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23 威震天下

第七卷魔帝傲世行二十三章威震天下 不死不滅第七卷魔帝傲世行二十三章威震天下 “你們看,西南那個方向。(萬書樓)” “啊……” “啊……” 無數人驚呼,耀眼的強光,才沖天的殺氣第五次升騰而起,熾烈的的光芒照的人睜不開眼,冰冷的殺氣,即使遠隔數十里,也另人不寒而栗。 “太可怕了,不死之魔太可怕了。” “天啊,他居然和第五位帝境高手在大戰,這個魔鬼簡直不是人。” “魔啊,太恐怖了,難道不死魔帝真的已經無敵于天下了?”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人能夠對付的了他了?” “明天我要去隱居,我要遠離江湖,太可怕了!” “我也去隱居,不死魔帝只要還在江湖一天,我就永遠不回來了。” 一個上了年歲的老人遠遠的看著那群議論紛紛的武林人,搖頭嘆道:“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不死魔帝再厲害,他也不過是一個凡軀而已,如若武林人齊上,他焉有活命在,唉,人啊!” 這時,一個年輕人跑到了老人的身前,道:“爺爺您叨咕什么呢?還不快回家,今晚我們將動身趕往別處。” 老人問道:“這么晚了,去哪里啊?” 年輕人道:“先暫時避一下不死魔帝的風頭,要不您就別走了,過一段時間我們會回來的。” 老人驚呼:“啊,怎么不早告訴我啊,走,我們趕緊去收拾東西。” 南宮世家大廳內燈火通明,祖孫三代都在場,南宮仙兒絕美的容顏上,滿是疑惑之色,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他簡直瘋了,真是讓人看不透。” 南宮英雄也嘆道:“不死魔帝太可怕了,真的讓人難以想象,才僅僅兩個時辰,他已經和五位武帝大戰過了。難道他的體能沒有極限?這也太恐怖了吧。” 南宮無敵站在窗前久久無語,他閉著雙眼,似乎感覺到了千里之外的沖天殺氣,可以想象獨孤敗天此時此刻的蓋世雄姿,以一己之力,夜戰群帝,這是多么大的氣魄啊! 他自問自己還做不到。雖然他成帝較晚,但感覺功力進步神速,連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大器晚成的感覺。他相信此時他的功力已經不遜色任何一個老一輩帝境高手。但是一想到獨孤敗天,他心寒了,這真是一個讓人感到恐懼的后輩。 南宮無敵轉過身來,長嘆了一口氣,道:“現在我真的有些佩服這個獨孤敗天了,以一己之力,將武林攪了個天翻地覆,讓人聞魔變色,想讓人不欽佩都不行。” 南宮仙兒道:“爺爺您怎么這樣說呢,那個家伙……哼!” 南宮無敵道:“今晚他夜戰八帝后,恐怕武林中除了那些老帝境高手,再無人敢與之爭鋒了。他想創造一個不敗的神話,徹底粉碎帝境高手無敵的形象。” 南宮仙兒道:“那又如何?難道這樣,我們就怕他了不成?” 南宮無敵道:“像我們這樣的大家族當然不怕他,但你想過普通武林人的感受嘛,高高在上帝境高手被不死魔帝無情的打下神壇,他們心中的無敵象征徹底粉碎,他們還敢再對抗不死魔帝嗎?以后武林將形同一盤散沙,再無任何凝聚力。” 南宮仙兒笑了起來,道:“呵呵,爺爺您多慮了,這種情況我不是沒有想過,未必有您想象的那樣糟糕。