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五章天地魔魂

雷電已杳,昏暗的天空很靜,似乎能聽到雪花飄落的聲響。 獨孤敗天冷冷的望著自遠方飛來的兩道人影,兩人都很年輕,看起來不過二十幾歲的樣子,但細看可以發覺他們的眼神飽含歲月的滄桑。 獨孤敗天冷冷的道:“你們是什么人?” 兩人中的一人道:“我們是附近隱修的武圣,剛才被你的嘯聲所驚動,特地跑來看一看。你……你還沒有成圣,不對……仿佛你的力量已經超越了武圣,怎么這樣奇怪?你的力量忽高忽低,不斷強烈波動,這是怎么回事?” 獨孤敗天冷聲道:“我的事不用你們操心。” 另一個武圣道:“你怎么能夠這樣說話,我們又沒有惡意,你雖然修為不凡,但不管怎樣說,你是我們的后輩……” 獨孤敗天仰天狂笑道:“哈哈,真是可笑,這個世上能夠讓我尊稱一聲前輩的人很少,你們肯定不能夠位列其中。你們還是走吧,不然再晚一段時間,恐怕想走都走不了。” 兩人大怒,一人道:“好狂妄的小子,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想留下我們二人不成?” 獨孤敗天冷聲道:“我是好意,呆會兒這里將有一場大戰,你們還是有多遠走多遠吧,不然后悔不及。” “你……你居然如此狂妄!” 獨孤敗天道:“不是我狂妄,這是事實,呆會兒將有一批巡天使者趕到這里,你們還不足以抵擋他們,還是趕快逃命去吧。” 兩個武圣驚疑不定,他們一會兒感覺獨孤敗天深不可測,一會兒又覺得他似乎力量有限,對他的話半信半疑。 獨孤敗天的聲音冰冷無比,眼望著遠空,道:“遙遠的記憶向我敞開了一角,我看到了些零星、片段,今日我要以圣血祭奠那曾經的過去,我要讓每個人都知道我回來了。” 聽著那森寒的話語,兩個武圣不禁打了一個冷顫,而后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一起飛向了遠方。不過兩人并沒有飛太遠,在十里之外停了下來,觀察著獨孤敗天。 情魔將南宮仙兒送出五十里,而后又折了回來,她也在暗中靜靜的注視著獨孤敗天。 早先來南宮世家附近探聽消息的武林人此時已經作鳥獸散,飛快的向遠處跑去,畢竟獨孤敗天剛才的表現太過驚人,每個人幾乎都已被嚇破膽,那另天地失色的怒嘯在他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他們一生一世都難以忘卻。 獨孤敗天靜靜的立于南宮世家處那片廢墟的上空,此時方圓數十里內除去情魔和那兩個偷偷觀戰的武圣外,已經杳無人煙。 忽然一股龐大的壓力自遠空傳來,空中傳來一陣劇烈的能量波動。 五條人影一起自遠方的天際出現,人影快速如電,眨眼間就已來到了獨孤敗天的眼前。 這五人都穿著古老的服飾,每個人都沒有絲毫表情,仿佛石化人一般,他們木然的望著獨孤敗天,臉上無絲毫波動。 除了能夠感受到這五人強大的力量波動外,看不出他們有任何情緒波動。 遠處的兩個武圣小聲嘀咕道: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巡天者,怎么會是這個樣子啊?” “他們好象沒有自主意識。” “我也有這種感覺,他們仿佛失去了靈魂,只是承載力量的工具。” 獨孤敗天看著眼前的五個巡天者,嘆息道:“我雖然只回想起了一點點,但還是能夠確認你們就是那些所謂的巡天者,唉,沒想到是這個樣子,一群可憐人啊。” 一個巡天者口中發出機械的聲音道:“逆天者死!” “哈哈,死,這個世上已經沒人能夠讓我死去。你們到是順天了,但每個人都已變成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嘿嘿,你們還有靈魂嗎?” 獨孤敗天最后一句是大吼出來的,五個巡天者身軀同時一震,茫然的眼神在剎那間似乎閃現出一絲光彩,但瞬間又暗淡了下去。 獨孤敗天道:“忍辱偷生,甘愿為走狗,這樣的人生還有何意思?唉,我想你們一定是被他們控制了,但若不是你們自己意志不夠堅定,也不會落到如此境地。既然你們已經變成了這副樣子,不如早些消逝,免得繼續為虎作倀,禍害天宇大陸的初生武圣。今日我幫你解脫吧,讓你們結束這種永遠沒有盡頭的灰暗生活。” 遠處的兩個武圣露出了震驚的神色,驚道: “難道所謂的巡天使者也是武圣,是被人控制的武圣?” “真的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那個年輕人又是誰,他怎么會懂這么多?” “他身上的力量太古怪了,讓人無法看透。” “你還記得剛才他咆哮時給人的那種感覺嗎?在那時我感覺自己的血液快沸騰了,體內仿佛有什么東西在覺醒。” “是的,我心中涌起一股殺戮的念頭,在那一刻我感覺到了無數古強者的的氣息,每個人都似乎剛從沉睡中醒來。” “是的,太可怕了,彌漫在天地間的殺氣,另人感到戰栗。” “難道那個古老的傳說是真的,魔歷經重重劫難將重現人間,挑起世間最大的動亂?” “古老的傳說:怒怨沖天,禍亂無邊,百圣大戰,血水漫天……” “是百圣之間大戰,還是和巡天者或巡天者身后的人大戰?” “不知道,我們不是古武圣,根本不了解在過去那漫長的歲月中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們也是可憐人,在世人眼中我們是功力絕世的武圣,可是有誰知道我們也需要躲避、逃亡呢。” “說起來我們還算幸運,這還是頭一次遇見巡天者。” 