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5 仇消恨散

冷雨茫然的離開了落天洞,落天洞口傳來一聲清脆的嘯聲,整座落天峰的積雪簌簌顫動不已。 十日前,落天洞的森然殺氣直沖霄漢,另落天宮的門人弟子心驚不已,冷雨的父母更是心驚膽戰,十日以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如今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冷氏夫婦激動的哭泣起來。 “雨兒出來了……雨兒出來了……真是太好了……” 落天宮的門人弟子,向落天洞蜂擁而去,就連很少出現的一些老長老也都出關前來觀看。 冷雨清麗的容顏冷若冰霜,無形之中散發著一股迫人的氣勢,沉重的讓人喘不過起來。這是帝王之威,凝練的神識如大海一般宏大、壯闊,讓人心生敬畏,不敢正視。 那些長老和冷雨的父母穿過人群,來到了落天洞口,冷雨見到她的父母后,立刻撲了過去。 “娘……爹……” 三人抱作一團,冷雨強大的帝境氣息盡斂,臉上滿是淚痕,圍觀的落天宮弟子長出了一口氣,那種巨大的壓力終于消失了。 過了好久這一家三口才分開,這時落天宮中的那名老帝境高手走上前道:“雨兒你步入了帝級境界,真是可喜可賀啊,我落天宮一脈從此多了一名年輕的絕頂高手。” 其他長老也都露出了笑顏,紛紛稱贊: “落天洞千年未有生還者的噩夢終于結束了。” “我落天宮終于出現了一個奇才。” “千年古派將重振雄風。” 那名老帝境高斷了他們的話,道:“雨兒,獨孤公子呢,他怎么沒出來,難道他……” 冷雨的父母也著急的問道:“雨兒,獨孤敗天公子呢,他可是專為救你而去的,你沒見到他嗎?” “他專為救我而去?”冷雨驚呼道,同時眼中閃過一絲復雜難明的神色。 冷鋒道:“你沒見到他嗎?” 冷雨道:“沒……沒見到他啊……” 冷氏夫婦的臉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冷鋒道:“怎么會這樣呢,他怎么會消失在里面呢,他已經達到了帝級境界啊!” 冷雨的母親也道:“雨兒你真的沒有看見他嗎?唉,其實這個孩子挺不錯的,雖然江湖人把他說成了魔鬼,但我看他卻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他為了還你以前的人情,不遠前里來到落天宮,聽說你進入了落天洞后,毫不猶豫就走了下去,他是在拿性命來報答你啊。好人怎么會沒有好報呢……老天保佑……” 冷雨心情更加復雜,道:“他來報恩,說過什么嗎?” “沒有說什么,只是說一定要救你出來,就是以命相換也無所謂。” 冷雨聽后不再說什么,過了好長時間,才道:“我進去找找看……” 看著他父母又露出了擔心的神色,她道:“你們放心吧,我已經適應了里面的極寒之苦,再也不怕這落天洞了。” 眾人目送冷雨再次走進落天洞。 古老的冰殿一片沉靜,冷雨輕輕的走了進來。 此刻獨孤敗天全身皆被堅冰覆蓋著,冷雨運功打碎了堅冰,露出了獨孤敗天那高大魁偉的身材。但此刻他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他的呼吸早已停止,精神再沒有半絲波動,他的生機早已斷絕。 冷雨喃喃道:“你死了……我的仇報了……可是……可是我并沒有感到快樂,也許是聽到你不顧一切的來救我吧。你想補救嗎?你已經補救了,但又補救了什么呢?如果知道你是特意來救我的,也許我會留下你一條性命吧,但是你沒有機會說……現在一切都結束了,你再也不欠我的了,我對你也一點不愧疚,我們之間仇——消——恨——散……” 冷雨消失在了落天洞的黑暗中,“仇消恨散”四字久久在冰殿內回蕩…… 江湖大亂,不死魔帝威懾武林,江湖中和獨孤敗天起過沖突的人,每日都在惶恐中度過。然而不死魔帝卻如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了蹤影,另許多人更加惶惶不安,人們不知道他什么時候突然出現,再次制造血劫。 隱匿于塵世間的帝境高手,在茫茫人海中搜尋,魔帝這個后起之秀,另每一個人都不敢小覷。但他們不敢有大的動作,只能在暗中搜索,不然驚動了獨孤家的怒帝和司徒家的血帝,那將是一場江湖浩劫,除去這兩個人,還有一個恐怖的存在,為他們深深忌諱,那就是獨孤家的老武帝——獨孤飛羽。這個成帝數十年的老人,沒有人知道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何等境界。