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七章奔赴玉虛府

獨孤敗天落在地上后,身體一陣搖晃,他有一股力竭的感覺,說到底他發揮的不過是潛能而已,其真正實力還遠遠為達到剛才那般神勇。 “啊,我的頭為何這樣痛……”他雙手抱著頭,發出陣陣呻吟。 腦中那以往的記憶,那些零碎的片段,不斷浮現,時而清晰,時而模糊,他頭痛欲裂。 “啊,為什么有那么多的苦難,為何悲傷多于歡樂?”狂亂的信息如潮涌,悲憤、無奈…… 獨孤敗天直欲發狂,這種心靈的折磨遠遠大于肉體的傷害,前幾世零星的記憶不斷在心中沖撞。 今生前世,前世今生,過去的種種和現在的記憶在重疊,人格的沖突折磨的他死去活來,他無法忍受那種巨大的痛苦,躺在地上抱著頭滾來滾去。終于,他不支昏了過去。 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魔影出現在他的身前,魔影仰天長嘆:“九世記憶,悲苦多于歡笑,如若從頭記起,豈不是讓你背負了九世的傷痛,一個人怎么能夠承受九世的苦難呢,九轉完結,記下該記下的,忘卻該忘卻的,其他一切悲痛具隨風飄逝吧……” 魔影變淡,最后消失。 獨孤敗天悠悠醒來,他感覺自己頭還是很痛,但已經不像開始時那樣頭痛欲裂,他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感覺腦海中似乎多了些什么東西。 “亂天訣、落天訣、滅天訣、驚天訣、嘯天訣、戰天訣、魔天訣、傲天訣……哈哈,八大神訣,哈哈……”他仰天大笑。 “我與她分分合合,哈哈……”獨孤敗天大笑著,淚水不知不覺間自臉上滑落。 “有一幫偽巡天使者,還有一批真正的巡天使者,但我真正的對手在彼岸。”獨孤敗天仔細思索,但就是想不起來彼岸那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所在,那里的人到底又有怎么樣的修為,越想越頭痛。 “唉,看來我的功力還不夠,修為還不足以突破那些封印的記憶,彼岸啊,彼岸,嘿嘿……” “九大神訣,九大魔訣,九訣我已通曉八訣,可惜第九訣我還沒有創出來,第九訣我命它為敗天訣!”獨孤敗天仰天大吼,聲音如滾滾烏雷。 “魔天,我曾經是天魔的師傅,難以置信啊!” “天魔這個小子為了效仿我,竟然將我的名字調過來用,但他后來為何這樣恨我,我為什么想不起來了?嗯,模模糊糊有一點印象,他小的時候我曾經抱過他,難道他是……” “我為魔天,原來竟然有那樣輝煌的一生,敗盡天下武圣,未嘗一敗,魔鋒威震宇內,難逢抗手。后來踏遍天下尋找到神秘的魔域,約戰傳說中的魔祖,終嘗一敗。” 獨孤敗天若有所思:“原來魔域是魔祖的閉關所在,難怪……” “先敗于魔祖之手,后敗于彼岸,后來……后來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我的心如此之痛?魔天一怒發下宏愿,要創蓋世功法,要魔尊天下,閉關百年竟然想出逆天修煉之法,歷千劫萬險逃脫六道輪回,靈識逆天,一世一修煉。” “唉,沒想到消息到底還是走露出去了,九訣未出,便已名動天下,但傳言越來越失真。” “知情之人卻認為我瘋了,認為我魔天最終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隨后,一副副畫面又在他眼前浮現。 “嘿嘿,不死之魔,不死神魔,哈哈……”獨孤敗天雖然在大笑,但淚水卻不受的控制的再次流了出來。 “人生真是奇妙啊,哈哈,我為滅天,我為不死之魔,武林那段最為黑暗的歷史竟然是我一手造成的,哈哈……” “滅天蒼涼的一生,嘿嘿,強行將魔天訣、驚天訣、滅天訣合而為一,不死魔功初成,威震天下,無人能夠與之爭鋒……” 不死之魔一生凄涼,雖然魔功無雙,但太過求成,終于走火入魔,魔性大發之下一掌竟然打死了自己最愛的女人情月,懊悔半生,后遭人污蔑,再次發狂,大殺四方,血染天下,最終逃入魔域,經魔祖度化,解去心魔,但此時他已經與天下人勢同水火,后挑戰彼岸高手慘敗…… “原來如此,怪不得每套神訣的最后都有些殘缺的功法,每一世都在試圖融合前幾世的功法,不滅金身,不死魔身由此而來……” 隨后驚天、亂天、落天……主要事跡在他心中一一閃現,但都很模糊,許多畫面他都看不太清。 “啊……”獨孤敗天大致了解到了前生種種,仰天大吼:“我這一生都要敗天!” 不死魔帝身懸虛空,從天降下萬丈雷電,致使清風第一武林世家南宮家族于一夕間灰飛煙滅,百年世家化為烏有,偌大家宅變成一片廢墟。 不死魔帝飛身高空,掌碎武圣殺神,魔焰滔天,技驚天下。 如此大事件震驚武林,人們瞠目結舌,所有人都惶恐不安。 無數人都知道獨孤敗天挑戰南宮世家,更有許多人親眼看見他種種神通,這些人每當憶及所見便不由自主顫抖。 不死魔帝傳聞如一股黑色的旋風,攪的所有習武之人終日不安。 獨孤敗天靜靜的在南宮世家廢墟之上呆了三天三夜,而后起身趕往玉虛府。 “血魔曾言,五大圣地都有圣者的氣息,清風帝國玉虛府現在離這里最近,我到要見識見識這些所謂的圣者到底有多強,從此我要戰天下,于生死大戰之中盡快達到最強。” 此時此刻一個瘋瘋癲癲的老人背著一個少女的尸體來到了清風帝國玉虛府附近,如若獨孤敗天知道定會心喜異常,因為老人正是血帝,他背著司徒明月在清風帝國內到處游轉,不知不覺間便來到了這處圣地。 這一次獨孤敗天不再掩飾自己的行藏,他身背魔鋒,腰懸闊劍,徑直向玉虛府趕去。一路上驚的武林人奔走相告,不知道他這一次又要攪出何等風波。 隨著他一日日接近玉虛府,武林人漸漸明白了他的目標,驚詫于他膽大包天,竟然打起了武林圣地的主意。 無數武林人在觀望,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隨著獨孤敗天的行程而移動,幾日之間獨孤敗天的去向成了人們最大的談論話題。 玉虛府位于群山之中,雖然有不少武林人知道其地址,但少有人登門拜訪,因為玉虛府根本不接見一般的客人。 此時玉虛府后山一個古洞之內一個獨臂人披頭散發在狂笑:“哈哈……千年古洞遺留秘學,想我于意終有望可以功達化境,哈哈……” 此人正是被獨孤敗天斷去一手臂的玉虛府傳人于意,也是玉虛府當代最杰出的傳人,不過自從斷手之后他有一半時間都在瘋瘋癲癲,整日吵鬧,甚至襲擊同門,最后他師傅出于無奈將他關進了后山石洞,每日派專人看護。 “最杰出的傳人”已經被人們忘掉,但誰也不知道于意另有奇遇,一次他闖出石洞逃進了深山,在離玉虛府百里之遙的一個古洞發現了一處石刻,在他清醒之時發現那竟然是罕見的絕學,他大喜過望,細心參研,不僅情緒穩定了下來,不再瘋瘋癲癲,而且功力大進。 或許于意真的有些造化,他修煉之時驚動了山中一個武圣,此人乃是玉虛府千于年前的人物,一直在深山潛修,他看于意雖然斷去一只手臂,但資質極佳,便現身指點,最后為他灌頂,傳了他一身強絕的功力,另他修為直達帝境。隨后那名武圣再次潛入深山,讓于意留在古洞繼續修煉。 于意信心滿懷,他忘不了斷臂之恨,他有信心在獨孤敗天沒有舍身成魔的情況下將他殺死。 “獨孤敗天,我和你的仇不共戴天,我早晚要親手殺了你……” 他若知道此刻獨孤敗天在帝級顛峰與圣境之間徘徊,已經達至亞圣境界,也許就不會如眼前這般瘋狂,也不會為玉虛府惹來大禍。 十日之后獨孤敗天終于來到了玉虛府,眼前層巒疊嶂,云霧飄渺,山上滿是積雪,白茫茫一片。 獨孤敗天剛剛走進群山便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山中的某一個地方隱匿著一股磅礴的力量。 他冷笑:“血魔說的沒錯,千年圣地果然非等閑之地,真的藏有圣級高手,我到要看看你這個被人們尊為武圣的家伙到底有何本領,堂堂圣地絕世高手想必不會讓我失望。” 走著走著他突然停了下來,道:“難道并不止一個武圣?竟然另有強大的氣息,果然不愧為圣地,嘿嘿,普通武圣我已經見識過了,最好給我跳出來一個古武圣。” 玉虛府上眾人這些日子以來早已聽到了江湖中的傳聞,知道獨孤敗天一直向這里趕來,在他距離這里百里之遙時他們就已經發現了他的蹤跡,飛鴿不停的飛起,信書不斷。 山上所有人如臨大敵,玉虛府眾人并不知道附近山中隱有前輩圣級高手,山上雖然有帝境高手,但根本無戰勝獨孤敗天的把握,不死魔帝似乎潛力無邊,功力與日俱增,南宮世家的覆滅另他們感到萬分不安,千年古圣地雖然人才輩出,但眾人還是感到一陣心虛。 “獨孤敗天前來圣地討教……”滾滾音波如驚雷一般在山中激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