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7 敗帝

對面的帝境高手是一個中年人,外表看起來四十多歲的樣子,一雙眼睛如寒星般明亮。雖然只是隨意的站在林邊,但那如山似岳的沉凝氣勢,讓人決不敢小覷。 獨孤敗天向前邁了三大步,每一下都發出一聲大響,每一下另地面顫動一下,強大的帝境神識如怒海狂濤一般向前方的中年人涌去。 中年人姿勢不變,仍舊一副從容的樣子,強大的帝境神識迎了上去。兩股神識相撞在了一起,兩人身體都一陣劇烈顫抖。 獨孤敗天眼中爆出兩道冷電,體內罡氣瘋狂向前翻涌而去,他四周的雪如海浪一般向外翻滾而去。中年人也毫不示弱,強橫的勁氣散發而出,他身后的樹林傳來一陣“喀嚓喀嚓”數枝斷裂的聲音。 兩股罡氣在空中相撞在了一起,“轟”震天大響聲中,兩人各自退了幾步,地上的雪花到處飛揚,林間樹木轟隆隆倒下一大片。猛烈的罡氣四處激蕩,最后二人之間的地面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兩人雖未真個出手,但其間的兇險和動手沒有任何區別,帝境高手之間的對決,每一擊都含有驚天動地之威。 獨孤敗天冷冷的道:“哪一頭?為何阻老子去路?” “哼”帝境高手冷哼了一聲,道:“年輕人說話不要這么沖,當心風大煽了舌頭。” 獨孤敗天道:“我向來都是走在血雨腥風之中,些須小風算的了什么,你為何攔阻老子去路?” 中年人道:“呵呵,為何攔你去路,我想不用我解釋了吧,如今你心里應該明白,我們之間只能是一場惡戰,沒有別的話好說。贏了我,你踩著我的尸體過去。輸了的話,對不起,留下你的性命,還給死難者一個公道。” 獨孤敗天大笑道:“哈哈……好,說的正義凜然,我這個十惡不赦的魔,真的很榮幸你能夠賞臉和我一戰。嘿嘿,死難者?這天地間存在了太多的不公,誰能夠一一去明辯,我承認我所殺的人中有好人,有混蛋,其中魚龍混雜,良莠不齊。但都是他們先惹我的,我只為了自保而已,我只為了活下去而已。長生谷大戰,你覺得殘忍嗎?五百個高手,手持刀劍一齊向你沖去,你有什么選擇?你難道要對他們說,諸位我們坐下來談一談,行嗎?嘿嘿,殺人者恒殺之!我沒有別的要求,我只想做一個普通的武林人,安安穩穩的活下去,但是自從我出道開始,便被人扣上了一個‘魔’的帽子,另我四處逃亡,被人追殺于天下間。” “我有選擇嗎?我有辦法嗎?我愿意無緣無故殺人嗎?每一次我都遭人圍攻,每一次我都遭人追捕。哼,所以這一次,我要讓角色對換過來,我要向殺人者明示,想殺我者,必先自流鮮血。你————自以為是的帝境老糊涂蛋,將是我在清風帝國的第一個祭品,我要讓你們的血染紅清風!” 帝境高手仰天大笑:“哈哈……獨孤敗天你不覺得你太狂妄了點了嗎?我承認你天縱奇才,小小年齡便步入了帝境領域,值得自傲。但是————你天資再高,你能夠跟一個踏足帝境幾十年的人相比嗎?” 獨孤敗天嘲笑道:“只有你這樣自以為是的老糊涂蛋才會故步自封,今天讓你長長見識,讓你知道什么叫長江后浪催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接掌,去死吧!” 狂霸的罡氣如出閘的洪水一般向強沖去,璀璨的光芒將夜空照的如同白晝一般,森冷的殺意,強大的氣勢,這一擊的威勢浩瀚無匹。帝境高手勃然變色,舉雙掌相迎。 “轟” 一聲沉悶的大響,帝境高手暴退,璀璨的鋒芒將他身上的衣衫摧殘的七零八落,成了一身布條,高手風范當然無存,他形同乞丐一般。 帝境高手狂怒,長發飛揚,罡氣澎湃,向獨孤敗天再次沖了過去,兩大帝境高手戰在一起。 清冷的月光,皚皚的白雪,兩條身影如兩道光一般纏繞在一起,讓人根本看不清二人的動作。 璀璨的光芒不時從兩人交戰之處爆發而出,地上的雪花再次飄舞到了空中,不遠處的樹林時不時倒下一片…… 獨孤敗天不再保留,爆發出了顛峰狀態的力量,一道巨大的劍罡化作怒龍向帝境高手轟去。帝境高手臉上早已變色,他沒想到這個剛剛跨入帝境領域的青年竟然已經達到了武帝中的大乘狀態,他心中不由得一寒,懼色溢于言表。面對那巨大而又恐怖的劍罡,他選擇避讓。 但獨孤敗天的攻擊遠非于此,成百道,上千道細小的劍罡如針雨一般向他襲來,他全身上下都籠罩一片光雨之下。 帝境高手發瘋了一般,推出一層層罡氣,兩人大戰之地,積雪早已無影無蹤,地面到處是深坑。 