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8 囂張跋扈

第七卷魔帝傲世行十八章囂張跋扈 不死不滅第七卷魔帝傲世行十八章囂張跋扈 帝境高手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最終頭也不回的想前跑去。[萬書樓。] 獨孤敗天一陣冷笑:“嘿嘿,維護正義的帝境高手,武林人眼中的無敵象征,已誅除絕世兇魔為己任的大俠,嘿嘿,為了活命竟然妥協在了魔威之下。你和我這個為了生存而殺人的魔相比,你究竟比我高尚多少呢,我歷經生死無數,但還從沒有貪生怕死妥協過。人啊!嘴上說一是回事,臨到自己頭上卻又是另一回事!嘿嘿……” 獨孤敗天腳踩神虛步,輕松的跟在帝境高手的身后。 帝境高手身上那些細小的傷口流出的血水染紅了他的衣襟,渾身血淋淋。他已別無選擇,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為了活下去,他放下了帝境高手的尊嚴。 獨孤敗天的冷笑嘲諷另他惱怒無比,怒火一次次升騰而起,但最后又一次次熄滅…… 帝境高手和獨孤敗天再次回到了小鎮,獨孤敗天伸手擊在了他的后背上,將他拎進了客棧中。 “嘿嘿,明天將會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天。”他臉上帶著一抹殘忍的微笑,進入了夢鄉。 翌日,獨孤敗天日上三桿才起來,洗漱過后,他拍開了帝境高手的穴道。 帝境高手怒聲道:“你為何將我打暈過去,你說話不算話。” “半夜三更跑路有什么意思,現在可以上路了。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能逃掉,你就自由了,但必須向人多的地方跑,不然我追上就殺了你。再有,每次我追上你,都會在你身上留下一個傷口。” 帝境高手恨透了身后的惡魔,白雪皚皚的大陸上,兩條人影飛快向前跑去,在雪地上未留下任何痕跡。路上的行人紛紛側目,臉上盡是震撼之色。 無數的信鴿沖天而起,飛向了各方。 一時消息漫天飛,傳遍了清風各個角落: “稟報堂主,路上發現兩個絕頂高手在比拼輕功,兩人皆以達到了千里踏波無痕之境,疑似帝境高手。” “稟幫主,發現兩個絕頂高手向X城跑去。” “稟家主,兩帝境高手向X城急馳而去。” “……一個帝境高手似乎在追殺另一個帝境高手……” “……昨夜兩帝境高手大戰,劍氣沖天,今晨發覺兩帝境高手發足狂奔……” “……兩帝境高手大戰,一負重傷狼狽而遁,另一人在后緊追不舍……” “……昨日Z小鎮驚現不死魔帝身影……” “……魔帝和一帝境高手大戰……” “……魔帝大敗一不知名帝境高手,現正在追殺……” 各個武林門派的探子飛鴿傳書的消息越來越接近事實,最后事實真相終于擺在了所用清風帝國武林人的眼中:獨孤敗天于昨日現于Z小鎮,夜間大戰帝境高手,劍氣沖天,苦戰之下,大獲全勝。現在正追殺帝境高手于通往X城的路上。 武林皆驚,消失多日的不死魔帝再現江湖,而且竟然大戰成名多年的老一輩帝境界高手,而獲全勝。消息像一塊萬斤巨石落如了平靜的湖水中,驚起千層巨浪,武林之中恐慌一片。 X城,帝境高手披頭散發,狼狽不堪,近百里的奔跑,再加上體內的嚴重傷勢,已另他精疲力竭,氣喘吁吁。 城內的武林人早就接到了飛鴿傳書,如今親眼看到他們心目中的帝境高手,被追的如喪家之犬一般,一直以來在他們的心目中的無敵形象在這一刻粉碎了。X城內的武林人心中一陣發寒,連帝境高手都不是魔帝的對手,這世間還有什么人能夠對付他呢?難道真的等那如神話傳說中般的人物————圣級高手出現才行? 看著帝境高手的慘狀,X城武林人義憤填膺,恨不得沖上去斬了那個萬惡的魔頭,但只是腦中想想而已。 這時獨孤敗天加快了步子,來到了帝境高手的身后,揚起手中的一條皮鞭,“啪”的一聲抽在了他的背上。 衣服碎獵,鮮血飛濺,帝境高手一個踉蹌,差一點跌倒在地。 在場的武林人少數人面色非常難看,其余之人面無表情,站在街上靜靜的看著那屈辱的一幕。 獨孤敗天仰天狂笑,但笑聲中多少有些蒼涼,他用手指著不遠處的武林人,道:“看到了吧,這就是你拼死護衛的人,這就是你眼中那些有血有肉的正義之士,這就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俠士。嘿嘿,他們此刻在干什么?他們此刻在冷冷看著你,看著你受辱,看著我這個魔作威作福,一群麻木的蠢蛋!嘿嘿,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嘿嘿……” 獨孤敗天的話猶如一記耳光狠狠的扇在了X城武林人的臉上,另這些人羞愧的無地自容。但也只是羞愧而已,還是沒有人上前。 帝境高手眼中閃過一絲悲哀之色,神情落寞無比。 獨孤敗天冷笑道:“在我弱小不堪一擊的時候,武林人群起而攻之,我躲進清風帝國西部的大漠,還是照樣被人追殺,我四處逃亡,但還是避不開天下人的追殺。