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4 問天下英雄誰與爭鋒

山谷內不斷回響著獨孤敗天的那句話:“帝境高手不過如此,魔鋒在手,問天下英雄,誰能擋我一擊……” 八大帝境高手站在小山之巔,呆若木雞,八人久久無語。 修為達到他們他們這等境界后,最渴望的就是再做突破,進入一個嶄新的境界,武道的極境是他們最終的追求目標。 “問天下英雄,誰能擋我一擊……” 這句話道出了他們年輕時的豪氣干云,讓他們想起了過往的崢嶸歲月,當年在血與火的洗禮中,他們這些一方英杰自同輩之中脫穎而出,威震一方。 誰不曾年少輕狂,誰不曾想過無敵天下?這曾經是他們的夢想,從默默無名青年,到萬眾矚目的武帝,其中經過了多少艱辛困苦。當華發生根,皺紋累積時,歲月磨滅了他們心中的蓋世豪情,也磨滅了他們曾經的夢…… 然而就在今天,一個年輕后輩,一個被稱為不死魔帝的青年,一個武林公敵,一個殺人如嘛的魔鬼,再次道出了他們心中的夢。這個如彗星一般崛起的武林新秀,短短半年時間鋒芒耀眼,照亮了整個天宇大陸,一個無敵的青年,一句“問天下英雄”,另八人唏噓不已…… 好久好久之后,一個老人才道:“老了,早已沒有了當年的壯志豪情。” 眾人感慨萬千: “人生啊,人能有幾個二十年,二十歲時,我也曾經豪氣干云,睥睨天下,過了二十年后,我收斂了,又過了二十年,我隱居了,最近這二十年,我遺忘了江湖,想必江湖也早已遺忘了我。” “我從來沒有無敵于天下,但是我曾經無限向往,但今天我在別人身上看到了我當初的夢想,看到他實現了。” “我覺得我的血液不再老邁,我覺得我在今天獲得了新生,我忽然感覺自己年輕了。” 八到直沖霄漢的嘯聲自小山之巔發出,方圓百里久久激蕩。 一股蒼涼的豪氣:“問天下英雄誰與爭鋒!” 音逝,八道身影,八個方向,如飛而去。 不死魔帝夜戰八帝,這一夜,方圓百里沸騰,不死魔帝臨走前的那句話,以及八位帝境高手蒼涼的嘯聲,無疑證實了魔帝獨孤敗天從容離去的事實。 不眠夜,無數人輾轉反側,彷徨、恐懼……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獨孤敗天夜戰八帝的不敗傳聞像長了翅膀一樣,傳到了天宇大陸的每一個角落。魔帝如日中天,魔威震撼了所有武林人,每一個武林人都惶惶不安,八大武帝都敗了,誰還能與之爭鋒? 江湖之上一片沸騰,許多曾經參與過圍剿獨孤敗天的武林人開始忙著隱居,可笑的是,有時在一座深山會同時出現一群隱居的武林人,這些人驚愕過后,還有可能會發現熟人…… 江湖一片大亂…… 有喜就有憂,有憂就有喜,江湖之上沸騰、惶恐之際,魔教大殿上卻是一片歡聲笑語: “哈哈……痛快啊,真是痛快!” “簡直是大快人心!” “沒想到這個獨孤敗天竟然如此了得,大敗天下各路英雄豪杰,真是魔出少年啊!” 魔教教主蓋天風道:“一夜戰八帝,果然了得!以他此時的功力,如若圣級高手不出,幾可謂無敵天下了。” 一個魔教教眾道:“連我們教內的太上長老們也不是他的對手嗎?” 蓋天風長嘆了一聲,道:“恐怕如此吧,也許只有那個在我們天魔谷內無法無天的小丫頭能和他一爭長短了,不過,那個小丫頭身負重傷,恐怕兇多吉少。” 另一個魔教教眾道:“這樣說來,獨孤敗天確實已經無敵天下,這個天下再也沒有人能夠奈何他了?” 魔教教主蓋天風道:“話也不能這么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誰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沒有更加厲害的高手。不過,在近百年的武林史上,這個獨孤敗天已經算得上最強了。” “您的意思是百年前也曾經有過一個無敵高手……” 蓋天風道:“不錯,百年前也曾經有一個人無敵于天下,他和獨孤敗天一樣張揚、跋扈。但他乃正道人士,當年十大太上長老就曾吃過他的大虧,把我魔教逼進天魔谷,不敢明著在江湖現身,就有他的一份功勞。” “什么,他一人敵擋我魔教十大太上長老?” “當然不是,但也以一己之力和數位長老大戰而不敗。” “這個人還活著嗎?” 蓋天風道:“十大太上長老都還健在,你們說他能夠有事嗎?此時他若已踏入圣級領域還好,如若還沒有踏進圣級領域,那么他早晚還會踏入江湖,到那時獨孤敗天就真的有難了。” “是嗎,那個老家伙還在,這……他那么大年歲了,不可能再次進入江湖了吧?” 