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九章轉世武圣

戰帝天縱奇才,弱冠之齡便已達到王級境界,后來出道江湖闖練幾年后便達到了帝境,在圍剿魔教的過程中他大顯身手,殺的魔教眾人望風而逃,當初魔教教主就是被他生生擊斃,從此之后他威震八方。他曾經挑戰天下各路高手,一生未敗,可以說是百年前天下第一人。 玉虛府眾人見死而復生的戰帝成圣出現,每個人心中都喜悅無比,畢竟不死魔帝太過恐怖,即使有幾位老長老坐鎮,恐怕也難以阻擋他。如今圣者歸來,他們就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不再惶恐。 不久前獨孤敗天在江湖夜戰八帝之后,現任魔教教主蓋天風曾經感慨,若是圣級高手不出,這個天下恐怕已經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他幾乎可謂當今天下第一人。若是百年前的戰帝沒有死去,或沒有成圣,兩個天下第一人早晚會有一戰,不想今日果然成真,只不過戰帝已經成圣,而獨孤敗天此時的修為也離圣級境界不遠矣。 戰帝死而復生后不想再回歸玉虛府,他不愿讓人得知他已經成圣,他只想一個人在深山中靜靜的修煉,只是沒想到強悍的不死魔帝找上門來,今日不得不出山。 他和幾位師弟說了一些話后,向獨孤敗天走來,笑道:“后生可畏啊,如此年紀便即將步如圣境,前途無量啊!” 獨孤敗天道:“今日我是為戰而戰,專為圣級高手而來,你我之間不用多說,這場大戰再所難免。” 戰帝道:“好,話既然說到這個分上了,你我只能一戰了,不過不能在這里打斗,我們換個地方。”他指了指遠處的山脈,而后當先飛去。 獨孤敗天道:“好。”他也想飛起來,可是近來他的功力時高時低,此時竟然不能離地半寸。此刻獨孤敗天真的感覺有些尷尬,這種情況怎么能夠和一個圣級高手大戰呢。 最后他他拔出了身后的魔鋒,運功輸進去一道真氣,暗淡無光的魔鋒光芒大盛,獨孤敗天舉左手在魔鋒的鋒芒輕輕蹭了一下,鮮紅的血夜滴在了魔鋒之上,很快便滲了進去,他口中低低念道:“我以我血祭魔魂……” 如此做,如此說,完全是因為那遙遠的記憶曾經有過這樣事情。 魔鋒光芒更盛,但卻是烏光,黑亮的光芒耀人雙目,一層層濃重的黑氣似墨云一般自魔鋒溢出,向獨孤敗天身體涌去。 獨孤敗天感覺身體舒爽無比,像吃了人參果一般舒服,全身的毛孔仿佛都張開了,力量在他體內狂涌。 他知道這是魔鋒注入他體內的最精純的魔氣起了作用,在那曾經逝去的歲月中,魔鋒曾經一直是他最趁手的兵器,這把兵器飲盡萬人鮮血,早已通靈,它所釋放出的魔氣是最為純正的天地魔氣,此時這絲絲魔氣就像藥引一般點燃了它體內蘊藏的巨大力量,使他感覺自己體內力量洶涌澎湃,巨大的潛力在被激活。 獨孤敗天雙腳離地而起,向遠處的山脈飛去。 玉虛府眾人看的大驚失色,剛才獨孤敗天的表現他們看的清清楚楚,本來還想看他的笑話,哪知片刻間他便已騰身而去。 獨孤敗天耳邊風聲呼呼直響,他徑直向戰帝追去,他知道今日一戰可能關系到他能否進階圣級領域,他心中一直在期待那一刻的到來。 戰帝停于一座高山之山,轉身看著他,道:“我一直感覺你的身體有古怪,看來果真如此,你的確可以和我一戰,我已經感覺到了你體內那洶涌澎湃的龐大力量。” “戰,開始!”獨孤敗天背好魔鋒,拔出腰間的闊劍,沖著下方的戰帝徑直劈了下去。 熾烈的鋒芒延伸出去足有四、五丈長,以立劈華山之勢向戰帝頭頂上方襲去,戰帝右手猛揮,一道化形劍罡離體而去,一片璀璨的光華撞向了獨孤敗天劈出的鋒芒。 “轟”的一聲巨響,點點光華在空中擴散,兩人第一擊蕩出一股巨大氣勁,猛烈的余波將地面上的樹木襲的伏倒一大片。 獨孤敗天知道戰帝沒有盡全力,只是在試探他功力的深淺。今日他心中一片寧靜,沒有在南宮世家時那樣礦狂暴的情緒,體內的潛能沒有激發到一個不高不可攀的程度,他有一絲奇妙的感覺,今天他可能真的要成圣了,在平靜的情況下,在最接近他真實功力的情況下,他將做出突破。 此時獨孤敗天已經落在山峰之上,離戰帝約有十丈距離,兩人對視了一陣一齊向對方沖去。 戰帝一拳轟出,山頂飛沙走石,狂風大作,樹木傾倒,一個球狀的光團向獨孤敗天直撞而去。 獨孤敗天腳踩神虛步連連晃動,快速避過了光球,而后舉闊劍朝戰帝斬去。六、七丈長的劍罡發著厲嘯在空中留下長長的殘影,橫空而過。 