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四章夜襲殺手

第八卷魔行天下第四章夜襲殺手 不死不滅第八卷魔行天下第四章夜襲殺手 人的名,樹的影,獨孤敗天“不死魔帝”四字一出口,山莊內頓時一片大亂,所有殺手都驚恐不已。[萬書樓] 這些日子以來,獨孤敗天的血腥手段早已聞名江湖,在他魔威之下,即便這些久經生死考驗的殺手也忍不住膽寒。 “哈哈,原來是魔帝光臨,有失遠迎,請進吧。”隨著聲音傳來,藍影一閃,一個矮小的老人出現在獨孤敗天等人的身前。 獨孤敗天冷冷的看著他,道:“你是誰?” 來人道:“魔帝既然不知道我是誰,為何要闖我的山莊呢?” “哼,我來滅天下第二殺手組織,我知道這里所有人都是雙手沾滿血腥的劊子手,我只知道你是一個老殺手,至于你的具體身份,我當然不知道。” 老殺手道:“看來你已經確定這里是第二殺手組織的秘密總舵了,我再想抵賴不承認的話,徒增笑料,索性就承認了。不錯,這里確實是殺手總堂,對于魔帝閣下的嗅覺,我深表佩服,竟然找到這里來。” 華云仙在后面說著風涼話:“不錯,這個家伙除了臉皮厚,就是鼻子特長,算你們倒霉,被他盯上了。” 獨孤敗天道:“你身為一個帝境高手,不跳出這污濁的塵世去潛心修煉,竟然組建這樣一個邪惡的組織,真是該千刀萬剮。” 帝境殺手道:“呵呵,這個世上若沒有人需要殺手,我們早就解散了,事實證明好多人都離不開這樣一個組織,甚至有些道貌岸然的大派長老都來和我們做生意。你不去指責那些人,為什么偏偏來討伐我們這些拿人錢財,予人消災的職業者呢?” 獨孤敗天道:“因為你們的職業太骯臟了,你們在吸人的鮮血,你們是一群貪婪的魔鬼。” 帝境殺手仰天大笑道:“哈哈……魔帝你不覺得你說的話很好笑嗎,我們血腥?你自己殺的人好象不比我們少吧?前后兩次長生谷大戰你殺了多少人?不少于千人啊,遠比我們多,你若加入殺手組只包準是古往今來第一王牌殺手。” 獨孤敗天道:“同樣是殺人,但我是為了生存、自保不得已而為之,你們卻是拿別人的生命來做交易,性質完全不同。” 帝境殺手冷笑道:“嘿嘿,這個世界是憑實力來講道理的,你不是想滅掉我們這個組織嗎?可以,但你要拿出實力來。” 獨孤敗天道:“你到是直接,我今天既然敢來,就沒把你們放心上,呆會動手時,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領。不過在動手之前,我有一事不明,想請你解釋一下。” 帝境殺手道:“什么事?” 獨孤敗天道:“你們背后是否有一股勢力在支持你們?” 帝境殺手道:“笑話,堂堂第二殺手組織怎么會是人家手中的工具呢,沒有人能夠控制我們。” “哼,我不信,你們身后肯定有別的力量。” 帝境殺手道:“看來你早已調查過我們了,不過另你失望了,真的沒有人控制我們,只是有幾位大顧客經常照顧我們而已,不過是誰,我就不能透露了。” 獨孤敗天知道再問下去也不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隧不在問。 這時,水天痕領著人已經無聲無息的從后門潛進了山莊,由于山莊中的殺手一直在關注前院的獨孤敗天,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這一方人馬。 那些暗中站崗放哨之人,沒能夠瞞過老武帝水天痕的強大帝境神識感應,所有暗樁都被他超絕的身手迅速鏟除。 此時獨孤敗天和帝境殺手劍拔弩張,大戰即將開始。 然而就在這時,帝境殺手感應到了老武帝水天痕的氣息,他臉色一變,之前他一直關注著獨孤敗天,沒有太注意山莊后門那放面的動靜,如今再次發現一個來襲的帝境高手怎不讓他吃驚。 獨孤敗天轉頭對水晶和華云仙道:“呆會兒這個老家伙我來對付,你們帶領人馬上殺進去,不要放走一個殺手。” 說完他脫掉了完面的長衫,用力甩向了一旁,長衫在空中化為粉碎,隨風飄落。 帝境殺手道:“獨孤敗天或許你的修為夠高深,夠恐怖,但你也只是修為高深而已,你不見得懂得殺人這門技巧,殺人也是一門藝術,并非一定要有高深的功法、過人的修為,今天我要給你上一課。” 說著,他也解去了自己寬大的衣衫。 獨孤敗天啼笑皆非,這個老家伙自負的很,竟然要給他上一課,他又不是沒有殺過人,而且不在少數,哪里會在乎帝境殺手這些話。他伸手握了握魔鋒,但最終沒有拔出來。 帝境殺手瘦小的身軀爆發出一股凜然的霸氣,雄渾的罡氣自他體內洶涌而出,強大的力量波動,另在場的沒每一個人都感覺到陣陣心悸。 