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1 落天峰

一座飄渺的山峰,山上積雪盈尺,一座宏偉的大殿矗立在山巔之上,這就是名震千載的落天宮。 在宮殿前的廣場上無數落天宮的弟子在演練武藝,這一門派的功法修煉出來的功力至寒至陰,端的是一門奇功絕藝。廣場上無數人擊出的掌力和天空的雪花相遇后,竟然將所有雪花冰封了,在空中形成一片巨大的薄冰,但接下來,薄冰就被后來的掌力擊碎了,化作冰刀向遠方擊射而去。 落天宮的當代宮主冷鋒和其夫人看著宮內年輕弟子所學日益精進,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但細看之下就會發現他們的笑容背后藏著深深的憂慮。 夫妻二人在擔心他們的女兒冷雨,冷雨是他們唯一的子女,可謂視若珍寶。三個月前冷雨功力大成,接近王級境界,那時她突然要求進入落天宮的禁地落天洞去尋找那失落的神功————飛花飛葉落天功。冷鋒夫婦深深知道這個禁地有多么危險,千年來無數的落天宮杰出弟子先后走了進去,但沒有一人再走出來,所以他們當場就拒絕了冷雨的要求。但冷雨倔強無比,硬是以死相挾,非要進入那傳說中的禁地。 最后沒有辦法,冷鋒答應了她的要求,在臨進落天洞之前,派中一位功力高深的長老助了冷雨一臂之力,另她的修為達到了王級境界,冷氏夫婦也稍稍安了些心。 可是事情已經過去三和多月了,冷雨自從進去之后一直沒有出來,夫婦二人心焦不已。派中功力高深的長老們也不住搖頭苦嘆,豪無疑問,落天宮再次失去了一個杰出的弟子。 落天洞這個極為神秘的所在,藏著太多的秘密,自從數千年前落天宮創派以來,走進此洞能夠活著出來的人不超過一手之數,但每一個能夠活著出來的人都功參化境,此后苦修半生,皆達至了圣級境界。但另人遺憾的是每一個圣級高手都沒有將里面那傳說中的寶典————落天功取出來,在后輩的再三追問下,有幸成為圣級高手的一位祖師道:“神功不是每個人都能練的,若想練成落天功,必親身去落天洞體驗極寒之苦,能夠活下來的人才有資格練成神功,不然即使得到了功法,強行去修煉,也難逃冰裂的下場。” 冷鋒夫婦想起女兒那可愛的模樣就心傷不已,他們待廣場上的弟子散去之后,攜手在山峰上遠眺。 突然,一聲長嘯自山下傳來,如滾滾雷鳴一般。 “武學后進獨孤敗天前來敗山。” 冷鋒夫婦心中一震,對于這位將武林攪的天翻地覆的超級恐怖存在,他們可謂如雷貫耳,況且落天宮的銀髯道人還和獨孤敗天曾經起過沖突,在獨孤敗天一出道的時候,他已名傳落天宮了。但是冷鋒夫婦都知道銀髯道人的脾氣與稟性,知道十有八九,錯在于他,所以他們沒有找獨孤敗天的麻煩。到是他們的女兒曾經下山調查過此事,但他們卻一直不知道冷雨和獨孤敗天之間發生的事情。 這幾日魔帝之名傳遍了天宇大陸的各個角落,長生谷血案震驚了整個武林,各派一直在注意著他的舉動,然而他卻像憑空消失了一般,再無蹤影。 其實這是獨孤敗天故意為之,他要曾經圍剿過他的武林人每一天都生活在焦慮、恐懼的噩夢之中。沒有消息,對于他們來說,是一種折磨,是一種煎熬,當他們內心惶恐到極點,臨近崩潰的那一刻,就是他出現的時候。 獨孤敗天思前想后,覺得應在這段時間將他和冷雨之間的事了結一下,所以今日他登門拜訪。 落天峰上一陣大亂,所有弟子蜂擁而出,聚集在了落天宮的廣場上。宮內隱修的長老也紛紛出關,走出了大殿。 獨孤敗天一身淡藍色衣衫被風雪吹的獵獵做響,他大步向落天宮的廣場走去,強大的帝境神識沒有刻意外放,但沉凝的氣勢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絕頂高手的風范。 望著由遠而近的獨孤敗天,落天宮眾人心中多少有些忐忑,雖然派中高手無數,但畢竟這位傳聞中的恐怖人物有著太多的傳奇,另人心存畏懼。 “武學后進獨孤敗天拜見各位前輩。”獨孤敗天沖著站在最前面的一排長老和冷氏夫婦抱了抱拳。 所有人都長出了一口氣,看樣子魔帝不是大動干戈而來,要不然不會這樣客氣。 “獨孤公子不遠千里,拜訪我落天一派,不知所為何事?”冷鋒道。 “您是?” “我是落天宮宮主冷鋒。” 獨孤敗天吃了一驚,沒想到面前這個中年人就是冷雨的父親,看著眼前之人,他心中一陣慚愧。 “前輩可否借步說話?” 冷鋒一愣,有些意外。 