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22 夜戰八帝

寒風怒吼,雪花飄舞。獨孤敗天身上涌動的紫紅色罡氣如熊熊燃燒的烈焰般明亮刺目,他似劃空的流星在大地上急馳。 轉眼他奔跑了數十里,此時風雪止住了,一片壓著厚厚積雪的樹林出現在他的前方,星光點點,夜色如水,在這個寧靜的夜晚卻暗藏殺機。 獨孤敗天大步向林內走去,高大的身影漸漸隱在樹林深處。 大約過了半刻鐘,遠處一道身影如閃電一般飛奔而來,身上涌動的罡氣在夜色中劃出一道光亮。來人外表看來大約四十幾歲的樣子,中等身材,一雙眼睛在黑夜中炯炯有光,如兩點寒星一般明亮。 來人已經感應到了林內的異常,他知道這里有一個帝境高手隱匿其中。威猛的霸氣自他身上洶涌而出,猛烈的罡風隨之舞動,他如一尊戰神一般昂然而立,冷冷的注視著林際。 “出來吧,裝神弄鬼算什么本領,你我修為都已到了這般天地,還用耍這些小伎倆嗎?” 林內靜悄悄,沒有半絲聲響。 “哼” 他冷哼了一聲,右腳用力在地上一跺,大地一陣戰栗,一到巨大的裂痕蜿蜒通向林內,一排排樹木轟轟倒地。 帝境高手大步向林內走去,他所過之處,樹木紛紛倒向兩旁,一條條巨大的裂痕出現在林內。 一條高大的身影自他眼前一閃而逝,帝境高手如電光一般急追而去,兩道人影如龍卷風一般,所過之處,倒下一片片林木。 驀然,前方高大的身影急晃了幾下,消失了蹤跡,帝境高手停住了身形,強大的帝境神識如水一般在整片樹林內蔓延,可是他搜索了一遍,卻什么也沒有發現。他一陣狐疑,再次用心去感應,終于他在五十米外的一棵大樹后感應到了絲絲微弱的波動。 帝境高手不動聲色,身形如鬼魅一般開始在林內四處游蕩,最近時曾距離那死微弱波動處三丈距離。轉眼間過了半刻鐘,當他再次來到那棵大樹不遠處時,他忽然發難,雙掌猛烈的拍了出去,猛烈的罡氣如驚濤駭浪一般,整片樹林都一片明亮。 可是此時此刻,帝境高手卻暗暗后悔,那大樹之上竟然插的是一把怪模怪樣的兵器,似刀非刀,似劍非劍,無鋒無刃,卻泛著冷森的寒光。 這時獨孤敗天自雪地中一沖而起,在帝境高手的背后打出猛烈的一拳,帝境高手在生死存亡的一線間,身子如一道閃電一般生生橫移出三丈距離。猛烈的罡氣,狂霸的一擊與他擦身而過,但洶涌的罡氣還是將他的衣服摧殘的七凌八落,帝境高手狼狽不堪。 “哈哈……”獨孤敗天長笑,自空中落在了地上。 “小輩竟敢偷襲我,真是無恥。” “我呸,老家伙是你先偷襲在先,你要不是裝模做樣的掩飾,而后出其不意的攻擊我的假身,你會被反偷襲嗎?嘿嘿……” 帝境高手老臉通紅,道:“小輩好狡詐,不過任你狡似豺狐,也難逃滅亡。” “老家伙少要放大氣,今天不一定是誰滅亡呢。” “哼,無知小兒,我們已經對你布下了天羅地網,你以為你還能夠逃的掉嗎?” 獨孤敗天一副流氓無賴的樣子,道:“靠,你個老混蛋,怕你是怎么著?老子早就知道你們八個老東西從四面八方圍剿我這件事,嘿嘿,就憑你們這些老胳膊,老腿的家伙,想誅殺我?不夠分量,你們都老了,這個江湖不是你們的天下了。我勸你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吧,趕緊回家抱孫子吧,落個好下場,不然的話,你們將難逃亡滅于江湖的下場。” 帝境高手大怒,道:“小輩休要胡言亂語,還是當心你自己吧。” “嘿嘿,當心我自己?我有什么可擔心的,你們八個人又如何,誰能奈何我?” 帝境高手剛想駁斥,但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臉色大變,道:“剛才可是你和水天痕大戰?” “廢話,除了本魔帝,這個世上還有誰能夠那么快將那個老家伙收拾掉。”獨孤敗天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帝境高手臉色大變,沒有人比他們這些帝境高手更了解彼此間的實力,水天痕的功力在武帝當中那絕對是強者,能夠和他比肩的沒有幾人,這次來的八帝中,水天痕功力為最,如今竟然被魔帝打敗了,怎不讓他震驚。 “不可能,他怎么會敗呢?” “他有什么了不起的,未接下我五十招,就吐血了。” “胡說。”帝境高手心中再次劇震,因為他若和水天痕大戰的話不會支持過五十招,如今水天痕竟然在眼前的年輕人手下走不過五十招,那他豈不更不是對手。“他到底怎樣了?” 獨孤敗天聲音冰冷,道:“死了,你若想找他,就去陪他吧。” 說完,他長發飛揚,眼中冷電閃耀,一步上前,雙拳猛的向帝境高手擊去。 