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0 八帝來襲

大雪紛飛,冰封千里,清風帝國處在一片白茫茫的北國風光之中。北風呼嘯,天氣寒冷刺骨, 燃而更冷的是清風帝國武林人的心。 不死魔帝征殺武林已足十日,十日過十城,十城武林人皆辱,魔威所向,僅有三城五派敢與之抗衡,但無不慘淡收場,血的代價,生命的消逝,換來了不死魔帝更盛的威名。 無人敢怒斥其行,無人敢與之爭鋒。王級高手似乎從人間消失了,再無蹤影,高手何在?武林人在心中呼喚。 拜月帝國水晶宮當代最杰出弟子水晶站在一座山峰只巔,白衣飄飄,絕代容顏,宛若欲乘風歸去的廣寒仙子一般。水晶遙望山下白茫茫的冰雪世界,心有所感。 “不死魔帝禍亂江湖,江湖高手何在?祖師等人已經下山了,可是劍圣爺爺敗了,那祖師和其他人呢,若他們都敗了,會怎樣呢?” 遙想著動亂的江湖,她心中做了一個決定,絕美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峰巔...... 獨孤敗天大開殺戒,傲嘯江湖,一洗數月來的恥辱,看著鮮血在他面前飛灑,他心中隱隱有一股快意。 每當生命在他的眼前消逝,鮮血沾染到他長袍上時,他的眼前便出現一副幻象。在一片血紅的世界里,他獨孤敗天立于萬丈枯骨之上,鮮紅的血水如怒海狂濤一般洶涌澎湃,而那萬丈枯骨猶如一葉偏舟般在血浪中航行,向著那片未知的彼岸.......但血海無邊,無論他如何劈濤斬浪,也無法沖出無邊的血海...... 獨孤敗天的心在沉淪,十日的征殺,讓他變的越來越嗜血.... 他自己也感受到了自身地快速變化。這另他多少有些迷茫。 “我在變,為什么會這樣?難道我真的性本惡?我真的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蛋?怎么會這樣?我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我想不斷的殺戮?為什么想毀滅一切?我真的是一個魔鬼嗎?” 獨孤敗天心中開始有些恐懼,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在墮落,不受控制地飛向罪惡的深淵。 “我有一顆魔鬼的心,純真、善良曾經是他的外衣,但外衣被武林人無情的撕毀了,魔鬼之心開始自罪惡的深淵中蘇醒。我有毀滅這個世界的沖動,我想殺戮。我想征戰.....我還是我嗎?我是誰,為什么會這樣?啊...........” 獨孤敗天仰天長嘯,嘯聲直貫云霄,驚的飛鳥落地,雪花逆天而上........ 嘯聲過后,獨孤敗天神智逐漸清明,心中的那股殺意漸漸淡去,闖出那暴虐的情緒后,他心中忽然涌起一股蒼涼感,有一股身在深秋的感覺。 “無休止的殺戮,我換來了什么?血地征殺,我得到了什么?血水能夠挽回一切嗎?” 這幾晚他一閉上眼,就想起明月純真的笑,笑的另他心痛。 一個恍若真實地夢在他腦中不斷的浮現,在夢中明月遠遠的注視著他,道:“敗天哥哥,不要再殺戮了,不要在征伐武林了,不要讓仇恨蒙蔽了你的心靈,不要讓鮮血污濁了你通往彼岸的大道。你的敵人不是這些柔弱的武林人,不要將自己局限在武林這個狹小的圈子里。你需要展翅高翔,沖出天空,飛向彼岸......” “不,我走了,你怎么辦?我要讓萬千生靈澆灌你長生谷的靈識,我要親眼看見你復生。道已死,魔應生,既然蒼天無眼,就應魔主天下。我不需要修筑鮮花芬芳的大路通往彼岸,也不需要巡天者為我鋪好的金光大道直達彼岸,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道路, 我是一個魔,注定要走魔路,我要讓鮮血沖開彼岸的大門,我要打入彼岸........”。 似真亦幻,在這一刻,獨孤敗天無比的彷徨,“我是魔,我真的要血洗天下嗎?我是魔,為何又如此猶豫不決?” “他媽的,老子為何如此煩惱?” “難道魔亦有情?” “不管了,殺出清風再說吧。” 不久前,有人看到了數十年前的王級高手驚現蹤跡,有些掌教夜間似乎看到了離派多年的祖師在教中一閃而過..... 獨孤敗天也聽到了這些傳聞,他早已預料到會有這一刻,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而已。劍帝慘敗而去,一定會讓那些老家伙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最有可能是幾帝聯合出手。 不過,他并不擔心,當初他身處次王級境界時面對幾個功力相當的次王級高手圍攻,毫無懼意,和他們力戰之下并不落下風,他相信自己身處帝境顛峰狀態,外加不死魔身,面對幾個帝境高手的圍攻,也不會狼狽到那里去。