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5 遠赴新明

血海狂濤,無邊惡浪,獨孤敗天從噩夢中驚醒。他的周圍是雪水融化后的騰騰白霧,周圍的雪地已化作了冰地,他獨自一身置身于空曠的原野上。 在這一刻,獨孤敗天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孤獨感,一個人獨戰江湖,對抗整個天下,在萬重殺機中奮力掙扎,即使重傷垂死也無人得知,一個人在荒野忍受寂寞,抵抗死神…… 無敵天下的背后,是無邊無際的孤寂,他眼中浮現出落寞的神色…… “嘿嘿,魔寂天下,獨自飄零……想我獨孤敗天由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年到一個世人皆怕的魔,才短短半年啊!世事無常,人生啊……” 在這一刻,獨孤敗天有些頹廢,他真的想就此收手了,從此隱居長生谷,遠離塵世的喧囂與虛偽。但一想到這半年來的種種經歷,他又些不甘,怒火在燃燒,血水在沸騰,為何要妥協,為何要逃避? 他從雪地上站了起來,拔出魔鋒狠狠劈出了一擊,一股紫紅色的魔氣自魔鋒瘋狂涌動而出,在空中劃過一道耀眼的閃電,風雷陣陣,天地失色。 七日之后,獨孤敗天重傷之軀恢復如初,他沒有踏入江湖,也沒有回歸人煙密集的城鎮,他在茫茫雪地上獨自漫行。 他在思索未來,他在考慮將何去何從。雖然他不打算立刻去隱居,但他真的有些倦了,他厭倦了在江湖中的整日征殺,他厭倦了血水在他眼前綻放時的刺鼻血腥。 “虛偽的江湖真的磨滅了我的銳氣?還是我真的厭倦了?”答案很明顯是后者,他隱隱覺得,他的強大對手不在江湖,而是沉睡中的絕世高手中的一些強大人物,或者是…… 想到這里,他不敢想下去了,他感覺真的很累,太多的事情在等著他。 “或許強者就是要在寂靜中獨自品味寂寞的煎熬吧,但我真的有些倦累,我還是休息幾天吧。” 不死魔帝大戰江湖,血屠長生谷、十日征十城、夜戰八帝,被江湖傳的沸沸騰騰,人們心中惶惶不可終日,然而在這時,不死魔帝突然在江湖中消失了,已經半月未現蹤影。 有人揣測,魔帝獨孤敗天大戰群帝時,身受重傷,此刻正在修養。這一猜測剛一傳出江湖時,立刻有些熱血沸騰的年輕人跳了出來,主張于全武林大肆搜索,剿滅魔帝。但不出半天,這些聲音便突然消失了,那些年輕人或被朋友拉走,或被家人揪著耳朵,扯進了家里,結果一夜之間,這些家族就都消失不見,隱居去了。 人們當然不會相信魔帝重傷而亡,此時此刻,每個人都已將他列為了打不死的魔鬼,越打越強大的魔鬼。這是一個事實,獨孤敗天正是天下群雄的圍殺中成長起來的,在生死逼迫下,他的身體潛能得到了最大的釋放,每一次險死還生后,其修為便更上一層樓。無數次的死亡威脅,無數次的鮮血洗禮終于造就了今日人人恐懼的不死魔帝。 獨孤敗天再次登上了逼他走上成魔之路的第一站地————云山之巔。云霧繚繞,白雪皚皚。在這里,他被人揭發出身具魔體,舍身成魔的事情,惹的他被天下人群起而攻之;在這里明月的出現,另他心傷欲碎;在這里他絕望之下,差一點泯滅一切情感,踏上一條絕路…… 回首往事,獨孤敗天一陣感慨,曾經的點點滴滴,匯聚成一條小河悠悠流進他的心中。 面對心愛之人的背叛,面對天下人的指責,面對七大王級高手的圍堵,面對十幾個次王級高手的冷森劍氣,一個孤傲的青年獨自橫劍…… “哈哈……這就是正道嗎?天道無稽,那我寧愿做一個魔!既然如此,就讓我在這滾滾紅塵中墮落成魔吧!” “去你媽的伏魔神劍,老子魔尊天下,殺!” “我是天王老子,我是至尊。”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曾經的狂妄之語如今還回響在而畔。 “哈哈……”獨孤敗天突然狂笑了起來,他處在次王級境界時,就已經那樣狂妄,現在想來真是讓人回味無窮。 有一件事,他一直心存疑惑,直到明月隕落,他才大概有一個猜測。當日在這云山之巔,他力盡之時,曾經有三個高手出手救他,一個達到了帝境,另兩個達到了王級境界。當時他心里對這三人感恩帶德,但如今想來,那三人定是忘情魔君遣來的高手,在暗中推波助瀾,將他逼上一條不歸路。 此刻他對忘情魔君的恨又加深了一重,他心里隱隱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內隱藏的那股強大力量是忘情魔君懼怕的根源,他一直不敢有大的動作,怕激起那股強大力量的的反噬,但卻在暗中不斷搞小動作。 “忘情魔君啊,早晚有一天我會將你帶到長生谷內打爆,我要讓你魂魄具散,靈識寂滅。” “看來你在江湖中還有些爪牙,我就從他們入手吧。” 此后數天,獨孤敗天從沿著他曾被追殺過的路徑一路走了下去,只有一處他沒有去,那就是帝境高手的墳墓————魔域。一想到魔域,他心中便涌起一股無奈、失落感,他不知道為何,總想逃避那個地方。 “夠了,這半年來的經歷,我又回味了一遍,有些事情是躲不過去的,我還是回到江湖,早早了結所有的恩怨吧。” 彷徨多日,迷惘多日的魔死魔帝再次回到了江湖,江湖再次沸騰了。 獨孤敗天沒有打上南宮世家,也沒有找上五大圣地,從清風帝國徑直路過,來到了新明帝國,他想挑掉天下第二殺手組織。至于南宮世家和五大圣地,將是他下一個打擊目標。他也曾經想先向南宮世家下手,但當他心中有那種想法時,心里竟然浮現出了一絲不祥的感覺。他非常相信自己的這種直覺,這種直覺曾經幫他逃過無數次險劫。 武林人摸不著獨孤敗天的想法,不知道他為何就這樣離開了清風帝國。尤其是南宮世家一家人,更是迷惑不解,在他們的想象中獨孤敗天在武林中樹立起了無敵的威勢,下一步一定會找上他們,但事實卻不是如此,這讓他們詫異不已。 南宮無敵道:“難道他已經感應到了什么?” 南宮仙兒道:“爺爺,你在說什么啊?他能夠感應到什么呀?” “早晚你會知道的。” 十日之后,新明帝國都城上京,來了一位高大的年輕人,來人正是獨孤敗天。江湖人雖然知道獨孤敗天進入了新明帝國,但卻不知道他走的哪條道路,更不知道他將前往何處,因為他一進入新明后,就突然銷聲匿跡了。獨孤敗天不想打草驚蛇,他想悄悄的來到殺手的總堂來一次血腥的屠殺,徹底鏟草除根。 新明帝國的武林人一片恐慌,在武林人心惶惶之際,有兩個少女卻在尋找獨孤敗天。 一個是水晶齋傳人水晶,她懷著舍身喂魔的決心,“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水晶從拜月帝國來到了清風帝國,但在那里卻失去了獨孤敗天的消息,他如人間蒸發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直到十幾日過后,才聽到他再入江湖的消息,不死魔帝竟然從清風帝國撤離了,奔往了新明帝國。她一路追了下來。 另一個是五大圣地云煙閣的傳人、兼魔教圣女的華云仙,華云仙真可謂焦急異常,她生怕獨孤敗天是為她而來,萬一獨孤敗天到云煙閣去找她這個“逃婚的老婆”,她可臭大了。她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故此她離開云煙隔后,動用魔教和圣地兩大勢力的人馬尋找魔帝。一定要在那個“討老婆的人”找上門之前,找到他。 獨孤敗天之所以來到上京,是因為在長生谷對那三個殺手逼供時,得知他們的總堂離上京不遠。他秘密來到上京后,足不出院,先在客棧中休整了三天,在這三天中,他將自己調整到了顛峰狀態。 他知道殺手總堂內肯定不止一名王級高手,甚至還會有帝境高手,肯定免不了一場惡戰。 清明帝國都城內一家客棧中,一名異常俊美的男子站在窗前,他的身后跪著一名黑衣人。 “稟報圣女……” 青年男子惱怒的打斷了他的話,道:“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在外面叫我圣女,聽見了沒有。”此人正是華云仙。 “哦,是,圣女,不,公子,我們已經查到獨孤公子的下落了。” 一聽這個話,華云仙更加惱怒了,怒道:“不是獨孤公子,是獨孤混蛋,記住了嗎?” “這個……”黑衣人一陣張口結舌,魔教教主已經下令不得再與獨孤敗天為敵,甚至在必要的時候助他一臂之力,但圣女華云仙卻和獨孤敗天有著微妙的恩怨,另他們這些教眾很為難。 但最后,黑衣人還是照著華云仙的吩咐改口了:“我們在一家客棧發現了獨孤……獨孤混蛋……”他將詳細地址告訴了華云仙。 華云仙眼中一亮,道:“現在新明總共有多少教內弟子,可否能夠捉住那個混蛋?” 黑衣人差點嚇的坐在地上,開玩笑,八大帝境高手都不能奈何不死魔帝,何況他們這些人呢,再說魔教教主若是得知他們與獨孤敗天為敵,不扒了他們的皮才怪。 華云仙冷哼道:“難道要我親自動手去對付那個混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