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十章新秩序

忘情魔君絕望了,他知道那兩個強的變態的家伙從一開始就在尋他開心。他堂堂一代魔君居然成了別人手中的玩具,簡直令他吐血。 他知道今天絕對活不了,他想自殺,但發覺老淫蟲周伯沖加在他身的的力道古怪的很,他多處大穴被封,根本難以撼動分毫。 他徹底絕望了,早知如此羞辱的死去,他還不如開始時就自殺。 獨孤敗天與周伯沖似乎漸漸對忘情魔君失去了興趣,慢慢放緩了動作,開始密語起來。這種神通達到圣級者皆會,完全是神識交流。外人,非功力通天者難以獲知交流人的信息。 交流過后,周伯沖狠狠的對著忘情魔君的屁股踹了一腳,而后大聲沖獨孤敗天喊道:“我去睡覺了,把他交給你了。” 老淫沖周伯蟲話畢,一頭鉆進了地下老巢。 伴隨著一聲慘叫,忘情魔君飛向了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用腳擋住忘情魔君的去勢,而后踩在腳下,向漢唐帝國長生谷飛去。 忘情魔君早已崩潰了,早在兩個變態強者將他傳來傳去時,他就已大小便失禁,這對一個圣級高手來說是天大的恥辱。 風聲颼颼,待來到長生谷后獨孤敗天解開他的穴道時,忘情魔君徹底癱瘓了,無力軟倒在地。 “你想怎么死?” “我……不想……死。” “你認為可能嗎?” “我……” “想痛快的死去,把那個人的藏身之地說出來。” “你……留下我的性命,我就告訴你,你也知道那個人為彼岸效力,修為已經到了神鬼莫測之境,他若是可以隱藏自己的氣息,你一時半會絕對找不到他。” “呵,居然和我討價還價,現實一些吧。” 忘情魔君強打精神爬了起來,看著高空中的獨孤敗天,他的雙腿在打顫,他咬了咬牙,恨聲道:“好,我說。既然他丟下我不管,我也不客氣了。他在天宇大陸北方某個地方,好象在一片大草原中。我去見過他幾次,不過我想他現在肯定已經轉移了地方,但肯定不會太遠。” “好吧,你可以去死了。”獨孤敗天冷聲道。 出于本能,忘情魔君快速向空中飛去,想要逃離這里。 但他驚恐的發現,數十條人影正從四面八方一起向他襲來,待他看清每一個人都是獨孤敗天時,他發現濃重的血霧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他滿臉不相信之色,身體爆碎,一代兇人就此斃命。 “長生谷求長生!” 獨孤敗天的面容滿是傷感之色。 待到忘情魔君的生命之能散盡,獨孤敗天已經激動無比。他身躍虛空,右手向天,在這一刻風云變化,他頭頂上方出現一個巨大的旋渦,旋渦之上的那片天空仿佛在一點點被吞噬消失。 方圓百里內的云朵快速向長生谷聚集而來,浩瀚的天地精氣被旋渦席卷進去,統統自獨孤敗天的上舉的右手匯入,自他下方的左手匯出。 整個長生谷能量澎湃。 一條淡淡的虛影逐漸在谷內顯形,獨孤敗天看著那淡淡的虛影,感覺渾身熱血澎湃,他輕輕喚道:“月兒……” 獨孤敗天加快了偷天奪日魔功的運轉,長生谷附近的天地精氣整個被抽空了,天地間一片暗淡,只有長生谷內明亮依舊。 下方那淡淡的虛影逐漸清晰,慢慢飄了上來。 凄美的容顏一眨不眨的盯著獨孤敗天,一道意識流傳進獨孤敗天的耳際:“你來了……” “是的……我來了。”獨孤敗天語音有些哽咽:“你受苦了,我決不會讓你再受到任何傷害……我發誓這個世間再沒有人能夠傷害你……” 兩人的再次重逢似乎平平淡淡,但一切盡在不言中,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能夠理解這分無言的交流。 獨孤敗天自懷中將那顆藍色淚晶小心的取了出出來,空中的淡淡虛影化作一道藍光沖進了藍色的淚晶之中。 獨孤敗天小心的的將淚晶收起,“轟隆隆”一陣雷響,天地間的異相消失。 隨后他直沖地下而去,自長生谷地下的傳送陣快速來到了清風帝國通州城下的地下宮殿。 大殿內除了那幾十道強大的神識外,沉靜一如往常。只是月神宮不斷傳出波動,獨孤敗天懷中的淚晶快速沖了出來,飄在他的身前。 一絲低微、飄渺的女音在整座大殿內回響:“三年后……再相見。” 一切是那么的平淡。 漢唐帝國,獨孤世家透著一股不尋常的氣氛,家族三百年前創下明王不動功法的那位前輩竟然回返。 