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六章殿下殿—月神宮

劇痛過后獨孤敗天快站了起來。此刻兩個被封印的洞穴處正散著淡淡的紅光凄迷的光霧仿佛蒸騰而起的血水一般充斥在附近的每一寸空間。 “惡魔封印”和“封圣絕印”此刻流動著一抹妖艷的紅光仿佛有生命一般在顫動。四周的石壁也跟著輕微的晃動了起來。 而兩個漆黑的洞穴內則出陣陣異嘯仿佛地獄冤魂在惡嚎聲音凄厲另人膽寒。 獨孤敗天調息了一下另自己身體處于顛峰狀態后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當他走進那片如血霧一般的光芒中后一組組幻象出現在他的眼前。 數十個強大的武圣在封印完這里之后在輕輕的低語: “這是古老的傳送陣分別連通著大6上數十個所在……” “我們并不是退縮如今共同沉睡只為修養、恢復功力……” “當所有人恢復之后且功力大成之日便日我們復出之時大戰將在那一刻爆。” “自我封印封印自我自我破除封印之時便是我等功力大成之時……” “沒有人可以只手遮天這個世上誰也不能把自己當神若自以為是以為自己是這個天地間的主宰或許可以笑一時但早晚永世滅亡……” “彼岸是所有人的彼岸并不是少數人的彼岸既然彼岸已經不在是樂土那么它也沒有繼續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萬年后的最后一戰就讓彼岸消逝吧。” “我們之中有人來自彼岸有人一直生活在這天宇這片大6從未進過彼此岸但我們的目的一樣就是推翻所謂的‘天’這個世上不要凌駕于人之上的‘天’……” “我們就此各奔東西萬年后再相見。” 眼前的人影漸漸淡去獨孤敗天心懷大震竟然有這么多的逆天者雖然是淡淡的虛影只是數萬年前留下的點點痕跡但他還是感覺到了那數十個武圣的強大每一個人的修為皆恐怖無比。毫無疑問他們是史上的最強者是武圣中的武圣是武魔中的武魔是最強的逆天者! 獨孤敗天心中涌起萬丈豪情一直以來他都以為只有他一個人在孤零零的對抗著整個彼岸直至今日他才覺在這條逆天之路上居然有這么多的戰友。 慢慢淡去的那些虛影他感覺有些熟悉但一時還想不起他們的名字毫無疑問數萬年前他自己和那些人站在一起一起參與了地下宮殿中的自我封印。 “有些人一直在沉睡直至今日還沒有醒來有些人早已醒來甚至已經又經歷了幾次不大不小的逆天之戰。” “我在轉世我在追求力量我們的目的一樣都是為了粉碎彼岸破除那所謂的‘天’。” “有彼岸的人有天宇大6的人明月來自彼岸月神……” 獨孤敗天的頭腦似乎越來越清晰了起來想起了以前許多的事情。 “彼岸真的是一個有趣的所在竟然有各類各樣的修煉者。奈何本來是人間凈土但最后還是腐化了絕對的權利絕對的腐化看來在哪里都一樣。本是修為高深的一些強者但卻迷失在自我的當中以為自己是神、是天可以左右蒼生的命運。” “嘿在哪里都一樣有壓迫就有反抗。況且有一群志向不同、同一級別的級強者存在。彼岸該滅亡了……” 獨孤敗天在瞬間了解了一些以前怎么也無法想明白的事情他在血紅色的光芒中艱難的向前走去直到再次來到兩個黝黑的洞口前方才停下來。 以前這兩個洞穴對他是那樣的神秘他甚至聯想這真是地獄的大門。神秘的事物一旦揭曉總給人一種不過如此的感覺。此刻獨孤敗天就有這種感覺雖然他還沒有完全明白過去的事情但已經足夠了。 這里的一切不過是掩人耳目而已。 他曾經參與過這里的封印封印對他來說無效這是當初數十個絕代強者共同商量好的也許有一天某些人會因為種種原因來到這里故此這里的傳送陣并沒有被毀去。 “下方莫要讓我失望啊!”他毫不猶豫的自惡魔封印跳了進去。 這是一段絕對黑暗的旅程沒有半點光亮在無盡的黑暗中獨孤敗天的耳邊只有“呼呼”的風聲。 也不知道下墜了多長時間他的腳終于著地了。 