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一章魔慟

獨孤敗天腳踏黑云向玉虛府眾人處飛去,當他降落下來時眾人不由自主向后退去,滔天的魔焰一時籠罩整座山峰。 看著如蓋世魔神一般的獨孤敗天,每個人都一陣顫栗,戰帝之言果然應驗了,魔帝竟然死而復生,真的活了過來。 “戰帝何在?” 戰帝的幾個師弟走了出來,其中一個老人道:“他已經云游四方去了。” “什么,他竟然走了?”看著獨孤敗天面現怒容,那個老人道:“他讓我們轉告你一句話。” “什么話?” “凌飛轉世。” “凌飛……”獨孤敗天陷入了沉思,他覺得這個名字特別熟悉,但一時還想不起來,不過隱隱覺得這是一位故人,他低聲道:“看來真的是一個老朋友……” 戰帝的那個師弟接著道:“他說你若聽到這個名字就不會為難玉虛府。” “我本來就沒打算為難任何人,我早就說過到這里只是想挑戰圣者,戰帝既然已經走了,我本應離去,但我感覺這里還有圣者的氣息。” 正在這時獨孤敗天一陣心跳,他心中忽然涌起一股異樣難言的感覺,似乎…… “明月!”他大叫:“月兒在附近!”發自靈魂的震顫,來自心靈的感應。 玉虛府眾人驚訝的望他,獨孤敗天腳踏踏虛空,浮到了高空之中,他緊張的注視著西南的方向。 一刻鐘后,遠處的山間閃現出兩條人影,獨孤敗天目眥欲裂,他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沸騰了,一股滔天的殺氣自他身體散發而出。 一個老人披頭散發背著一個少女在山間踉蹌而行,后面一個失去右掌的人左手持皮鞭不斷抽打前方的老人,當然皮鞭也經常抽在少女背上。 獨孤敗天悲憤的大叫道:“啊……今天我要讓玉虛府在武林中消失!” 老人正是神智不清,消失多日不見的血帝司徒驚雷,他背著的少女正是已逝的司徒明月,而他們身后斷手之人則是玉虛府曾經最杰出的弟子于意。 此時山上眾人也已看清了遠處的景象,他們為于意捏了一把汗。 獨孤敗天大怒發飛揚,大叫道:“于意我要將你千刀萬剮。” 山下的于意冷笑道:“獨孤敗天你真是命大啊,在圣級高手全力出手的情況下,你居然死而復生,害我白白高興了一場。嘿嘿,老天有眼,報仇無望的情況下,這個瘋老人送上門來,還有你青梅竹馬的月兒,嘿嘿。”說罷他扔掉了披鞭,將長劍頂在了司徒明月的后心上。 “獨孤敗天你不許輕舉妄動,在山上好好的等著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毀了她的尸身。” 獨孤敗天看著一代武帝司徒驚雷為了司徒明月竟然渾渾噩噩,落魄到了這副樣子,他一陣心酸,看著司徒明月那具早已失去了生命的軀體,他心碎欲絕。隨后他漸漸冷靜了下來,他冷冷的看著于意向山上走來。 此刻山上眾人緊張到了極點,他們沒有想到于意會節外生枝。 于意用劍逼著司徒驚雷一步一步向山上走來,仇恨的火焰在心中熊熊燃燒,他惡狠狠的瞪著空中的獨孤敗天。 當他登上山頂后,沖獨孤敗天冷笑道:“我知道你不甘心司徒明月死去,一直在想辦法救她,嘿嘿,你萬萬沒有想到今天這種局面吧?你給我下來。” 獨孤敗天依言自空中降落地面。 “你想要司徒明月的軀體完好無損,還是想看著她在你身前斷為兩截?” “我要她完好無損。” “好,那么你自己代她受過嗎,我要你用自己的性命換取她軀體的完整,你愿意嗎?”說完于意將長劍架在了司徒明月的脖子上。 獨孤敗天怒目圓睜,最后道:“我——愿——意。” “嘿嘿,沒想到啊,不死魔帝為了一個女人居然會做這樣的決定,嘿嘿,我成全你。”于意沖旁邊一個年輕的弟子喊道:“師弟你上去為我刺死他,我不信這次他還能夠復活。” 那個年輕弟子一陣猶豫,獨孤敗天剛才如神魔一樣的表現早已讓他心膽具顫,此時他真的沒有勇氣上前。 “師弟你猶豫什么,殺死不死魔王的蓋世功勛就要落在你的頭上了,你將名傳千古,快去殺死他。” 年輕人顫顫巍巍的向前走去,手中的長劍不斷晃動,來到獨孤敗天的近前,他雙眼一閉用力向前刺去。 “噗”血花飛濺,長劍自獨孤敗天前胸沒入,后背透出,鮮血如泉涌,汩汩涌動的血流帶起騰騰血霧。 旁邊的人心緒復雜,靜靜的注視著場中的不死魔帝。 于意大叫道:“把他的心給我挖出來,我看他還怎么復活。” 獨孤敗天一動不動的站立著,任血水狂涌,那個年輕的弟子看他如此平靜的神態似乎害怕了,顧不得拔出長劍向后退去。 