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六章殺神

水天痕當時冷汗就流流了下來,他雖然年紀一大把了,但還是首次遇到傳說中的武圣。 華云仙和水晶已聽到了二人的的話語,神色也立刻緊張了起來,她們曾經有幸見過武圣。當日獨孤敗天從清風帝國的魔域殺到長生谷見明月之時,曾經怒發沖冠舍身成魔,當他長生谷大開殺戒之時曾經引出一位武圣,兩人之間的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至今讓兩女感到后怕。 如今聽說這里隱匿的殺神竟然是一個武圣怎不讓她們心驚,望著兩女花容慘淡的樣子,水天痕安慰道:“不要怕,有爺爺在,誰也無法傷害你們。” 此時帝境殺手已經衰老無比,他慘笑道:“嘿嘿,水老頭你不要故作鎮定了,既然來到了這里,沒有一個人可以活,我活不了,你們也活不了。” 水天痕不理他,和獨孤敗天商量對策,道:“怎么辦?我們太大意了,這里居然藏著一個怪物,唉,其實仔細想想也能猜出來,當提到那個‘殺神’時,連那個帝境修為的老劊子手都感到害怕,‘殺神’一定是一個老不死的怪物。真沒想到我水天痕在有生之年能夠和一個圣級老不死的打交道。” 獨孤敗天道:“不用慌,您沒有發覺有些古怪嗎?我們都已經感應到了那個圣級高手的氣息,他肯定也早已感應到了我們的氣息,但為何還不出來呢?” “對啊,這是怎么回事?” 獨孤敗天道:“先讓水晶她們領著三派的人先退走吧,不然留下來也沒有什么用。” 水晶道:“不,我要和爺爺在一起。” 華云仙道:“我又不是沒有看見過圣級高手,有什么可怕的,我想留下來看一看。” 水天痕道:“不行,你們立刻退走。” 華云仙和水晶依然不動,水天痕不禁有些著急,對身后的三派弟子道:“你們都聽到了,這里有一個難以想象的強大敵人,你們在這里根本幫不上忙,現在我命令你們立刻退走。” 那些人猶豫了一下,魔教的人看了看看獨孤敗天,等著他發話,而云煙閣的人都盯著華云仙,水晶齋的弟子則根本不想走,想陪老武帝共同對敵。 這時,帝境殺手突然大叫道:“‘殺神’您為何還不現身,您一手開創的殺手組織已經覆滅了,江湖中最為悠久的殺手集團已經不存在了,而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些人,難道您真的要放過他們嗎?” 小山之上發出一聲蒼老的嘆息,一個衰老的聲音嘆道:“唉,我不是告訴過你嘛,不要來打攪我,你為什么不聽我的話呢?” 帝境殺手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道:“我知道,我不該打擾您老人家,但這幫人如若不死,我死不瞑目,我要親眼看著他們在我眼前死去。” 那個蒼老的聲音嘆道:“你為了一己之私,竟然來擾我清修?你不知道我在我元氣還沒有恢復過來的時候不宜動手嗎,你難道讓我再次沉睡幾年?小小的一個殺手組織有什么大不了,滅了,還可以重新建立。”說到這里,蒼老的聲音逐漸發寒,空中傳來一陣劇烈的能量波動,四周的空間似乎發生了扭曲,景物一陣模糊。 帝境高手嚇的臉色大變,身軀忍不住一陣戰栗。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自小山上洶涌而出,浩瀚的能量波動如潮水一般在小山周圍波蕩。 三派弟子平生第一次遇上傳說中的武圣,驚異、好奇兼而有之,但更多的是恐懼,這只在傳說中出現的人物如今將以敵人的身份出現在他們面前,這無疑是一個死神。 華云仙和水晶相互看了一眼,握緊了腰間的長劍。 老武圣水天痕雖然吃驚,但并不慌張,他看了看獨孤敗天道:“混帳小子,沒想到你么鎮定,表現還不錯……” 獨孤敗天嘿嘿笑了笑,他心中雖然吃驚,但他已不是第一次遇到武圣,所以沒有失常的表現。 水天痕道:“怎么辦?他怎么還不出來?” 獨孤敗天道:“該怎么辦,就怎么般唄,我們先撤吧,反正一時半會他還出不來。” 小上之上又傳來了那蒼老的聲音:“想走?嘿嘿,你們已經把我吵醒,我就決不會放你們一人離去。” 水天痕沖著三派弟子道:“別理他,他暫時還出不來,我們撤。” 所有人一齊向后退去,只剩下被廢了武功的帝境殺手還留在原地,不懇離去。 眾人大約退出半里地時,那座小山處突然傳來一聲長嘯,聲震長空,如驚雷一般隆隆激蕩,在場的三派弟子大部分人都捂著耳朵滾倒在地,神色痛苦不堪。 