武林人最是盲目從眾,今日不管不死魔帝魔威有多重,他日若有一個絕頂高手站出來,肯定還會有大批的武林人在后相隨,所以我們不必太過擔心。” 南宮無敵搖了搖頭,道:“要是那樣簡單就好了,只怕沒有那樣一位有影響力的帝境高手,除非那個帝境高手也創下一個不敗的神話,要不然很難再號召起當前的武林人。這個獨孤敗天真的讓人期待啊,我真的想和他大戰一場。” 南宮英雄道:“爹,你怎么會這樣想呢,您老人家千萬不要和那個瘋子交手,他對我們南宮家恨之入骨,到時一定會耍陰謀詭計,我們也沒有必要和他正面相碰。” 南宮無敵道:“是啊,這個小子已經在針對我們布局了,他這次夜戰八帝就是為了威懾武林人,孤立我們這樣的大勢力。我想他下步一定會找上我們南宮世家。” 這時南宮無敵,身上忽然涌起了一股高昂的戰意。 南宮英雄和南宮仙兒面面相覷,南宮仙兒道:“爺爺您不是真的要和那個混蛋大戰一場吧,您以前不是說,即使他來了也討不到便宜嗎?難道說您要親自動手。” 南宮無敵,道:“關于那件事你們現在不必要知道,不過我真的渴望和他一戰啊,你們永遠也不會了解帝境高手的心情,對手難尋,若是能夠找到一個強大的對手,和他進行一場生死大戰,其中所獲,將受益半生啊!” 此時千里之外,第六次升騰起沖天的殺氣,璀璨的光芒另星月失色。 過了好久好久之后,光芒才漸漸淡去,但冷冽的殺意卻久久未散。 獨孤敗天長發披散,嘴角帶著一絲血跡,臉色有些蒼白。幾場大戰下來,他已經受了不輕的內傷,尤其是剛才第六名帝境高手的最后一記硬拼,讓他吐了三大口鮮血。當然那位帝境高手也未占到絲毫便宜,帶著嚴重的內傷狼狽遁去,獨孤敗天相信他的最后一擊最少要讓那個帝境高手修養半年。 他緊緊的握著魔鋒,感應到了第七名武帝的神識波動,他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背好魔鋒大步向前走去。 此時獨孤敗天的心性漸漸有些迷失,他的雙眼赤紅無比,額頭隱隱有魔紋出現,幾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將他強行壓制下去的那股暴虐的情緒激發了出來。此刻他如待人而噬的猛獸一般,想瘋狂的搏斗。近了,他已經感應到了第七位武帝的強大氣息。 獨孤敗天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他發現原本皎潔的明月,此時已經變成了一輪血月,漫天星光也變成了點點血紅。 “啊……”他仰天長嘯。 獨孤敗天知道,被自己壓制下去的嗜血的沖動再次蘇醒了,他有些擔心,怕自己迷失在血殺的沖動中…… 眼前,已經不容他多想,那名武帝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視野當中,來人四、五十歲的樣子,外表看起來平凡無比,瘦高的身材,普通的相貌,樸素的衣衫……但其神識卻強大而又凝練,如一片汪洋大海在洶涌澎湃。 獨孤敗天心驚不已,他知道遇上了一個處在顛峰狀態的帝境高手,其功力決不下于水天痕。惡戰在所難免,他心中隱隱有一股興奮的感覺,潛意識有一種渴望鮮血的沖動,他體內那狂暴的氣息瞬間彌漫了開來,強大的魔息剎那籠罩四野。 帝境高手皺了皺眉頭,道:“好狂霸的魔息,看來你真的已經踏入了魔道。” 此刻獨孤敗天雙眼血紅,臉色有些猙獰,厲聲道:“魔道又如何?老子一直以來不就是被人稱作魔嗎?” 帝境高手平淡的道:“是啊,同樣是修煉,魔道又如何?