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1 月蹤

當獨孤敗天再次踏上清風帝國的土地時,心中一陣感慨。當初他千里迢迢從漢唐帝國趕到清風帝國闖蕩江湖,才短短幾個月的工夫,竟然發生了那么多的事。 “南宮啊,南宮,我獨孤敗天又回來了。” 這一次再反清風,獨孤敗天沒有像上一次那樣張揚,武林人如今聞魔色變,他不想還沒到南宮世家就造成極大的轟動,和去新明帝國時一樣,他悄悄行進。 這一日他路過一座小城吃飯之時,忽聞酒樓下一陣大亂。 “又是這個老要飯,快趕走他!” “又來要吃要喝,天天如此,誰不煩。” “好啊,你竟然敢搶,給我打死他。” “打,狠狠的打。” “哎呀,掌柜的,不要打了,再打下去,這個老要飯就要沒命了。” 獨孤敗天有心要下去管一管,但搖了搖頭,世上這種事太多了,管的了一件,管的了多件嗎?今次碰上了,若碰不上呢?想到這里他沒有動身。 但樓下的吵鬧聲久久不能平息下來,在這寒冷的冬季,一個老人為了一口活命的吃食被人毆打,獨孤敗天覺得心中有些酸澀,他決定下去管一管。 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人,躺在地上,懷里僅僅的抱著兩個搶來的饅頭,三四個年輕的小伙子對他拳打腳踢,干枯的身軀滾來滾去。 獨孤敗天看的目眥欲裂,大吼道:“住手。” 幾個施暴的伙計聞言,停了下來,旁邊的掌柜賠笑道:“呵呵,這位客官打擾您用飯了,我們馬上將這個老要飯趕走。” 獨孤敗天面沉似水,冷冷的道:“你們還有沒有人性,對這樣一個孤苦伶仃的老人,竟然下的去那么重的手。” 掌柜結巴道:“他……他搶了這里的饅頭。” “那也不至于下這么重的手吧,你們把他趕走不就是了,為何如此對他?” 這時地上那個老要飯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道:“月兒……月兒……我找不到那個負心漢……我找不到那個負心漢……我餓……我餓……”說著他大口大口嚼起了手中的饅頭。 獨孤敗天聞聽他的話,腦中轟隆一聲,“月兒”二字另他心神具震,他一下子想到了司徒明月。 看著面前那個老要飯,他搖了搖頭,自語道:“這怎么可能,月兒已經被他伯父血帝帶走了,眼前之人怎么可能是血帝呢?” 眼前的老要飯蓬頭垢面,臉上的污痕遮去了原來的容貌,一雙渾濁的老眼暗淡無光,一看就是沒有功力之人。 “呵呵,好吃……好吃……不餓了……”老要飯神志明顯有些不清,說話像一個孩子一般,快速吃下了兩個饅頭,轉身朝外走去。 酒樓的掌柜和幾個伙計懾于獨孤敗天的威勢,沒有再為難那個老要飯,任他離去。 獨孤敗天呆呆冷了半分鐘,心中隱隱有一股不安,他丟下一塊碎銀,快步追了出去。 寒風凜冽,一個老人踽踽而行,在街道拐角處一閃而沒。 獨孤敗天快速追了過去,瞬間來到了老人的背后,他沒有驚動老人,只是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 就這樣一老一少在凜冽的寒風中走出了小城,老人似乎沒有注意到身后跟著一個人,向荒郊走去,漸漸的遠離了平原,步入了山林之地。 獨孤敗天越來越狐疑,若是平常一個老要飯怎么會在這個大雪飄飛的季節走進山林呢,他心中越來越不平靜。 老人走在雪地上,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在山林中左轉右轉,最后來到了一座山腳下。 一股異樣的感覺自獨孤敗天心中生起,未名的情緒說不上來是一種什么樣的滋味。 “這是……難道真的是月兒?”他震驚無比。 老人走進了山洞,喃喃道:“月兒,我回來了……找不到……還是找不到……咦……我要找誰,我怎么想不起來了。” 聽到這里,獨孤敗天再也忍不住,大步沖進了山洞,借著洞口照進的光芒,他看清了洞內的情形。 山洞不是很深,最深處離洞口也不過三丈距離,地上鋪著厚厚的茅草,看來老人住在這里有些日子了,倚仗這里離小城不算多遠,沒有什么大型野獸,不然老人真的很危險。 老人背朝外,正在沖著躺在茅草上的一個女子說話,“我是誰?我怎么想不起來了?月兒你告訴我……” 獨孤敗天一下子沖了過去,待看到地上女子的容貌后,他腦中轟的一聲,險些昏過去。 眼前的女子竟然真的是司徒明月,司徒明月雙眼緊閉,臉色蒼白無比,但神情卻異常安詳,仿若一個氣血不足的病美人在熟睡。 獨孤敗天大叫了一聲:“月兒,一下子撲了過去。” 他緊緊的將司徒明月從地上抱了起來,淚水禁不住流了出來,從小到大他很少留淚,但在這一刻,他的淚水如決堤一般滾滾而下。 “這是夢嗎?這是真的嗎?老天我求你不要再戲弄我!” 他緊緊的抱著懷中那冰冷的軀體,生怕一松手就會消失不見。 