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四章再入地下宮殿

江湖沸騰了,不死魔帝不僅在玉虛府深山復活而出,還和玉虛府數的開派祖師展開了一場大戰,竟然另數千年前的圣者狼狽逃竄而去,這則消息震撼了所有武林人。 千年古圣地玉虛府被夷為平地,這簡直另人難以想象,所有人都已經明白不死魔帝武功大成,已經破帝成圣。現在江湖人不知道該稱呼獨孤敗天為圣還是魔,這樣一個奇異的青年踏入江湖半載歲月竟然成圣、成魔了,如天方夜譚一般,另人難以想象。 在這期間圣跡頻頻在大陸驚現,江湖人既震驚又恐懼,人們知道一個不平常的年代來臨了,動亂將始。 為避免驚世駭俗,獨孤敗天并沒有一路飛行,只要在荒蕪人煙的群山中他才會御空飛行,在繁華的城鎮他或徒步,或騎馬。 一路上他沒有刻意隱瞞的自己的身份,許多武林人都已經認出了他。但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所有人都只是在暗中遠遠的注視著他,他們不知道獨孤敗天將趕往何方,也不知道他接下來會怎樣做。 每個人都在心中祈禱,千萬不要讓眼前這個已經成圣的魔發狂。若是他也如傳說中的不死之魔一般大殺四方、血屠武林,那將是一長災難性的浩劫,武林史上最為黑暗的年代將會重現。這是每一個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在路過清風帝國的通州城時,獨孤敗天停了下來,在這里他感覺到了強烈的能量波動,無數個絕世強者的氣息向他沖來,他感覺震驚無比。 地下宮殿,一定是地下宮殿中的絕世強者! 當初他和萱萱夜探地下宮殿的種種經歷至今另他記憶猶新,他忘不了里面那恐怖的波動,忘不了那傳遞到腦海中的淡淡哀傷情緒。那里另他迷茫,另他恐懼,似乎有著和他血肉相連的東西。當初在那里他曾經有過一種錯覺,似乎他自己也被封印在里面。這另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這個恐怖的地下宮殿到底是一樣什么樣的所在。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里封印的絕世高手的修為要遠遠高于天魔谷隱魔洞中的魔教那些歷代被封印的高手。這里的高手似乎已經被封印了數萬年,似乎在那遙遠的過去,這里發生過一場驚世大戰。 獨孤敗天走進通州城,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他決定晚間夜探地下宮殿。當初他和萱萱曾經說過,功達化境時一定要搞清這里的情況,小魔女也曾經戲言,要將那里變成她的私人后院。 當初他的武功現在簡直有天地之差,那時他連進入地下宮殿時都要靠萱萱傳功給他,抵擋那恐怖的神識攻擊。如今他信心百倍,他甚至想破解一下里面的封印。 白天休息了一天,當夜色籠罩大地時獨孤敗天自客棧中越墻而出。按照記憶中的路線,他很快找到了那座荒廢的宅院。 絲絲波動自廢園中蕩漾而出,如果不用神識仔細去感應,不會覺得有什么不妥,但當獨孤敗天展開強大的圣級神識時,絕世強者的氣息便會一下子向他沖擊而來。 他一步一步踏進院落,走到那間當初被萱萱震塌的房間處。他隔空一掌朝那里劈去,塵土飛揚,地面露出一個大坑,坑底鋪著一層青石磚,一看就是年代久遠的古物。 獨孤敗天將石磚被掀開,下面露出一個類似門把手的鐵環。他使勁一拉鐵環,“轟”的一聲,地上裂開一條大縫,露出一個黑洞洞的地道口,散發著陰森恐怖的氣息,仿若是吞噬一切生命的地獄入口。 過了好長時間,待地洞內和外界空氣流通的差不多時,獨孤敗天才跳了進去。 當初萱萱以劍不斷的插入石壁,緩解下墜之勢,如今獨孤敗天破帝成圣,直接踏空而下。 自空中飛落三十丈高度后,獨孤敗天落在了地面上。當一著地的剎那,他感應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數十股精神能量的波動向他涌來。其中有一股毀滅氣息最為強大,另人感到恐懼,另人感到戰栗。 那是一股滔天的恨意,那股恨意仿佛要將天撕破,要將地扯裂,要將一切有生命的東西毀滅。 獨孤敗天大驚失色,當初他來這里時就曾感到過這股強大的力量,如今他已經成圣,武學修為今非昔比,但那強大而又恐怖的氣息還是讓他感到一陣恐懼。 “到底是什么人被封印在了這里?為何有著如此強橫的氣息?讓人難以想象!”雖說他體內的魔魂之力還沒有完全覺醒,但一般的武圣早已不是他的對手,而地下宮殿中的氣息卻強橫的另他有一股無從抗拒的感覺。 他沿著黑暗的通道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大約走了三十丈的距離來到了一片光亮的所在。 眼前如夢似幻,仿若仙境。兩旁堅硬的石壁突然變成了發著淡淡白光的溫玉,這里的通道為白玉雕成,白玉通道的上方每隔不遠處都嵌著一顆碩大的夜明珠。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來這里,但他還是感覺不可思議。 