況且他真心渴望和幾和帝境高手一同大戰一場。 獨孤敗天永遠不會忘記小魔女在天魔谷力敵十帝的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雖然小魔女年齡很小,但那一刻她的絕世風采可比宗師,那一瞬間永恒的停在了獨孤敗天的心間。他也渴望那樣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盡管那樣做的前景不容樂觀,但不經歷死劫,怎么可能堪破生死呢? “生死大戰,死生大戰,想想就讓人興奮啊!只是我現在還有一些事情要做,還不能進行生死大戰啊!” 此時已近黃昏,數百里之外,八大帝境高手自八個方向正向獨孤敗天所在的L城圍去。 客棧中,獨孤敗天躺在床上,手撫著自落天宮得來的巨大的怪鑰匙,道:“拿你做鑰匙,太過委屈了,月神宮,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所在呢,居然要你這個至堅至硬,殺氣沖天的怪家伙做鑰匙,好大的魄力啊。” 自從那日,獨孤敗天推開了封印之門,這把鑰匙泛起沖天殺氣后,便變成的普普通通,再沒有出現過絲毫異狀。但獨孤敗天曾經試過,運盡顛峰狀態的帝境功力,也不能另這把怪鑰匙出現絲毫彎曲,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一般的人間神兵,一個帝境高手刻意運功之下,完全可經毀去,但這把無鋒的鑰匙卻古怪地很,無論怎樣摔打它,都不會絲毫劃痕。 “怪模怪樣,古里古怪。把你當做鑰匙,真是大才小用了,雖無鋒無刃卻能夠發出沖天的殺氣,我就叫你魔鋒吧。” 久無動靜的魔鋒突然輕顫起來,發出了咻咻的清鳴,似乎在認可他起的名字。 “我靠,你不會成精了吧,居然......他媽的能夠回應我的話。”獨孤敗天嚇地差一點將魔鋒扔下床。 魔鋒又是一陣清顫。一股波動自它的上面傳出,與獨孤敗天的神識共鳴起來。 獨孤敗天在這一刻感覺自己的靈魂仿佛飄了起來,穿越時空的界限,他仿佛回到了上古那個強者如林,百圣爭尊地時代。 殺戮、殺戮....... 無休止的殺戮....... 鮮血模糊了他的雙眼,靈魂在他四周飛散,強如古武圣也難擋魔鋒一擊,那直沖霄漢的殺氣,那橫空肆虐的鋒芒.... 無人能與之爭鋒。 他渴望鮮血,渴望殺戮....... 久久之后。獨孤敗天回到了現實,當他睜開雙眼時,眼前一片血紅,他心中躁動不已,過了好久才平靜下去。他忽然明白了,自己最近忽然變的殘冷嗜血,心性也有些迷失,竟然和這把古怪的魔鋒多少有些關聯。 “是罪惡的魔鋒?還是罪惡的心?” 這時魔鋒突然再次顫動起來,發出啾啾的輕鳴,獨孤敗天的神識忽然無限的擴張開去,八股異常強大的神識出現在他的感知范圍之內,八個方向,八位絕頂高手向這里趕來。 他大吃一驚,他有一中感覺,那分明是數百里之外啊!這也太神奇,太玄妙了吧,怎么可能會感應到數百里外的強大對手呢? “難道因為魔鋒?魔鋒示警,它在助我?” “妖怪啊,妖怪,真的成精了。” 獨孤敗天手握魔鋒,再次用心去感應,八個超強的對手正在不緊不慢的朝這里移動,八大絕頂高手似乎也感應到了獨孤敗天地神識。 八道精神攻擊自八個方向朝他涌來,獨孤敗天身軀一陣顫抖,臉色蒼白的睜開了雙眼。 “靠,真他媽的強!這些老不死的,都成精了,這樣居然都能被感應的到。” 八個不同方向的帝境高手心中也是震撼異常,一道來自天空的強大神識感應另他們措手不及,險些驚呼出生。異常強大的神識來的快,去的也快,了無痕跡,這更讓他們感到驚訝。他們竟然沒有發現來人的蹤跡,甚至不知道他在哪個方向,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獨孤敗天調息了好長時間才恢復過來,他手持魔鋒來到窗前,望著漆黑的夜空冷冷的笑道:“嘿嘿,這將是一個美妙的夜晚!” 他無聲無息的飛躍出了客棧,似一道黑色的閃電一般在L城內急弛,偶爾有夜行人出沒,也只看到一到黑色電光急閃飛過而已。 八帝來襲,魔帝出擊。 黑色的夜空,白茫茫的大地,一條高大的身影呼嘯而過,帶起陣陣雪浪。 百里眨眼而逝,獨孤敗天驟停,手拄魔鋒靜靜凝立。 遠遠的低平線上,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一步一步向這里走來,雖然尚隔一里地之遙,但老人強大的氣勢宛若一座沉凝的大山,壓的人透不過氣來。老人每邁動一下腳步,整個大地都跟著一陣顫抖,仿佛一個巨人正在向這里移動。 獨孤敗天手舉魔鋒,仰天長嘯,方圓數里內,空中的雪花簌簌一陣抖動,他方圓十丈范圍內,雪花倒飛,再無飛雪。 魔嘯長空,大戰即將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