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4 驚變

第七卷魔帝傲世行十四章驚變 不死不滅第七卷魔帝傲世行十四章驚變 獨孤敗天雖然吃驚無比,但是更想大笑,居然有這樣的一個老無賴,簡直葷到了極點。[萬書樓。] “哈哈……”他終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居然有這樣的武圣,哈哈……真是笑死了,哈哈……” “你還笑……”冰中的武圣怒目圓睜,兩道宛若實質般的寒光直射而出。 獨孤敗天道:“咳……前輩您有沒有想過,那個老痞子算起來還是您的師傅呢,他沒有以大欺小就算不錯了。畢竟憑他的武力,要想難為您,還不是……嘿嘿……” 看著老人臉色不善,獨孤敗天打住了話語。 老人道:“他這還不算為難我嗎?將我困在這里五千年,整日如縮頭烏龜一般。我要是能打的過他,我一定……嘿嘿……”冰中的老人改變了一下冰塊的方向,似乎在小心翼翼的查看著什么,可見當初那個老無賴遺威之重,到現在還讓他有所顧忌,荼毒之深讓人咋舌。 “前輩您在找什么?“ “嘿嘿,沒什么。”老人尷尬的笑了笑。 獨孤敗天道:“前輩您就只知道這些,沒有別的要說的了嗎?” “嗯,沒了,就這些,那個老痞子沒告訴我別的什么,只讓我在這里守護。” 獨孤敗天晃了晃手中的長條形鐵器,道:“那個老無賴沒有提到過這封印之門后的東西嗎?這個東西到底是什么啊?如果是兵器怎么怪模怪樣的?若然不是,怎么會有那樣重的殺氣呢?” “讓我想一想,嗯,我想起來了,那個老痞子好象曾經說過門內藏著一把鑰匙,一把傳說中的鑰匙。” “鑰匙,沒搞錯吧,這么大個。”獨孤敗天用手晃了晃手中的巨大鑰匙,“當作兵器用都足可以了。” 巨大、而又怪模怪樣的鑰匙和他用的那把闊劍相仿,對于他來說還真是一把趁手的兵器。 “對,就是鑰匙,我記得清清楚楚。當時那個老痞子好象很傷心的樣子,說是替故人在看守著這扇封印的石門,門內藏著那位故人遺留的一把讓他那個時代所有武圣都垂涎而又懼怕的鑰匙。” “鑰匙?”獨孤敗天用手輕輕的摩挲,仔細感受著鑰匙上傳來的絲絲異樣波動,淡淡的哀意仿佛把他帶到了亙古時代。 他仿佛化身于一個無敵的存在,置身于百圣之間,手持鑰匙沖殺突擊……而后又大戰一批飛天遁地的巡天者……上天入地,縱橫人間界…… 悲壯的豪情如煙云般散去…… 獨孤敗天若有所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這把上古遺物。 冰中的武圣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道:“對了,我聽那個老痞子說,這把鑰匙好象是開啟什么神宮的唯一物件。” “什么神宮?”獨孤敗天焦急的問道。 “我想起來了,是月神宮。當時那個老混蛋就是那樣說的,說里面的東西重見天日之際,月神宮之門將再次大開。” 獨孤敗天雙眼猛的一亮,道:“他說過,月神宮在什么地方嗎?” “沒有。”冰中的武圣已現出了不耐煩的神色,道:“你這個小鬼問題真多,好了,我 馬上就要離開這里了,還有什么要問的,你就都問出來吧。” 獨孤敗天想了想道:“您的那些徒弟哪去了,按理說他們也應該成為武圣了。” 冰中的老人聽到這句話后,面現戚色,道:“死了兩個,消失了一個,如今我只能夠感應到一個徒弟的氣息了。” “死了兩個,消失了一個?” “兩個被人打死了,一個被人封印了,剩下的一個和我一樣,躲在一個深山中閉關修煉。” 獨孤敗天感到一陣悲哀,強如武圣也有這么多的辛酸和無奈…… 什么是最強?最強有如何?在世人眼中武圣已經是最強,但還是照樣有殺身、封印之禍,只要生活在這天地間,就不可能沒有煩惱。也許只有靈識寂滅,才真的能夠無風無波吧。 獨孤敗天道:“您打算帶走冷雨嗎?” 冰中的老人道:“不,她從來都沒有見到過我,當她凝視墻上的那些古字時,我只是念給她聽而已。如果她醒來后,你告訴她我已走了就行了。” 數完這些話后,老人身的冰塊開始龜裂,最后轟的一聲爆碎開來,瘦骨嶙峋的老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天地間的精氣瘋狂向這里涌來,冰殿之內如雷鳴,似鬼嘯,風雷陣陣。瘦骨嶙峋的老人被籠罩在一片光華之中,他如充氣的皮球一般,干癟的肌膚逐漸鼓脹,并且變的潤滑起來。 此過程大約持續了半個時辰左右,一個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出現在了獨孤敗天的眼前,老伯轉眼變成了大叔。 