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9 魔性

南宮世家,南宮仙兒依舊光彩照人,美艷不可方物,但眉宇間隱隱露出一股憂色。她站在窗前,靜靜的看著窗外的飄雪,秀眉時皺時松,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近日不死魔帝大殺四方,血征武林,魔焰囂張,無人敢攖其鋒,為武林數百年來少有的一次魔劫。帝境高手都敗了,還有誰能夠制的住他,圣級?那只是傳說中存在的人物。惟今只有帝境者聯合誅魔才能夠穩操勝算,但天下之大,上哪里去找那些武帝。即使是那些武帝真的現身了,會放下面子,聯合在一起嗎? 南宮仙兒煩惱不已,她雖然聽說各處有武帝驚現的傳聞,但她知道,若想將這些武帝聯合在一起,勢比登天。況且,即使真的有幾個武帝聯合出手,這個不死魔帝也不會那么容易被群帝聯合圍住的。南宮仙兒對獨孤敗天可謂了解甚深,知道他一直在死亡的邊緣掙扎,深諳逃生的伎倆,決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她知道,獨孤敗天早晚有一天會找上南宮世家。可以說是南宮世家一手將他推上了成魔之路,“痛定思痛”,“飲水思源”,獨孤敗天定會在未來的某天,對她的家族進行瘋狂的報復。這真是一個讓人頭痛的問題,她有些后悔當初的決定,不該去逼迫那個恐怖的人。 南宮仙兒推開了窗戶,另寒冷的風雪吹進了屋中,感受著那刺骨的寒意,她頭腦漸漸冷靜了下來。她仔細思索了一會兒,推門而出,向前院大廳走去。 南宮無敵和南宮英雄正坐在廳中品茶,南宮英雄還是老樣子,但神色多少有些郁意,他也在擔心獨孤敗天。南宮無敵卻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三個月來,他更顯年輕,看起來似乎僅有三十幾歲,真讓人難以想象這是一位八十幾歲的老人。歲月的雕痕在他臉上越來越少,說明他的功力越來越深厚。 “仙兒坐到爺爺旁邊來。”南宮無敵似乎心情很好,滿面笑容。 南宮仙兒道:“爺爺,您的修為又精進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哈哈……是啊,所以爺爺才這么高興啊!” 南宮仙兒皺了皺秀眉,道:“可是……爺爺您沒聽說嗎?獨孤敗天那個大混蛋也已經破王成帝了,此刻正在我們清風帝國大開殺戒呢。聽說……聽說他還打敗了一個帝境高手……”說到這里她看了看南宮無敵,接著又道:“您……您就一點也不擔心嗎?我們曾經那樣對他,到時候他一定會來報復我們的。” “哈哈……這有什么可擔心的,不用怕。”南宮無敵一臉不在乎的樣子。 旁邊的南宮英雄眼中一亮,他深深知道自己老子的性情,沒有絕對把握的事情,他決不會如此夸下海口。 “爹,您有什么對策嗎?” 南宮無敵八十多歲,南宮英雄六十多歲,但如今這父子二人的面相卻對調了過來,父親要遠遠比兒子年輕。頭發花白的老人向滿頭烏發之人叫爹,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南宮無敵笑道:“嘿嘿,暫時還不能說。” 南宮仙兒撒嬌道:“爺爺,您有什么對策說出來嘛,要不人家實在太擔心了,總是在思量對策。” 南宮無敵笑道:“嘿嘿,到時候,獨孤敗天來了,把你嫁給他不就行了,你這么漂亮,他還舍得下手?” “討厭,到現在您還打趣人家。” “呵呵,不用怕,爺爺怎么舍得你呢,就是天皇老子來了,爺爺也保證你平安無事。” “爺爺,難道您真的自信到可以打過那個獨孤敗天嗎?我總感覺這一次他的修為變的很可怕了,但更可怕的是他那恐怖的進步速度,每隔一段時間他的修為就會發生一次質的飛躍。” 南宮無敵自信無比,道:“放心吧,爺爺還不想和他拼命,只要他來了,嘿嘿,定不會讓他討到半分便宜。” 南宮英雄道:“爹,您就不能透露一點嗎?” 南宮仙兒也道:“是啊,爺爺,您說出來吧,我都快急死了。” 南宮無敵道:“不是我不想說,是我不能說,我答應過別人,決不會將秘密透露出去的。” 南宮英雄道:“別人?” 南宮仙兒也是一臉詫異之色。 南宮無敵站起身來,邁步向外走去,道:“仙兒,你好好將顛倒眾生練到大乘之境吧,早晚有一天,你也會傲世眾生的。” 南宮仙兒望著南宮無敵的背影一陣沉思,最后她眼中一亮,道:“爹爹,顛倒眾生不是魔教的功法嗎,但聽說在魔教內早已失去了真傳,我修煉的這套功法到底是從何處所得?” 