天,魔氣涌動,無盡的黑暗中那個高大的身影當空而立。 “生能盡歡,死亦無憾!” 長生谷內魔氣盡斂,方圓十里之內的烏云也漸漸散去,天地復歸清明。 獨孤敗天自空中緩緩落地,他如大夢初醒一般,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望著那還未來得及散去的些許暗淡魔氣,他心中一陣失落。 他大步向谷口走去,三個殺手已經被蜂擁而來的螞蟻啃咬的不成樣子了,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但每個人都還活著,斷斷續續的傳出哀呼聲。當他們看到獨孤敗天走近時,臉上盡是驚恐之色,他們將剛才長生谷的異相看的清清楚楚,早已將他定位為魔鬼的化身。 “亂世……出魔,天將……大亂……沒想到……你真的是一個魔鬼……”殺手中的頭領費力的說道。 獨孤敗天看著三人慘厲的樣子,心中一陣發寒,暗道:“我這是怎么了,怎么會施展出出如此慘無人道的手段呢,他們當然該死,但是……” 其實三個殺手比他更加驚異,他們發現獨孤敗天身上的慘烈兇氣盡斂,此刻身上竟然散發著一股祥和的氣息,怪異至極,他們只能將這理解為魔鬼的特殊本領。 魔氣散盡之后,獨孤敗天感覺神清氣爽,體內罡氣似乎凝練了許多,修為隱隱有精進之象。 他不想再看這三人的慘狀,向谷內走去。 在臨去之前,他用劍在地上刻畫出幾個大字:屠盡天下狗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