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九章強者之間的較量

南荒,顧名思意。 這里的確荒涼無比,亂石岡,死水潭,一派死氣沉沉的樣子。在這里植被極少,山丘等地光禿禿一片,樹木百里見不到幾棵。當然在這個嚴寒的冬季,這里更顯得荒涼。 忘情魔君快速的飛行著,不停的轟擊地面,若是看到古洞他更是猛烈轟擊。然而半個時辰過去了,傳說中那個在此處沉睡的強大武圣似乎根本沒有醒來的跡象。 他不禁冒出了冷汗,在此處除了他和獨孤敗天之外,他真的一點也感覺不到有強者存在的氣息。 獨孤敗天冷冷的看著他,不急不緩的跟在他的后面,他并沒有急著上前干掉大仇人。他要在心里上折磨忘情魔君,讓他在恐懼中慢慢度過,直到他心中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壓力崩潰為止。 忘情魔君不斷的擦著額頭上的冷汗,他心中恐懼到了極點,那個幾乎不可戰勝的強大存在今日終于找上門來了。開始時他雖然害怕,但還有一戰的信心,但此刻后方那強大的壓力令他的信心徹底喪失了。浩瀚的力量在后方洶涌澎湃,他根本無法與之匹敵。他知道對方在玩貓捉老鼠的游戲,在慢慢的戲弄他,但他卻沒有絲毫辦法,總不能停下來吧,那意味著將立刻死去。 “該死的……傳說……難道是假的?”此刻他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生平以來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懼,死神與他不過千丈距離,悠閑的跟在他身后。可是到現在他還沒有感應到南荒傳說中的那個強大存在。 “嘿嘿,忘情魔君你在找什么?不要像一只無頭蒼蠅好不好,轉來轉去,為什么總是離不開這個地方?” “魔天……你不要……逼人太甚。我從來沒有真的想害過你,你應該知道你自己的實力,我絕對不是你的對手。你體內的魔魂時刻在保護著你,你不可能會受到傷害。” “人總要為自己做錯的事付處代價,你曾經的那些鬼把戲不要再重提了,這樣很沒意思。今天你死定了,你應該知道,除我我這件事之外,你這萬年來沒少辦壞事,和某人狼狽為奸,殘害了不少剛剛達到武圣境界的高手,你早就死有余辜了。”獨孤敗天不緊不慢的說著,但眼中的寒光另忘情魔君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魔天,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只想闖入彼岸而已……” “蠢貨,你知道彼岸是一個什么樣的所在嗎?你了解嗎?算了和你這樣的小不點魔頭沒有什么好說的,還是盡早送你上路吧。” 忘情魔君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咬牙道:“你能夠比我大多少,頂多比我高半輩而已,就算我敵不過你,你也不用這樣羞辱我吧。” 獨孤敗天冷笑了起來:“我是誰?你以為你真正能夠了解嗎?哈哈,真是可笑! “你不是魔天嗎,九次轉世的魔尊。” 獨孤敗天冷聲道:“九次轉世不過是近兩萬年來的事情而已,在那之前我還有一個身份,不過你不配知道!” 獨孤敗天這句話,不僅令忘情魔君臉色大變,其他所有關注這里的武圣也不禁臉色大變。這個消息太震撼了,九轉魔尊足以威震天下,然而九轉之前他竟然還有一個身份,那么…… 毫無疑問,他是這個天地間最古老的武圣之一,這驚天大秘被獨孤敗天不經意間說出來之后,在圣者之間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那悠久的過去,在那遙遠的時代,曾經英雄輩出,曾經強者如林,遠古時期的絕世強者,遠遠不是現在的武圣能夠比擬的,那個時代的絕世強者每一個人都有驚天動地之能。 忘情魔君感覺自己的小腿肚子在打顫,他害怕、惶恐,此刻他恐懼到了極點。遠古時期的武圣據他所知,已經沒有剩下幾人了,即便僅剩的幾人也已經成了傳說。他知道魔祖是遠古時期的一個武圣,時至今日,還有哪個人能夠和魔祖分庭抗禮呢?或許只有九轉的魔尊吧,但眼前的魔尊竟然也是遠古時期的絕代強者。 這個世界亂了,傳說中的人物竟然站到了自己的面前,忘情魔君再也生不出一絲反抗之心,最古老的強者竟然出世了。 天宇大陸的圣者們震驚過后,開始思考,獨孤敗天和魔祖決非僅有的兩個遠古武圣,說不定還會有那個時期的絕世強者現身。 亂了,世界真的亂了,或許不久之后,強者之間會有一次大洗牌,也許會有驚天動地的大事發生…… 忘情魔君在空中嚇得無法再保持飛行,竟然直直墜落了下去。 “轟” 萬載功力必竟非同小可,忘情魔君那比鋼鐵還要強悍的體魄竟然將地面砸出一個深深的大坑。 他慌慌張張的爬了起來,可是就在這時,驚變產生。地面劇烈顫動起來,整個地表發生龜裂,一道道數尺寬的巨大的裂痕以忘情魔君為中心蔓延向遠方。