南宮無敵臉上露出了回憶的神色,過了好久才道:“這……我小的時候就已經見過這套功法了,你姑姑也曾經練過,只不過可惜,天妒紅顏,她過早的去了。當時是我的爺爺給她的,想來應該是咱們祖上從魔教人手中得來的……” “爹爹,你有沒有覺得咱們家有時怪怪的,我從小就有一種感覺,咱們家里好象藏著一只猛獸。每到月圓之際,它就會偷偷溜出來透氣,每到那個時候我就躲在房中不敢出來。雖然我從沒有見到過它,但我真的有這種感覺。”此時,南宮仙兒似乎真的像是一個受過驚嚇的小姑娘,沒有了一點狠辣的本色。 南宮無敵也不禁動容,過了好久才道:“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難道說……” 說到這里,父女兩人對望了一眼,兩人臉上盡是震撼之色,但隨后眼中又閃過了興奮的神色。 這一天,獨孤敗天屠戮了一個幫派二百多條人命,因為他得知,這是曾經刺殺過他的第二殺手集團的一個秘密分支據點,是一個隱藏在正義大旗下的殺手組織。 血水再次飛灑,人命就像那野草一般低賤,斷臂、殘腿…… 哀號、怒罵…… 血腥的屠殺,瘋狂的報復,不死魔帝怒了…… 獨孤敗天已經來到了D城,他將俘獲的帝境高手叫進了房中。 “呵呵,您老人家請坐。”他滿臉笑意。 帝境高手早已沒了脾氣,這幾天的屈辱生活,另他有些麻木了。堂堂塵世間的絕頂高手,竟然給人役使開道,他心中難受無比,但死亡更另他恐懼,他選擇了活下去的道路,一切均默默的照著獨孤敗天所說的去做。 這是一種無聲的悲哀,他默默的坐了下去。 獨孤敗天忽然有一種心痛的感覺,在帝境高手那落寞的眼神中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浮上他的心頭。 他突然覺得有些對不起這位看起來很年輕的老人,獨孤敗天誠摯的道:“老人家,這幾天對不起您了,您現在可以走了。” 帝境高手身體一震,臉上露出有些吃驚的神色,但最后還是站了起來,毫無表情的向外走去。 獨孤敗天道:“我有幾句話想送給老前輩。” 帝境高手背對著獨孤敗天,停身站住了,但沒有回過身來。 “為了生存而妥協并不可恥,熱愛生命是人之本能,您在那種情況下做出的決定完全是正確的。我是因為還沒有走上絕路的盡頭,所以我沒有妥協,一旦我遇到那種情況,我想我會做出和您一樣的選擇……” “年輕人,不用安慰我了。”帝境高手落寞的道。 獨孤敗天道:“前輩當日那最后一劍另我記憶猶新,若不是當時您心生懼意,少了一股一往無前的勇氣,我想勝負真的很難說。” 帝境高手身體一震,回過了頭來,道:“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想說的是,前輩的真實修為已經達到了帝境的顛峰,但心境卻還沒有達到。若前輩能夠忘記這幾天的經歷,忘記這次誅魔的得失,總有一天您會堪破帝境,邁入圣級領域。” 帝境高手身體再次劇震。 獨孤敗天道:“人世百態,只有歷經滾滾紅塵中的榮辱得失,才能夠真正體味到這人生一世的真諦,才能夠理解生死的奧秘……” 帝境高手喃喃道:“我明白了,我的心魔破除了。” “哈哈……”帝境高手突然大笑了起來,邁開大步向外走去。 “小友我是劍帝,希望有一天能夠在圣級領域和你相會。”聲音漸漸遠去。 “會的,也許到時我需要劍圣的幫助。” 帝境高手消失后,獨孤敗天自嘲的笑了起來:“嘿嘿,我這個魔啊,真是失敗,竟然比佛還要佛,指點他人悟道。我的心魔是什么呢?阻我踏足圣級領域的心障是什么呢?嘿嘿,我是魔!”他仰天大叫:“我需要的是魔性,我性即魔性,沒有什么可以阻止我!” 在古老的傳說中,曾經有一個暗黑的年代,不死之魔橫行天下,天下正義之士群起而攻之。奈何不死魔藝壓群雄,傲視當代,于萬千武林人中沖殺突擊,殺王、斬帝,屠盡天下各路英雄豪杰中的魁首,另人談魔色變…… 那是一個血腥的時代,是一段暗黑的屈辱史,道消魔長,魔尊天下…… 后來雖然圣者出世,但也是群圣敵魔,即便如此,武圣當中也有數人被滅掉。 不死魔帝禍亂江湖,大殺四方,江湖動亂不堪。同樣是不死之身,同樣血漫江湖,不死之魔重現江湖之說像一陣風一般吹遍了清風帝國的每一個角落。 暗黑歷史重現?還是一個更加強大的不死魔創下一番新的暗黑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