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2 帝戰序幕

天地間大雪分飛,清冷的山林中一個微弱的聲音在低吟,獨孤敗天艱難的從雪堆中爬了出來,他再次回到了血帝和司徒明月呆過的那個山洞。 躺在司徒明月曾經躺過的地方,他陣陣心痛,一次偶遇、一次重逢的機會竟然這樣錯失了。 不死魔功生生不息,自行流轉,調治著他的重傷之軀。獨孤敗天一邊恢復傷勢,一邊思索,血帝為何會變成這副樣子,反復思索之后,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猜想。當日他的父親怒帝和血帝兩人,如橫空出世一般突現武林,攪的漢唐帝國武林大亂,隨后二人從兩個不同的方向殺上了漢唐帝國武林圣地————霧隱峰,和霧隱峰上的帝境高手展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結果如何外界人不知,但身為怒帝之子的獨孤敗天卻了解內情,他父親帶傷而歸,血帝也重傷離去,可以說兩人和霧隱峰兩敗俱傷。他猜測在那一戰役中,血帝可能傷了腦部,不然不會變成這副樣子,其功力可能也因此受損,至于血帝為何在山洞中突然間又恢復了功力,他不得而知。 一天之后,獨孤敗天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他再次離開了山洞,在附近開始搜索。附近的山嶺、平原……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跡,但卻未找到血帝二人的絲毫蹤跡。 獨孤敗天又快速來到了當日遇到血帝的那座小城,第一時間找到了一名魔教弟子,如今他已經將魔教弟子當成了自己的手下使用,命令那名弟子快速調動所有人按照他所描述的樣子,尋找血帝二人。 一連過去了三天,血帝和司徒明月仿佛人間蒸發了一般,蹤影具無,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啪” 聽到魔教弟子帶回來的一個又一個失望的消息后,獨孤敗天狠狠的將茶杯摔在了地上,怒道:“你們是飯桶啊,兩個人都找不到?給我繼續找!” 向他稟報消息的魔教弟子戰戰兢兢,嚇的大氣都不敢出,最后無聲的退了出去。 此刻獨孤敗天感覺心中著了火一般,火燒火燎,一刻也不能安寧,他在屋中走來走去,期盼奇跡能夠出現。 盡管他心焦如焚,但現實總是殘酷的,又過去了兩天,魔教弟子將附近的所有城鎮和附近所有的山嶺都找遍了,居然還是無絲毫線索。 這時獨孤敗天實在坐不住了,他想象不出,為何會如此,為什么兩人沒有留下半點蹤跡。 “難道血帝施展無上輕功,在方圓百里沒有停留片刻,徑直離去?” 第六日,獨孤敗天離開了這座小城,他在離去之前,另魔教弟子一站一站通報下去,在清風帝國全國搜索二人。 遠在新明帝國的華云仙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消息,自語道:“這個家伙真的將魔教人當成他自己的手下使用了,唉,這不是教主所樂意看到的嗎?另他漸漸感覺離不開魔教,最終徹底投入魔教……” 獨孤敗天沿途經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城鎮,每次懷著希望走進魔教分壇,帶著失望離開。如此過了數日,他收拾起失落的情懷,將這件事徹底交給魔教弟子后,又向南宮世家趕去。 世間有著那么多的無奈,獨孤敗天期盼與司徒明月的再次重逢,偶然的機遇竟然這樣錯失了。 五日后,獨孤敗天來到了離南宮世家不足百里的地方,在這里他住了下來。每次大戰前,他都要好好的調息,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 南宮世家,南宮仙兒嬌笑道:“想不到這個獨孤敗天還是個癡情的種子,對司徒明月用情竟然如此之深。” 南宮英雄道:“他離這里已不足百里之遙,你還有心情笑?” 南宮仙兒道:“之前我確實很擔心,但看到我爺爺那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我放下心來了,他老人家定然有對付獨孤敗天的方法,要不然不會如此悠閑,毫無愁緒。我們還有什么可擔心的呢,他獨孤敗天絕對奈何不了我們南宮世家。” 南宮英雄道:“但愿如此吧。” 這時,南宮無敵從外面走了進來,道:“無需擔心,我早已做好了準備,就等他來了。” 三日后,獨孤敗天向南宮世家進發,醞釀已久的大戰即將開始。 