帝境高手被獨孤敗天那句“死了”驚的身體一震,心中再難平靜,其實自他見到獨孤敗天的那一刻,他心中就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武帝水天痕即使沒有傷亡,肯定也沒有勝過獨孤敗天,要不然不可能讓他從容離去。 威猛、霸氣的一拳在帝境高手失神中閃電而至,帝境高手匆忙相迎,但劣勢再難挽回,林內罡氣縱橫激蕩,殺氣沖天,大片大片的林木被毀去。雪花停了,但木屑卻如雪花般在空中飄灑,轉眼間,整片森林盡數毀去,地上到處是碎屑。 沖天的殺氣再次另方圓數十里的武林人震驚,人們還沒從剛才的那場驚世大戰中回過神來,帝境大戰再起,這注定是一個瘋狂的夜晚…… 另一個方向營救水天痕的帝境高手已經趕到了他的身旁,見他安然無恙,長出了一口氣,可是兩人還沒有顧得上說一句話,帝境大戰的沖天殺氣再次從遠方傳來。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飛快向那里趕去,水天痕邊飛奔,心中邊暗罵:“這個臭小子,膽子也太大了吧,和我大戰之后,居然又去挑釁其他帝境高手,真是……” 而另一個方向的帝境高手也感應到了那沖天的殺氣,飛快向獨孤敗天二人大戰的地方趕去。 獨孤敗天沒有用盡全力,他要積攢下來,留給下幾場大戰。 兩人交手三十幾招后,獨孤敗天身躍高空,頭下腳上,對著下方的帝境高手連拍七掌。 狂猛的罡氣化作了實體光柱,貫通了他和地面的真空地帶,帝境高手身處其中,渾身欲爆。他勉強撐起一團光霧將身體籠罩在了里面,但口鼻之中不斷有鮮血冒出,他的臉色變的慘白無比。方圓十丈內罡氣涌動,地面在塌陷,當獨孤敗天自空中落下之后,方圓四五丈的地面下陷了足有半丈深。 帝境高手搖搖晃晃從坑中躍了上來,他深深看了一眼獨孤敗天,轉身朝遠方急奔而去。 獨孤敗天沒有追擊,他若是想留下此人的性命,不是留不住,只是他今晚只想造勢,想震驚武林,他要留下力量,在今晚創下一個夜戰八帝的不敗傳說。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調節了一下內息,當他體內的罡氣再次恢復過來時,他大步朝遠方走去,越走越快…… 瘋狂的夜,瘋狂的獨孤敗天…… 現在方圓百里之內的武林人再無睡意,剛才兩場驚世大戰爆發過后,每一個人都相信帝境高手終于出手了,今晚不死魔帝有難了,每個人都在期盼,每個人都在等待,所有的人都注視著夜空。 不過,沒有人會想到,今晚是不死魔帝主動出擊,魔擊八方…… 過了今晚,武林的形式也許會大轉,也許不死魔帝授首滅亡,還武林一份清凈和平,也許不死魔帝魔威大震,大殺四方,敗盡各路帝境高手,從而魔尊天下…… 這是一個驚心動魄,讓人難忘的夜晚,也許多年過去后,人們還會常常提起今晚的驚世大戰…… 南宮世家,南宮英雄和南宮仙兒父女二人剛剛接到飛鴿傳書,臉上盡是興奮之色。 南宮仙兒激動的道:“八帝出擊,八個方向圍剿不死魔帝,嘿嘿,獨孤敗天再強悍,也難以躲過這次滅頂之災,真想不到武帝們真的聯合在一起了……” 南宮英雄也笑容滿面,道:“恐怕今夜一過,不死魔帝將永遠的在武林中除名了,哈哈……” 這時南宮無敵自外面走了進來,道:“你們太小看帝境高手了,帝境高手若不想戰,只是一心逃走,恐怕數人追擊,也于事無補,除非他們之中有人精通一門精妙的輕功。可是事實上,那八位帝境高手雖然身手了得,但輕功卻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到是那個獨孤敗天精通神虛步。” 南宮仙兒娥眉微皺,道:“這樣說來,獨孤敗天有驚無險?” 南宮無敵嘆道:“應該沒有什么生命危險,你們忘了當初我曾經追殺過他,還不是被他逃了,更何況他如今已經邁入帝境領域,輕身功夫應該更加高明了吧。” 正在這時,飛鴿傳書又到,南宮仙兒喜上眉梢,道:“爺爺,你看……” 南宮無敵看罷后,嘆道:“真是一個瘋子,居然和兩大帝境高手過招……” 過了一會兒,南宮英雄又接到了最新的消息,一臉凝重之色,道:“這個小子剛才和第三個帝境高手大戰過了,他的修為太可怕了……” 南宮無敵臉上也變了顏色,喃喃道:“這個瘋子……” 當帝境驚世大戰的沖天殺氣第四次升騰而起時,方圓百里的武林人沸騰了,由飛鴿傳書,得到消息的的其他地方的武林人心慌了…… 慌亂的夜,一個不敗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