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九章圣境之魔

看著高空中的戰帝,獨孤敗天大驚,怎么也沒有想到他也是一個轉世武圣,他在心中叫道:“難道他也如我一般不斷逆天凝練神識?還有他好象認識我,難道是我以前的一個老朋友?” 不過已經不容他多想,眨眼間他已臨近地面,他想控制住下墜之勢,奈何其勢太沖,他根本不能減慢速度。他手舉魔鋒連連向下發力,劈出一道道巨大的劍罡,但效果并不明顯。 “轟” 獨孤敗天直直砸在了山腳下,將地面砸出一個深深的大坑,沙石飛揚,塵土彌漫。他被摔的奄奄一息,身體受創到了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若不是他體質特異,而且修為已經接近圣級,恐怕這一摔之力早已另他化成了肉醬,不過即使這樣他也全身筋骨斷裂多處,身體有些部位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他身體周圍一大片血跡。 戰帝將獨孤敗天自空中擊落山下,并被有收手的意思,他雙手連連揮動,一道道熾烈的罡氣向他腳下的山峰涌去,伴隨著隆隆的巨響,滔天的罡氣將山峰頂端擊的四分五裂,巨大的山石不斷向下滾落 “轟隆隆” 山石滾動,宛若雷鳴,一大片石雨向躺在地上一動不能動的獨孤敗天襲去。 遠處玉虛府眾人歡聲雷動,獨孤敗天的表現他們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了帝境,在他們眼里那已經是圣級的修為,今日戰帝若不是成圣歸來,恐怕玉虛府眾人齊上,也難以奈何獨孤敗天。眾人眼看著不死魔帝覆滅,具興奮無比,“禍亂”江湖數月之久的魔道帝者終于不能再作亂,惶惶的武林人終于能夠喘一口氣了。 山石終于將獨孤敗天淹沒了,戰帝在空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在過去悠久的歲月中,有些已經消逝了的強大武圣并沒有真的覆滅,當然我們沒有你那么變態,不斷逆天轉世,我們這些人只是僥幸獲得了一次再生的機會。當你魔功大成之后,會發現有些傳說中滅亡的強大圣者再次回歸了……”說完之后他向玉虛府眾人飛去。 “老祖神威蓋世!” “老祖舉世無雙!” “老祖人間第一!” 玉虛府眾人幾乎把所有贊美強者之詞都喊了出來,山上人聲鼎沸,地上跪倒了一大片。其實這些人是發自肺腑的贊頌,千年圣地再次出現了圣級高手,這對于玉虛府來說是天大的榮耀,如若傳出江湖,無疑會震驚十方,圣地必會震動武林,正為天下正道的泰山北斗。 戰帝讓跪在地上的那些徒子徒孫起來,而后隨幾位師弟向他們的修煉之地走去。 在戰帝和獨孤敗天大戰之際,天宇大陸上有許多絕世強者用萬里映象大法在注視著這里,許多人都已看出了端倪,認出了戰帝這位消失千年之久的一代強者。 這些人中屬萱萱的師傅最為激動,他在東海之上不斷的大笑:“哈哈,老東西我就知道你不會這樣死去,怎么說都是比我老人家只差了那么一點點的強大古武圣啊,哈哈……” 天魔谷天魔嘆道:“千年前我突然感應到他消逝了,沒想到他沖破重重艱險再次獲得了重生,強者永遠是強者。” 南疆荒域有人道:“敢于向彼岸發起沖鋒的人果然非同凡響啊!” 山腳之下,亂石之中,獨孤敗天被戰帝打的只剩下了一口氣,真的如戰帝所說,他現在已經在生死邊緣徘徊,向前一步是生,退后一步是死,生死一線間。他在失去知覺的最后一瞬間在心中將戰帝大罵了個遍:“死老頭子,我XXXXX……不管你是不是好意,也不用這樣逼我成圣吧,你這個變態、野蠻的大猩猩……我XXXX……難道非要我像你一樣,和死人差不多時悟通生死?嗚……我不知道將要在這里被埋多久,在我沒成圣之前說不定已經爛掉了,如今我如此重傷真不知道能夠堅持幾天……”隨后他昏了過去。 江湖沸騰了,不死魔帝在清風帝國武林圣地玉虛府大戰圣級高手落敗身亡,這一消息如巨石落進了平靜的湖面,激起了軒然大波,天下所有武林人都在議論這件事…… 消息當然也傳進了漢唐帝國獨孤世家,獨孤敗天的母親和奶奶得知這一消息時一下子昏了過去,經人搶救好久才緩過氣來,隨后兩人號啕大哭。 但獨孤敗天的父親和爺爺卻沒有傷悲之色,獨孤飛羽道:“你們別哭了,我敢保證敗天沒有事,這一次他非但會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世人的眼前,而且可能要突破生死限制,邁入傳說中的圣級領域……” 獨孤敗天的母親和奶奶將信將疑,經過獨孤飛羽不斷的保證,才漸漸收起了傷悲之色。 