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1 八世傳人(上)

獨孤敗天懷著一絲失落的心情離開了月神宮,飛出了地下宮殿。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收拾起失落的情懷,他騰空而起,向高空飛去。 有太多的事情等著他去做,彼岸,他一定要攻進。不過未來的大戰已經不再是他一個人的戰爭,所有天宇大陸的古武圣都會參與這一場空前絕后的大戰。古圣者中的大多數人都知道彼岸的危害,更親自見證了這數萬年來他們對天宇大陸的打壓。 剩下來的時間,最主要的事情是聯合所有能聯合的高手一致對抗彼岸的沖擊。 當然在天宇大陸這些絕世高手中,不排除有人心懷叵測,極有可能為潛在的毒瘤,如偽巡使者背后的那個人一般在為彼岸效命。 獨孤敗天飛躍一座座高山,來到了清風帝國的一片山脈中,在路上他邊飛邊回思。 這一世的經歷如過電一般在他腦中重現,與那么多的人發生了恩怨,但現在看來那些所謂的恩怨算的了什么呢?如今重中之重是對付彼岸,那里才是他抗擊的對象。 在群山之中他停了下來,站在一座高峰之上,強大的神識發出八道靈念。分八方向八個神秘的所在傳去,每一個地方都隱藏著一股磅礴的力量。 就在剛才,他想起了自己的八世傳人,在九次轉世中,他收了八個徒弟,每一個人都將他那一世的神功盡學而去。 他當初是親眼看著他們成圣的,料想這八大弟子的修為到如今肯定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之境,想來每一個人都已經有了一身鬼神莫測之能。 獨孤敗天自從在長生谷融合了前八世的功力后,便感應到了當年那八個弟子的藏身所在,八人絕大多數還在沉睡。 當八道意識流傳到八個不同的神秘所在時,這些人皆一驚,沒有沉睡的人立刻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沉睡者則快速醒來,感受著那絲召喚。 天魔是第一個接到那道意識流的,他激動的道:“師傅……”而后自天魔谷沖天而起,快速向清風帝國飛去。 落天峰白雪皚皚,落天宮坐落在主峰之上,這一派的武學源于主峰之上的落天洞。數千年來真正能夠走進落天洞學得全套落天訣的不過五人,第一個進入洞內的人理所當然的成了開派祖師。 但又有誰知道這位開派祖師在學到落天訣絕藝的同時,竟然被人威脅在此看守了數千年呢。 他所看守的不過是一把巨大的鑰匙而已,當一位年輕人來到這里取走那把鑰匙后他才解脫,離開了數千來未曾出離的古洞。 當然那個年輕人就是獨孤敗天,在獨孤敗天取得鑰匙之后,這位祖師立刻沖出了這里。他獲得自由身之后,并沒有走出多遠,而是隱居在了后山,過著清凈的生活。 然而就在今日,他寧靜的生活被打破了,布滿積雪的后山竟然突然劇烈晃動起來,山搖地動,仿佛隨時會坍塌。 落天宮的開派祖師震驚無比,憑著高深的修為,他已經察覺到這絕非自然現象,似乎又人要將這后山雪峰推dao。他吃驚的飛上高空,注視著下方的雪峰,果然如他所料那樣。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過后,雪峰的山頂碎裂開來,伴隨著“隆隆”之聲滾下高山,一條人影自山腹中沖出。這個人一身雪白,白衣、白發、白須、白眉、白膚,如雪人一般。 隨著一聲長笑,落天派的開派祖師聽到了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聲音:“嘿嘿,小鬼,我的好徒兒你可真孝順啊,竟然來這里迎接為師出關,哈哈……” “老家伙你……你還沒死……”落天宮的開派祖師又氣又怕,這個聲音正是當初威脅他留在落天洞看守那把奇特鑰匙的老怪物。 在他眼中那個老怪物就是一個老流氓、老混蛋,無所不用,沒有一點前輩的風范,竟然威脅恐嚇他這個后輩,簡直無恥之極。 當然,他雖然很氣惱,但多少還是對這個如同雪人一般的老怪物存在著一絲感激之情,畢竟他使自己學得了一身傲人的神功,能夠長生不死。不過一想到他的手段,他還是又些憋氣。 “我的好徒兒,雖然你是自學成材,但無可否認,你所到的東西都是我刻在落天洞內的。怎么說你都應該對我客氣一些,還不快快給為師見禮。” “老流氓、老混蛋,嚴格來說你的確是我師傅,但你太可惡了。”落天宮的開派祖師雖然氣惱,但還是恭恭敬敬的對著空中的怪人磕了三個頭。 “哈哈,這就對了。好徒兒,等我回來,我現在要去見你的師祖。”怪人說罷,疾飛而去。 新明帝國王家,是該國最為著名的武林世家,家傳嘯天劍法名揚天下,相傳為上古奇功嘯天訣的殘缺功法。