獨孤敗天向后揮了揮手,道:“你們準備進攻吧。” 說完他大步向帝境高手走去,每走一步,大地都一陣顫動,獨孤敗天戰意高昂。 水晶在后面叫道:“小心一些。” 華云仙嘀咕道:“放心,這個家伙死不了,只會越打越強。” 獨孤敗天直接把后者的話過濾掉,他不斷積蓄體內的罡氣,他的身體逐漸散發出淡淡的光芒,罡氣自他體內澎湃而出。 兩大帝境高手終于開始了真正的交鋒。 華云仙、水晶帶領手下從旁繞過,向里沖去。 此時山莊內部已經亂成了一團,老武帝無聲無息的潛了進去,已經放倒了很多高手,他出手無情,遇到的他的殺手不死也要重傷。 山莊大亂,魔教、云煙閣、水晶齋三股勢力瘋狂沖殺,雪夜下殺氣沖天。 天下第二殺手組織雖然實力雄厚,力量強大,但也無法抗衡三派聯手,短短十幾分鐘,山莊內便血流成河。 但天下第二殺手組織并不是沒有一戰之力,莊內現出四名王級高手,一帝四王,加之先前被獨孤敗天殺掉的那個王級高手,這個組織的實力可以想象是多么的強大。 但四個王級殺手剛一出現就被水天痕截住了,四道劍氣沖天而起,空中光芒璀璨,但無匹的先天劍氣遇上老武帝的先天罡氣后,便失去了往日的犀利,如普通光霧一般消散在空中。 四位王級境高手狼狽的應付著水天痕的澎湃罡氣,險象還生。 華云仙以王級身手在殺手中沖殺突擊,身姿飄逸,但出手無情,一串串血花在她身后綻放。 相對而言,水晶太過心慈手軟,往往狠不下心來下殺手,只是將那些殺手刺倒而已。 最后兇悍的是魔教弟子,這些人出手狠辣,劍劍見血,殺的那些殺手望風而逃。 擊戰不過一刻鐘,天下第二殺手組織便全面崩潰,不是他們太弱,而是來襲的對手太強。老武帝以雷霆之威,轉眼斃掉了兩個王級高手,剩下的兩人狼狽逃竄,頭領都已如此,其手下還有什么心情再戰呢。 兵敗如山倒,混戰轉瞬間變成了單防方面的屠殺,山莊內血流成河。 此時獨孤敗天和帝境殺手的大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他沒有想到這名老殺手的實力如此強橫,而且真的如老殺手所說的那樣,他確實懂得不少殺人的技巧。如利用地勢,以帝境之尊抽冷空放飛刀,撒藥粉,利用手中短劍巧妙反射月光,晃獨孤敗天雙眼,而后瞬間偷襲……古怪殺招層出不窮。 獨孤敗天見招拆招,帝境殺手所有巧妙刺殺均告瓦解,兩人激烈的碰撞在空中爆發出一團團耀眼的光芒,猛烈的罡氣四處激蕩。 山莊內越來越弱的喊殺聲,另帝境殺手非常不安,他漸漸的失去了開始時的從容。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道:“你不是要教我殺人的技巧嗎?現在慌什么?” 帝境殺手恨聲道:“你竟然請來了這么多的幫手,不死魔帝何時有了這么多爪牙?” “你沒有必要知道,去死吧。” 獨孤敗天大步上前,揮出了至剛至猛的一拳,無匹的罡氣瘋狂向前涌去,空中隱隱傳來陣陣雷鳴,強橫無比的能量在整個院落中浩浩蕩蕩,劇烈的波動另遠出打斗的人都感到陣陣戰栗。 帝境高手臉色大變,他知道這一拳的威力,也知道獨孤敗天要和他進行最后的對決了。他不敢有絲毫大意,扔掉了手中的短劍,大叫了一聲,身體傳出一陣噼里啪啦的骨節活動的響聲。天地精氣瘋狂向他涌動而去,他整個人如同海綿吸水一般,將所有天地精氣盡納于體內。 在這一刻帝境高手矮小的身軀仿佛瞬間高大了起來,身上散發著一股懾人的氣息,他體內力量洶涌澎湃,強橫無匹,隱隱有光芒現出,他也揮出了一拳,向獨孤敗天迎去。 獨孤敗天暗暗吃驚,現在他真的相信了那句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個貪戀紅塵俗事的殺手組織頭領,竟然有如此高深的修為,居然身懷和偷天奪日類似的功法,這的確是一個強敵。 兩大絕頂高手霸烈的一擊終于相撞在了一起,璀璨的罡氣四處擊射,耀眼的強光直沖高空,四周的院墻如冰雪一般飛快消融,最后化為一片塵沙,遠處的房屋也受到了波及,轟隆隆倒塌了一大片。 劇烈的能量波動一直延伸到很遠的地方,那些正在拼斗的殺手和三派的弟子都受到了波及,很多人被掀翻在地。 獨孤敗天嘴角流出一絲血跡,他多少受了些輕傷,而帝境殺手則連續吐了三大口鮮血,他如飛一般向山莊之內逃去。 但一條身影飛快攔在了他的身前,老武帝水天痕笑呵呵的道:“別著急走啊,我還沒和你親熱呢,咦,我怎么感覺你很熟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