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13 冰殿

“老怪物……居然他媽的是一個千年老怪物。”獨孤敗天喃喃出聲,千年來還沒有人從這里走出去過,這個人的年齡起碼在千年以上,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武圣。 “小子你在罵誰?誰是老怪物?” “我在說老混球,老混球是老怪物。” “氣死我了……哪來的調皮小鬼竟敢如此大膽,見到老祖宗不趕快磕頭行禮,竟然還敢口出不遜。” “轟隆隆” 一陣大響過后,大殿一面平滑的冰壁突然大開,從里面飛出一個碩大的冰塊,冰塊發著淡淡的白光,森冷徹骨。 “我靠,傳說中被凍死的人,被封在了冰里。”獨孤敗天叫道。 冰塊在他身前一丈之處停住了,里面隱隱現出一個人影,光華不斷閃動,人影越來越清晰,接著現出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老人蒼老無比,皮膚干裂,瘦骨嶙峋,就像一個帶著皮的骷髏一般。可怖的是這個皮包骨頭的老人全身都鑲嵌在冰塊之內,但還能夠說話。 “小子你是落天宮多少代弟子,怎么對祖師毫不尊敬?你師傅沒教育過你嗎?見到祖師還不下跪?” 老人嘴角沒見動,但聲音卻在獨孤敗天心中響起。 “你是落天宮的開派祖師?” “不錯。” “我暈!”獨孤敗天真是大吃一驚,他竟然見到了落天宮的開派祖師,一個五千年前的人物。“見鬼了,我他媽的居然見到了一個五千年的老怪物。” 初見血魔時,他已經大吃一驚,沒想到今日碰到一個更老的家伙。 “小子你真是太無禮了,見到本祖師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不遜。你資質超凡,忍受住了至陰之地的極寒之苦,我本想傳授你一些本領,但你這個不肖子孫居然這樣不懂道理……我真的很愛惜你這個人才,但是你太讓我失望了。落天宮是一個尊師重道的地方,決不能允許辱罵祖師的弟子存在,今天我要親自清理門戶。” 獨孤敗天如大夢初醒一般,解釋道:“這個……老怪……那個前輩,我不是有意的,我實在是太吃驚了,沒想到在這里能夠見到落天宮的開派祖師。” “哼” 冰塊中人其實并不想要獨孤敗天的性命,他見獨孤敗天走到這里居然毫無異樣,心下頗為震驚,立刻起了收徒之意。剛才只是嚇他而已,見這個小子已經道歉,心中立刻歡喜不已。落天宮已經千年沒有出現過什么出類拔萃的人物了,沒想到這短短的兩個月就被他碰到兩個資質不凡的青年男女,尤其是這個男子更是潛力無邊,以他圣級修為都有一股摸不著深淺的感覺。 “你這個小子真是古怪的很,若是別人早已跪下,向我求取神功了,你到好,好象我要求你一樣。” 獨孤敗天笑道:“既然前輩想指點我一二,就是我不跪求前輩,您也會給我一觀落天訣的。” “嘿嘿,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你這個小子真是自負的不得了啊!” 獨孤敗天道:“我無意隱瞞前輩,實話和您說吧,我并非落天宮弟子,并不在意落天訣。我之所以來到這個至陰至寒的所在,完全是為了她。”說著,他用手指了指仍處于僵硬狀態的冷雨。 “哦,你不是落天宮弟子?你沒有學過落天訣的殘缺功法,你是如何抗住這至陰極寒的?難道你身懷其他神訣?” “不瞞前輩,晚輩的確修煉過其他神訣。” 冰中的老者聽到此話后,驀然睜開了一直緊比的雙眼,他眼窩處的寒冰立時出現道道裂痕,兩道寒光透冰而出。 “是何神訣?” “驚天訣、戰天訣、嘯天訣,還有我我體質變異后出現的不死魔訣。” “什么?”老人驚叫了起來:“居然身懷三大神訣,還竟然是不死魔體,你究竟為何人,你到底為何所來?” 獨孤敗天道:“我說過,我為冷雨而來,就是現在那個渾身僵硬的女孩,我要救她離開這里。” 老人眼中射出的兩道寒光幾乎化成了實質,兩道光芒如同利劍一般。 “難道你不是別有所圖而來?” “我身懷三大神訣,這里還有什么值得我冒生命之險來圖謀呢?”說完這句話后,他體內各種神功突然不受控制的自行運轉起來,一股澎湃的魔氣自他體內散發而出。 魔氣在獨孤敗天的背后凝成了一個巨大的魔相,凜然的霸氣,無匹的威勢,另整座冰殿都充滿了魔息。 冰塊之中的老人震撼無比,但沒有絲毫動作,只是冷眼旁觀。 此刻獨孤敗天心中幾許彷徨,幾許茫然,他忽然感到一種遙遠而又親切的呼喚,自前方微弱的傳來。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當碰到大殿的冰壁時,冰壁自動分開,一條暗淡無光的甬道通向遙遠的未知所在。獨孤敗天堅定不移的向前走去,冰塊之中的老人緊緊相隨在后。 波動越來越強烈,且伴隨著一股森然的氣息,走道甬道的盡頭后,早已出離了冰層,一扇巨大的石門出現在獨孤敗天的眼前。他不經思考,用力推去,石門轟然大響,向旁轉去。 