于意叫道:“師弟快把他的心挖出來,不然他還會復活,他復活后一定會第一個找上你。” 年輕人聞言再次向前走去,他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使勁向獨孤敗天的前胸剜去。 獨孤敗天胸前的鮮血噴出去足有兩丈距離,一顆鮮紅的心在他胸腔內怦怦的跳動著,年輕的弟子略一猶豫,而后一把掏了出來。 “轟” 天地間響起一道驚雷,獨孤敗天轟然倒地,一陣黑霧自他身體散發而出,向空中飄去,他的雙眼艱難的眨動著,直直的看著于意劍下的司徒明月,嘴唇顫動似乎要說些什么。 于意狂笑:“哈哈,獨孤敗天你當初斷我右掌之時可曾想到過今日,你的心都已經沒有了,我看你這次如何活過來,嘿嘿,這個女人是你最愛的女人對吧,今日我要讓你死不瞑目。” 于意長劍用力揮下,司徒明月人頭落地,而后他又快速斬了兩劍,司徒明月的尸身被他肢解。 “啊……”心臟已被挖出,本已倒在血泊中獨孤敗天突然發出一聲如野獸般的嚎叫,他從地上緩緩站起,自那個已經嚇傻的年輕弟子手中接過怦怦跳動的紅心,自胸口前的血洞塞了進去,空中飄散的黑色魔氣一起向他涌去,恐怖的傷口不再流血,巨大的血洞在慢慢愈合。 如此詭異的情景驚呆了所有人,于意身體一陣顫抖,丟下長劍快速向上下跑去。 “今天我要讓你粉身碎骨……”獨孤敗天冰冷的話語不帶任何感情,一道劍罡閃電般射出,于意雙足“噗噗”兩聲爆成一片血霧,他發出一聲凄慘的嚎叫,翻倒在地。 獨孤敗天來到血帝司徒驚雷的身前,一手按在他的頭上,一片光芒自他手掌發出,他利用渾厚的功力調理著他體內錯亂經脈,同時強大的帝境神識侵入他的腦海,喚醒他沉睡的自我。 血帝經恢復神智看清眼前的景象后差一點昏過去。 獨孤敗天踉踉蹌蹌走到徒明月破碎的身體前,他一陣發呆,他將司徒明月破碎的身體托起,遞給血帝司徒驚雷道:“伯父我是獨孤敗天,麻煩你帶著月兒的尸體離開這里,今天我要滅掉這個千年圣地。” 血帝怒發張揚,老淚縱橫,口中大叫著:“殺,殺,殺,不要留下一個活人!”他幾乎又要神智混亂。 獨孤敗天冰冷的聲音響在每一個玉虛府弟子的耳旁:“今天沒有人能夠活著離開這里,神來了也不能阻止我的殺意。” “伯父我先送你離開這里。”他將司徒驚雷和司徒明月的尸體托起,快速向山外飛去,身形迅如閃電。 當獨孤敗天回來之后,山上眾人正快速向山下跑去,于意則在瘋狂的大叫著:“帶走我,帶走我……” “誰也走不了,今天我要你們所有人陪葬……”剛才獨孤敗天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緒,在這一刻他徹底爆發了,他凄厲的長嚎這著:“月兒……我要整個玉虛府給你陪葬,我要殺光這個世上所有習武之人……”獨孤敗天在這一刻瘋了,他雙眼徹底變成了血紅色,泯滅了一切感情,此刻他徹底為魔。 “轟”一道巨大的劍罡劈在了山路之上,截住了所有人的去路,獨孤敗天落在山道之上一步一步向眾人逼去,所有人都向后退去,再次回歸了山頂。獨孤敗天路過于意近前時蹲了下去,伸手一根一根的捏斷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寸骨頭,凄慘的嚎叫自山頂響起,另人頭皮發麻。 獨孤敗天此刻似乎已經沒有了喜怒哀樂,他邁過于意的身體向前方的眾人再次逼去。 “別……別過來……”許多人聲音顫抖,雙腿發軟,不少人已經癱在了地上。 “你們都給我去死。”獨孤敗天右掌前伸,體內那股浩大的力量如驚濤駭浪一般向前涌去,熾烈的光芒另人睜不開雙眼。 可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整座玉虛府的山頂一陣劇顫,一大巨大的裂痕出現在獨孤敗天和玉虛府眾人之間,一道粗壯的光芒直沖霄漢,將獨孤敗天打出的那道掌力徹底沖散了。 巨大的裂痕在擴大,大山竟然裂開了,一道人影自山腹中直沖而出。 “不死之魔我終于等到你了,我已經等了你數千年。” 獨孤敗天冷冷的注視著空中那個渾身散發著強光的人影,他口中發出不帶絲毫感情的話語,道:“你是誰?” 空中的人影瘋狂而又凄厲的大笑著:“哈哈……我是誰,你忘了嗎,玉虛府開派祖師,當年圍剿你的五大圣者之一,為了給我死去的兄弟們報仇,我自己在這里已經坐修數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