戰帝不避不閃,舉拳相迎,這一次他不再保留實力,右拳猛揮,同時快步向前沖去,他揮出的那一拳蕩起陣陣罡風,打出去的那個光球周圍似有烈焰在跳騰,威勢嚇人。 山峰之上轟的一聲巨響,獨孤敗天的劍罡被擊散,強大的能量到處肆虐,他的身體被余波沖擊的倒飛了出去。 而此時快步跟上來的戰帝已經離他不遠,第二拳又至,獨孤敗天避無可避,長劍橫劈,和他硬撼,第一劍劈出去之后不足以抵擋那剛猛的拳勁,熾烈的罡氣依舊向他襲來,他急忙劈出第二劍,拳勁被卸了大半,當他劈出去第三劍時才徹底將那恐怖的一拳化解。 但此時戰帝幾乎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他雙拳連連揮動,滔天的罡氣在山峰上涌現,山峰一陣劇烈顫動,另遠在玉虛府觀戰的眾人看的神馳目眩。 獨孤敗天被戰帝生生擊了出去,快速沖向了高空,巨大的力量另他五臟欲碎,一口口鮮血自他口中涌出。 “媽的,成圣這么難,難道非要老子九死一生時,才能夠突破帝境的限制?” 此時山峰現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痕,伴隨著隆隆之聲,峰頂轟然坍塌了下去。戰帝飛身而起,看著剛剛在空中停穩身形、臉色蒼白的獨孤敗天,道:“沒有經歷過生死的人,永遠不會明白生死的奧秘,更不可能堪破死境,想成圣必先悟通生死。” 說罷他再次向獨孤敗天追擊而去,右手掌直劈而下,一個刀狀的罡芒足有十幾丈長自老人瘦弱的身軀延伸而出,向獨孤敗天直劈而下,空間似乎發生了扭曲,刀身仿佛劃破了數十丈長空,直接出現在獨孤敗天的身前,嚇的他亡魂皆冒,魔鋒自動從他背后彈出,擋在了他的身前,璀璨的刀罡生生擊在了魔鋒之上,一陣驚天動地的大響,魔鋒和獨孤敗天被生生擊出去上百丈距離。 戰帝道:“不虧為絕世魔兵,竟然硬擋老夫全力一擊而不折,好利器!” 獨孤敗天感覺自己的五臟似乎碎裂了,戰帝剛才那狂霸一擊雖然被魔鋒當去了大半,但還是有很大一部分力道涌入了他的體內,狂亂的力量絞的他經脈欲斷。 他現在可以肯定,這個老人絕對是一個天縱奇才,他成圣不足百年,竟然比之殺神這個修煉千年的老怪物還要厲害很多。 “沒有生,哪有死,沒有死,哪有生,生死對立,生死相通,只有在生死之間徘徊,才能更好的了解生死。”戰帝一邊高聲喝道,一邊向獨孤敗天沖來,他快捷的身影只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便出現在了獨孤敗天的眼前。 他一把拎起了獨孤敗天,而后惡狠狠的朝遠處山峰的石壁砸去。獨孤敗天手中雖抓著魔鋒,但卻未來的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摔了出去。 “轟” 山石亂射,獨孤敗天一下子撞在了石壁之上,他滿嘴血沫,鮮血不斷自口中向外涌出,他感覺兩只手臂和雙腿的的骨骼已經斷裂,五臟六腑更是疼痛難忍,似乎真的已經碎了,劇痛差一點讓他昏迷過去,他強忍著飛到了空中,但雙臂和雙腿再也無法用力。 獨孤敗天現在可以肯定眼前的戰帝即使沒有達到古武圣境界,也相差不遠,他若不達到當日在南宮世家時展現出的高絕功力,萬難贏的了對方。 雖然戰帝另他受了如此重的傷,但似乎并不想要他的命,反而不斷出言點化他成圣,他百思不得其解。 獨孤敗天四肢雖然不能動,但身上向外涌現出的罡氣卻越來越強烈,他周身上下被一團漆黑的魔氣包圍著,突然一道光華自他身體激發而出,升騰而起,沖上了高空的云層,幾道巨大的閃電直落而下朝戰帝劈去。 戰帝笑道:“這才像點樣子。”他不退反進,朝高空中的閃電沖去,巨大電芒擊在他身上,只是另他一陣顫栗,他全身上下并沒有絲毫焦痕,他大笑道:“好舒服啊!” 獨孤敗天大驚,戰帝強的太變態了,如此修為恐怕真的已經達到了古武圣境界,他無法明白一個成圣不足百年的人為何有如此修為。 就在這一刻戰帝自高空中向下拍出了一掌,一大片光華鋪天蓋地一般朝獨孤敗天印去,強橫無匹的力量另他無從招架,他集全身的力量也無法阻擋自上而下的蓋天一掌,璀璨的光華另他全身巨痛無比,他感覺自己全身的骨頭都斷裂了,他自空中朝山腳下直跌而去。 “為什么?他為什么這么強?!” 與此同時戰帝的話語在他耳邊響起:“老朋友,我也是轉世武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