冰塊之中的老人眼中先是閃過震驚的神色,而后又露出了驚喜,喃喃自語:“從來沒有被人打開的封印之門居然被人輕輕的推開了,天那!哈哈,太好了……” 石門被推開的一剎那,石門內光華璀璨,一道森然的殺氣直沖而出。 冰塊之中的老人大叫一聲不好,如電光一般退出了甬道,來到大殿之后,整個冰塊散發出一片白色的光芒,將冷雨護在了里面,移到了一旁。 森然的殺氣與他們擦肩而過,落天峰落天洞口一道璀璨的光芒直沖而出,沖破了大殿,沖上了云霄,方圓千里皆見到了這道光束,所有隱藏于世外的絕世高手都感應到了這股森然的殺氣。 天魔谷,天魔銅像一陣晃動,整個天魔谷都跟著震蕩不已,一聲不甘的魔嘯自天魔銅像傳出,聲入云霄。 一座無名小島的周圍狂濤怒起,駭浪滔天,萱萱的師傅仰天長嘯,聲震長空,云霧盡散。 天宇大陸各個角落分別傳出不同絕世強者的氣息,短短的一瞬間,塵世間的帝境高手紛紛感應到了傳說中的圣者氣息。 此刻獨孤敗天置身于一間石室內,他身后那巨大的魔相手中正攥著一把似鋸非鋸,似刀非刀,似劍非劍的東西,萬丈殺氣皆是從它發出。 隨著魔相的神色越來越猙獰,他手中那怪模怪樣的東西光華逐漸暗淡,最后變成了普通的一把鐵器。 “哧” 長條形的鐵器插在了獨孤敗天腳下的石板中。 他用力拔了出來,仔細打量,說他是鋸,他沒有鋒利的鋸齒,只有圓潤的曲線,說它是刀也不是,說它是劍更不像。 獨孤敗天看來看去,怎么都覺得像一把怪模怪樣的鑰匙。 這時置身于冰塊內的老人再次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他激動道:“終于讓我等到了,終于讓我等到了,哈哈……” 獨孤敗天詫異的看著老人,不明白他為何如此失態。 “老怪……那個前輩,你怎么了?” “哈哈,我可以脫困而出,遨游四海了,哈哈……” “拜托,您老人家將事情說清楚一些,不然會急死人的。” 過了好長時間,老人才逐漸平靜下來,道:“既然你能夠輕松的推開那道自上古時期就被封印了的石門,說明你必然具有不凡之處,有些非絕世高手不得而知的秘密,我告訴你也無所謂。” “我老人家早已達到了古武圣的境界,整天呆在這一個地方,如果不是進行了自我冰封,在巡天者百年一次的巡視當中,我早就被發現了。現在,我終于解脫了,終于完成了我的任務。哈哈……此后我可以遨游四海,可以輕松躲避過那些巡天者了,再也不用戰戰兢兢的過日子了。哈哈,這樣的話,再過幾千年,我老人家就不用怕他們了,哈哈……我自由了。” “什么亂七八糟的,我怎么聽不明白啊,您能不能說清楚一些。” “我太激動了,我再簡單的和你說一下吧,五千年前,我誤入這座極寒的地底冰殿,就是在你要找的那個小丫頭所呆的地方,我看到了冰壁上那些奇怪的符咒。細看之下,才發覺竟然是一種古文字,憑著我當時高深的古文造詣,我很快就讀懂了上面的內容。冰壁上的內容竟然是一部深奧的武學功法,我在這里食飲冰髓,一呆就是三十年,終于將上面的武學修煉完畢。” “可是就在那時,一道魔影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雖然很震驚,但并不慌亂,因為我神功已成,管他神魔鬼怪,我都不怕。可是那該死的魔影并沒有和我動手,只是和我說了幾句話,說我習練了被詛咒的落天訣,一生都要在這里當守護者,不然難逃功散之厄。我只當他放屁,可是誰知……他媽的……”老人說到這里,激動不已,忍不住罵了起來。 “被他說中了,我離開這里后,不到一個月,就感覺功力日減,生命之能飛快的消逝,沒辦法我又回來了。回來之后,一切不適都消失了,真他媽的怪。后來,那道魔影讓我發毒誓,一直在這里守護下去,直至有人來到這里,不以武力推開石門為止。后來我又在他的安排下創立了落天宮,以及制訂了一些規矩。這數千年來,不算你和外面那個小丫頭,只有四個人曾經成功的活著來到那座冰殿。另外還有三個人走到了冰殿,但瞬間就碎裂了。” “我按照以前那個魔影的吩咐,把落天訣傳給了他們,但奇怪的是他們離開這里后,并沒有發生與我類似的癥狀,根本就沒有受詛咒。我當時納悶不已,再次離開了這里,可是沒過幾天就被一個老不死的,比我還要老的一個混蛋找上了。直到那時,我才發現事情的真相,當初原來是那個老不死的在搞鬼,那個老家伙居然騙了我上千年,真是氣死我了……” 說到這里,冰塊之中的老人胸腹不斷起伏,冰塊又碎裂了許多。 “當初那個魔影原來是他裝扮的,我功力消失也是他搞的鬼。那個家伙簡直是個痞子,是個無賴,是個流氓。他告訴了我真相,但同時也警告我,說圣級高手不能夠隨便發毒誓的,如若不遵守,有一天真的會應驗的。” “我當然不再相信那個無賴,可是就在那時,不知道那個老流氓從哪里引來一批巡天者,我差一點被他們拿住。最后那個老痞子幫我躲過了一劫。可是……可是那個老坯子又威脅我,說我如果不老實回到落天洞守護那座冰殿,他每百年就會找我一次,為我引來巡天者,他媽的,這個老痞子,老無賴,老流氓,我X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