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八章圣者出

玉虛府千年傳承,在武林中的地位神圣無比,是清風帝國所有武者的精神領袖,被所有人尊重。從來沒有人敢來此撒野,更不要說挑戰玉虛府的高手,其門內藏龍臥虎,絕頂高手代代有人出,只是這些人一般韜光養晦,不在凡塵顯露身手而已,但人人知道這里高手如云。 獨孤敗天冒天下之大不韙闖入圣地,在山外大吼要領教這里高手的絕學,如驚雷一般的吼聲另玉虛府上下一陣大亂,所有人握緊了手中的兵器,不死魔帝在江湖的種種傳聞早已傳到了這里,他們已不將獨孤敗天視為一名帝境高手,已經將他當作一個圣級高手對待。 兩個中年男子率領數十個年年輕弟子站在山上向下觀望,只見上腳下一條高大的身影如大步流星向山上趕來,魁偉的身軀盡現隱現一股霸氣。 獨孤敗天一邊走一邊大笑道:“玉虛府如此待客嗎,竟然沒有一個人來接我,嘿嘿……” 峰上的一個年輕弟子,看著渾然沒將玉府看在眼里的獨孤敗天大聲道:“不死魔帝你少樣張狂,圣地決不容你褻du,今日……今日……”說到這里他突然想起了早先師長說的話,盡量不要得罪獨孤敗天,能不惹他就不惹他,最好不和他發生沖突,年輕的弟子話說到此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道:“哈哈,今日要將我如何?為何不接著下去,嘿嘿,我獨孤敗天若是怕的話就不來了,你們要如何盡管說出來,我決不會逃走。” 說話間他已離峰頂不足百丈,這時他突然加速,身形若電光般眨眼間便來到了眾人的眼前。如此速度蕩起一股猛烈的勁風,另他的衣衫獵獵作響,玉虛府近百人面對這個傳聞中的不死魔帝皆如臨大敵,每個人都刀出鞘、箭上弦。 玉虛府峰頂很平坦,重重院落占地極廣,院落前的廣場也非常開闊。 廣場中為首的兩個中年人一個面白無須,宛如儒生一般,另一人則和他極端,滿臉落腮胡須,一派豪邁之色,兩人均古井無波,靜靜的注視著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在山下時就已經發現兩人氣宇不凡,來到山上之后他立刻感覺出了兩人高深修為,絕對已經達到帝境,別看兩人中年之相,但其真實年齡恐怕已有八、九十歲。他暗暗驚嘆五大圣地果然藏龍臥虎,之前他父親和血帝司徒驚雷在霧隱峰和兩個帝境高手大戰,如今玉虛府也驚現出兩大帝境高手,充分說名圣地決非浪得虛名。 “嘿嘿,沒想到啊,竟然有兩名帝境高手,當初我初出江湖時記得這個江湖上王級高手不足二十人,帝境高手更是難得一見,不想僅僅半年工夫,帝境高手頻頻現世,當真讓人感嘆這世間的確不乏高手啊。” 面白無須的中年人,道:“這世間高手無數,真正的絕世高手都不愿履塵世,深山藏虎豹,田野隱麒麟,但當江湖動亂之時,沒有人會坐視不管,每逢武林飄搖動蕩之際圣級高手就會現臨人間,還武林一分平靜,所以即使有功力高絕大兇大惡之人能夠為禍一時,但也決不會長久。” “哈哈,你是在對我說教嗎?嘿嘿,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善?什么是惡?” 帝境高手道:“善惡自在人心。” 獨孤敗天怒道:“放屁,我問你們,在我獨孤敗天初踏江湖,未被天下人追殺時,可曾為非作歹?可曾枉殺一人?后來我殺人盈千,但為什么?一切都是被你們逼的!我只是為了活下去,我只為了生存,是你們將我逼上了絕路!” 滿臉落腮胡須的中年人道:“以你現在的修為,這個世上還有什么人能夠逼迫你?你為何還不收手,攪的天下人人恐慌。” 獨孤敗天冷笑道:“嘿嘿,我真為你感到臉紅,當初你們追殺我之時,怎么不見人收手?我如今只殺該殺之人,既然武林一片渾濁,我就以我的標準去衡量真善與真惡。” 滿臉落腮胡須的中年人道:“你今日來玉虛府到底想怎樣?” 獨孤敗天看著遠山那飄渺的云霧,道:“我已經懶得再去找當初追殺我的人的麻煩,說到底都是一群糊涂、迷糊的笨蛋,如今我來沒有別的意思,只想挑戰玉虛府真正的高手,我已經將過去的那些恩恩怨怨看的淡了。” 儒生模樣的帝境高手道:“如今玉虛府已經沒有人是你的對手,無一人適合你挑戰。” 獨孤敗天看著遠處的群山,道:“千年圣地怎么會沒有高手呢,我已經感應到了圣者的氣息,想必那些老家伙也已經感應到了我的氣息。” 場中眾人大驚,他們從來不知道玉虛府有圣級高手。 如儒生模樣的帝境高手道:“你……你說什么?玉虛府有圣級高手?這怎么可能?” 