但即便是一部殘缺的功法也令王家威鎮天下,使的整個家族內高手輩出。 在年輕一代中資質最高者當屬王西風,當初王西風有幸在清風帝國西部的大草原看到了獨孤敗天雨夜悟武施展出嘯天劍法的最后幾式。自從回來之后他就把自己關在了家中,整日潛研獨孤敗天當初所施展的劍法,這幾個月來他漸漸弄懂了那深奧的劍意。 就在今日,在后院演練劍法之時,他突然聽到了一絲奇怪的聲響,院中那口古阱竟然傳出陣陣“隆隆”之聲,隨后一個衣衫藍縷、白發蒼蒼的老人自井中沖了出來。 他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因為這個老人竟然靜靜的懸浮在空中看著他。這是傳說中的圣者功力啊,他感覺如做夢一般,但他很快清醒了過來,趕緊跪倒在地。 老人微笑看著他,道:“你這個小子不錯,在你很小的時候我就注意了。本想在你三十歲的時候傳你一些功法,但現在來不及了,把這個拿去。” 說著,老人抖手扔給他一本殘破的古書,古書封面之上是三個古體字:嘯天訣。 王西風激動的差一點暈過去,他顫動的將古書捧了起來,他沒想到竟然會得到這本傳說中的上古奇功。 “多謝前輩,弟子一定潛心鉆研,不會讓前輩失望。” 老人微微笑了笑道:“說起來我和你的祖上有些源源,所以當初一直照顧著他的后人,后來隨便傳給了他們一些功法,不想他們竟然闖下了一番名望。這本書中的內容,足以讓你學上一輩子了,這是一門成圣的絕世功法,不過到最后能否真的成圣,還要看你自己。未來會有一場圣者之間驚天動地的大戰,像你這樣的身手不會卷進來,我希望你將來學好本領之后能夠真正在未來的武林中有一番作為,使受到大戰波及的武林保持住正氣。” 王西風恭恭敬敬磕了幾個頭,朗聲道:“前輩放心,我一定不會令您失望。”然而當他抬起頭來時,空中已經失去了老人的身影。 傲天傳人、滅天傳人、驚天傳人、戰天傳人、亂天傳人也先后行動了起來,八大傳人,八道沖天魔氣直上云霄。 天宇大陸上的高手們紛紛驚呼:“八魔齊出!” “恐怖的八武圣!” “八大強者曾經都有過輝煌的過去,每一個人都曾經闖入過彼岸……” “古老的預言,八魔出,天下亂,九魔聚,天下變,十魔出,亂天地!” “八魔朝尊!第九魔何在?第十魔在哪里?” 獨孤敗天靜靜的站在山峰之上,在這一刻他不在刻意掩藏自己的功力,強大的氣息彌漫在整片山脈之中。驚的鳥飛獸奔,到最后他所在的山林一片寧靜。他如一尊魔神一般傲立在山巔,冷冷的俯視著下方。 天魔第一個到達,人未至,滔天的魔焰已經涌來。他虎目含淚,在虛空中跪倒,道:“師傅……您終于完成了逆天九轉!” 獨孤敗天柔聲道:“你不能換個稱呼嗎?” 天魔顫聲道:“父親……我錯怪了你。” 獨孤敗天嘆道:“是我對不起你娘和你,若不是我急于轉世,修煉逆天九轉,彼岸的那些混蛋絕對不敢找上你娘,結果使她差一點魂飛魄散,迫不得已在這塵世間受苦轉世。我知道,在那些年你也受了不少的苦,爹對不起你們,爹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 “父親你不要說了,誰能夠想到后來會發生那樣的事情呢,你如果能夠預料到我和我娘有難,決不會丟下我們。我只恨我自己,當初為什么那么無用,害地娘受了那么多的苦。” 獨孤敗天道:“你當初被他們抓進彼岸的時候,是周伯沖將你救出來的吧?” “是的,是他把我救出來的。出來之后我苦修千年,再次殺進了彼岸,將那里攪的大亂,回來之后便創建了魔教……” “哈哈……好,不愧是我的兒子,竟然能夠只身闖入彼岸,而后全身而退。” “因為我沒有遇上頂尖高手。” “不要妄自菲薄,你已經做的非常好了,已經達到了我當年的境界。” 天魔面現凝重之色,道:“我闖進彼岸之時,開始時還算順利,斬殺了不少高手。但說來慚愧,最后我竟然被人嚇退了……” “哦,什么人?”獨孤敗天也面現凝重之色,天魔的功力已經達到了讓人難以仰望的境界,和他當年轉世時不相上下。這樣的功力,即使敵不過人家,也不會被嚇到,但他卻有那種感覺,足以說名那個人實力的恐怖,簡直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 天魔道:“是一個未曾見到身影的強大武者,他似乎還處在沉睡之中,但他所發放出的氣息令我感受到了深深的不安。我心中難以涌出半絲戰意,我被這個處在沉睡中的強大存在驚走了。回來之后我便開始在天魔谷天魔銅像中閉關,一下子沉睡了萬載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