一聲驚天大響過后,亂石飛射,地面碎裂開來,一道人影自地下沖天而起。 在他沖起的過程中一把抓起了在地面呆呆發愣的忘情魔君,就像拎小雞似的將他揪了起來。 忘情魔君驚恐的發現自己的掙扎豪無用處,根本扭不過人家一只手,運盡全身功力也枉然。 悲哀啊,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小兔崽子竟敢砸你大爺家的大門,打擾我熟睡,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今天一定要打爛你的屁股。” 忘情魔君快郁悶死了,自己好歹也是萬年前的人物,怎么著也快兩萬歲了,此刻居然被人叫做小兔崽子,被人當成不懂事的小屁孩。更可恨的是他真的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真如孩童一般被對方拎在手里。 他回頭看了看,發現自地下沖出的那個怪物正在氣哼哼的瞪著他。 從地下沖出之人,一頭亂糟糟的頭發,身上未著一絲一褸。忘情魔君尷尬的想撞墻,揪著他的老頭子也太荒唐了吧,居然光著身子就沖了出來。 老人大大的紅鼻子格外醒目,想不讓人注意都不行,他用力吸了口氣,道:“好新鮮的空氣啊。” 緊接著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對著忘情魔君的屁股就煽了下去,忘情魔君發出一聲慘叫,眼淚差一點掉下來。 他在心中大叫:“丟人啊,我,我堂堂的一個武圣居然會遇上如此荒唐的事情,簡直他……” 獨孤敗天在不遠處哈哈大笑道:“老淫蟲周伯沖,你難道對男人也有了興趣?” 周伯沖雙眼一瞪,怒道:“原來是你這個混蛋,你沒事跑到我的地方來干什么?哦,我想起來了,你這個瘋狂的家伙曾經說過要逆天創下不世奇功,你不去轉世輪回,怎么跑到我這來了?” “老淫蟲你是不是傻了,如今過去一萬多年了,我都已轉世九次了。你不會成天想著那些齷齪的事情而傻掉了吧?” “該死的魔天,我老人家向來本分的很,你不要胡說八道。” “哈哈,你本分的很,當年是誰在彼岸勾引那個黃連婆啊,真是讓人想不明白,你這個家伙怎么會對于一頭暴龍感興趣呢?” “胡說八道,魔天你不要亂說話,當年我是受害者,我根本沒打過那個黃臉老太婆的注意。那個老太婆老的做我奶奶都夠了,再說她在彼岸的身份非同一般,我敢去招惹她?那些消息完全是一些混帳家伙胡亂散播出來的,想逼那個老太婆惱羞成怒殺掉我。” 獨孤敗天笑道:“老淫蟲不要為自己找借口了,當時的武圣誰不知道你色膽包天的偉大壯舉啊,居然色到了彼岸最具權利的一個老太婆身上,哈哈……” “該死的魔天,你去死吧!” 周伯沖惱羞成怒,封閉了忘情魔君的穴道后,伸左手將他提了起來,而后抬右腳對著他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腳。 忘情魔君如炮彈一般快速向獨孤敗天飛去,痛的齜牙咧嘴,但卻動彈不得,如此奇恥大辱令他險些暈過去。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道:“好,老淫沖讓我看看這一萬多年來你到底長了多少本事。” 他左腳在空中幻化出一片虛影,將猛沖過來的忘情魔君身上的力道化的干干凈凈,而后抬右腳如掂球一般將他掂了起來,最后右腳猛的用力踢了出去。 可憐的忘情魔君再次慘叫一聲成了空中炮彈,快速朝周伯沖飛去。 “來的好,魔天讓我看看你九轉以后的絕世功力。” 周伯沖對著飛過來的忘情魔君踢了一腳,但發覺其上的力道奇大,根本難以緩解忘情魔君的來勢。 迫不得已,他再次出腳。 “砰”、“砰”、“砰”、“砰”、“砰”…… 周伯沖對著忘情魔君狂踹,一連踹了七七四十九腳后,總算將他身上的力道化解了。他偷偷擦了一把汗,嘀咕道:“這個混蛋居然功力長的如此迅猛,給你點厲害看看,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魔天你要小心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周伯沖將忘情魔君掂起之后,身子倒翻,頭上腳下,來了個凌空倒踢。 “砰” 忘情魔君再次飛向了獨孤敗天,在這一系列過程中忘情魔君的喉嚨都快喊破了,但他也只能喊喊而已。 獨孤敗天面對迅猛飛來的忘情魔君,不禁有些變色,他快速向旁閃了閃,而后集全身功力于右腳,來了個大力甩抽。 “砰” 總算將忘情魔君踢飛了回去。 獨孤敗天也暗自擦了把汗,輕聲嘀咕道:“你個老淫蟲,好刁鉆的腿法……” 天宇大陸上正在關注這里的武圣快傻掉了,看著南荒那兩個強的變態的家伙對忘情魔君狂踢猛踹,他們一時間大腦短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