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5 遠古武圣

老魔王的弟子們都已破空而去,魔域外的大沙漠又恢復了一片寧靜。 然而就在這時,東方天際突然烏云滾滾,向著魔域擠壓而來。滾滾烏云黑壓壓一大片似要貼到了地表,一股滔天的強者氣息自黑云內涌來。 老魔王在魔域內冷冷的注視著前方那一大片烏云,如同血月一般的雙眼射出兩道紅光,穿進了烏云的里層。 待看清來人之后,他猛揮右拳,向著前方擊去,滔天的魔焰伴隨著猛烈的狂風向前席卷而去。 沙漠中沙丘涌動,飛沙蔽天。 自魔域內涌動而出的暗黑魔氣形成一個巨大的魔影向烏云沖擊而去,整片天空都仿佛暗淡了下來,兩個方向的烏云一下子遮住了天上的太陽,魔域前陰風怒號,魔像亂舞。 兩朵烏云撞擊在一起后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聲震整片沙漠,沙漠像開水一般沸騰了起來,以魔域為中心,流沙向四面八方滾滾而去,又像巨大的的波浪一般,翻騰咆哮,聲勢嚇人。 兩朵烏云合在了一起,繼續向魔域沖去,沙漠上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老魔王不在出擊,冷冷的看著逼進的黑云。 至強至大的氣息在天地間浩蕩。 強者,絕世強者,令天宇大陸各個武圣都感到戰栗的絕代高手,毫無疑問只有一種人————遠古武圣。 腳踏墨云而來的恐怖強者一定是無敵的遠古武圣。 翻滾的烏云終于觸碰到了魔域,兩股性質接近的魔氣劇烈震蕩起來,最后相互包容,融為一體,魔域一下子擴張了近一倍,黑暗瞬間吞沒了大片大片的沙漠,似乎要將整片天地也吞噬掉。 天宇大陸的圣者們震驚了,他們從未想到竟然有人居然敢闖進蓋世老魔王的地盤,居然不怕那具有強烈腐蝕性的至強魔氣。 蓋世強者,能夠和老魔王爭鋒的至強高手! 武圣心中暗暗嘀咕,這個新出現的遠古無敵存在到底是哪一個傳說中的人物呢? 魔域內此時已經驚濤駭浪,魔氣如潮水一般瘋狂涌動,黑暗無光的魔域內兩個遠古武圣并沒有交手。高達數十丈的魔祖和那個散發著至強氣息的人影靜靜的對視著,狂亂涌動的魔焰瘋狂肆虐,這不過是二人外放而出少許魔氣而已。 那條人影雖然比起高大的魔祖來說小的不成比例,但其勢驚人,其威懾天,自他的軀體中所波動出的恐怖力量令魔祖都面露凝重之色。 “老魔頭好久不見了……” 魔祖點了點頭,道:“是啊,能有幾萬年了吧,在這之間你來過,但我們都未曾見面。現在我該叫你什么呢?獨孤敗天、魔天、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的名字呢?” “隨便,你樂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吧。魔天時我曾經來過,滅天時代我也來過,那時多蒙你關照。幾萬年不見了,你已經修成了舍身成魔大法,真的很讓人驚訝,這古老的魔功果然名不虛傳啊。我現在根本沒有任何把握贏你。” 魔祖低沉的笑了起來,整片魔域都跟著波動起來:“嘿嘿,你還像以前一樣狂傲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天宇大陸上的圣者們非常震驚,闖入魔域的人竟然九轉的獨孤敗天,這令他們感覺匪夷所思。清風帝國的另一個地方明明還有一個獨孤敗天,怎么轉瞬間又冒出來一個呢? 然而當他們在探詢令外一處的獨孤敗天時,不禁大吃一驚,那個原先以為是獨孤敗天的身影不過是一個虛影而已,一個虛影竟然瞞過了所有圣者。虛影也散發著淡淡能量波動,若不是那種波動越來越弱,圣者們還沒有發覺這是一個不真實的存在呢。 獨孤敗天嘆道:“是啊,有些事情是永遠也改變不了的。歷千劫萬險之后我還是我,永遠也不會改變。老魔頭讓我試一試你究竟達到了何等境界,看看是你的舍身魔功強,還是我的逆天九轉厲害。” “好,也讓我看看你這瘋狂不要命的家伙創出的這門蓋世功究竟有多大威力。” 廣袤的魔域內頓時外放出一股巨大的、令人感到心悸的波動,隨后滔天的魔焰自魔域內洶涌而出,在整片大沙漠內肆虐。 這是一場天崩地裂的大戰,在無盡的黑暗中依稀看見數十條、上百條人影自各個方向攻向魔祖。