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2 落天洞

獨孤敗天并沒有就此放棄,他的神識感應著那股森然的氣息,和他們不住的糾纏,這是靈識的交融。另他奇怪的是那森然的氣息似乎靈智微弱,僅僅是一股能量波動而已,但卻透著一股他異常熟悉的氣息,和在通州城底下宮殿的感覺一樣,仿佛這里有著和他生命相連的東西,但決沒有通州城地下宮殿的那股波動強烈。 獨孤敗天心中震驚不已,他不明白為何會這樣。他忍不住問冷鋒道:“冷前輩,落天宮建派已經多久了?” 面對他突兀的話語,冷鋒明顯一愣,但很快又做出了回答。 “落天宮大概在五千年前建派,距今五千年了。” “好悠久的古派啊!”獨孤敗天嘆道,接著他又問道:“建派之時,是否這個落天洞就已經存在了?” “不錯,據傳說開派祖師就是因為不小心掉進了落天洞,而因豁得福,成就了一身無上神功。功成之日,冰封十里,冰花雪葉漫天飛舞,所以神功被后世弟子稱為飛花飛葉落天功,甚至有人謠傳,神功曾經擊落過天上的一座天宮,所以也有人稱它為飛花飛葉落天宮。正是因為在此得功,所以祖師在此開派,創下落天宮一脈,但他教給門人弟子的卻是殘缺的功法,并告知弟子,若想修煉完整的神功,非親身涉險步入落天洞不可,但失敗的話,也就意味著失去了生命。” 獨孤敗天若有所思,道:“這樣說來,落天洞是一個古老、久遠的存在,而貴派開派祖師的神功也并非自創,而是來源于此?” “正是。” 獨孤敗天憑著一種微妙的直覺,這個落天洞好象與他有著莫大的關聯,他欲一探究竟。他有這種想法,也因為他最近功力大成,所謂藝高人膽大,況且這個如地獄門戶般的洞穴,對他來說真的有一股吸引力,另他欲探其中的奧妙。 “前輩我打算下去一探究竟,如若冷小姐在下面,我會把她救上來的。” 冷鋒夫婦大吃一驚,到現在他們還不知道這個不死魔帝為何找上落天峰來,此時聽他如此說,更是不明所以。 看著他們詫異的樣子,獨孤敗天心懷愧疚,道:“我在江湖中曾經欠過冷小姐一份人情,這次就是報恩而來,既然冷小姐已然進入了落天宮這樣的險地,我只有將她救出,才能夠報答她了。” 這是多么的大人情啊,要以自己的性命為賭注,這人情未免太大了吧,冷鋒夫婦狐疑不已。 獨孤敗天道:“冷小姐曾經救過我一命,救命之恩,我自當以命相報。” 旁邊那個達到帝境修為的老人開口道:“讓他下去吧,我看他真的欠雨兒一個天大的人情,如果他不下去,他這輩子也不會心安的。”老人別有深意的看了獨孤敗天一眼。 獨孤敗天冷汗直流,心中慚愧無比,心想:“這個老家伙眼光好銳利啊,難他已經知道了,嗚……丟人啊,好象被這個老頭赤裸裸的看著一般。 冷鋒夫婦推辭道:“這怎么能行呢,里面太過兇險了,獨孤公子這一去,吉兇難料,我們心中難安啊。” 老帝境高手道:“放心吧,我老頭子已經為雨兒占卜過了,她非得貴人相助才能夠脫困而出,這個貴人應該就是獨孤公子了。” 聽老人這樣一說,冷氏夫婦好象在迷霧中看到了一絲光明一般,當下激動的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的卦相一向很準的,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冷雨的母親道:“真的嗎?我怎么沒聽說過您會占卜啊?” “這個……剛學不久,近幾天才為門中弟子占卜,他們都說很靈的。” “哦。” 獨孤敗天:“……” 冷氏夫婦懷著萬分感激的心情,目送獨孤敗天走進了暗黑的落天洞。 “這個老頭擺明了要推我進來,真是……找這么爛的借口……” 落天洞內暗淡無光,伸手不見五指,獨孤敗天迂回曲折而下,螺旋的洞府像山路十八盤一樣,蜿蜒曲折。 即使他已功達帝境,森冷的寒氣還是讓他感到皮膚陣陣麻木,可以想象當時僅達到王級境界的冷雨走下來之時,要面對多么殘酷的極寒之苦啊。 不知道走了多久,獨孤敗天感覺地勢逐漸平緩了下來,但這里也更加的寒冷了,如果吐出一口口水,口水離口的瞬間就會變成冰塊,落在地上后會傳來清脆的碎列的聲音。 他暗暗咋舌,又過了一段時間地勢徹底平緩了下來,他估計已經到了山腹深處。 這時前方漸漸傳來微弱的光亮,他快步向前走去,只見一顆顆明珠鑲嵌在他頭頂上方的冰壁中,將整個通道照的如同白晝一般。 