獨孤敗天的父親和爺爺吃驚的張大了嘴巴,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位老祖宗會突然現身,他們知道這位老人已經破帝成圣,明白他已經可以長生不死。 獨孤敗天的父親獨孤言志恭聲道:“老祖宗您有什么要訓示嗎?” 突然出現的這個老人并沒有令獨孤父子感到難堪,最起碼外貌看起來比獨孤飛羽大上一些,也是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 老人身上無一絲塵世俗氣,真若神仙中人一般。 “這些年來獨孤家發生的事情,我都有耳聞,唉,我沒想到傳說中的人物會出現在咱們家,會成了我的后輩,真是荒唐的很啊!” 獨孤言志和獨孤飛羽猜測出老人再說獨孤敗天。 老人接著道:“未來可能會有驚天動地的大事發生,不過這將是一場圣級領域的戰爭,沒有達到圣級境界未嘗不是一種福分啊。有因必有果,一切都要結束了……本不想回來了,但未來的大戰不知道會有多少圣者消失。人老了,膽子小了,我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么,趁現在回來看一看。” 獨孤父子驚駭,圣者之間的大戰,這將是怎樣的一種場面啊! 隨后老人飄然而去。 在同一天,獨孤世家迎來了另外一批客人。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帶領一批年輕人熱熱鬧鬧來到了獨孤世家。 為首的那名老人,赫然是獨孤敗天早先在霧隱峰結識的老騙子,此刻老騙子步履輕盈,再無早先的病態。 當獨孤飛羽見到他時,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上。 “老混混你還沒死啊,無緣無故消失,害我白白為你擔心一場。” 老騙子也對著獨孤飛羽捶了一拳,笑罵道:“你這個老流氓,你還未入土,我怎么能夠先一步離去呢,我老人家可是有希望破帝成圣的。” 老騙子和獨孤飛羽是舊時,獨孤飛羽為人一直低調,武林中知道他是帝境高手的沒有幾人,老騙子是為數不多的幾個知情者之一。 獨孤飛羽看著老騙子身后幾十個年輕人,問道:“收徒弟了?怎么這么多啊?” “嘿嘿,這只是一部分,還有不少人沒來呢。不要小看這些年輕人啊,幾年之后我敢說他們將是武林的超級高手,這些人都將成為武林精英。” 獨孤飛羽將這些人讓進了府中,安排好那些年輕人后,他將老騙子領進了客廳。通過交談他才知道事情的始末,老騙子竟然是被獨孤敗天所救,現在他一身帝境功力盡復,隱隱有再做突破的跡象。 聽他說可能要突破帝境限制時,獨孤飛羽嚇了一跳,連忙將家族中那位老祖宗的話敘述了一遍。 老騙子大驚,失聲道:“竟然有這樣事情,看來我暫時不能再做突破了。” “你明白就好。” 老騙子道:“當初我欠你孫兒一分天大的恩情,本想率領這些年輕人來為他效力,但現在可能幫不上幫了,按照你們家族中那位前輩的猜測,你孫兒現在肯定已經達到了圣級境界。我們這些人根本幫不上忙了,武林中的那些恩怨,對他來說已經不存在了。” 獨孤飛羽嘆道:“不錯,亂世啊,尋常人雖然參與不到圣級高手之間的大戰中去,但那驚天動地的大戰必然會波及到武林。我們這些人也不是沒有用武之地,我們做好大戰之后的善后工作吧,到時候武林不一定會變成什么樣子呢。” 老騙子眼中一亮,道:“對,我們聯合一些沒有成圣的老家伙吧,武林近年來烏煙瘴氣,是該建立新秩序的時候了。” “不錯,武林近年來發生了太多黑暗的事情,的確該重整了。” 表面看來,兩個老人商談的事情對于圣級高手來說微不足道,根本算不得什么事情。但正是由于這兩個老人的決定,對未來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當然這個所謂的深遠影響已經是很多年以后了,武林的陰暗面漸漸破除,正氣再次回歸,武風再次純正。在這個大環境下,未來那些成為圣級高手之人的品行提高了多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保證了未來圣級高手的武德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