即便是水晶和華云仙也感覺胸腹難受異常,血氣一陣陣翻涌。 長嘯過后,小山之巔爆發出一團耀眼的光芒,山頂突然爆裂開來,一條身影直沖而出,,巨石四處激射,磨盤大的石塊飛射到了半里之外的三派弟子處,無數人被砸的頭破血流,骨斷筋折,慘呼聲此起彼伏。 黑影直沖高空冷冷的掃視著半里外的眾人,雖然遠隔數百米,但每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仿佛身處冰殿一般。 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自小山之下發出,剛才巨石四處激射,帝境殺手竟然奇跡般的活了下來,但此時他卻被空中的圣級高手發出的璀璨鋒芒洞穿了身體。老殺手的身體被摧殘的千瘡百孔,慘不忍睹,遠處的眾人雖然看不清他的慘狀,但從他凄厲的長嚎也能夠猜出一二。 當帝境殺手聲音枯竭時,空中的圣級殺手如電光一般飛到了眾人的上方。 此時三派弟子有一半人已經倒在了地上,那些人或是被圣級高手的嘯聲震暈了過去,或是被巨石砸的重傷不起,所幸沒有人不幸身亡。 所有人都臉色大變,圣級高手太過狠毒,竟然將自己的手下殘殺,對待自己人尚且如此,何況是他人。 華云仙和水晶緊張異常,她們萬萬沒有想到在這里會出現一個武圣,和武圣作戰簡直不敢想象。 老武帝嘆了一口氣道:“唉,居然出現了傳說中的人物,前輩可是千年前威名大震的武圣‘殺神’,以殺手的身份功至化境,最后堪破生死,邁入圣級領域?” 空中的武圣點了點頭,道:“不錯,正是老夫,沒想到千年過去了,還有人會記得我,真不容易啊!” 水天痕道:“我也是聽那些殺手說,他們的殺神早晚會回來,才聯想到的,沒想到真是是前輩。您已經堪破生死,已經跳出了紅塵,難道您還要難為我們嗎?” 殺神冷笑道:“嘿嘿,誰說堪破生死就已跳出了紅塵,天下第二殺手組織為我當年親手所創,如今竟然毀在你們這些人手上,我既已得知,焉能不報此仇。況且你們將我從沉睡中驚醒,害的我將從新閉關半年,我怎么能夠咽下這口氣。” 獨孤敗天突然譏笑道:“嘿嘿,這樣說來,你千年來一直龜縮不出,是因為身體有傷,一直在療傷,對否?” “小子你是誰,竟敢對我如此無禮,哦,原來小小年輕已經達到了帝級境界,怪不得這么張狂,不過你選錯了對象,我這個人向來不惜才,犯我者必殺之。” 獨孤敗天毫無懼色,道:“嘿嘿,你一個千年的老怪物和我們這些小輩動手算什么本領,有本事去找那些巡天者報仇,他們將你打傷了,你怎么不敢再次打上門去,一躲就是千年啊,難道就懂得欺負我們這些后輩?” 圣級高手惱羞成怒,同時大驚,道:“你……你聽誰說的,你怎么會知道巡天者?” 獨孤敗天笑道:“我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我還知道巡天者每百年巡視一回,專找你這樣的半吊子武圣開刀,真正實力強勁的古武圣逍遙自在,無人敢惹。” 圣級高手雖然已經暴怒,恨不得立刻將獨孤敗天撕為粉碎,但還是忍住了,森然道:“說,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這些隱秘?” 這時不光殺神迷惑,連水天痕、水晶、華云仙和三派的弟子都迷惑不解,獨孤敗天所說的這些,他們聞所未聞,根本沒聽說過。 老武圣忍不住嘀咕道:“小子你在瞎說什么呢?” 獨孤敗天不理他,接著道:“我是誰,嘿嘿,你知道古武圣忘情魔君嗎?” 殺神神色大變,顫聲道:“當然聽說過,他老人家神功蓋世,我怎么會不知道呢,你……你難道是他的徒子徒孫?” “我呸,就憑他,他作我的徒子徒孫還差不多。” “小子你真是活的不耐煩了,竟敢背后斥罵前輩高人,你當真活膩了。” 獨孤敗天道:“哼,小小的一個忘情魔君就將你嚇成了那副樣子,真是沒出息,你可知道我的結拜小弟是誰,是天魔。” 殺神聞聽此顏,差一點從空中掉下來,他穩住了身子,仔細想了一想,怒道:“小輩你竟然敢如此調侃我,天魔老祖早已消失萬年了,你竟然大言不慚說他是你小弟,你以為你是誰啊,就憑你的微末本領給人家提鞋都不配。” 獨孤敗天回頭看了看老武圣水天痕和華云仙等人,他們也是一副你真的不配的表情,他郁悶至極。 他自己還不清楚,眾人更不會知道,他和天魔之前的真正關系,如果兩者之間的真正關系告之天下的話,必定會震驚天下,引起軒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