魔教教主道:“難說,如果他已經成為圣級高手,當然不屑再出手,但若還不是……嘿嘿,加之獨孤敗天如果鬧的太兇的話,早晚會驚動他,他當年被人稱為戰帝,這樣一個人,這樣的性格,他怎么會放過一個強大的對手呢?” “這樣說來,魔帝和戰帝很有可能發生一場不可避免的大戰?” 蓋天風道:“很有可能,而且這大戰的后果會很慘烈,有可能兩帝具滅。” “魔帝年輕有為,如果和那個老怪物同歸于盡豈不太可惜了,這可是我們魔道難以估量的損失啊。”自從獨孤敗天進軍魔道后,魔教中人已經不再算計他,已把他引為自己人。 蓋天風道:“只期望戰帝已經成圣,要不然未來的一場驚世之戰不可避免。” 風雪飄搖中,拜月國水晶宮當代最杰出傳人水晶背著他的父母離開了水晶宮。 水晶也已得到不死魔帝夜戰群帝不敗的消息,她為她的爺爺擔心了好一陣,直到最后得到平安的消息后,她才長出了一口氣。 茫茫雪地中,水晶如降臨在塵世的天使一般,臉上泛著圣潔的光輝。她已經在心中做了一個決定,她要去找獨孤敗天,勸服不死魔帝不要再殺戮。 她知道自己肯定說服不動他,但是她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逼不得已,到最后她要與獨孤敗天同歸于盡。 “我不地獄,誰入地獄。既然我是圣地弟子,我就應該為天下蒼生做點什么。” 此刻的水晶渾身都散發著圣潔的光輝,遠遠望去如冰雪女神一般。 獨孤敗天在哪里? 此刻他正埋身于冰雪之中,一夜的大戰,另他疲憊不堪,同時他的身體負了嚴重的內傷。起初他躲進了一個干燥的山洞運功療傷,但不多時,他就受不了了。萬重魔相向他襲來,各種各樣的虛影、幻象不斷在他眼前晃動:親人被撕咬,自己被踩碎,聲聲慘叫,陣陣怒嚎,撕心裂肺,令他痛苦不堪。 雖然知道那一切都不是真實的,但此時他脆弱不堪,他要不斷的調集全身的功力療治那出現裂痕的內臟,根本無暇壓制心中的魔念。精神上的折磨另他到最后狂呼吶喊起來,他終于知道走火入魔是怎么回事了。 即使是修煉魔道絕學,也難逃走火入魔的侵襲,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魔念,每個人的心中都掩藏著與生俱來的劣性,這是不可改變的,是不可避免的。 萬重魔相過后,是一片糜爛的風光,另人忍不住心旌蕩漾…… 幻相再轉,無邊的血浪如怒海狂濤一般,將他吞沒,他在血浪中掙扎…… 最后獨孤敗天頭痛欲裂,忍無可忍跑到了雪地中,將自己埋在了積雪之中。 冰冷的積雪,另他的頭腦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忍著萬相折磨的痛苦,強行積聚功力療傷。 天地間在飄雪,獨孤敗天的心中則在飄血,最后無邊的血紅淹沒了他,一個巨大猙獰的魔像自他身上透體而出。獨孤敗天處在一種迷惘的狀態,也恰好是這種狀態讓他避免了走火入魔的危險。他體內的罡氣自行運轉,生生不息。 自他身上透體而出的魔像仰望灰蒙蒙的天空,似在思索,似在回憶,最后眼中露出無限哀傷的神色。 魔像喃喃道:“神……魔……都是‘人’定義的……但是,神也有魔性,魔亦有神格!包裝的漂亮的,是神!不刻意雕飾的,就是魔!寧成為魔!” 魔像一步便邁入了高空,他靜立于空中,看著蒼茫的大地,似乎有些不舍,似乎有些留戀。“就要消失了,就要歸于虛無了……一年?兩年?也許隨時吧,嘿嘿,有什么可感傷的,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只不過忘卻了一段記憶而已,記住該記住的,忘卻該忘卻的吧。” 巨大的魔像在剎那間突然頂天立地,無邊無際的魔氣如滾滾烏云環繞在他的周圍,無盡的黑暗之中閃爍著一雙明亮的血瞳。 兩道血光自他雙眼激發而出,直沖天魔谷,天魔銅像一陣晃動,銅像的眼角隱隱有水漬現出。 雪地上的巨大魔相轉身遙望東方的大海,兩道血光在大海中激起滔天巨浪。萱萱的師傅正漂浮于空中,被一個百米大浪擊落在了怒海狂濤中,但又快速沖天而起。他臉上并無怒意,但卻有戚然之色:“媽的,不要這么傷感好不好,又不是見不到了,嗚……” 魔像再次扭轉方向,一時間血紅光芒掠過天宇大陸無數神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