一旦將獨孤老人惹出,那將是一場可怕的災難,如果四帝聯手大戰江湖,那武林精英將會折損無數,這是一個不敢讓人正視的后果…… 江湖人在恐慌,帝境高手在尋匿……武林一片混亂…… 落天峰,落天洞,獨孤敗天的身上又結上了厚厚的一層冰塊,他已被冰封了十三天,厚厚的堅冰泛著妖異的光芒。絲絲精神波動從冰中傳出,波動越來越強烈…… 冷雨站在落天峰之巔,極目遠眺,望著那翻卷的云霧,她忽然有一種超脫感,人生百年,匆匆而過,個人的榮辱恩怨在百年之中不過短暫的一瞬…… “呵呵,我怎么了,仇報了,恨消了,我怎么有出世的感慨了。那個人人喊打的獨孤敗天有這樣的感慨才對,如果他放下了江湖中的恩怨會怎樣?可是他放的下嗎?” 冷雨明白,江湖對于獨孤敗天來說,就像獨孤敗天和她的關系,獨孤敗天能夠負荊請罪,以命相還,江湖能嗎?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恨,他放過哪一個,饒過哪一個? “我和你的恩怨,如同你和江湖恩怨的縮小版,呵呵,江湖啊……我幫了你們一個大忙!獨孤敗天,我也幫你做了一個選擇……死對于你確實不公平,但……唉!”一聲沉重的嘆息自風中傳出。 冷雨心中再無牽掛,她決定從此一心修武,以期有朝一日能夠堪破生死,達到傳說中的圣級境界。雖然她知道這條路很漫長,但她知道一定能夠達到,那位隱在暗中的圣者已經向她體內打入了一股圣元,經過獨孤敗天的助長,它已初見成效,助她邁入了帝境。假以時日,它會像一粒種子一樣生根發芽,最終長成參天大樹。當然這個過程需要她不斷的“澆水”,而這個“水”就是她腦中的落天訣。 風中再次傳來一聲嘆息,冷雨消失在了落天宮內。 十五日之后,落天洞冰殿之中傳來一聲清脆的崩裂,獨孤敗天身上的堅冰片片龜裂,大塊大塊的向下脫落,將他高大的身軀暴露在了出來。 此刻他臉色不再蒼白,恢復了正常的血色,他呼吸悠長,似乎處在沉睡當中。 冷雨的那一掌蘊涵了帝境的無上威力,將獨孤敗天胸腹內的五藏都震碎了,若是別人再無生還之理。但在那時他變異的身體保住了他的性命,不死魔功和不滅金身法訣自行運轉,讓他的生機不斷,維系了他的生命。 寒冰將他封住了,但不死魔功和不滅金身法訣卻飛快運行起來,十幾日間他處于一種假死的狀態,不死、不滅兩種功法在這種狀態下快速的進行著自我恢復,原本奄奄一息的軀體,最后終于徹底復原。 從生到死,從死到生,另獨孤敗天原本初級的不死魔功徹底大成,不滅金身再進一層,此后不必可意運轉,它們也會自動循環流轉,他的體質也又發生了一次變異,變的更加強悍。 其實生死的錘煉,對他產生的影響遠非這些,不經歷過生死,如何堪破生死之境,只有經歷過生死的人,才能夠更加把握住生死的奧秘,進而邁入圣級領域,從此永生于這天地間。 十五天的生死經歷,十五天的不死魔變,十五天的重塑金身,獨孤敗天百尺竿頭再進一步,他已經達到了帝境的顛峰狀態。 放眼整個江湖,如果世外的圣級高手不出,也只有那些成帝多年的老帝境高手能夠和他一較長短了。 魔帝當之無愧的武帝! 獨孤敗天悠悠醒來,發覺自己還躺在落天洞的冰殿之內,但身體卻沒有感到一絲寒冷,他知道的功力又精進了。 渾身罡氣洶涌澎湃,似欲爆裂開來,他忍不住仰天長嘯,激蕩的音波沖出了落天洞,沖上了落天峰。 長嘯持續了半刻鐘的時間,整個落天宮再次震驚,落天洞又見異動,怎不讓他們震撼。 所有落天宮的弟子都向那里涌去。 “這是誰,難道是那個獨孤敗天?” “他還活著?” “天啊!” “落天洞中又將走出一個活人,神奇!” 冷鋒夫婦在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他們心中一直為獨孤敗天的的消失而不安,滿是愧疚之情,如今聽到他的嘯聲,欣喜不已。 其他的長老人物也都向落天洞口趕去。 冷雨的心情最為復雜,十幾天前她眼看著獨孤敗天死去時,心中忽然有了一種解脫感,而后在落天峰上的感悟,徹底讓她淡去了心中的仇恨,但是此刻居然聽到了那本已死去的獨孤敗天的聲音……她心中大亂,過了好久才平靜下來。 冷雨猶豫了一下,向落天洞走去。 獨孤敗天將那把巨大的鑰匙別在了背后,自落天洞中一躍而出。 眼前人山人海,但他一眼就看見了面現焦急之色的冷鋒夫婦和那個老帝境高手。 他剛想上去打招呼,但一道寒冷的光芒照在了他的身上,他扭臉觀看,正是剛剛邁入帝境的冷雨。 一道微弱的傳音在他耳邊響起:“你冒死進落天洞救我,以命換命……你死后,我已原諒了你。但如今你復活了,看到你我無法忘記那段恥辱,無法抑制殺你的沖動,但你已經被我殺死一次了……你走吧,我們之間仇消恨散,你永遠不要再來落天峰,我永遠都不要再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