旁邊那個干枯的老人看獨孤敗天抱起了地上的司徒明月,立刻急了,向他一下子撲了過去。獨孤敗天伸出一只手輕輕的將他推到了一旁,他現在可以肯定,眼前這個神智不清的人定是司徒明月的伯父血帝無疑,他不知道血帝為何會變成這副樣子。 他用手輕輕的撫mo著司徒明月蒼白的臉頰,傳來陣陣冰冷的寒意,另他心中陣陣絞痛。 曾經的歡言笑語,過往的點點滴滴…… 奈何,此刻佳人已經魂歸幽明,此刻他懷里抱著的不過是一具沒有生命的軀體而已。 往事如煙…… 獨孤敗天黯然神傷,誰言魔人無情? 獨孤敗天背后的魔鋒一陣顫抖,一股強大的魔息涌入他的體內,而后魔氣自他體內洶涌澎湃而出,整個山洞內沙石飛揚。 晶瑩的淚滴自他臉上滾落而下,冰冷的話語自他口中喃喃而出:“聚天地之靈氣,凝圣、魔之鮮血,我縱是粉身碎骨也要重聚你的魂魄……早晚有一天,我要讓那長生谷血水漫天,早晚有一天我要讓那長生谷尸骨堆積如山……我要讓圣、魔鮮血灑遍長生谷的每一寸土地,我要那巡天使者的靈氣聚集在長生谷的每一寸空間……” 強大的魔氣在山洞內肆虐,將旁邊的老人推翻了出去,老人被魔氣擠壓到了山洞內的石壁處,魔氣還在不斷向他涌去。突然他的身體一震,血紅之光自他眼中閃現而出,老人的身體爆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勢,洶涌澎湃的力量自他身上散發而出,原本渾濁無神的雙眼,此刻赤紅無比,兇光閃閃。 老人快速向獨孤敗天撲去,口中大叫道:“還我月兒!” 一雙手掌發出耀眼的光芒拍向了獨孤敗天的后背,此刻獨孤敗天心傷至極,對這突然的變故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待他向旁閃躲之時,老人的手掌幾乎已經貼上了他的后背。 在這生死存亡的一剎那,他背后的魔鋒突然自動彈出,擋在了那雙手掌的前方。 “轟”老人的手掌結結實實拍在了魔鋒的鋒脊上。 這雷霆一擊,另整個山洞都跟著一陣晃動,石塊自洞壁不斷落下。 雖然魔鋒擋住了老人大部分的功力,但還是有一部分力量沖進了獨孤敗天的體內,他忍不住吐出了一大口鮮血,松開了懷中的司徒明月。他的身子整個橫飛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洞壁之上,砸落下一地石塊。 獨孤敗天當場昏迷了過去,嘴角又溢出絲絲血跡。 若非他已經修成了魔體,此刻恐怕已經魂斷多時,即使他那強悍的魔軀也無法抵擋住那恐怖的力道,他受了不輕的內傷。 老人全力打出這一掌后,發覺有大半的功力竟然消失在了那把奇怪的兵器之內,他一陣迷惑,此時他神智還沒有清醒,見獨孤敗天橫飛了出去,也沒有多加計較,抱起地上的司徒明月轉身跑出了山洞。 獨孤敗天昏迷了整整一天,才清醒過來。他醒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緊了緊雙臂,然而此刻他的懷中早已空蕩蕩,司徒明月影跡皆無。他大叫了一聲:“月兒……”洞內傳來陣陣回音。 他不顧重傷之軀,跑出了山洞,在山林之中快速穿行。 “月兒……” “司徒前輩……” “司徒前輩你在哪里?” “司徒前輩你將月兒帶到了哪里?” “我就是獨孤敗天啊,我在這里,你不是在找我嗎?” 獨孤敗天的身影如鬼魅一般在林間穿來穿去,他將神虛步運轉到了極限,方圓數十里的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跡。他聲嘶力竭,口干舌燥,急怒之下,他又吐出了幾口鮮血。獨孤敗天盡管傷勢嚴重無比,但此刻他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一遍又一遍的搜索,一遍又一遍的尋找。昨日當他在山洞中看到司徒明月的尸體和幾個月前一樣,無絲毫變化時,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模糊的認知,司徒明月的靈識也許能夠借助這具尸體再次重生,也許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困難,或許…… 只是現在司徒明月的尸體被神智不清的血帝帶走了,他心中惶恐不已,不知道那個神智不清的老人會不會出現什么差錯,致使司徒明月出現意外。 “血帝為什么會變成了這副樣子?他怎么會來到了這里?魔鋒沒有傷到他吧?” 他越想越焦急,精疲力竭、急怒攻心,獨孤敗天再次昏倒在了雪地上,雪花漸漸將他沒。 《魔極天道作者泓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