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六章巡天使者亡

南宮世家廢墟之上魔焰滔天,十里長空烏云滾滾,天地間一片黑暗。獨孤敗天和四個巡天使者各展絕技,空中光芒璀璨,罡氣縱橫激蕩。一番大戰過后,幾人再次開始對峙,空中光華盡斂,再次暗淡了下來。 在那漆黑如墨的空中一個高大的身軀如神似魔,凝立虛空,魁偉的身軀散發著懾人的氣勢,一片血紅之光籠罩在身體四周,巨大的猙獰的魔像巍然而立。 那冷漠的眼神,那狂傲的神態,飛揚跋扈,藐視世間一切法則。 四個巡天使者分四個方向將他包圍在當中,四劍將他牢牢鎖定。 獨孤敗天冷聲道:“這世間沒有人能夠殺我,今日你們有來無回。” 他左手輕輕的撫mo了一下右手中的魔鋒道:“剛才已飲一圣血,滋味如何?嘿嘿,還有四人讓你痛飲。”他看了看四個面部表情呆滯的武圣,道:“我剛才想起了一點亂天訣,不知威力如何,萬年前的魔訣再次現臨人間,你們能夠死在這種魔功之下,已經無憾。” 四個武圣的長劍光芒再次大盛,那熾烈的劍芒直欲撕裂虛空,四道鋒芒直沖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身體一晃,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而后十幾道影象出現在包圍圈的外面,每個人都和獨孤敗天一模一樣,每人手中握著一把魔鋒,十幾人反將四個武圣包圍在了里面。 十幾把魔鋒一起舞動,血紅色的鋒芒在空中激蕩。 數里之外的情魔看的大驚失色,喃喃道:“這就是最為神秘的亂天訣?怎么會是這個樣子?是虛影,還是真的……”她不敢想下去了,她自問窮一生也難以達到那種境界。 四個武圣一時間亂作一團,慌忙對抗十幾人,但當他們擊中那些人時,發現不過是一個虛影而已,真正的獨孤敗天,他們連衣襟都沒有碰到。 遠處的情魔長出了一口氣,亂天訣并沒有像她想象的那樣玄異,可是就在這時驚變發生,兩個獨孤敗天同時將魔鋒刺進了兩個武圣的胸膛,鮮血漫灑,兩個武圣的身體在空中爆為粉碎。 情魔驚的目瞪口呆,嘆道:“幻覺,一定是幻覺!”她怎么也無法相信那個事實,這超出了武學常理,簡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 最后所有人影合而為一,空中還是一個獨孤敗天,他手握魔鋒嘆道:“亂天訣當真奇詭莫測,將幻發揮到了極至境界,嘿嘿,和神虛步結合在一起,果然真假莫辨,當真威力無匹!” 情魔聽的清清楚楚,她再次長出了一口氣,驚天訣中的神虛步她早有耳聞,據說是天下第一步法,奇快如電,神鬼難阻,今天親眼所見,證實了傳言非虛。如此步法和亂天訣中的幻法結合在一起,幾乎可以達到分身的效果,可以想象若是功力通天,再將兩種功法練到極至境界,真的可以做到身化萬千。 一直在暗中觀戰的還有兩個武圣,他們被獨孤敗天“勸走”后,便躲在幾里之外觀察著這里,獨孤敗天的種種神通被他們看的清清楚楚,他們心中除了震撼還是震撼,那個如神似魔的青年在他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短短的一瞬間兩個巡天使者已經失去了生命,剩下的兩人再次向獨孤敗天撲去。 獨孤敗天大聲吼道:“讓你們看一看純粹的亂天訣,殺!” 他舉魔鋒當空橫劈,數十道上百道光劍一起自魔鋒激發而出,無匹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天空,數百道劍罡如血色魔龍,眨眼間便將兩個武圣淹沒了,待到一切歸于平靜,空中已經失去了兩個武圣的蹤影,只留下一陣刺鼻的血腥。 獨孤敗天嘆道:“沒有靈魂的人即使功力再高深,也不堪一擊,這數千年的歲月,別人都在進步,只有你們不進反退……” 遠處的兩個武圣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兩人差一點失聲大叫,最后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快速向遠方飛去。 