那沖天的殺氣直上云霄,肆虐而出的一道道能量波,時常將虛空撕扯的時時碎裂開來。 天宇大陸上的圣者們神馳意動,什么叫強者,這才是強者,光是逸出的部分力量就能夠撕破虛空,這樣的力量就足以強過眾人多多。 雖然每一個圣者都想看到魔域內的驚天大戰到底如何,但他們發現那暗黑的魔域越來越讓人難以琢磨,像是有魔力一般抗拒著他們的萬里映像大法,竟然越來越黑暗,令他們再也無法看清分毫。 魔域內驚雷不斷,巨大的轟撞聲不絕于耳。無匹的魔氣自魔域內不斷瘋狂涌出,似數百座、上千座火山在同時噴發。 一道道巨大的能量束化作烏光、化作紅光直上云霄,沖天的勁氣激蕩四野,慘烈無比。 大戰持續了半個時辰,漸漸接近尾聲。 驚人的威勢令所有人目瞪口呆,整片翻騰、流動的沙漠竟然大變樣,黃沙被巨石、泥土所代替,本在沙漠下數丈、數十丈的泥土竟然被翻騰了上來,可想而知發生在暗黑魔域中的戰況多么激烈。 如此威勢震驚所有武圣,但這似乎還并不是兩個遠古強者的真正力量,大戰前兩人曾說過,只是彼此較量一下而已,并不是生死大戰。 就在這時,天空中一面虛空悄悄碎裂,點點光芒透射而出,似乎是一雙發光的雙眼,在直視魔域。 魔祖和獨孤敗天剛剛要收手,突然心有所感,兩人同時猛揮拳,向著空中那兩點精光轟擊而去。 “啊……”一聲慘叫傳出:“你們兩個老不死的……我師傅一定會宰掉你們的……” 兩個遠古無敵強者的巨大能量猛的沖進了彼岸,兩人又同時加了一拳,洶涌的力量肆虐而去。過了好久,虛空才歸于平靜。 待到整片沙漠也恢復平靜之后,魔祖道:“九轉果然是逆天奇功,不過你還沒有九生九滅,剛剛九生八滅。” 獨孤敗天啞然失笑:“若是九生九滅我就歸于虛無了,到頭來一場空,我何必那么費事呢。” “嘿嘿,到現在還不肯吐露實情,加上你遠古的那個身份不恰好是九滅嗎?” “不錯,其實是九滅十生。” 魔祖道:“我一直不明白,在遠古那強者如林的時代,你已經足夠強大,你為何突然隕落?難道是被人所殺,究竟是什么人能夠無聲無息的殺死你呢?” 獨孤敗天似陷入了遙遠的回憶,道:“你好記得那個至強至大的光明武圣嗎?” “記得,當然記得,那是最頂尖的人物之一。” “我曾經和他大戰過三天三夜。” “什么?難道……難道是他殺死了你?”魔祖露出震驚之色。 “我殺死了他!” “什么?!”魔祖再次驚嘆:“當年光明武圣無緣無故失蹤,原來竟然是被你干掉了。 “不錯,我和他同時發現了彼岸,將彼岸改造成天境就是他最先提出來的,他妄想聯合眾圣封神。我不能容忍他這種造神行動,以致和他大打出手。” “想不到啊,想不到。原來當初圣者一分為二派,竟然是由你們兩個家伙引起的,不過總的來說禍端還是在光明武圣的身上,若不是他妄想稱神,提出那樣的建議,也不會有今日的紛爭。” 獨孤敗天搖了搖頭,道:“即使他不出頭,也還會出現第二個光明武圣,既然當年的武圣們能夠一分為二派,就說明有好多人都有著強烈的野心。” “你還沒說你到底是怎樣死去的呢。” “我殺死了光武,破碎虛空回到天宇大陸時已經是重傷之身,再也支撐不下去了,不久便死去了。” “原來是這樣,你們兩人竟然是同歸于盡。你雖然很強,但我從未見過你出手。你能夠殺死光武,出乎我的意料,要知道他可是當年最強人物之一,即便是我那個走火入魔而死去的天才哥哥也不一定能夠戰勝他。” “當年那一戰太慘烈了,時至今日回想起,還有那種筋疲力盡的感覺。” 魔祖沉聲道:“不知你是否將神識侵入過彼岸?” “當然進去探察過。” 魔祖一臉凝重之色,道:“你能夠感應到幾個遠古的老怪物。” “三個。” 魔祖長出了一口氣,道:“看來是我多想了,既然你我的感覺一樣,應該差不了。” 獨孤敗天沉聲道:“不,你的懷疑是對的,彼岸不只三個遠古的老怪物。萬年前,天魔曾經闖進彼岸一個秘地,在那里他感應到了一股異常強大的氣息,依據他的詳細描述,我發覺了一個可怕的事實,當年的光武極有可能沒有死去。” “什么?!他不是被你擊殺了嗎?”魔祖震驚無比。 “不錯,當初我認為他的確不可能再活過來了。但我忘了一件事,在某種可能的情況下,他可能還會存活下來。若是七八個頂尖的遠古武圣同時出手,自損部分生命之能,他極有可能會被救活。” “你是說,他后來被人救活了?” “應該是這樣吧,我有一種感覺他還活著,只不過他掩藏的非常好而已。” 魔祖嘆道:“希望只有這一個意外,不然我們實在承受不起。”