飛沙走石,沙塵漫天,層層罡氣如驚濤駭浪一般,將獨孤敗天的所有攻擊阻擋在外。 光華斂去,帝境高手長發蓬亂,衣服破碎,嘴角流出一道血跡。 獨孤敗天多少有些喘氣,他站在一旁,冷冷的盯著帝境高手。忽然他笑了起來:“哈哈,老糊涂蛋,你不是挺牛的嗎,怎么狼狽成這個樣子了,嘿嘿,我看今天是你屠魔,還是你被魔滅。你看清楚了,老子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獨孤敗天全身爆發出一團耀眼的光芒,身上的罡氣洶涌澎湃而出,如燃燒的烈焰一般,層層將他包圍。一個巨大的魔影在他身后成形,此刻他如來自地獄的兇神一般,身上散發著滔天的魔息。 他大步上前走去,每上前一步,大地都震顫一下,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在他腳下蔓延到遠方,他如一個傲世巨人一般,冷笑面對著驚恐的帝境高手。 此刻帝境高手已經失去了信心,如此強大的氣息,讓他生起一股無力感,同樣是帝境高手,他卻感覺自己如剛出生的嬰兒一般弱小。那個年輕人簡直不是一個人,簡直就像一個魔鬼的化身。他從背后抽出了多年不用的長劍,冷森的長劍如秋水一般明亮,一看就是一把價值連城的神兵。但握劍的手有些抖動,顯示出主人此時的緊張之情。 帝境高手從來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一天,武者中的皇帝,世間的絕頂高手,在面對一個比自己小了幾十歲的青年時,竟然如此驚恐。 秋水般的長劍發出萬丈光芒,沖天的劍氣,璀璨的鋒芒,無匹的罡氣以一往無前之勢,向獨孤敗天狠狠的劈了過去。 方圓數十里的武林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沖天的殺氣,所有人的都震驚不已,他們明白這是絕頂高手之間的對決,有兩個武帝在進行生死大戰。無數人向同一個方向望去,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半邊天空,森森的殺氣另幾十里地之外的人都感到了陣陣寒意。 帝境高手非常滿意自己這一劍,他沒想到在這種恐懼的情況下,他竟然劈出了自己平生的顛峰一劍。 這顛峰一劍聲勢浩大,璀璨的鋒芒另天地失色。但這絢爛的一劍注定如那如那盛開的花兒一般,在最美之后便要凋零。無匹的一劍遇上了如魔神般的獨孤敗天,他身體之外的罡氣如火焰一般在燃燒,強大的魔息霸天絕地。 沒有繁復的花招,沒有沒有晦澀難懂的武理,一記最簡單的直拳朝前直轟而去。黑夜中仿佛升起一輪驕陽,帝境高手那璀璨繁華的一劍瞬息暗淡了下去,這顛峰一劍就這樣被一記簡單的直拳葬送在了最為輝煌的一刻。 方圓幾十里內的武林人口中對那顛峰一劍的贊嘆之詞還未容開口,就被刺目的一輪光團驚的咽了回去,光團爆發出的浩瀚的力量,另他們感到陣陣的恐懼。那顛峰一劍和這朵光團比起來,太渺小了。前者好比一朵晶瑩璀璨的冰花,而后者則是一輪當空普照的驕陽。 帝境高手驚恐的睜大了雙眼,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年輕人那近似魔鬼般的瘋狂笑容,他知道自己要遠離這個世界了。 至狂至霸的一拳擊碎了那璀璨的劍罡,也擊碎了帝境高手手中的神兵,威猛的一拳摧毀了帝境高手的一切防御。眼看那冒著熾烈罡氣的拳頭距離他的面孔越來近,帝境高手閉上了眼睛。 獨孤敗天眼中是無盡的殺機,但在最后那一刻他腦中突然閃現出一個瘋狂的念頭,他硬生生收住了拳頭。猛烈的罡氣距離帝境高手不足一寸之處止住了,取而代之的是無數細小的劍氣,劍氣將帝境高手傷的鮮血淋漓,滿身都是傷口。 獨孤敗天瘋狂的大笑了起來,最后一揮手斬去了帝境高手一大截長發。 帝境高手的眼中滿是怒意,但一對上獨孤敗天那如魔神般的雙眼,再一看到他身后那猙獰的巨大魔相,他心中一下子又充滿了懼意。 獨孤敗天大笑道:“哈哈,老一輩帝境高手又如何,還不是不堪一擊。我給你兩個選擇,一,馬上死在我的面前。二,你現在馬上給我逃,哪里人多,向哪里逃去,只要你能甩開我,我就放過你,饒了你的性命。” 獨孤敗天的瘋狂決定就是在清風帝國武人的注視下,追殺他們心中無敵的帝境高手,直至帝境高手流盡最后一滴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