戰帝在玉虛府呆了三日便離去,臨去時他對山上眾人道:“我現在要去云游天下,在我離去之時,獨孤敗天若是死而復生,前來找麻煩,你們告訴他,‘凌飛轉世’,便可躲過劫難。” 玉虛府眾人聞言大驚,有人道:“老祖宗您是說已死去的獨孤敗天嗎,難道他還能夠活過來?” “可能吧,不知要多久……”說罷,戰帝飛身而去。 山上眾人面面相覷,心中滋味難明,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戰帝會說出這樣的話,有人道:“老祖為何不直接將他殺死?” “老人家這樣做到底有何深意?” “也許不死魔帝如傳說中的不死之魔一樣不易殺死……”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 玉虛府一戰,獨孤敗天被亂石埋在了大山之中,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就在玉虛府眾人認為他不可能活過來之際,巨大的亂石堆出現了異狀。 一層淡淡的黑霧在亂石附近繚繞,最先發現群山中異常現象的玉虛府弟子急忙稟告了他的師長,所有人大驚,萬萬沒有想到戰帝的話果然成真了。 此后的十幾天玉虛府附近的群山中,黑霧彌漫,越來越濃,最后埋獨孤敗天的那處亂石堆完全被墨黑色的霧氣遮住了,玉虛府眾人震驚無比。 戰帝的幾個師弟嘆道:“魔氣,是最為純正的天地魔氣!” 此時獨孤敗天雖氣若游絲,但身體卻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斷骨在接續,經脈在拓展,傷口在愈合,他的體質在慢慢改變…… 他昏昏沉沉,這一世從出生到長大成魔的種種經歷在他腦海中不斷閃現,歡樂、悲傷……前幾世那些已經被他憶及的片段也不斷在他心間浮現…… 在這一刻獨孤敗天仿佛穿越了時空,他從現在回到古代,又從古代回到現在,前生今世更進一步融合了,每一次往返,他不滅的精神烙印都會向他的身體散發出一些奇特的信息,他的體質不斷在改變,不死魔體趨于大成…… 如此又過了兩個月,群山之中黑霧繚繞,漆黑的魔氣徹底將獨孤敗天附近的幾座山峰蓋住了,遠遠望去滾滾烏云遮天蔽日。 此事已經震驚了武林,所有人都已得知被圣級高手擊落群山、葬在亂石之下的不死魔帝可能會復活。 武林中許多人感到了不安,眾人議論紛紛: “獨孤敗天居然沒有死去……” “他居然有可能活過來。” “不死魔帝即將復活了……” 獨孤敗天被埋在亂石下百余日后,終于徹底清醒了過來,他睜開了雙眼,飄蕩在山間的純正魔氣如萬流入海一般傳過亂石堆向他瘋狂涌來。 玉虛府眾人這些日子以來提心吊膽,生怕獨孤敗天于某一深夜復活,闖進圣地大開殺戒。 此時山中魔氣瘋狂涌動,在山中蕩起一陣陣狂風,滾滾烏云向山腳下壓去,端的是風云變化,天地失色。 在眾人驚愣之際,山中傳出一聲巨響,亂石激射,群山顫動,一條高大的人影自滔天的魔氣中沖天而起,他立于滾滾烏云之上,如魔神一般俯視著腳下群山,一股磅礴的大力如驚濤駭浪一般自他身上涌出,巨大的壓力、無匹的威勢另遠遠觀望的玉虛府眾人一陣戰栗,許多年輕弟子當場軟倒在地。 “魔由心生,功由魔成,啊……”獨孤敗天仰天大吼,怒發飛揚,他四周漆黑的魔氣不斷翻滾,一道道巨大的閃電從天而降,閃電貫通天地,魔焰籠罩四野,獨孤敗天如蓋世魔神一般當空而立。 他抬手對著不遠處的一座山峰拍去,若是有武圣在場一定會驚呼,竟然是無雙絕學魔玉手。 光華閃現,山峰“轟”的一聲巨響,四分五裂,沖起漫天塵沙。 獨孤敗天狂笑:“哈哈,圣境,我終于步入了圣境,我期待這一天已經好久了!” 此刻天宇大陸上感應到獨孤敗天強大氣息的圣者當中當屬忘情魔君最為害怕,他在陰森、昏暗的地下宮殿中一陣坐臥難安。 “該死,這個瘋狂的家伙居然又成圣了,第九次成圣,若是依據傳聞來看,他要在這一世融合貫通逆天而修的九世靈力,怎么辦?這個家伙若是真的成功了,我將死無葬身之地。我若現在就去偷襲他,也不可能成功,他體內的魔魂必會在關鍵時刻沖出來,真是讓人心煩意亂啊,這個混蛋為什么強的這么變態,我這萬載魔功不知道到底能夠擋他多少招,我是不是應該找些人聯合起來對付他呢,嗯,讓我想一想究竟有哪些人可以他平起平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