情魔右手撫在胸口,輕聲嘆道:“他若是徹底融合、貫通所有法訣,當真不敢想象……” 正在這時,情魔感覺兩道冷電向她這里望來,她心中一驚,暗嘆:“你現在肯定早已不記得我,我還是趕快離去吧。”情魔迅若閃電,也快速向遠方飛去。 獨孤敗天在高空靜立了一會兒,而后飛身向地面落去。 此時天魔谷一片漆黑,空中傳來一陣陣狂笑:“哈哈,一萬年了,一萬年了!我天魔已經好久沒有和人動手了,真是痛快啊,哈哈……” 天魔谷上方漆黑的天空中不時有光華閃動,依稀可以看見一條魔影和九人大戰,九人在那浩蕩、猛烈的罡風之中猶如大海上的小舟一般飄搖動蕩,根本難以抗拒那強大的沖擊。 天魔以一敵九,另九人毫無還手之力,滔天的魔焰,籠罩四野,天魔完全是一派大殺四方的姿態。 “你們這幫活死人,太弱了,根本不配做我的對手,就拿你們試驗一下我新創出的功法吧。”天魔沖著清風帝國的方向道:“師傅,徒兒沒有你那般勇氣,于千劫萬險中九世逆天,但我也自創了一套魔功,名字還為天魔訣,但和以前已經有了本質上的區別,再也沒有師傅教給我的魔天訣的絲毫影子,我已達到了師傅所說的魔由心生,功由魔成之境,可以創出自己的功法了,今日就讓這套功法現臨人間吧。” 天魔大喝道:“天魔訣!” 他身體如閃電一般升到九人的上方,而后一拳向下轟去,天魔谷上方魔嘯陣陣,無數兇魔的虛影自天魔處向九人沖去,伴隨著猛烈激蕩的罡氣,九人眨眼之間便被轟飛了出去…… 東海之上,碧浪滔天,萱萱的師傅雙拳揮動,帶起的猛烈罡風將天上的白云都攪的狂亂飄動,當真稱的上風云失色,九個巡天使者已經有七人被他生生打入了海底,他一邊出拳一邊沖海島上的萱萱喊:“不乖的徒弟,看到了嘛,師傅一個人打九個,九人可都是武圣啊,看,七人都已經被我打發見他們的姥姥去了,剩下的這兩人也都已經屁滾尿流,嘿嘿,知道師傅厲害了吧。” “哼,老頭子你最喜歡自吹自擂,成天吹牛皮,剛才我看見有一個人把你的衣服刺了一個洞,你還好意思吹牛?” “小孩子懂什么,這是用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價值,你沒見那個人被我一拳打飛了嗎?嘿嘿,要知道你師傅我可是天地間最強的武圣啊,我若不愿意,沒有人能夠傷的了我。” “就知道吹牛,上次被那個天魔一拳打入了海里,弄的渾身濕淋淋,我看的清清楚楚,現在還好意思夸口,哼……” 老人一邊和兩個巡天使者交手,一邊道:“小孩子懂什么,我在讓著他,我和他師傅有交情,不愿傷著他,手下留情而已,若是真的動起手來,他十個也頂不上我一個。” “吹牛大王,明明被人家打入海底,還要狡辯。” “小丫頭我是你師傅,你怎么能夠幫著外人說話啊?” “誰叫你不趕快把我的傷勢治好啊,還成天夸海口。” “小丫頭你真是不知道為師的苦心啊,我不是想讓你和師傅一樣,成為最強的武圣嗎?我打算徹底為你重塑經脈,激發你身體內的每一分潛能,讓你一步跨入最強者之列。” “真的嗎?到底能夠達到何等境界?” “怎么也要能夠和天魔那個小子一爭長短吧,我比天魔的師傅強,你當然不能夠弱于天魔。” “又吹牛,連天魔都打不過,更不要說人家的師傅了,哼!” “胡說,你師傅我是天地間最偉大最偉大的武圣,沒有人比的過我,你知道你所學的傲天訣來自哪里嗎?那是天魔師傅的功法,可是我卻拿來給你當入門功法修煉,僅僅將它當成了兒童啟蒙讀物而已。” “臭老頭,你總是把我當小孩,哼!” “你在師傅眼里不是小孩子是什么?等你把那套傲天訣修煉完畢后,師傅就把自己的蓋世功法教給你。” “你為什么不早些時候交給我?” “因為師傅的功法太高深了,沒有一定的基礎根本無法修煉,所以師傅早在很久以前就為我未來的徒弟準備了一本啟蒙教材。” “師傅你說傲天訣是天魔師傅的功法,你怎么會有呢?” “當然是從他那里拿來的。” “人家會把自己創出的功法白白送給你?” “他不給,師傅自己還不會拿嗎?” “啊,師傅,傲天訣是你偷來的,師傅你是小偷!” 老人一陣羞惱,雙拳用力揮動,兩團宛若太陽般的光球被他催發而出,將兩個武圣一下子打入了海底,而后他氣呼呼的道:“小丫頭,我是你師傅,你尊重我一下好不好?” 萱萱笑嘻嘻道:“可是……師傅你偷了人家的東西,的確是小偷啊!” “真是給你這個小丫頭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