整條通道沒有一絲縫隙,為一個整體,這里似乎是由一塊巨大的玉石雕刻而成。讓人難以置信的場景,感覺如夢似幻。 踩在玉石上發出的腳步聲在通道里聽來清脆悅耳。途中經過數個玉室,里面桌椅、床鋪……一切的一切都是白玉雕成的。廚房更是夸張,連鍋、碗、瓢、盆居然都是玉做的。這里除白玉和夜明珠外根本找不到一件其他物件。 很明顯這里曾經有人住過,是誰有這么大的手筆呢?難以理解。 走著走著,通道的前方又出現一個玉室。這個玉室有些特別,玉室的門明顯比其他的玉室門多了一些雕刻。一副百鳥朝鳳圖雕刻的栩栩如生,圖中的鳳凰仿若展翅欲飛出一般。門的上方雕刻著三個古篆:藏寶齋。 當初獨孤敗天和萱萱費盡力氣也沒有打開這個藏寶齋處的玉石門,如今故地重游,他想立刻破解這里的封印,看看里面到底有何寶物。 獨孤敗天記得當初石門上封印的力量曾幫助過他和萱萱擊退了地下宮殿中那最為強大的恐怖波動。 他雙手按在玉石門之上,閉上眼睛用心去感應,想看看是否還能夠找到當日的感覺。 地下宮殿中那股強大恐怖的波動依舊侵襲著他,但早已不能奈何今日的獨孤敗天。 玉石門自他們的手掌處傳來絲絲的溫暖,如荒蕪沙漠深處傳來的悠悠駝鈴,似空曠原野傳來的一縷笛音,手掌處越來越熱。他感覺全身都暖烘烘的,如沐春風般,渾身上下說不出的通泰,這股氣息和他體內的力量如水融一般合在一起。 他再次找到了當初那種奇怪的奇妙的感覺,玉石門上仿佛傳遞給他一股淡淡的滄桑和倦意,仿佛自千萬年前傳來。 他似乎感覺到了千年前、萬年前封印者那飽經滄桑的疲憊身心充滿了無力回天的茫然和絕望,玉石的溫暖是封印者最后一絲希望所化。接著他的神識仿佛穿越了無數的空間,寒冷、陰暗、毀滅、陽光、希望、憧憬、絕望、歡喜、憂愁……各種各樣的心情接踵而來,他的心情也變的喜、怒、哀、樂百味雜陳。 獨孤敗天腦中轟然大震,這種感覺竟然是如此熟悉,仿佛……他有些害怕,感覺封印此門的那個人就是他自己! 封印者情緒當中透露著那樣的茫然和絕望,另他感到深深不安。他再次閉上了眼睛,在這一刻他仿佛和封印者相通了一般,跨越了千年、萬年,最后八條身影出現在他的眼前,每個人都是懷著無比沉重的心情封印此門后黯然離去。 獨孤敗天知道,他看到了千年、萬年前的一剎那,這里曾經來過八個人,每個人從里面出來之后都又為此門從新加上了封印。 “八個人……八世!難道……難道真的是我的前八世?!”獨孤敗天心中大震。 “這是第九世,我又來了!” 這是他腦中忽然好象多了些什么,他喃喃道:“真的是前八世,魔天、驚天、滅天、亂天、落天、傲天、嘯天、戰天……都曾經來過這里……八個‘我’來過這里。” 獨孤敗天慢慢恢復了平靜,他雙掌再次貼在了玉石門上,知道是曾經的“自己”封印的此門,他不必費力氣破解封印了,他知道幾種方法可以化解過去的封印。 他調動全身功力,一遍又一遍的在體內運行,直到他感覺內力洶涌澎湃,將要溢體而出時,他將體內的力量自雙手引導向了玉石門。 磅礴的大力和封印的力量相遇了,并沒有發出對抗的巨大聲響,兩股力量水融,很快便匯合在了一起。 前八世的功法,獨孤敗天都懂,玉石門上的封印就是以他自身的武學功法為基礎實施的,封印的力量與他體內的力量一脈相承,均是八大神訣的原始之力,所以這兩股力量并不排斥。 磅礴的大力自他身體涌向石門后又返回了他的身體,這一次不僅是他自身力量回返,石門上的封印力量也跟了進來。 這另他感覺體內一陣充脹,經脈內充斥了太多的力量,他的身體似乎要爆了一般。獨孤敗天趕緊加以引導,另力量在經脈中不斷循環。 這時如果細看,可以發現一團團黑霧自他身體散發而出。獨孤敗天利用這個機會在煉化自身的功力,使他體內的魔氣更加純凈,不純凈的魔氣均被他疏導出了體外。 力量的增長,魔氣的純正,另獨孤敗天的修為又有了進一步的提高。過了好久,玉石門上那強大的封印力量竟然被他慢慢煉化了。 最后獨孤敗天雙手用力一推,玉石門轟隆一聲大開,他大步走了進去。 在他的想象中,這里既然被稱作藏寶齋,一定會堆積成千上萬的寶物,但進來之后他發現里面空蕩蕩,什么也沒有。 “這……”他有些迷惑,玉室內的夜明珠發著燦燦的光芒,另這里光亮無比。 “難道所謂的藏寶齋根本不是用來藏寶的?” 這時他注意到了玉室的四壁似乎些小字,他心中一跳,趕緊走過去觀看。 只見一面玉壁之上有八行古體字,第一行是:“我失敗了,我來了,我走了。” 第二行是:“我敗了,我來了,我走了。” 第三行、第四行……第八行竟然都是同樣的話,皆在重復那一句。只是這八行字的字體明顯不一樣,顯然不是一只手刻畫下的。 “八世僅僅在這里留下八句相同的話,‘我敗了,我來了,我走了。’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明白?” 獨孤敗天百思不得解。 “這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所在?我為何如此熟悉?”他感覺一陣頭痛,一些記憶的片段向他涌來,但那些記憶始終模模糊糊,不能另他分辨。 看著白玉雕刻琢的玉室,他心中突然大震:“難道……難道這里便是……月神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