那時人人是大俠,人人是正義的化身。嘿嘿……當我強大到帝境,長生谷一戰揚威之后,即使我站在一個繁華的城市,面對一群武林人時,他們不追殺我了,每個人都在躲避我,大俠沒了,正義也消失了。” “而你呢,如若是平時,這幫人一定會尊你為神,現在呢,你只不過是他們眼中的無用武帝。你看,我當著他們的面這樣說,都沒有人站出來,嘿嘿,人性可見啊!” 這一天對于X城的武林人來說,是最為屈辱的一天,飛鴿傳書將這里的消息傳遍了清風帝國的每一個角落。 無數的怒罵、譴責指向X城,從此X城武林人再無臉在江湖立足,X城武林人成了敗類的代名詞。可是如果獨孤敗天不是來到X城,而是來到H城,來到K城呢? 獨孤敗天仰天狂笑:“哈哈……老子這個魔就站在你們面前,來取老子性命啊!” 有人轉身想離去,獨孤敗天大喝一聲道:“誰也不準走,誰若敢動半步,我滅他全家。” 所有人都靜立不動,站在原地驚恐的望著獨孤敗天。 “X城哪兩個幫派最大?” 有人小聲道:“鐵血幫和流云派。” 獨孤敗天又道:“這兩個幫派的負責人在嗎?”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有人道:“不在。” “好,現在你們去兩個人,給我通知這兩個幫派的負責人,于半個時辰之內趕到此地,如若不然,我讓這兩個幫派自武林中消失。” 獨孤敗天隨手點了兩個人,這兩個人如逢大赦一般,惶惶而去。 不多時,兩個幫派的首腦自遠方跑來,神色間難掩驚恐。 獨孤敗天道:“你們兩個人去給我備一輛車,不要騾馬,你們……嘿嘿,為我拉車吧。” 兩個幫派的首腦臉色大變,但最后還是忍了下去,轉身離去,不多時一輛馬車被拉了回來,不過現在變成了人力車。 獨孤敗天臨上車之前,在地上狠狠的跺了一腳,地面立刻劇烈晃動起來,所有的武林人均站立不穩,搖搖晃晃,栽倒在地。一條巨大的了裂痕出現在獨孤敗天站立過的所在,延伸出去十幾米遠。 獨孤敗天跨上馬車,對那兩個幫派的首腦道:“你們兩個給我拉車,走。” 帝境高手跑在前面,兩個幫主用手扣住了車把,拉著向前跑去。 武林史永遠記載了X城這黑暗的一天,是X城永遠洗刷不掉的恥辱。 獨孤敗天的行為傳遍了清風帝國,他的所作所為不光在折辱X城武林人,他在侮辱整個清風帝國的武林人,這是一記清脆響亮的耳光。 “最新消息,你們知道嗎?不死魔帝要大肆征殺武林了。” “切,還最新消息,昨天就知道了。” “現在最新的消息是,一帝境高手被他奴役,為他開道,兩個大派的掌教給他作牛作馬,為他拉車。” 一個老者嘆道:“悲哀啊,堂堂清風帝國,千萬武林人竟然懾于一人魔威之下,另不死魔帝囂張至此,唉!”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不死魔帝到了H城,血屠一門派三百余人,斬草除根,一人未剩。” 老者嘆道:“亂世,亂世,那些隱匿的帝境高手都在哪里,為什么還不出現呢?” 獨孤敗天從X城出來時,毫無得意之色,他為武林人感到悲哀,江湖是個講血性、講義氣的地方,然而X城卻淪落至此…… 他不想在那里殺人,因為他覺得那樣的小人物不配他殺,他要大干一場,要殺就殺南宮世家這樣的大家族,要滅就滅五大圣地這樣的千年古派,但他知道,現在憑他一個人還遠遠不夠。他要造勢,要給武林人一種鐵血的感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要讓每個人都懼怕他,在他攻打那些大勢力時,另這些閑雜的武林人不敢上前,他要孤立那些大勢力。 獨孤敗天在當天來到了H城,役使帝境高手開道,奴役兩個掌教作牛作馬,這么驚世駭俗的排場早已驚動了H城的武林人。城內最大的幫派組織了上百武林人,埋伏在了H城的荒郊之外,待到獨孤敗天趕到時,暗箭飛羽一齊向他招呼過去。 獨孤敗天早已發現了他們,全身布滿了如火焰般的罡氣,那些暗箭在他身前三尺處便停住了,爆為粉碎。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獨孤敗天為了立威,用血腥手段,沒有放過一個人。當他殺完最后一個人時,他如浴血修羅一般,渾身上下一片血紅,林內血氣蒸騰,腥味刺鼻。 外界傳言說他屠了一個武林大派三百余口,純屬謠傳,事情的真相是他只殺了這一百多人而已。但消息越傳越離譜,就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了清風帝國。 這無意達到了獨孤敗天一直期望的效果,他————不死魔帝已然是武林中最為恐怖的存在,是至兇至殘的惡魔。 山雨欲來風滿樓,清風帝國不再平靜。 魔帝橫行清風之際,有人看到了數十年前的王級高手驚現蹤跡,有些掌教夜間似乎看到了離派多年的祖師在教中一閃而過…… 人們相信,帝境高手終于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