你若僅僅踏足魔道,我不會再次出山,也不會和你動手,但你千不該,萬不該濫殺無辜,血洗江湖。” “夠了,老家伙,我用不著你來教訓,當初天下那么多人追殺我時怎么不見你出山,我一出手,就引出你們這幫老怪物圍攻,嘿嘿……廢話少說,想動手,就要做好把命留下來的準備。”獨孤敗天眼前所見皆是血紅,現在他只想瘋狂的殺戮。 帝境高手點了點頭,道:“我們確實沒有必要說什么道理了,我看你已迷失了本性,陷入了瘋狂的境地。不過在動手前,我警告你一句,你短短數月以來功力連續飆升,心魔也不斷滋生壯大,照這樣下去,你早晚會走火入魔,徹底迷失本性。” 獨孤敗天狂笑道:“哈哈……簡直是一派胡言,老子本身就是魔,魔性越強,功力越深厚,怎么會走火入魔呢。”說罷,他快速向帝境高手沖去,體內罡氣洶涌澎湃而出,空中傳出一陣陣劇烈的波動。 當今晚第七場驚世大戰爆發時,武林人都已經麻木了,對那些帝境高手徹底失去了信心,不死魔帝的身影在他們心目中再次變的高大起來,成了另人恐懼的魔神級人物。 一些武林人小聲道:“不知道那些帝境高手怎么樣了,要是全都死于非命,武林元氣百年難復,無數神功絕技毀于一旦。” “是啊,這真是數百年未有的魔劫啊,天下竟然無人能與之爭鋒。” 怎樣算是最強?如何才算無敵?這一夜獨孤敗天的瘋狂舉動締造了一個不敗傳說,不死魔帝四字從此字字千鈞…… 獨孤敗天和帝境高手勢均力敵,兩人從一片谷地打到了一片樹林中,最后又從樹林中打到了一座小山之巔。 兩人以指代劍,山上鋒芒璀璨,劍氣沖天,罡氣到處激射,整座山巔如同白晝一般。巨大的石塊不斷向山下滾落,轟隆隆聲不絕于耳,兩大武帝顛峰高手的對決,山搖地動,天地變色。 遠遠的,七道人影飛快向這里趕來,為首兩人是水晶宮的元老人物水天痕和一直追著獨孤敗天跑的第八位帝境高手,另外五人五人則是從獨孤敗天手下敗逃,負傷而走的帝境高手。 這幾人中,一直未和獨孤敗天交手的那名帝境高手最為氣憤,自從奔走援救水天痕以來,他壓根就沒有停歇過,不斷的追在獨孤敗天的屁股后面跑。每到一處打斗過的場所就會遇見一名戰敗的帝境高手,可是他卻連獨孤敗天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這時他終于見到了這名甩的他團團轉的不死魔帝,忍不住怒喝道:“停。” 交戰的兩人瞬間分開了,他大聲道:“我要來領教不死魔帝的絕學,老朋友你閃到一邊歇息一會兒吧。” 這時獨孤敗天狂暴的心情漸漸平靜了下來,清醒的瞬間,他看清了眼前的形勢,他知道是該收手了。 他從背后拔出魔鋒仰天一陣長嘯,方圓數十里魔音激蕩。 嘯罷,獨孤敗天朗聲道:“老家伙們,小爺不陪你們玩了,老子走了。” 八大帝境高手一字排開,想攔住他的去路,未和他交過手的那個帝境高手更是當先走到了最前方。 此刻手持魔鋒的獨孤敗天仿佛頂天立地的神魔一般,一尊巨大、猙獰的魔影在他身后幻化而出,強大的魔息如驚濤拍岸一般,在山巔之上浩蕩、澎湃…… 所有帝境高手都大驚失色,心中狂震不已。 “殺!” 獨孤敗天大喝一聲后,魔鋒狂劈而出,一道黑色的閃電在山巔爆起,洶涌澎湃的力量另整座山巔都晃動了起來。 八大帝境高手生生被這股巨大恐怖的能量推向了兩旁,獨孤敗天狂嘯而過。 “帝境高手不過如此,魔鋒在手,問天下英雄,誰能擋我一擊……” (關于本書是否寫下去的重要事宜,請到本書首頁去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