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三章玉虛覆滅

古武圣在空中翻滾著,血水自他口中不斷向外涌現,空中留下一串串血花。遠處巨大的魔像雙眼為兩點血紅,冷冷的注視著他。 當古武圣止住身形時,他已經披頭散發,渾身上下一片血污,如厲鬼一般,再無一絲從容之色,早已經沒有圣者的威嚴。 “不滅金身……不死魔體,你……這數千年來你體內的魔魂果然越來越強……”他擦了一下口角的鮮血,接著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但并不意味著你已經天下無敵。總有人會收拾你的,你在一世一世的苦修魔功,別人也同樣在進步。我敢肯定,在這天地間一定有比你強的人存在。魔亂天下,定會有人出手滅你……” 魔像雙眼射出兩道血紅之光,直射古武圣,古武圣渾身一震,身軀不由自主顫抖起來。在下一刻,魔像腳踏虛空一步來到了他的近前,舉魔鋒立劈而下。 玉虛府眾人并沒有分散,一直在遠處的山中觀望這里,這時他們大驚失色,人群中的那個武圣急忙騰空而起,向魔魂襲來。這時古武圣也已經清醒了過來,舉雙掌相迎。 在“轟轟”大響聲中,群山震動,古武圣倒飛而出,而遠處來援救他的那個武圣這時正好趕到,接住了他的身體,兩人一起向玉虛府眾人退去。 空中的魔魂緩緩伸出巨大的手掌,躺在地面深坑中的獨孤敗天如受招引一般向他飛來。 看著那詭異的畫面遠處眾人無不大驚失色。 獨孤敗天的身體飛到高空后,魔魂和他重疊、相合,最后合而為一。魔魂消失在他的體內之后,空中的那股迫人的壓力并沒有消失,反而有增強之勢。 地面的古武圣對身后眾人道:“你們快走,分散逃到大山中去。” 場中眾人沒有片刻停留,快速四散而去,他們即使留下也不過是白白送死。于意在地上哀號,沒有人顧得上他。此時此刻這里除了他之外,只剩下獨孤敗天和兩個武圣。 獨孤敗天直沖而下,此時他已神智清醒,他心中是無盡的殺意,他無法忍受司徒明月尸身被毀這個事實,他在心中只有一個字:殺! 他感覺到了地面三人心中的不安,古武圣一推身旁的后輩武圣,道:“你也趕快逃走吧,保住玉虛府的香火。” “祖師……” “不要多說了,趕快離去吧。” 武圣深深看了一眼古武圣,轉身提起在地上不斷哀號的于意便要飛向空中。 獨孤敗天雙眼赤紅,大聲喝道:“把他放下,不然我定會讓你魂飛魄散。” 武圣心中涌起一股怒火,提起于意便要飛起。但古武圣攔住了他,道:“放下他,不要管了。” 他猶豫了一下,最終將玉意丟在了地上,向遠方飛去。 于意在地上哀號,道:“師傅……不要丟下我啊……” 原來這個武圣便是于意在深山古洞中遇到的那個指點他武學的圣者。 此刻獨孤敗天已經自空中落下,揮出一片寒芒,一大片光刃向于意涌去。血花飛濺,于意慘叫,寒光將他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切了下來,整片群山中都是于意凄厲的慘呼聲。 古武圣眼睛一眨不眨的瞪著獨孤敗天,不管于意的死活,直到看到冰冷的魔鋒再次向他掃來時,他才飛起,快速向遠方逃去。 獨孤敗天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于意,此時他已發不出半絲聲音,肆虐的光刃已經另他全身上下一片血肉模糊,森森白骨都已若隱若現,眼看活不成了。 獨孤敗天心中的悲憤似乎減弱了一些,他向遠空中的古武圣直追而去,在這群山中“隆隆”聲不斷,耀眼的光華閃耀四方。 千年古圣地毀于一旦,不僅玉虛府所在山峰消失,連同他周圍的數座山峰也一齊被魔鋒掃平了。 群山中亂石飛射,巨大的石塊另在山中逃亡的玉虛府弟子損傷慘重,最后僅有一半人逃離了這片危險地帶。 古武圣此時再難擋魔鋒威,根本不能夠再與獨孤敗天匹敵,此時獨孤敗天體內的魔魂之力當真浩瀚驚天。 只在神話傳說中出現的神通在獨孤敗天身上驚現,抬掌碎空,跺腳裂山。 此刻的古武圣狼狽無比,最后他咬緊牙關,飛身急逝,向遙遠的東方飛去。 “想跑,沒那么容易,今天你的命我要定了。”冰冷的話語不帶任何感情,獨孤敗天再后緊追不舍,強大的力量另空中傳出陣陣波動。 兩人一前一后在空中急速飛行,獨孤敗天雙眼血紅,身上涌現出沖天的殺氣————魔之怒。驚天殺氣另那些利用萬里映象大法注視這里的武圣們感到一陣陣寒意。 兩人飛出去百里距離之后,獨孤敗天本來已經追上了古武圣,但古武圣咬破舌尖,噴出數口鮮血,身體的速度在剎那間加快,眨眼間便將消失。 獨孤敗天冷冷一笑,道:“燃燒自己的生命之能,自找死路。”他沒有再繼續追下去,他知道一個不惜透支自己生命力的武圣若想逃掉,很難追上。 “哼,逃向東方漢唐帝國的方向……一定是前往霧隱峰。當年五大圣地的五大圣者有兩人存活了下來,看來另一人一定是霧隱峰的開山祖師。” 獨孤敗天打定主意,下一站將趕往霧隱峰。 他掉頭向回飛去,他要去找血帝。 