這里和通州城的地下宮殿何其的相象啊,只不過那里是白玉雕刻而成的一座豪華到極點的浩大宮殿,而這里是則是依天然寒冰開鑿出來的。獨孤敗天瞬間把握到了什么,但馬上又失去了那絲靈感。 從黑暗走進光明之后,這里的氣溫更是急驟下降,寒冷的氣流涌在身上,如刀割一般難受。在這個明亮的所在,獨孤敗天已發現了幾十具冰雕,那是被生生凍死在這里的人,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毫無疑問,這些都是落天宮曾經的杰出弟子,欲尋寶典而未果,死在了這里。 越向里走,冰尸越多,獨孤敗天暗暗心驚,這數千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這里,看著那些冰雕,他一陣感慨,這都是千年前的前輩啊,神功吸引了這么多人,也害了這么多人,人的玉望啊…… 到后來尸體漸漸少了,能夠走到最里面來的都應該是高手,起碼達到了王級境界。但他們的下場很慘,死后身體被生生凍裂了,碎了一地,連一具完整的尸身都沒有。幸運的是,到現在獨孤敗天還沒有發現冷雨的尸體。 又過了半盞茶的時間,獨孤敗天走進了一座大殿之中,在這里寒氣已另他都感覺吃不消了。陣陣暈眩的感覺襲上他的心頭,他的肌膚已經麻木的沒有感覺了。 在這一時刻,他體內的三大神訣和不死魔功突然于平常十倍的速度運轉起來,暈眩的感覺漸退,他神智復歸清明。 “好險啊,這里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他現在真的有些懷疑冷雨是否還活著,連他這個身懷神訣的帝境高手都如此狼狽,更何況是她一個王級高手呢。 “應該還活著吧,她自小就開始修煉這寒功,應該能夠適應這里的溫度。”他暗暗的安慰著自己。 越過這間大殿,他步入了另一間大殿中,這間大殿比前一座不知要恢弘多少倍,廣闊的殿堂,璀璨的明珠,如夢似幻,冰壁上刻滿了各種各樣的符咒,以及各種圖騰。 三個碎裂的尸體散碎在地,大殿的正中還有一尊冰雕,一個秀美絕倫,但有些冷艷的女子被冰封在了里面。 “冷雨!”獨孤敗天失聲驚叫。 冰中的冷雨若有所思,她的眼凝視著冰壁上的那些符號,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這……難道我來遲了一步?”獨孤敗天呆呆發愣,對于這個女孩他并沒有多少感情,心中更多的是愧疚,但此刻他真心希望能夠救她活命。 看著冰中女孩那如玉的容顏,他有一種心痛的感覺,可以說全都是因為他,她才會如此。他走入江湖以后,江湖負他太多,但他也負了人,這個人就是冷雨。 他伸出雙手,運起全身的功力向冰雕涌去,一陣白霧過后,冰塊漸漸融化,但水氣馬上又在不遠處結成冰落在了地上。 冷雨的完美身形從冰雕中解脫了出來,但身子還是僵硬無比。 獨孤敗天剛想再次運起功力,正在這時傳來一聲怒喝:“誰在打擾我徒兒練功!” 冰冷的聲音如刀鋒一般,讓獨孤敗天感覺寒的刺骨,冷的透心,他沒有想到在這座冰殿中還有其他人。 “哪一頭,哪一頭在犬吠?”獨孤敗天被剛才的聲音嚇了一大跳,心中極起不爽,言語毫不恭敬。 “小子你就是這樣跟長輩說話嗎?” “我知道你是人是妖啊,更別說長輩了,你誰啊,躲在暗中為何不敢出來?”其實他的內心非常忐忑,說換之人的聲音飄渺不定,讓他根本尋不到蹤跡。他自己也會類似的傳音功法峰回九轉,正是因為這樣,一般情況下,他很快便能夠找到傳音之人的確切位置。但如今他卻找不到發話之人的絲毫影跡,所以他有些震驚,說話之人的功力明顯要高于他。 “我?哈哈,恐怕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人記得我的名字了。小子,我看你挺關心這個女孩的,我知道你對他沒有惡意,所以你最好聽我的,不要再動她了。她正在修煉我傳給他的落天訣,沒有什么危險,但已經到了緊要關頭。” “落天訣?落天功,落天訣……。”他低聲念了幾遍,恍然大悟,原來這里所謂的神功是九大神訣之一。 “這個人是誰,冷雨的父親不是說千年來從沒有人從這里活著出去過嗎?難道他是……” 獨孤敗天震驚無比,他知道自己遇上了傳說中的武圣,一個數千歲的老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