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九章血流成河

距長生谷十日之約還有一天,獨孤敗天在長生谷內四處游蕩,感受著長生谷內的絲絲能量波動。 谷外飛雪漫漫,谷內落花飄飄。 獨孤敗天靜靜的望著那些凋零的花朵,心中充滿了無盡的哀傷,他似乎看到一個柔弱的**正在空中跌落、下滑,墜入了那無盡黑暗的地獄…… 曾經的快樂,過往的憂傷…… 花兒凋零,天使折翅,那熟悉的面容,那孤單的身影,獨自一個人在黑暗中仰望光明…… “啊……”獨孤敗天仰天長嘯:“仇恨無盡,就用鮮血來償還吧,血水漫天……” 旭日東升,這一天注定被天宇大陸武林史永遠記載,來自天下的群雄一齊向長生谷涌去,確切的說絕大多數都是漢唐帝國的武林人。由于路途遙遠,大雪封路,別國的武林人還沒有來的及趕到。 有人猜測這是不死魔王故意耍弄的伎倆,他孤立漢唐帝國的武林勢力,待其他各國的武林人沒有趕到之前進行**屠殺,而后再在路上一一擊破前來援助的他國勢力。 不過絕大多數人還是不相信他能夠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武林。 冰天雪地白茫茫一片,慘白的天空似乎預示著不祥,漢唐帝國趕來的武林人不下五百,后面還有人陸陸續續的向這里趕來。 望著由遠而近向這里涌動的人群,獨孤敗天笑了,殘忍的笑。他轉身向古內走去,隱在了暗中。 群雄浩浩蕩蕩來到了天魔谷谷口,一副慘絕人寰的景象映入了眾人的眼簾,三個血肉模糊的身影橫躺在長生谷谷口,走近一看,并非血肉模糊,是三個鮮血淋淋的骷髏。 白森森的新骨上沾滿了鮮血,黑壓壓的一大片螞蟻正在啃食三具尸體,尸體肚中流出來的那些花花綠綠的東西另人欲嘔。 “哇……” 終于有人忍受不住嘔吐起來 “太殘忍了。” “慘無人道。” “這個該千刀萬剮的魔王。” “這次決不能再讓他逃走。” “一定要結果的他的性命。” 怒罵聲、呵斥聲…… 在群雄怒罵之際,獨孤敗天正躲在暗中冷冷的盯著他們,他在打量在場的每一個高手,他發現這五百人當中只有兩個王級高手,至于次王級高手不超過五人,他嘿嘿冷笑了起來,這將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斗…… 綿羊雖多,但難以抵擋一頭獅子。 五百人紛紛**了身上的刀劍,在谷口大聲呵斥道:“狗賊獨孤敗天滾出來,我等取你性命來了。” “哈哈,一群貪生怕死之輩有膽前來長生谷,沒膽進來嗎?漢唐狗熊不過如此!” 五百人已經聽出獨孤敗天在長生谷深處,不再擔心他在谷口偷襲,眾人小心翼翼的向里走去。 長生谷內如花的海洋一般,無顏六色的花兒爭奇斗艷,嬌嫩的花朵鮮艷欲滴,到處是沁人心脾的芳香。 美景當前,無人欣賞,他們不會忘記上次就是在這個景色怡人的谷內,不死魔王舍身成魔大開殺戒,千余條性命葬身在此,誰知道這嬌嫩的花兒下方有沒有昔日親人、戰友的鮮血,也許那些嬌艷的花朵正是無數武林人的鮮血滋潤而成的。 每一個武林人都緊張無比,到現在了不死魔王還沒有現身,恐懼開始在他們心中蔓延。 焦慮、不安……各種負面情緒接踵而至。 “獨孤敗天你這個藏頭露尾的鼠輩,有膽出來,不要躲在暗中,一副見不得人的樣子。” “不死魔王你出來,老子要和你大戰三百回合,殺的哭爹喊娘……” “惡魔你出來,還我親人性命……” “無恥之徒快快出來受死……” 各種怒罵聲不絕于耳。 “噗。” 一個罵的正歡的武林人倒了下去,鮮血自他的后背**,一截枯枝插在上面,眼看活不成了。 “惡魔你出來,啊……” 又一個正在怒罵的人倒了下去,一塊小碎石擊穿了他的頭部,白花花的腦漿流了出來。 “獨孤敗天你約我們前來決戰,自己卻躲在暗中不出來,就知道放冷箭,算什么本事?” “哈哈……對付你們還需要將什么道理嗎?道理早就被你們講盡了,我何需再將道理。”獨孤敗天的聲音忽左忽右,飄忽不定,如同鬼魅一般。 “這是怎么回事?他在哪里?”有些武林人驚恐不安的叫道。 “大家不要怕,他用的是傳音絕學峰回九轉,他在故弄玄虛,不要理會他。”一個年老的武林人開口解釋道。 “噗。” 鮮血飛濺,年老的武林人剛剛講完,就倒在了血泊中。 無形的殺氣在長生谷內蔓延,前來誅殺獨孤敗天的武林群雄感到一陣徹骨的寒意,就像有一把冷森出鞘的劍抵在了他們的胸口上,另每一個人都感到了深深的恐懼。 “噗” “噗” “噗” 二十七、二十八……三十七…… 喧囂的群雄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人敢出聲,四十幾個叫罵的群雄或被枯枝,或被碎石生生擊斃,倒在了血泊中,長生谷內死一般的寂靜。 只有粗粗喘氣聲,和有些人由于驚恐過度發出的牙齒撞擊的聲音。 懼意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滋長,恐懼開始在群雄內蔓延…… “獨孤……敗天……是男人你就……出來……”一個中年武林人再也忍受不住這種無聲的煎熬,惶恐的大叫起來。 “哈哈……可笑啊,這就是漢唐帝國的狗熊嗎?真是丟臉啊……”獨孤敗天在暗中無情的嘲笑著:“武林五大圣地之一漢唐帝國的霧隱峰可有人來?” 沒有人回答。 “嘿嘿,可笑啊,堂堂武林圣地之一,居然沒有派一個人前來誅剿我這個魔,嘿嘿……” “哼,不死魔王你休要囂張,霧隱峰的長老們肯定還在路上,要不了半刻時間他們就會趕到,到那時就是你授首之時。” “是嘛,那我們就等半刻時間。”獨孤敗天話落,說話的人已經倒在了血泊中。 很快半刻時間就過去了,可是長生谷外還沒有半點動靜,長生谷內的群雄經過這段時間的煎熬已經恐慌到了極點。 “哈哈……武林圣地啊……哈哈……”獨孤敗天意態悠閑的走了出來,“哈哈……圣地?你們的圣地長老何在?哈哈……” 整個長生谷內都在回蕩著獨孤敗天如雷般的狂笑聲,激蕩的音波另谷內的花木簌簌顫抖,樹葉、**紛紛揚揚自空中飄落而下。 群雄痛苦不堪。 獨孤敗天再也不掩藏自己強大的帝境氣息,帝級神識如水一般蔓延開去,浩浩蕩蕩如滔天的怒浪一般,無盡的殺機,冷冽的殺氣,洶涌澎湃。 在場的每一個武林人都感覺自己如同怒海中的一葉小舟一般,飄搖飄搖,時刻有傾覆的可能。 “你們這幫虛偽可惡的家伙去死吧……” 站在最前列的幾十個武林人感覺自己的腦海如受針扎一般疼痛起來,最后口溢鮮血,倒地而亡。 這一突發事端另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何等的功力啊,僅僅片刻間的精神交戰已讓數十位武林高手死于非命。 超強! 恐怖! 每一個人都戰戰兢兢,心中惶惶不安,此時在場的高手終于相信江湖中那個可怕傳言,獨孤敗天成帝了,此刻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個冷血魔王是一個只在傳聞中才能出現的武帝。 不死魔帝在武林中橫空出世! “他……他是……一個……帝境高手……”一個武林人大叫起來。 “魔帝……” 魔帝這個恐怖而又響當當的名號落在了獨孤敗天的頭上。 “哈哈……”獨孤敗天仰天長笑,浩蕩的精神波動跟著他的笑聲一起一伏。 “月兒你要仔細的看著,這是我為你做的第一步,用無盡的鮮血沖開地獄的大門。” “你們這幫卑劣的無恥之徒受死吧,殺!” 獨孤敗天如雙眼盡赤,臉上露出近乎邪惡的殘酷笑容。他舉起手中的闊劍如虎入狼群一般,沖殺突擊。他所過之處,光芒璀璨,無匹的先天劍罡無人能夠抵擋,斷劍、碎刀掉落滿地,斷臂、殘腿在空中拋飛,滾滾血浪在空中噴灑,鮮血飛濺,血霧飄揚,濃重刺鼻的血腥味另人欲嘔。 獨孤敗天似乎非常**這種鮮血飛濺的快感,開始時他還激發出無匹的先天劍罡去殺敵,到最后他干脆斂去劍罡,完全憑借鬼魅般的速度,在人群中砍來殺去。闊劍鋒利的劍刃都被他砍卷了,無數殘破的身體倒在他的身后,尸體肚內流出的那些那花花綠綠的器官、臟腑,腥臭的讓人直欲昏迷。鮮血早已染紅了他的衣衫,他如同從地獄歸來的修羅一般,渾身上下血紅一片,猙獰恐怖。 上百的武林人面對這樣一個嗜血魔王,泛起一陣無力感,無數的刀劍折裂在空中,大批大批的武林人倒在了血泊中。 獨孤敗天**的殺戮,運轉到極限的神虛步另他如鬼魅一般,他身影過處必有血尸伏地。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地上血流成河,陣陣血霧蒸騰而起。 “叮” “當” 兩聲金屬交擊的聲音另早已陷入**的獨孤敗天清醒了過來,一柄長劍架上了他已卷刃的闊劍。 “你這個丑鬼是誰?”獨孤敗天已經感覺出了來人的王級修為,是這次參與圍剿他當中僅有的兩名王級高手之一。 來人臉上花花綠綠,涂滿了顏料,細看之下竟然是一只烏龜。來人慘笑道:“你不認識我了嗎?” “是你,修羅天王趙程。”他記起了這個人,從前從和他交過手,也聽說不久前他曾被血魔找上過,想不到竟然變成了這副樣子。 “活該,你這是報應,你們這幫王級高手老眼昏花、善惡不分,竟然在全武林發下天王必殺令,對我誅剿,今天你的死期到了。”獨孤敗天怒喝著,身上涌出一片紫黑色魔氣。 “去死吧。”他大喝道。 先天劍罡化做一條經天巨龍向王級高手沖去,璀璨的光華另長生谷內所有的人都不得不閉上眼睛。 “轟” 趙程手中的長劍碎裂成了無數段,他整個人如被抽去了生命一般,萎靡不振。 獨孤敗天闊劍再起,鋒芒過后,趙程被斬成了十六段,血雨飛揚,在魔帝的全力出擊下,他竟未走過三招,一代天王高手就此隕落。 突然一縷淡淡的殺氣向獨孤敗天襲來,他腳踩神虛步,于萬分之一秒間躲過了死神的深情之吻。 又是一個王級高手,來人一身黑衣,蒙頭遮面。 “天下第二殺手組織的?”獨孤敗天冷冷的問道。 “不錯。”來人的聲音也同樣冰冷。 “去死吧。”獨孤敗天狂怒,在這一刻他又失去了理智,身上的魔氣**涌動,比之剛才和趙程對戰時的氣勢還要強上幾分,他的身后隱隱出現一個巨大、猙獰的魔頭。 無盡的罡氣、璀璨的鋒芒在獨孤敗天身前匯成一片巨大的光幕。 “碎!”他大喝道,右拳直揮而出。 “噗”拳罡擊碎了殺手的長劍,擊散了他的先天劍氣,也擊碎了他的整個身軀,這個達到王級境界的殺手被獨孤敗天一拳生生擊碎了,只在空中留下一大片血霧。 長生谷如地獄修羅場一般,到處是死尸,到處是鮮血,獨孤敗天還在驚行著無休止的屠戮。 慘叫、怒嘯、驚恐絕望的尖叫…… 長生谷終于復歸平靜,獨孤敗天高大的身影獨自立在無數死尸之上,他腳下是滾滾沸騰的血水,血霧彌漫在整個長生谷上方。 睥睨天下,惟我獨尊! 這一役,漢唐帝國武林五百群雄無一人活命,全部葬身于長生谷,長生谷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