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五章殺手組織覆滅

帝境殺手被老武圣水天痕攔住后吃了一驚,再聽到他說的話更加吃驚。 “你這個老家伙是誰?”他已經感應到了老武帝的恐怖修為。 “水晶齋水天痕是也!” 帝境殺手吃了一驚,道:“原來是你。” 水天痕仔細打量眼前的老殺手道:“你是誰,為何我看著你有些眼熟。” “哈哈,你看我眼熟?那你再仔細看看我到底像誰?” 水天痕一驚,道:“是你,五十年前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你這個無惡不作的家伙居然還活著?” 帝境殺手冷笑道:“你們這些老家伙都還活著,憑什么我死去?五十年前三大高手圍攻我,嘿嘿,我還是活了下來,很意外吧。” 獨孤敗天很是不解,在旁邊問道:“水老前輩,這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水天痕一陣為難,最后瞪眼道:“小孩子胡亂問什么,只要你知道這是一個罪大惡極的混蛋就行了。” 帝境殺手冷笑道:“有什么不好說的,你是怕我丟了圣地門人的臉才不愿說吧。年輕人我可以告訴你,他不讓我說,我偏要說,五十年前,我本是玉虛府最杰出的傳人,但不小心犯了一些小小的錯誤,就被他們趕出了門墻。趕我走也就罷了,我在江湖上逍遙快活之際,他們居然又找上門來,把我逼的走投無路,這才加入了這個殺手組織。” “我呸。”水天痕氣吐了一口唾沫,道:“說的好象你原本是一個好人,別人逼著你變壞了一樣,你怎么不說說你是怎么被趕出了門墻的,你偷看山上的女弟子洗澡,不知悔改,還差點犯下淫行。到了江湖,圣地門人弟子為何還要追殺你?你無惡不作,既做采花賊,又做獨行盜,你種人能不讓人追殺嗎?” 獨孤敗天心中暗暗高興,他沒有想到這個老帝境殺手竟然曾經是圣地的杰出的傳人,這則消息要是傳到江湖中去,將是多么震撼的消息啊。 帝境殺手冷笑道:“你這個老家伙真是多事,五十年前你追殺我,現在你又來殺我,你這個老不死的真是煩人。” 水天痕氣的胡子翹了翹,道:“我有那么老嗎?你能比我年輕多少,要不然叫聲叔叔?” 獨孤敗天在旁邊暗暗偷笑。 帝境殺手氣的直瞪眼,他喘了幾大口氣,道:“老家伙,你算什么本事,我現在重傷在身,有本事等我好了,再和我一戰。” “我呸,等你好了?再過五十年?想的到美,今天若再讓你離去,我老人家還有什么面子,你若說我占你便宜,那好,還繼續和那個混帳小子打去,我決不插手。” 帝境殺手看了看獨孤敗天又看了看水天痕,他一陣猶豫,這兩個人他都不愿意面對。最后他選擇了水天痕,因為和獨孤敗天在一起大戰時,他總是感到不安,那是一種發自靈魂的戰栗,他總有一股無法戰勝對方的感覺。 水天痕看帝境殺手最終選擇了他,氣的哇哇暴叫道:“你這個老劊子手,居然選擇了我,難道我真的不如那個混帳小子嗎?真是氣死我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要不把你打的跪地求饒,我就……我就再打。” 帝境高手不答話,飛快上前,雙手齊揮,和水天痕大戰在一起,猛烈的罡氣再次開始肆虐,其他打斗的人嚇的都遠遠躲了開去。 獨孤敗天看老武帝水天痕纏住了帝境殺手,他向莊內奔去,莊內死尸累累,血流成河,一副慘烈的景象。天下第二殺手組織僅有一小部分人還在負隅頑抗,大部分人都已經伏法。 當然魔教、云煙閣、水晶齋也損失不小,不少弟子倒在了血泊中。 莊內血霧彌漫,曾經肆虐江湖的第二殺手組織總舵就這樣覆滅了。 水晶和華云仙站在外圍為手下觀戰,剩下的十幾名殺手已經不需要她們動手。 異變驚起,離水晶和華云仙不遠處的兩名殺手死尸突然跳起,沖兩女直沖而去,兩女匆忙之間險些被刺傷。 這兩人正是那兩個漏網的王級殺手,他們本想躺在地上裝死,等到最佳時機給予兩女一擊。但獨孤敗天突然出現在后院,打破了他們原來的計劃。不死魔帝肯定能夠感應到他們的王極神識,形勢不容他們再繼續裝死,他們只好硬著頭皮在獨孤敗天面前對兩女偷襲,若能夠制服一人做為人質,他們或許還有生存的機會。 兩女堪堪敵住兩名王級高手,獨孤敗天沒有去幫話云仙,飛身襲向攻擊水晶的那名王級高手,因為水晶的次王級修為已經擋不住對方凌厲的殺招。 “你們這幫殺手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如今大勢已去,還在負隅頑抗。”他一拳轟在了王級殺手的劍脊上,長劍頓時斷為十幾截。 王級殺手面如土灰,握著劍柄飛快向外跑去,但哪里快的過獨孤敗天的神虛步,眨眼間就被追上,獨孤敗天一腳將他踢翻在地,一連了點了他十幾處大穴。 旁邊的三派弟子看的目瞪口呆,堂堂王級高手竟然如普通人一般,被不死魔帝手到擒來。 之后獨孤敗天站在水晶的旁邊,看著華云仙和另外一名王級高手大戰。 華云仙氣極,叫道:“臉皮厚的像城墻的那個家伙,還不過來幫忙?”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道:“老……死兔子你在和誰說話啊?” 水晶推了推他,道:“快過去幫忙,速戰速決。” 獨孤敗天大步上前,他和華云仙一前一后將王級殺手夾在了中間,王級殺手慘笑,這還怎么打啊,一個王級境界的云煙閣傳人都已經讓他難于應付了,如今又多了一個不死魔帝,再戰下去只能自取其辱。他知道今天絕對沒有生路了,落在獨孤敗天等人的手里難逃一死,他將長劍對著腹部,猛的刺了下去,鮮血狂噴,王級殺手慘叫一聲,摔倒在地,掙動了幾下,死于非命。 水晶道:“殺手組織的人果然兇殘狠辣,對自己尚且如此,對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華云仙氣鼓鼓的走了過來,道:“該死的獨孤敗天,你為什么厚此薄彼,幫助水晶對付那個王級殺手,為什么不幫我?” 獨孤敗天向她眨了眨眼,笑道:“拜托,你一個大男人怎么像個女人似的向我提這種要求呢?你不會真的是個‘兔子’吧?” “你……我要和你決斗。”華云仙氣極,拔出長劍就要向獨孤敗天沖去。 水晶在旁一把拉住了她,道:“好了,不要鬧了。”她回過頭又對獨孤敗天道:“你趕緊去幫我爺爺吧,這里已經定局,不用你幫忙了。” 當獨孤敗天再回到前院時,嚇了一大跳,這里罡風肆虐,光芒璀璨,周圍的的院墻,房舍都已傾塌,化為塵沙,兩大帝境界高手的周圍罡氣如波濤一般在洶涌,浩瀚的能量另人感到陣陣心悸。 水天痕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而帝境殺手則鮮血沾滿了前襟,臉色蒼白無比。 當他看到獨孤敗天去而復返后,一陣慘笑,道:“沒想到,我居然真的要死了,不過你們也不會有好下場,‘殺神’隨時會覺醒,你們難逃一死。” 獨孤敗天這是第二次聽這些殺手提到殺神了,前一次在長生谷那名殺手頭目也這樣提過,今次再次聽見,他心中不禁一動,看來真的有一個所謂的“殺神”。 他忍不住問道:“‘殺神’是誰?” “嘿嘿,‘殺神’是殺手界的神話,他就要出現在這個世上了,因為他已經回來了。” 老武帝水天痕,道:“他在哪里?” 帝境殺手撫著胸口又吐出了一大口鮮血后,道:“你們真的想知道嗎?” “當然。” “好,你們若不怕死,我就領著你們去找他。” 獨孤敗天和水天痕相互看了一眼,修為到了他們這等境界已經不知道什么叫恐懼,兩大絕頂帝境高手聯手,這個天下沒有人能夠攔阻他們。 當下兩人點了點頭,獨孤敗天道:“好,你領著我們去吧。” 這時,水晶和華云仙已經清除了山莊內所有殺手,領著手下來到前院和他們會合在一起。 兩女得知情況后,均不贊成跟隨那個帝境殺手去找個所謂的殺神,但扭不過一老一少兩個武帝。 獨孤敗天一指點在了帝境殺手的氣海穴上,將他的功力徹底廢了,在剎那間,這名老殺手一下子蒼老了幾十歲,變的老態龍鐘,肌膚松弛,雙眼無光。 老殺手眼中閃過一絲陰狠的神色,怒道:“你們……嘿嘿,你們也難逃一死,還敢跟我去嗎?” 水天痕道:“少廢話,走吧。” 月光朦朧,寒風習習,一行人隨帝境殺手穿過山莊,向后山走去。 離那座小山還有百丈距離時,獨孤敗天和老帝境界高手均感到了不安,他們心緒不寧,感覺有一股可怕的力量藏身附近。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面色同時大變,齊驚呼道:“圣級高手!” 兩人終于明白為何帝境殺手有恃無恐,大言不慚的說他們將死無葬身之地,這里竟然隱匿著一位圣級高手。 兄弟們我想死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