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26 新明帝都

黑衣人冷汗直流,站在華云仙大氣都不敢出了,他可以在華云仙面前按照她的意思稱呼獨孤敗天為混蛋,但決不敢去組織人捉獨孤敗天。 “圣女您就饒了我吧,不是屬下違抗您的命令,是因為教主早就下過命令了,魔教弟子不得再為難獨孤敗天,若是我等貿然出手,必然會遭到教內極刑處罰,望請圣女體諒。” 華云仙看著黑衣人,冷冷的道:“難道你沒聽說過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句話嗎?現在是非常時期,有些事情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做的決定沒有錯誤。” 黑衣人心中暗道:“得了吧,不要以為我們這些常年在外的魔教弟子不知道谷內發生的情況,我早就聽人說了,你們現在是歡喜冤家,夫妻間的事還要找我們外人插手,嘿嘿……” 看到黑衣人不語,華云仙怒道:“好啊,你們這些人膽子還真是越來越大了,把我說的話都當成耳旁風了。不要忘記當初教主說過的話,在外面一切都由我說了算。” 黑衣人道:“那好吧,如果所有事情都由圣女承擔,屬下就遵命。” “哼,你們現在繼續監視獨孤敗天的一舉一動,另外抽調高手來這里待命,好了,你先出去吧,有什么事情立刻匯報我,我現在需要想一想。” 待黑衣人退出后,華云仙非常不雅的喝了一大口茶水,而后氣哼哼的道:“這個混蛋怎么會跑到這里來呢,真是讓人頭疼,這個家伙若是真的跑到云煙閣去找我,我不是臭死了,該死的家伙……”一想到獨孤敗天的性格,她就有些后怕,這個家伙什么都做的出來,他才不會顧及魔教的利益呢,跑去云煙閣“找老婆”十有八九會發生。堂堂云煙閣當代最杰出弟子若然發生這種事情,云煙閣定會聲望大降,雖然她在圣地本來就是臥底,但現在還沒有到反出圣地的時候。另外她在云煙閣呆了近十年,早已對那里產生了深深的感情,她真的不愿意魔教和云煙閣發生沖突,更不愿意不死魔帝找上那里。 當初小魔女在天魔谷時,她簡直快被氣瘋了,那個萬惡的小魔女簡直是無惡不作,幾乎讓她圣女形象蕩然無存,每當想起這些,她就恨的咬牙切齒。但一想到和獨孤敗天拜堂成親的過程,華云仙就忍不住想大笑。 “該死的,就是動用魔教和云煙閣兩處的力量恐怕也難抓住那個家伙,武力肯定不行,怎么辦呢?”她在屋中轉了一圈,最后眼中一亮,道:“嗯,就下毒吧,雖然有些老套,但這也是唯一能夠對付他的辦法了。” 獨孤敗天自從住進客棧后一直在調整自己的狀態,幾日以來一直都沒有出去。他有一種直覺,暗中似乎有人在監視著他,監視他的人想必是經驗老到的人,距離這家客棧最少也在百米之外,沒有犯下低手的錯誤,跟著住進客棧。 “這是什么人?到現在居然還敢主動惹上我,難道是第二殺手組織的人聞到了什么消息,已經提前發現了我?” 第一天沒有任何動靜,第二天依然如此,直到三天后,他感覺出了異常,每日的食物當中居然有毒,而且是臭名昭著斷魂散,他嚇了一大跳。修為到了他這般境界,一般的毒對于他來說,已經毫無用處了,吃毒和吃鹽差不了多少。但有些劇烈的毒藥還是能夠要得了他的性命,就像現在的斷魂散。 吃過飯后,獨孤敗天趕忙運起全身的功力,將毒逼了出去,若是別人也許會花上一番工夫,但他具有不死魔體,體質異于常人,所以盞茶時間就將毒全都逼了出去。而后他裝作非常不舒服的樣子,將客棧里的老板叫了進來,吩咐他去請大夫。 聽到獨孤敗天病了,另一家客棧的華云仙簡直眉開眼笑。 “沒想到這個大笨蛋這么容易對付,才簡簡單單的一副毒藥就讓他著道了,真不知道那些江湖人為什么會這么笨,打不過他,還不會用別的方法嗎?” 她對面前那個黑衣人道:“明天換鶴頂紅,不用擔心,他雖然聲明赫赫,但江湖經驗很少。” 第二天,獨孤敗天發現毒藥居然變成了鶴頂紅,他真是服了用毒的這些人了,居然多種毒藥齊上,真是夠“營養”啊! “媽的,竟然敢這樣對付老子,不要讓我抓住出來……老子現在等,看你能夠玩出什么花樣。” 又過了幾天,砒霜、七步斷魂等等各種烈性毒藥都被獨孤敗天嘗了個遍,他終于知道各種毒藥的滋味了,居然這么的————難吃! “媽的,居然這么多,你們該收手了吧。” 第七日,黑衣人來稟報華云仙,道:“圣女差不多了吧,那個獨孤敗天真的‘病’的不像樣子了,再這樣下去,就要‘病死’了。” “‘病死’活該,誰叫他這么笨的。”