獨孤敗天連忙道:“前輩放心,晚輩決沒有惡意,況且落天宮藏龍臥虎,您背后的那位前輩也已經達到了帝境,就是我想在這里撒野,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說到這里,他眼中閃過兩道寒光,向那個須發皆白的老人掃去。 那個老人步履從容的走了出來,沖著獨孤敗天笑道:“后生可謂啊,沒想到你這樣年輕就已經達到了帝境,更沒想到你一眼就發覺了老夫的修為。” 落天宮上下一片震驚,門人弟子從來都不知道落天宮中有一個帝境絕頂高手存在,就連冷鋒都不知道他這位散漫的師叔已達到了帝境。 獨孤敗天道:“強者的氣息無論怎樣掩藏,都是蓋不住的。” 老人點頭道:“很好,很好,我還算明智,沒有接受那些老家伙的邀請,到山下去誅剿你,不然恐怕我的老命就扔在外邊了。我這人散漫慣了,不喜在武林中多事,只要你不對落天宮施威,外界中事與我無關。” 獨孤敗天道:“之前,落天宮并沒有派人追殺過晚輩,所以晚輩決不會刀兵相向。我這次來,真的只是為一些私事而已,冷宮主可否借一步說話?” 冷鋒對著那些門人弟子道:“你們都退去吧。” 門人弟子漸漸散去,只剩下一干長老和冷氏夫婦留在了當場。 “獨孤公子請進宮中談話。” 一邊走,獨孤敗天一邊心虛的問道:“冷小姐在嗎?” 一聽這話,冷氏夫婦臉上便露出了戚容,冷雨的母親道:“雨兒她……”說到這里,她禁不住哽咽了起來。 這時別的長老也漸漸散去了,只剩下那個達到帝境修為的老人還在,老人道:“雨兒走進了我們落天一派的禁地落天洞,一去三個月至今未還。” “什么?”獨孤敗天忍不住驚叫出聲,他對于落天宮內的落天洞也曾有耳聞,這是一個有去無還的恐怖所在,他沒想到冷雨會走進洞中。他心下明白,冷雨一定是為求神功,才甘愿冒此兇險,然而她迫切的想要修煉成神功,恐怕和他大有關聯。冷雨極有可能聽聞身在江湖的他,功力不斷突飛猛進,知道如果找他報仇的話,一時不是對手,才出此下策。 那個帝境修為的老人又道:“雨兒在進洞之前,在我的幫助之下,已經步入了王級境界,在洞內應該能夠堅持一段時間,但如果再過幾天還不出來的話,恐怕……唉!”說著,他長嘆了一聲。 獨孤敗天對冷鋒道:“前輩,可否領我到落天洞口一觀。” “當然可以。”帝境高手代冷鋒回答了他,并率先想前走去,冷氏夫婦和獨孤敗天跟在他的身后。 落天洞在宮內的最幽深之處,暗黑的洞口像遠古惡獸的巨口般猙獰、恐怖,仿佛欲吞噬世間的萬物,至陰至寒的冰冷氣息另幾人呼出的氣體瞬間就變成了冰花落在了地上。 望著那漆黑無比,沒有半點光芒的落天洞,獨孤敗天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就是落天宮武學源泉的所在?這簡直是地獄的大門。 帝境高手道:“落天洞呈螺旋形通往地下,里面是一個未知的世界,千年來我派內無數杰出弟子欲探究竟,都一去不復還,漸漸的人們將這里遺忘了,很少再有人鼓起勇氣闖入這塊禁地了。人們更相信這是通望地獄的通道,而非藏有神功的迷宮。” 冷鋒夫婦陣陣心酸,想象著女兒在這個如魔窟般黑暗的地穴里,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不可與預測的事,他們心中惶惶到了極點。 至陰至寒的漆黑洞口,向外泛著讓人難以忍受的刺骨寒氣,隱隱間還有一股森然的氣息…… “這……”獨孤敗天一臉狐疑,他轉頭望向那名帝境高手。 “不要看我,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那股森然的氣息隔斷時間就會冒上來,但要不了多久就會消失。下面是一個無法預測的世界,誰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究竟怎樣?”老人古井無波,語氣平淡:“上千年來,這股森然的氣息最強的時候曾經沖破落天宮的大殿,直上高空而去,弱的時候就像現在這個樣子,若有若無。我也曾經按耐不住好奇,想下去看一看,但我這個老頭子天生怕死,最終沒有付諸行動。也許哪一天,當我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會下去一觀究竟,這樣死也沒有什么遺憾了。” 獨孤敗天強大的帝境神識瘋狂向落天洞內涌去,他想感知一下,下面那個未明世界的點點訊息。然而他失望了,除了能夠感受到里面的森然氣息加重了一些外,他什么也感覺不到,只覺得里面空曠無比,仿若一片無盡的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