眼前閃現出一片光明的所在同樣的玉壁同樣的明珠但絕非剛才那個地下宮殿。這里是另外一個神奇的所在這里是殿下殿是數萬年來極少有人踏足的神秘領域。 此刻獨孤敗天激動無比有些難以自制數十個神秘的傳送陣出現在數十個不同的玉室之內通往大6各地。 按照他的記憶這些傳送陣是太古時期遺留下來的產物據說是仙神遺留但隨著歲月的流逝仙神都已消亡了只有一些神跡還保存至今。 咫尺天涯天涯咫尺傳送陣的背后便是數十個最強大的武圣的沉睡之地那些強大的波動就是從那里傳來。 “太不可思議了遠在萬里之外的強者氣息如在眼前一般!” 傳送陣旁邊的那些古體字有:東海、南荒、西嶺、北洋、云山之巔…… 數十道強大的神識中有一道最為強大、最為恐怖他迫切想知道這是何方神圣到底這個級恐怖的家伙在哪個地方沉睡。 當獨孤敗天走進這一間石室時他一下子呆住了傳送陣旁赫然是三個古體字:長生谷! 強大、恐怖的波動正是從那里傳來且波動不斷變換有時柔弱一些充滿了善意有時強悍、暴躁無比似乎想毀去天地…… “長生谷……我是從那里轉世重生的……那里應該是我前八世晚年或臨死前的沉睡所在那里應該是我呆的地方。但此時為何那里有這樣強的波動傳出?” “前八世不應該存在了不是已經滅亡了嗎?我不是九轉的敗天嗎?我是誰他是誰?現在誰在長生谷?” 獨孤敗天既震驚又迷茫他不知所措他看著眼前的傳送陣陷入了沉思…… 好久好久之后他才回過神來。 “難道有人潛藏在我的‘沉睡之地’到底是誰?” 這時一絲熟悉的感覺從甬道的前方傳來獨孤敗天停止了思索快沖了出去。 “月神宮……明月……” 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矗立在他眼前整座殿宇為白玉雕琢而成。三個古體字在殿門之上著燦燦金光:月神宮。 “月神宮……真的在這里明月也是數十個絕代強者中的一員……她的沉睡之地就在這里……” 在這一刻獨孤敗天又想起了許多事情他沒有按部就班的修煉而是選擇了九生九滅最為兇險的逆天之法。明月放心不下也跟著轉世了但卻伴隨著那么多的苦難…… 獨孤敗天試著推了推緊閉的白玉門但大門紋絲不動他不斷加力甚至雙掌用力擊砸也難以撼動白玉門分毫。這是一座封閉的大殿似乎只能從門而入但大門卻如此牢固。而門上僅有一個巨大的鑰匙孔這是唯一能夠另大門開啟的所在。 似真似幻眼前的景象竟然和以前夢中所見吻合了。獨孤敗天將背后背著的魔鋒拔了出來插進了巨大的鑰匙孔中輕輕轉動。 “轟” 一片耀眼的光華從整座月神宮出獨孤敗天被彈了出去白玉門大開。他的雙眼透過重重院落似乎透視到了一個最為奪目、最為光華璀璨的白玉房間。房中的白玉床上躺著一個另他心神具震的女子赫然和司徒明月十分酷似她靜靜的躺在那里神態安詳無比但身上似乎沒有絲毫生命跡象。他腦中“轟”的一震“情月”二字口吐而出。 與此同時白玉大門關閉了阻斷了他的視線將那個另他魂牽夢繞的身影隔在了里面。 “啊……” “為什么不讓我進去為什么又再次關閉?!”獨孤敗天快爬起再次將魔鋒插了進去但此刻再難轉動分毫。 所有這一切竟然和當日的夢境完全一樣竟然是同樣的結果。 就在這時白玉大殿之外在升騰起無數強者的氣息有光明的、有黑暗的、有另人心靈寧靜祥和的、有另人感到戰栗恐懼的……皆圍繞在大殿附近。 獨孤敗天大驚手舉魔鋒快轉身仔細感應之下才覺那些強者氣息竟然是透過傳送陣而來的。 “老家伙們我第九次來這里了你們是否都已經醒了過來?”獨孤敗天大聲道。 大殿中強者氣息涌動整座大殿似乎都顫動了起來。 就在這時獨孤敗天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大叫:“九世靈力……九世靈力……長生谷……長生谷……快去……” 獨孤敗天在一瞬間若有所思他深深看了一眼月神宮大步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