兩個武圣感慨萬千。 五個巡天者面對獨孤敗天,臉上自始至終沒有任何變化,他們身形如電快速將他圍在了中央,而后每個人從身后拔出了一把樣式古樸的長劍。 五劍直指獨孤敗天,五人機械的重復著那句話:“逆天者死。” “哈哈,凡能夠突破生死限制的人都為逆天,這世間有無數個強大的存在,已永生這天地間上萬年光景了,也沒見你們這些傀儡能夠將他們誅除,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被你們滅掉。當年幾十幾個巡天者都難耐我何,雖說現在我還沒有恢復力量,但對付你們五個足夠了!” 獨孤敗天的斷劍早已不知道丟棄在了何方,他將背后的魔鋒拔了出來,他雖然嘴上說的很狂妄,但卻不敢有絲毫大意,畢竟他也只是恢復了一點點古時的記憶而已,力量更是還沒有跨越到圣級。他所憑借的完全是體內那浩瀚無窮的潛力,但有時力量并不能夠決定一切。 魔鋒在被他握到手中的一剎那,發出了陣歡快的輕鳴,它仿佛有生命一般,在輕輕的顫動。 獨孤敗天用手輕輕的摩挲著鋒背,道:“埋藏了數千年,該讓你重現人間了,今日痛飲圣血吧,他日去飲天血,去飲神血。” 浩瀚的能量波動籠罩四野,五個巡天者散發出的強大的氣息另遠在幾里之外山林中的那些走獸匍匐在地,顫抖不已。 五把長劍耀如天日,從五個方向向獨孤敗天刺去,五道劍罡縱橫交錯,散發著可怖的光芒,交織成成一片劍網。 獨孤敗天在空中幻化出幾道虛影,快速逃了出去,他原來立身之處的空間竟然碎裂了,一片模糊的黑洞出現在劍網籠罩范圍內,無匹的能量在肆虐。 幾乎在同一時間,天宇大陸各地升騰起沖天的殺氣。 東海之波,萱萱的師傅凝立虛空,白發拂動,他望著遙遠的清風帝國哈哈大笑道:“既然你已經覺醒,而且第一個動手,那我也不客氣了,先殺他幾個假巡天使者出出氣,好久沒活動了,真是讓人興奮啊,哈哈……” 說完他一改嬉笑之色,他外露的氣勢徹底發生了變化,老人的身形在剎那間仿佛一下子高大了起來,如頂天立地的戰神一般,一股磅礴的氣勢直上云霄,其威驚天動地。 萱萱在海島上大叫:“老頭子你要玩什么,我也要玩。” “小孩子懂什么,不要亂說話。呆會兒會來一群失去靈魂的家伙,你在旁邊看著師傅怎樣收拾他們,讓你看看師傅真正的實力。” 不多時九道人影快如閃電而至,和出現在獨孤敗天面前的那五個人一樣,這九人同樣沒有任何表情,眼神暗淡無光,仿若失去了靈魂。 萱萱的師傅沖七人大喝道:“只有戰死的武圣,沒有投降茍活的武圣,你們這樣渾渾噩噩存活于世殘害同道,還不如盡早從這世上消失。” 七個巡天者道:“逆天者死。” 在這一刻,萱萱的師傅再無一絲滑稽之色,身上散發出一股浩然正氣,他一臉正色道:“武者有武者的尊嚴,你們已經失去了做為武者的資格,今天我要出手滅圣,殺!” 萱萱的師傅一掌揮之后出,天地間風雷陣陣,東海之上怒濤狂涌,卷起千層浪,滔天的海水襲上了半空。 天魔谷內,天魔腳踏虛空,望著清風帝國的方向,道:“千年一小戰,萬年一大戰,三年之后又已到了大戰之期,師傅今日祭圣血而出,徒弟怎肯落后。我已閉關懺悔萬年,就是在等這一世,在師傅沒有恢復力量的這三年內,就讓徒弟把那些偽巡天者統統誅除吧。” 天魔雙眼血紅,仰天大吼了一聲:“天地有魔魂,啊……” 滔天的魔焰自天魔谷升騰而起,無邊無際的黑暗籠罩了大地,天魔谷眾人除去血魔之外,全部躲在屋中再不敢出聲。 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天魔谷的上方有兩點血紅,冷冷的注視著天際,森然的殺機直沖云霄。 九道人影自遠方襲來,浩瀚的能量在空中劇烈波動。 天魔身化一道黑光沖了上去,大喝道:“魔吞日月。” 狂霸無匹的天魔氣似怒海狂濤一般淹沒了九道人影,天魔在狂笑:“哈哈,這天地間的神都不能夠滅掉魔魂,你們這些傀儡簡直是蚍蜉撼樹。” 清風帝國,南宮世家廢墟之上,獨孤敗天身化驚天長虹,從一個巡天者的身體中穿越而過,那名巡天者在剎那間化為粉碎,鮮血在長空漫灑,一代武圣就此斃命。 但其他四個巡天者沒有任何表情,仍舊不畏死的沖了上去。 這時獨孤敗天的周圍出現了一個虛幻的世界,在他身后矗立著一個巨大的魔影,他的腳下是萬丈枯骨,骨山之下血浪滔天,一個個如神似魔的身影在血浪中掙扎哀號。 獨孤敗天怒發飛揚,此時此刻,他魔性大發,浩瀚磅礴的力量自他身體瘋狂涌出,滔天魔焰席卷天地,漫天烏云滾滾,驚雷陣陣,電網交織。 他腳踏虛空,瘋狂大笑:“哈哈……歷千劫萬險,縱使魂飛魄散,我靈識依在,戰百世輪回,縱使六道無常,我依然永生,魔魂復生,不死不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