華云仙在屋中轉了兩圈,道:“今天晚上動手,把那個‘病鬼’給我擒來。” “是。”黑衣人轉身離去。 星光點點,夜色如水。 數十條黑影一齊躍入了一家客棧,向一間客舍圍攏而去。 獨孤敗天聽著外面的動靜,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他心中暗道:“你們終于忍不住了,就讓老子見識見識到底是何方神圣吧。”他將強大的帝境功力內斂在體內,沒有了一絲一毫強者的氣息。 燭光一閃,兩條人影最先閃進了屋里,而后又涌進了六人,屋外還有近三十人緊張的把守著。 獨孤敗天裝出一副吃驚的樣子,躺在床上,費力的挪動了一下身子,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何闖進了我的屋中。” 為首的黑衣人見他這副樣子,似乎長出了一口氣,道:“獨孤公子得罪了,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實屬迫不得已。”他沖左右揮了揮手,道:“請獨孤公子上路。” 獨孤敗天還以為這些人要對他動手了呢,剛想運起全身的功力,但看到那些人均將兵刃收了起來,只是過來要扶他,他才止住了出手的沖動。 那些人先點住了他二十幾處大穴,才放心的將他背了起來。 夜色下,幾十人從街道上急馳而過,但沒有留下任何聲響。 華云仙在屋中坐臥難安,走來走去。 “那個家伙真的被毒倒了,他們真的能夠得手嗎?”越想她越覺得不安,她感覺自己太冒失了,現在整個江湖都奈何不了不死魔帝,單憑她的這點伎倆能行嗎?她不禁打了冷顫。 正在這時,遠處傳來了夜行人破空的聲響。 華云仙從沉思中驚醒,她知道魔教的手下回來了,她沒有迎出去,轉身從后窗逃了。 黑衣人站在門外,道:“稟報圣女,已經把獨孤公子帶到了。” 獨孤敗天一聽“圣女”二字,一下子聯想到了華云仙,他又仔細的感覺了一下他身邊這些人的氣息,果然是魔教的人,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一點點魔息。 他在心中暗道:“他媽的,這個死兔子,老子還沒有去找你,你居然收拾起我來了,嘿嘿,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黑衣人見無人回應,便推開了房門,里面空蕩蕩,華云仙早已不知道了去向。 獨孤敗天一看后窗大敞大開,就知道這個狡猾的“死兔子”臨時預見到了危險的氣息,逃了。 獨孤敗天不在掩飾自己的修為,強大的帝境神識洶涌而出,屋子里的人臉色大變,全都變的戰戰兢兢。 “你……你沒事?”黑衣人臉色蒼白,聲音顫抖。 “嘿嘿,區區一點毒藥能奈我何,天下那么多人想要我死,我還依然活的好好的,就憑魔教的幾個軟腳蝦就能把我放倒了?” 所有魔教眾人面如土灰,為首的黑衣人顫生道:“獨孤公子請你相信,我們僅僅奉了圣女的命令,來捉拿你,并不代表整個魔教的立場。教主曾經囑咐過我們,若是獨孤公子有什么需要我等幫助的,我們一定會竭盡所能的為你效勞。只是這次,我們被圣女逼的實在沒有辦法,才如此冒犯了你,請你不要遷怒整個魔教。 獨孤敗天看了看這些人,發現他們不像在說謊話,吩咐道:“你們在這里等我,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離開這里,明白了嗎?” “明白了。”魔教弟子惶恐的答道。 獨孤敗天手握魔鋒,強大的帝境神識如潮水一般蔓延了開去,他仔細在方圓幾里的范圍內搜索。 突然他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獨孤敗天也從后窗躍了出去,他沿著大街一直向城外跑去。來到城門時,他發現城門早已關閉,看著下方的護城河,他橫空越出,出城之后即使不再握著魔鋒,他也能夠感覺到華云仙的氣息了。 向前追了足有兩里地遠,獨孤敗天終于發現了正在前方急奔的華云仙,他在后面哈哈大笑道:“老婆不要跑了,我來了,看誰敢欺負你。” 華云仙膽戰心驚的跑出了新明的都城,沒想到剛剛長出了一口氣,就聽到了獨孤敗天的聲音,立時嚇的花容失色。 “啊,你這個無賴、混蛋干嗎追著我跑?” “哈哈,老婆,你難道不知道嗎?你整天往我的飯菜之中加一些特別的作料,我吃上癮了,所以準備把你留在身旁,讓你天天做給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