獨孤敗天在距南宮世家三里之遙時,原本閉目養神的南宮無敵睜開了雙眼,道:“來了,終于來了,我已期盼你好久了。” 南宮英雄臉上露出緊張的神色,道:“來了……” 南宮仙兒之前雖然很放松,但此時也有有些緊張,道:“來了,他真的來了……” 獨孤敗天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喃喃道:“南宮啊,南宮,今天你們乞求多福吧。”強大的帝境神識洶涌而出,他大步向南宮世家而去。 與此同時,南宮無敵也站了起來,帝境神識澎湃而出,他座前的茶幾“砰”的一聲爆碎,房門自動敞開。 南宮英雄和南宮仙兒大驚失色,連忙退向一旁。 南宮無敵轉頭對他們道:“你們不要害怕,在這里等我的消息,我不行的話,自然有人會出場收拾他。但你們不要輕舉妄動,千萬不可步入我和他大戰的范圍之內。” 南宮英雄點了點頭,南宮仙兒道:“爺爺你要小心!” “嗯,知道了。”說完,南宮無敵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待到步出南宮世家的大門后,他徹底爆發了自己的力量。一股肅殺之氣自他體內充盈而出,強大的殺氣另本已寒冷的氣溫更加森寒,他附近的雪花化作冰刃在空中肆虐,發出陣陣異嘯。 五百米外的獨孤敗天感覺到了南宮無敵的戰意,他用力跺了一下右腳,大地一陣顫抖,一條巨大的裂痕自他腳尖處向前蔓延開去,南宮世家的門樓跟著一陣晃動。 南宮無敵冷哼了一聲,大步向前邁了一步,“轟”一聲大震,而后大地再次恢復了平靜。 獨孤敗天冷冷的道:“老不死的,你想不到吧,當初你們陷害我之際,可曾想到我獨孤敗天會有今日之修為,你們可曾想到我獨孤敗天會打上門來?” 南宮無敵冷冷的道:“確實出乎了我們的意料,你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是早晚的事,但我沒想到會這么快,當初留下你的性命真的是一個天大的錯誤,我若早些出手,做掉你,江湖也就不會有今日的不死魔帝之亂。” 獨孤敗天仰天狂笑,怒聲道:“哈哈……老不死的,你害的我還不夠深嗎?若不是你們揭發我舍身成魔的事,我獨孤敗天何至于被天下人追殺,成為全天下武林人的公敵;若不你們我何至于九死一生,整日活在死亡的陰影中;若不是你們我的月兒何至于魂歸幽冥,與我幽泉相隔。你們南宮世家所有人就是死一百次,也難解我心頭之恨,今日南宮世家若還能夠幸存,你們就去燒香拜佛吧。” 南宮無敵冷笑道:“嘿嘿,獨孤敗天你的確很強,但你不要忘記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以為自己真的天下無敵了,比你強的人不是沒有,只是你沒有遇到而已,今日你若能夠從南宮世家討到半點便宜,再吹大氣吧。” “南宮無敵老匹夫,不要以為你先我一步成帝,就覺得自己有多了不起,比你厲害的人我都照打不誤,何況是你這個我壓根沒放在眼里的老家伙呢。你比劍帝如何?你比八帝聯手的實力又如何?”其實此刻,獨孤敗天已經開始有些懷疑,因為他看到南宮無敵是發自內心的放松,根本不是做作之舉。這另他心里有些吃驚,不明白對方何以會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他拿話激南宮無敵,希望能夠另對方透露出一二。 南宮無敵冷哼道:“你這個自大的小子,今日若能夠走出這里,再吹大氣吧。嘿嘿,我期盼你很久了,沒想到你直到今日才來,我一直在渴望一場真正的大戰,但愿今天你莫讓我失望。” 獨孤敗天知道套不出什么話,不再言語,他將寬大的衣衫脫掉,抖手一扔,衣衫在空中化為粉碎,和雪花一起紛紛揚揚飄落下來。 南宮無敵大步向前走去,在離獨孤敗天十幾米處停身站住,道:“雖然你是一個小輩,但我還是不得不贊嘆,你的修為確實已經達到了帝境的顛峰狀態,我雖然虛長你幾十歲,但和你大戰,并不覺得丟人。” “來吧,老匹夫,你我之間的恩怨只能動手決高下,言語已經多余。” 兩大帝境高手的神識全面涌出,空中傳來陣陣劇烈的波動,澎湃的帝境神識如驚濤駭浪一般在空中對撞。 遠在數百米之外的南宮世家,所以老少男女都感應到了那兩股超強恐怖的存在,每個人都大驚失色。 天地間雪花漫舞,兩大帝境高手的先天罡氣破體而出,璀璨的罡氣帶動雪花逆天而上,兩人周圍方圓十丈范圍內再無片朵雪花,十丈以外到處都是亂射激空的冰刃。 “獨孤敗天你莫要讓我失望!” “來吧,老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