血帝神智已經清醒了過來,在一座山腳下,他看著明月破碎的身體,嚎啕大哭。 獨孤敗天自空中落下,眼睛已經模糊,想起明月種種的好,他心碎欲裂,萬萬沒有想到她的尸身竟然被毀。他不知道該如何將長生谷那有可能聚集起來的點點靈識復歸明月體內,他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另明月復活。 魔!殺!魔!殺! 怒意、殺意在他心中洶涌澎湃,他一股滅世的沖動。激怒攻心,滔天的魔氣自他身體散發而出,沖天而起。 這股怒意被天宇大陸上那些強大的武圣一下子便感知道了,許多人都知道大陸將不再平靜,一場殺戮將自此開始。古老的傳說被他們回憶起,也許是這一場劫難,也許這是一場意想不到希望開端…… 獨孤敗天在失去理性、發狂一剎那,昏了過去,他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在無盡的黑暗中,他似乎看到了點點光明,他努力向前跑去,但怎么也無法達到明亮所在。 黑暗與光明之間似乎有著難以逾越的界限,不管他怎樣努力,都是徒勞。 他不甘忍受黑暗的空虛,發狂之下破開了黑霧,一下子進入了一片未知的所在。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矗立在他眼前,細看之下,整座殿宇竟然是白玉雕琢而成。三個古體字在殿門之上發著燦燦金光:月神宮。 “月神宮?”獨孤敗天卻感覺熟悉無比,他試著推了推緊閉的白玉門,但大門紋絲不動,他不斷加力,甚至雙掌用力擊砸,也難以撼動白玉門分毫。這是一座封閉的大殿,似乎只能從門而入,但大門卻如此牢固。而門上僅有一個巨大的鑰匙孔,這是唯一能夠另大門開啟的所在。 似真似幻,獨孤敗天雖然昏迷,但內心卻感覺這是一個真實的夢,現時中確實有這樣一個所在。夢境中的這個月神宮似乎就是當初在落天洞古武圣口中得知的那個月神宮,而魔鋒便是白玉門的鑰匙。 在夢中他將背后背著的魔鋒拔了出來,插進了巨大的鑰匙孔中,輕輕轉動。 “轟” 一片耀眼的光華從整座月神宮發出,獨孤敗天被彈了出去,白玉門大開。他的雙眼透過重重院落,似乎透視到了一個最為奪目、最為光華璀璨的白玉房間。房中的白玉床上躺著一個另他心神具震的女子,赫然和司徒明月十分酷似,她靜靜的躺在那里,神態安詳無比,但身上似乎沒有絲毫生命跡象。他腦中“轟”的一震,“情月”二字口吐而出。 與此同時,白玉大門關閉了,阻斷了他的視線,將那個另他魂牽夢繞的身影隔在了里面。 白玉大殿之外在升騰起無數強者的氣息,有光明的、有黑暗的、有另人心靈寧靜祥和的、有另人感到戰栗恐懼的……皆圍繞在大殿附近。 昏迷的獨孤敗天過了好久后才醒了過來,這時血帝淚已干,這個可憐的老人只是呆呆的發愣,似乎靈魂已經離體而去。 獨孤敗天一陣心酸,而后想起了夢境中的情景,他心中一陣顫抖,腦中一陣迷亂,似乎想起了什么。 點點記憶在復蘇,而后一頭部一陣劇痛過后,他一下子驚醒了,他想起了過去的一些事情。夢中所見竟然是真的,月神宮真的就是那副樣子。他感覺有些熟悉,這種熟悉并不是因為剛剛想起了一點遙遠的過去,而是似乎這一世他曾經到過那里。 “這……怎么可能,我曾經在月神宮附近出現過?難道它不是在彼岸?” “轟”一道白光自他腦中閃現,他回憶到了另他感覺要發狂的信息,月神宮中有明月前世的一副神體,明月是曾經的月神…… 獨孤敗天一陣發呆,而后仰天狂笑,不覺間淚水已經自他臉頰滑落。 司徒驚雷從悲傷中被驚醒,他怒瞪著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擦落眼中的淚水,道:“伯父,您不要傷心絕望,明月還有救。”說罷他雙眼直視司徒驚雷雙眼,將心中所憶及的關于月神宮的片段以圣級強大的精神溝通能力傳進了司徒驚雷的腦海。 他接著解釋道:“世上一定有這樣一個所在,那是名月前世的宮殿,那里有明月的一副神體,我一定要找到那個地方,另明月的神識復歸體內。” 說著他將手中的魔鋒遞給血帝觀看,道:“這便是那把鑰匙。” 血帝司徒驚雷大驚,剛才獨孤敗天傳給他的信息另他震驚無比,他不可思議的注視著獨孤敗天。 “伯父,我是一個魔……” “別說了,我都知道了。”老人打斷了他的話,道:“不管你將來要走怎樣的一條道路,一定要將明月救活。” 看著老人那花白的頭發,獨孤敗天心中既是感動,又是酸澀。這個老人為了明月一怒大殺四方,血戰霧隱峰之巔,重傷外加刺激弄得他神智不清。這些日子以來吃了數不清的苦頭,想一想老人,真的讓人心中感覺發酸。 “伯父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另明月復活,你安心的回長風鎮司徒世家吧。” 看著血帝漸漸遠去,獨孤敗天也再次踏上了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