獨孤敗天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特異的事件了,但還是忍不住吃了一驚。 “那個……老人家,您不是金玉其外,那個……什么其中吧,這么轉眼間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哼” 中年人哼了一聲,不怒自威,他淡淡的道:“你好自為之吧,我要走了,如若那個小丫練功出了什么問題,你幫她一下吧。” 說完,他如電光一般如飛而去。 獨孤敗天恍若大夢一場,他手握怪鑰匙,想外走去。來到冰殿之后,看著冷雨那僵硬的身軀,他一陣嘀咕:“明明凍僵了嘛,那個老怪物硬要說在修煉神功。 他圍繞著冷雨轉了兩圈,想將她臉上結的一層冰花弄掉,但又想起了那個武圣的話,他又停了下來。 獨孤敗天在落天洞中已經呆了三天,在這期間他一直轉體內神功,抗拒著外界的至陰至寒。此外他不停的研究著手中的的怪鑰匙,另他失望的是,鑰匙再也沒有出現過任何波動,也沒有一點森然的氣息了,真讓人懷疑剛破除封印時,那直沖霄漢的森然殺氣到底是不是它發出的。 此時冷雨的身體之外又已經結了層厚厚的堅冰,將她曼妙的身體再次冰封。 十日之后,森冷的冰殿傳來陣陣精神波動,冰封冷雨的堅冰傳出陣陣生命的氣息。 獨孤敗天從沉寂中驚醒,他自地上一躍而起,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視著冰塊。 那股微弱的精神波動越來越強烈,冰塊陣陣晃動,冷雨的雙眼似乎有光華閃現。 “嘣嘣……” 自冷雨的上身開始,冰塊發生了龜裂,一塊一塊掉落在地。冷若冰霜的絕美容顏漸漸露了出來,美麗的雙眼漸漸有了神采,美目盼顧之間流露出湛湛神光。 驀然,她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獨孤敗天。 “你……是你……”冷雨秀麗的容顏慘變,雪白的肌膚剎那間變成了青黑色,緊接著她張嘴吐了一大口鮮血。 冷雨花容慘淡,瞬間失去了剛開始時的神采,她已走火入魔。 獨孤敗天大叫一聲不好,急忙來到了她的身后,雙掌送出一股渾厚的內力。經過三大神訣煉化而來的精純罡氣,源源不斷的向她體內送去。 神訣魔練得來的真氣,宛如涓涓細流在冷雨身體內游動,她臉上的青黑顏色漸漸褪去,血脈逐漸順暢。 三個月來,冷雨日夜苦修,修為日漸深厚,雖然還無法參悟透落天訣,但也已與帝境只有一步之遙。尤其是最后這十幾天,她陷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雖然身體僵硬無比,但她感覺自己的神識在凝練,越來越強大,體質也在慢慢的發生改變,這些跡象表明,她正在發生著脫胎換骨的變化。 冷雨信心百倍,她是千年來唯一一個達到此地的人,只要日后她勤修苦練,早晚有一天能夠像暗中指點她的那個前輩一樣,功參化境,悟通生死,達到圣級境界。 冷雨雖然不知道自己在那種似睡非睡、半昏未昏的狀態呆了多少時日,但也知道過去了好長時間。不過她萬萬沒有想到,睜看眼的一瞬間竟然看到了大仇人獨孤敗天,她又驚又怒。激怒攻心,外加她體內真氣剛剛運轉起來,所以她下子走火入魔,徹底陷入昏迷。 過了約有半個時辰,冷雨幽幽醒來,她感覺一雙溫暖的手掌正貼在自己的身后,精純的罡氣正不斷的沖刷著自己的穴道。走火入魔的癥狀不僅全部消失,而且隱隱要突破王級境界,邁入帝境。 冷雨感覺到了身后那熟悉的氣息,一下子知道了身后之人是誰,她心中百味雜陳,沒想到被大仇人救了一命。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是仇恨在支撐著她,如今仇人就在身后,而且在幫她破關,沖闖帝境,她忽然覺得不真實起來。 “仇人,仇人……”這個聲音在她心中不停的回響。 當她身體一震,沖破王級限制,邁入帝境的那一刻,冷雨的眼中泛出兩道森冷的寒光。她回身、出掌、發力,一氣呵成,纖纖玉手如玉一樣潔白滑潤,清冷的光輝瞬間襲上了獨孤敗天的胸口。 獨孤敗天被打的口吐鮮血,身子翻騰著倒飛而去,砰的一聲撞在了不遠處的冰壁上。一口口鮮血自他口中涌出,極寒的冰殿冷另那些熱血瞬間變成了血晶,獨孤敗天周圍的地上到處都是血紅的晶塊。 他不停的向外咳血,似乎無法停止。終于,他的臉色不再紅潤,變的蒼白無比。一層薄冰在體外開始凝結,眨眼間,獨孤敗天被冰封了,整個高大的身軀都被凍在了冰塊中。 冷雨心情復雜無比,雖然親手擊斃了仇人,但她的心卻一點也不快樂,幾許是失落,幾許彷徨,甚至有些茫然…… (推朋友的一本書:<大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