獨孤敗天大聲沖群山深處喊道:“獨孤敗天前來玉虛府討教,隱藏在深山中的圣級高手請出來一戰……”聲音宛若雷聲隆隆傳了開去,在山中不停的回蕩。 但直至聲音杳逝,也不見群山中有什么動靜,玉虛府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獨孤敗天所說的話是真是假。 “我再說一遍,獨孤敗天前來挑戰,山中的圣級高手若是不出來,今天我定將玉虛府夷為平地。” 場中眾人聞聽此言大怒,許多年輕人便要沖上去,但兩個帝境高手擺了擺手,止住了他們的動作。 獨孤敗天冷聲道:“既然你們耍大牌,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他轉身面對玉虛府眾人,道:“今日我本為武而來,但你們的圣級高手不出來見我,說不得我自己動手逼他們出來,我看看當我把千年圣地拆掉時他們出不出來。” 這時兩個帝境高手也已變色,落腮胡須的帝境高手道:“獨孤敗天你太狂妄了,你以為我圣地真的無人嗎,豈能隨你撒野,有請各位長老聯手誅魔。” 聲落之后,從層層院落中走出五名老人,每個人都須發皆白,蒼老的面容已經看不出到底有多大年紀。 獨孤敗天已經看出這五人皆是玉虛府的前輩高手,很有可能和天魔谷十大太上長老是同一期的人物,歲月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明顯的痕跡,每個人看起來都老邁不堪,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獨孤敗天已經憶及前幾世的部分記憶,自身潛力已膨脹到無限,但他的修為卻時高時低,很不穩定,他不敢小覷眼前這幾個老人的聯手之力。 當玉虛府眾人看到這五個老人出現后都現出恭敬之色,同時感覺心中塌實了很多,畢竟這五人都已百歲開外,修為都已達到了登峰造極之境,是帝境中的佼佼者,五人聯手那將是數百年的功力,不死不魔帝雖然魔功震世,但畢竟修為沒有五人深厚。 獨孤敗天道:“玉虛府藏龍臥虎,但可惜啊,雖都已經達到了帝境顛峰,但恐怕還是無法突破生死限制,邁入圣級領域。” 五個老人仔細將他打量了一遍,道:“小小年紀果然了得,今日說不得我五人要聯手齊上了,玉虛府數千年威名決不能蒙羞。” 五人一字排開,一齊向前,腳步踏在地面之上,整個玉虛府峰頂仿佛都跟著顫動了起來,一股莫大的壓力自五位老人身上散發而出,向獨孤敗天涌去。 可是正在這時,一股磅礴的大力自群山深處透發而出,另遠在玉虛府峰頂的眾人感到一股難言的驚懼,如此威勢另凡塵高手難以適從。 獨孤敗天沖山中大聲道:“你終于呆不住了,哼,你若不出來,我說得到做得到,定會掃平此山。” 一道人影自遠方深山升騰而起,而后朝這里快速飛來,峰頂上的眾人大驚失色,眾人沒有想到獨孤敗天所說的竟然是真的,這里竟然真的隱藏有圣級高手,每個人都激動、興奮不已,望著遠空中的那條人影,眾人的臉上滿是崇敬之色。 “呵呵,小友語氣頗為不善啊!”人影眨眼即到,從空中飄落峰頂。 獨孤敗天還未來的及說話,他身后的那五個老帝境高手卻已失聲驚呼: “是你……” “師兄你……不是已經仙逝了嗎?” “師兄真的是你嗎?” 在場眾人具露出震驚之色,五個老人的話太過匪夷所思。 來人鶴發童顏,一臉平靜之色,他看了看五個老人,笑道:“不錯,是我。” 五個老人一起向前走去,一人道:“到底怎么回事?我親眼看到你下葬的。” 這時山上眾人已然明白老人的身份,赫然是百余年前威震天下的絕頂高手戰帝,戰帝一生未嘗一敗,當年誅剿魔教時,一人曾獨擋魔教數位帝境高手,殺的魔教眾人無還手之力,所向披靡,被魔教眾人視為噩夢。 場中除了五位老帝境高手和獨孤敗天之外全部跪了下去,口中稱呼什么的都有。 “參見祖師。” “參見老祖宗。” “起來吧。”圣級高手道。 “師兄到底怎么回事?” “唉,當年和魔教一戰表面看來我毫發無傷,但其實內傷十分嚴重,在山中靜養了多年,不見起色,后來又走火入魔,我想我可能就這樣死了,誰知道被徒弟們當死人埋入地下后,我竟然陷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在生死邊緣徘徊多日之后我居然緩過了那口氣,身體再現生機。我知道一切皆因我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在生死一線間看開了一切,恰好符合了玉虛派的功法要義,無欲無求,功達至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